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14 她的劫难

当成功进入化神阶段后准备睁开眼睛应战时,却在睁开的刹那间眼睛传来一阵刺疼,疼得眼睛都掉了下来,她用手揉了揉不见好转,想用水冲洗一下眼睛,忽觉骇人杀气袭来,当即抬眸,却只见眼前视线隐隐有些模糊。

“咻!”

凭着感觉迅速侧闪开去,只听那凌厉的一击从身擦过,击中身后的石壁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似有碎石从那石壁上滚落来到她的脚边。

然而此时,她却已经无法再睁开眼睛,因为短短的一瞬间,她的眼睛泛红,一睁开便是一阵刺疼,只能凭着神识与感觉来应对眼前的局面。

“顾七,你有幸亲身尝试本尊新制的毒,感觉如何?哈哈哈哈!本尊倒要看看今天你又将如何自救!”阴狠的声音一落,他的一个眼神递去,那些已经将顾七团团围在中间的魔修们便朝她发起攻击。

虽然只有十几名魔修,但,这些魔修的实力都不弱,再加上那个为首的魔修在一旁盯着,时不时的出手暗算一下,这让无法看清眼前情况的顾七渐渐处于下风,凌厉的攻击虽带着极具杀伤力,却没能一击击中那些魔修的致命点。

“咻!咻咻!”

“嘶!”

后背因看不见而被划了一刀,剧痛的感觉袭来,让她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然而,她却在听到自己那带着暗哑的抽气声以及喉咙传来的沙哑刺痛后心一沉。

她的眼睛和声带都受损了?

这一分神被那为首的黑衣魔修注意到,只见他目光一眯,悄然无声的靠近,手掌凝聚一股气息猛然击向顾七的背后。

“咻!砰!”

当顾七察觉到身后的危险时已经闪避不及,视线又看不见,无处可避,只听砰的一声背后一痛,那是剧痛之后传来的一股麻木,仿佛五脏六腑都被伤到一般,痛得连呼吸都牵动全身。

“噗!”

一口鲜血从她的口中喷出,她身体飞了出去,就地滚了好几圈,直到扑通的一声掉落水中。

“尊主,那女人被瀑布的水流卷走了。”周围的十几名魔修迅速上前,却也只来得及看到顾七被那汹涌的瀑布水流卷进水底,只是一瞬间便沉没在那布满危险的水流当中。

为首的那名魔修眯着眼迈步上前,盯着那下方汹涌的水流,想到那顾七受了他一掌,又被他底下的人刺中了几刀,再加上这瀑布底下的水流汹涌乱石深藏,相信这一摔下去定是必死无疑!

“她受了本尊一掌,受了那么重的伤又中了毒,掉入这潜龙岛底下的水流是必死无疑的!哈哈哈哈!这个女人终于死了!接下来本尊只要等那病源传染开去,到时,无需动手解决灵德他们那一些人他们也活不了!哈哈哈哈……”

他阴测而森寒的笑声骤然而止,转过身来,扫了这方小天地一眼,阴沉着声音喝着:“给本尊搜!看看此地是否真有解毒灵珠!”

“是!”十几名魔修应着,迅速的将这一方小天地搜了个底朝天,却是一无所获。

“尊主,什么也没有。”

那为首的魔修眯着眼,扫视着这周围,暗忖着:这潜龙岛以数个山头相绕而成形成巨大的瀑布,下方水流汹涌也不知通往何地,在这么大的一片地方想要寻找那样一颗珠子简直就是大海捞针,更何况,那珠子只是一个传说,如今顾七也死了,找不到那颗珠子也无所谓,毕竟这样的一个地方可不是谁都有本事来到这里的。

他为了来到这一带总共带了近上百人,可一连通那森林的危险来到这潜龙岛的却只剩下他们这十几人,而这潜龙岛灵气十分雄厚,若是将这里作为他们的主根据点,那……

正想着,忽的感觉地面微晃了一下,石壁上更有一些落石滚落下来。

“尊主不好了,这里似乎在往下沉!”一些魔修注意所站的地方在往下沉着,心一惊连忙提气而起跃到十米开外的那方山坡上去。

“快走!”

