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12章:别动,否则掐断他的脖子!

萧摇的一席话,让所有人都震惊了一下。

尤其是以冯德梅为首的三人,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萧摇和罗刹帮竟然有这样一层关系。

萧摇和罗刹帮帮主是好朋友?那真是这样,那他刚才所说的不是大笑话吗?明眼人都知道,他这是说的谎话。

罗刹帮可以从萧摇手上得到免费的断续膏,那罗刹帮又何必大费周章的设计这么一出盗窃断续膏的戏码?

萧摇犀利的质问,把冯德梅打的一个措手不及。

祁万海和薛玉凝当然也从萧摇的质问中听出了所有的问题。让他们本是听着之前不得已的原由有所软化的那颗心,刹时又变得坚硬起来。

如果冯德梅他们偷断续膏,是因为被人威胁而不得已为之,那么他们为看着往日的情份上真的会原谅他们,不会把他们告发,毕竟断续膏已经早回来了,也没有给宝利带来什么损失。

可现实却是犹如狠狠的打了他们一巴掌,所谓的逼迫,只是为了陷害罗刹帮而已。

就算他们被逼迫陷害罗刹帮,可只要他们肯承认错误,态度好,再把幕后黑手供出来,再一块解决问题,他们所做事也算可以原谅。只是,到了现在,他这个还在他们跟前撒谎。

“好个被威胁!”祁万海大怒道,“好你冯德梅!说,为何要说把事情推到罗刹帮那里去?”祁万海怒着质问道。“罗刹帮的人到底把你们怎么了啊,要你如此费心的去陷害?”

不过,还没有等冯德梅回答,有个工作人员,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道,“祁老,薛总,拍卖会还有五分钟就得开始了,不过,会场上很多宾客听说断续膏失踪,又开始要闹了起来,场面可能可失控了。”

薛玉凝手上拿着五瓶断续膏,再看了看手表,确实只有五分钟了。

“凝儿,你先去会场,让所有宾客们安一安心。”祁万海严肃的说道。

“是,师傅。”薛玉凝应声道。然后就对着萧摇说道,“师妹,他们就交给你来处理了。”因为涉及到罗刹帮,萧摇自己又说是罗刹帮的朋友,在加上真相是萧摇找出来的,交给萧摇最好不过了。

萧摇点头应道,“好的,师姐。不过,师姐,会场上还有俩个他们的同伙,我已经让人把他们看住了,你一会让工作人员,把他们带到这里来。”

薛玉凝愣了愣,她没有想到还有这一出,她是知道会场上有人很快知道断续膏被盗之事,但却不知道,他们竟然是与冯德梅他们同伙。

冯德梅,一个宝利副总,她平时并没有亏待于他啊,那他到底为何要这样做?薛玉凝很是疑惑。

不过,现在还是先处理事情要紧。很快,薛玉凝就去了会场,并把断续膏一块带走。本是压轴拍卖品,可这是为了安扶宾客的心,只能提前展示物品。

“冯德梅,说吧。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们打上了断续膏的注意?”祁万海再一次犀利的问道。显然,是想给冯德梅坦白从宽的机会。

冯德梅心里此时后悔不迭答应他们做了此事,然后他更怨恨的则是萧摇。

本来他们的计划就可以成功了,只要到了在开拍之前,让所有人知道,断续膏被盗,而且让所有人知道是被罗刹帮的人所盗,再之后,开拍时拿不出断续膏,到那时,无论是宝利公司还是其他宾客就会把盗贼强盗之名加在罗刹帮身上,那这罗刹帮半年多以来积累的好名声,则会完全毁于一旦。

这是那些人的目的!然后在到最后,等把所有矛头都指向罗刹帮之时,他就可以再趁着下一次次进入仓库的机会,估计重施,再把断续膏带出来。

断续膏的利益价值可是有目共赌的。一瓶值两亿啊,那可是他一辈子,哦不,十辈子都挣不来的钱,更何况这里还有五瓶,虽然只能拿到一成,可也是最少亿以上啊。

他在宝利做牛做马二十多年,也没有捞到什么好处。现在有个一亿,那些人都不用威胁,就心动的答应下来。那边给了他提供了一种迷药,药性虽短,却不会让中招之人想起这中途所发生的任何事。

当然了,他一个人根本就干不来这事,肯定要人配合。

那些人和他就立马把眼光盯上了守卫仓库的8个安保人身上。他不能打草惊蛇,直接选中了两个人员,一个是安保队长,一个他们当中身手最快之人。

安保队长祁小飞,冯德梅利用金钱就收买了,然而另外一个人,则是油烟不进,不愿意与他们配合。为了逼迫他,那些人就直接抓了他的亲人,藏了起来,直到成功之后再给放出来。

结果,三个配合的简直是天衣无缝,任谁也没有注意到那短短几秒钟的异常,更会让人想不到断续膏根本就没有离开仓库。

直到开拍前一个小时,让人在会场不小心泄露断续膏被罗刹帮的人所盗假象。

计划本身就很是完美,如果成功了,他就可以衣食无忧一辈子,过着纸醉金迷的奢侈豪华的生活。

可是这一切被这个丑八怪萧摇给破坏了,所有一切都被萧摇给揭穿了。更让他想不到的是,那些人要陷害的罗刹帮,他们的帮主竟然跟萧摇,这个童家大小姐竟然是朋友关系。

祁万海的再一次质问,还没有让冯德梅回答上,那边那个安保易凡,则是满脸青白色的跪下来哀求道,“老爷子,我错了我承认,可是我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儿,好不好?”

“你女儿?”祁万海疑惑的说道,“你女儿怎么了?”

“他让我配合他们偷断续膏,我不肯,他们就把我妻女给抓了起来了,以威胁我配合他们,把断续膏偷出来,然后再换上那张字条,”易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我本是想报警的,可是他们继续威胁,如果我有一丝异动,那我妻子和女儿就别想完好。无奈,我只能配合他们,可是,我已经完全配合他们了,他们却只放了我妻子,我女儿还在他们的手中。祁老,我偷断续膏,是我的错,可我也是没有办法,现在暴露了,我怕,我怕我女儿有个意外。祁老,您德高望重,人脉广扩,我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她才只有五岁啊。”易凡哀求着。

萧摇到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些人明面上是从宝利偷断续膏,实际上这是有心人要陷害罗刹帮,让罗刹帮成为人人厌恶的强盗。

祁万海是震惊,他真没有想到,有人直接把手伸到了一个普通人的身上。他怒气冲天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人威胁你的?真是丧尽天良,连一个五岁的孩子都绑架。”

“我不知道,”易凡摇了摇头,不过很快眼神恨恨的看向冯德梅,指着他道,“但他知道。那些人还威胁我说,如果我泄露一个关于他们的字,他们就把我女儿大卸八块。祁老,他们抓了我妻女之后,直接给我留的字条,或者是由他来把话转告给我。”易凡再一指冯德梅。他真是恨他,如果不是冯德梅找上他,他的妻女就不会被威胁,到现在他的女儿都不知道到底在哪。

“易凡,”冯德梅怒极的大喊道,“你别冤枉我。难道不是你自已看着有好处才干的吗。”实际上易凡说的都是事实,可就是因为都是事实,那他的罪责更重,他怎么可能愿意去承担。

祁万海再一次刷新了对冯德梅的为人,本以为是个憨厚实诚之人,没有到却是一个自私自利,寡情少义,忘恩负义之辈。

他本想说什么,不过,却被萧摇打断了,“师傅,如果相信徒儿的话,就把这事交给我处理吧。我保证,可以把易凡的女儿完好无损的救出来。”当然了,除了他女儿本身就受到伤害之外。

她现在明了了,这事涉及到罗刹帮和*会争端,宝利只是无端被卷进来的而已。如果断续膏在别的拍卖公司拍卖,那同样是会有此一事,再加上断续膏的价值上亿,*会就贪图着它的价值,设计了这个一箭双雕的阴谋。

“好吧,摇丫头,此事就完全交给你处理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祁万海叹了口气说道。他人老,心不老,怎么会看不会这偷断续膏背后的猫腻。萧摇既然是罗刹帮帮主的朋友,那就交给她处理吧。

“金副总,麻烦你扶着我师傅回到会场吧。”萧摇对着金力成说。

“好的。”金力成应道。这事,老爷子交给了萧摇,他也不会多话。

“不,老爷子,您要救救我,您不能走啊。”冯德梅接着祁万海的衣角说道。

几个与他共事的人,在情感上有感情的人,都走了,留下的萧摇跟他根本就谈不上有感情。以外界对萧摇的评价,那他不就是等着被送到警察局,最后进监狱吗。不行,他才四五十岁,下半辈子怎么能在牢里渡过。

“你们两个把冯德梅给拉开,让师傅过去。”萧摇厉声的对着左边两个安保说道。

可就在这时,状况出现了。

只听一声,“别动,让我离开,否则,我就掐断他的脖子。”

------题外话------

下一章:赖小三之死

求评价票,五星或经典必读票!

谢谢以下亲的支持:

慵懶の貓咪月票

我的太阳系评价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