那黑袍魔修当即一喝,带关众人跃离这一带,待他们站到那十米之外的山坡后,就见眼前的那数山环绕而成的小岛以着诡异的速度在往下沉着,不消多久,尽数的沉落入那下面汹涌流动的水流之中,直至不见……

两天后

一处简陋的房子里,木板搭成的床上顾七面色苍白的昏迷着,身上那白色的衣裳早已不在,被换上了简扑破旧的衣服,但饶是如此,也丝毫不损她出尘绝色的美丽,因昏迷着,少了份清冷与凌厉,却多了份在她身上少见的娇弱。

一妇人推开门进来,身后跟着一名汉子,两人走了进来,妇人走到床边伸手探了探顾七的额头。

“婆娘,怎么样?她的烧退了没?”汉子说着便想凑上前,却被妇人一横眼顿时顿在原地没敢再上前,只是偷偷的拿着眼角瞧着那床上躺着的绝美人儿。

“烧退了,去把药熬好端过来,再给她喝下一碗。”妇人说着,示意汉子出去。

“行,那我这就去。”汉子应着,又看了看床上的女子一眼后这才离去。

见自家男人那色迷迷的模样,妇人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转而皱了皱眉头盯着床上的顾七,上前将她的上衣脱下,将她的身子半翻过去,拿出药给她擦背上那有些红肿发炎的伤。

顾七是在一阵冰凉的感觉中醒过来的,恢复意识的那一瞬间,她只感觉浑身一阵无力,手脚沉得抬不起来,而背后,却传来丝丝凉意。

“姑娘醒了?”在帮她擦药的妇人一见她动了动便开口问着。

顾七睁开眼睛后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眼前一片的黑暗,难道是现在是夜晚?

“啊?”

开口想问时,却不料发出来的声音根本说不出,只有沙哑低沉的一声啊啊的声音。听到自己的声音,以及眼前所看见的黑暗,想到了那黑衣魔修所说的毒,她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原本张开的嘴在这一刻也抿了起来。

“姑娘,我是在海边救起你的,当时见你还有口气便带了回来,你身上的伤不少,可能是在海水里泡太久伤口都发炎了,我们这没什么好药,都是一些土方子,只能勉强给你用,会不会留疤则不好说。”

妇人只听她说了个啊字便没再开口,以为她是喉咙疼声音沙哑,便在包扎好伤口后给她把衣服穿上,继续道:“你都昏迷一天一夜了,现在醒来我们也就放心了,你且好好养着吧!这一身的伤没个几天估计是好不了的。”

“婆娘,药好了。”汉子端着温热后的药进来,当进来后看到那被扶着靠坐在床头的绝美女子时,不由怔了一下,面上随即露出喜意:“这姑娘醒了?”

“啰嗦什么?把药端过来。”妇人横了他一眼,扶着顾七坐好后把手伸向那汉子,示意他把药端上前。

“来了来了。”汉子忙应着,上前几步把药端给自家婆娘,一双眼睛则直勾勾的盯着顾七那绝美的容颜瞧着。

虽然顾七看不见,但也察觉到了对方看向她的目光,当下微皱了皱眉头。

小地方的汉子哪曾见过像顾七这样美貌的女子?此时见她容颜苍白,一双眼睛清澈纯净,靠坐在床头轻皱着眉,不由心神一荡,油然生出一种怜惜之情。

“姑娘看起来很是虚弱,我去把今早抓到的黑鱼熬成汤给姑娘补补身子。”说着便快步往外走去。

“姑娘,这药刚刚好,不会太烫,你能自己喝吗?我得出去看看我家那口子,免得他把鱼乱熬坏了。”

顾七点了点头,伸出手去接。

那妇人见顾七把手伸往的方向,不由一怔,探究的目光朝她的眼睛看了看,顿了下,伸出一手在她的面前挥了挥,仍见她似没感觉一般,不由有些愕然:“你的眼睛看不见?”

虽没看见她伸出手在她眼前挥,但却感觉到面前的有细微的风在动,此时听到这妇人的话,便点了下头,同时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示意说不出话。

“你、你还说不了话?”这回,妇人更是错愕了,她见她的容颜长得这般绝色,身上气度又不凡,而且原本穿在她身上的衣裙也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本想着这应该是哪个大家族的小姐,再不济也得是宝贵人家的千金,却没料到她居然眼睛看不见而且还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她的脸色变了变,看向顾七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别样的意味。

“来,药在这,你小心点别洒了。”她端上前,将碗在顾七的手里,看着她端着药到嘴边吹了吹,这才喝了下去。

接过空碗,扶着她躺下,道:“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给你熬鱼汤,等会好了再叫你起来喝。”

听到关门的声音,床上的顾七闭上了眼睛,而在被子下面的手却是搭上了另一只手的手腕,静静的给自己号着脉,想要探查出自己所中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毒?居然能那样厉害,连本身就具备抗毒身体的她也会中招。

然而,探着自己的脉,她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