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31 吵架

薛思琴不想祝士林尴尬,叹了口气过去扶着薛老太太,哀求的道:“祖母……您别生气了,免得气坏了身子。”方氏也望着薛老太太。

“没用的东西。”薛老太太瞪了眼薛思琴,“你这个样子,被人家吞到肚子里都不知道!”

薛思琴垂着头没有回嘴。

“谁把谁吞到肚子去了。”这边,祝老太太听到声音,从房里走了出来,用着奇怪的口音道,“我们好好的过日子,怎么到您老的嘴里,就变成喊打喊杀的,她是我儿媳妇,我怎么就把她吞肚子去了。”她也忍了一天了,薛家这位老太太倚老卖老太目中无人了,大家是平起平坐的亲家,就算家势不如你们,可也不能都挂在脸上,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

薛老太太正愁着没地儿撒气,推开薛思琴就冷笑着道:“那你倒是说说看,你大儿媳这脑袋上戴的,手上挂着的,身上穿的都是谁的?”

“她们妯娌关系好,东西借着戴有什么关系,怎么到您的嘴里就变了味儿了。”祝老太太推开祝士林,一副吵架的架势,“您若不信,您问问您孙女,是不是她自愿借给她嫂子的,还是我们抢的!”

薛老太太眼神一转,利箭似的钉在薛思琴身上。

薛思琴能怎么办,难不成说崔氏抢她的不成,这样祝士林心里定然不会舒服,她拧着眉头做和事佬:“祖母,您消消气!”又和祝老太太道,“娘,都是一家人,都是误会!”

祝士林看到了薛思琴面上的为难,他尴尬的走过去拉着自己的娘,低声道:“娘,您快回去,祖母是长辈说几句就说几句,您这样顶着让思琴多为难,让我们两个小辈夹在中间怎么办,您应该为我们想想!”

“不是我要这么说。”祝老太太气着道,“是她们太欺负人了,占着自己有点家世,就处处压着我们一头,我们难不成还要向别人那样巴结奉承不成!”她在家里,这些年可都是别人巴结奉承她,让她反过来去奉承别人,她做不到!

“我们欺负人?”薛老太太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薛思琴没有用,和方氏一样是烂泥扶不上墙,什么亲家不亲家的,我认你,你才是亲家,不认你,管你天王老子,我也一样不买账,你让我不舒服了,我怎么能让你过的安稳,她拂开薛思琴,当即就不再说首饰的事情,也知道这事儿说不明白,薛思琴是铁了心和稀泥,所以就指着祝腾道,“我那么个大活人站在门口,他看不见?可你瞧他做的事,莫说给我行礼问安,竟是反手一推将我推开,若不是我身边的扶着,这会儿你们就不是在院子里趾高气扬,而是去衙门里哭了!”

“老祖母。”祝大奶奶拉着自己的儿子,“我们腾哥都跪下了,您怎么还揪着这事儿,您不也没摔着吗,何至于和一个小辈斤斤计较,非要仗着长辈的身份压着别人。”她的话一落,想起下午的事情,要不是和薛潋闹腾,祝腾何至于生气跑出去,还被人扣了,她气着道,“下午他三舅也是这样,欺负我们腾哥,您说我教子无方,我看你们薛家也不怎么样!”说完,扯着祝腾就站起来,“腾哥,我们走,这京城没人给我们做主,我们走!”

“好,好!”薛老太太被气笑了,“我们为老不尊,我们教子无方。”他说着指着薛潋就道,“告诉祝大奶奶,她教养的好儿子,下午坐在那里看的什么书!”这事儿二子送走的时候就说了,他们就是没提而已。

“娘!”方氏制止薛老太太,这边薛潋已经脱口就道,“他看的春宫!”

薛老太太就冷哼道:“没教养的东西!”

祝老太太和祝大奶奶当即愣住,祝士林脸黑了下来,气的发抖指着祝腾问道:“腾哥儿,是不是真的。”

祝腾垂着头朝自己娘亲后面缩。

祝士林一见他这样,就大步走过去要抓祝腾,祝大奶奶将儿子护着,和祝士林道:“他二叔,他都十几岁的人了,看一看有什么关系,再说,他在自己家里看书,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何至于就变成不能见人十恶不赦了。”她也没有想到儿子看的是这个书。

“大嫂!”祝士林怒道,“您若想让他有出息,这事儿就决不能姑息纵容。就是你们纵容的,所以才他这样没有规矩。”他都没好意思说祝腾去牡丹阁的事情。

祝大奶奶一见祝士林也生气了,就拉着儿子扑在祝老太太身边,嚎道:“娘,我是没脸在这里待了,我还是回去种我们那一亩三分地去,往后什么大官不大官是和我们大房没有关系了,我们和他爹就是苦命的人哪!”

祝老太太记着儿媳这么多年同甘共苦的好,闻言立刻就和祝士林道:“休德,你怎么能这么和你大嫂说话,要不是当年她拿嫁妆出来让你进京赴考,你能有今天的出息,还不快向你大嫂赔礼道歉。”

这话堵的祝士林脸色发绿,他望着自己的娘,半天说不出话来。

薛思琴是又羞又愤,走过去站在祝士林面前,向祝大奶奶道:“大嫂您别哭了,我们没有人赶您走,休德也记得您的恩情,您安心住在这里就是。”她的话一落,薛老太太就喝道,“琴姐儿!”

薛思琴拧着眉头强忍着垂了头。

“你不说,这话就我这老不死的来说。”薛老太太扶着陶妈妈走了几步,指着祝家婆媳,道,“我不管你们对休德有多大的恩情,但是对我们琴丫头可没有,既是没有她为什么要供着你们,养着你们?她现在这样不过是为了他们小夫妻的情分,让着你们。她让着你们是她修养好,你们呢,就顺着杆子往上爬拿我们薛家也不当回事?我告诉你们,休德再有本事,可是现在他还只是个八品的行人,在京城,他丢到大街上别人都不会拿他当个官。若非看中他人品不错,他就是跪在我们薛府门前,我们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薛思琴叹着气,祝士林紧紧攥着拳头。

“我们要不是看着休德的面子,你们算哪个葱。”薛老太太讥讽的看着对方,咄咄逼人,“穿金戴银跑到我面前炫耀,怎么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你们以为今儿来的客都是冲着你们祝家来的,我告诉你,没有我们,你们今天就是把门槛卸了院子拆了,也没有人来送半个礼,真是不知天高厚!”

院子里静悄悄的,幼清和赵芫站在后面不吭声,静静瞧着,也没有劝架的打算。

“她嫁到我们祝家,就是祝家的人,媳妇孝敬婆母是天经地义,哪个做儿媳的不是从这个地步挨过来的,难不成你们是仙女下凡、公主娘娘?比别人金贵些。”祝老太太反唇相讥,捡着难听的话说,“她还不是我们花了一千两的银子娶回来的。放在我们哪里,三个媳妇都娶回来了,她就再金贵点,我们祝家也没有亏待她,陪个宅子就了不得,我们也花了银子。她就得老老实实的做我们祝家的儿媳。”

“娘!”祝士林拉住祝老太太,“您到底知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别说了!”又担忧的看了看薛思琴。

祝老太太推开他:“他们当着我们的面,就这样对你,若是我们走了呢,你不是天天被人当小厮使唤。”祝老太太心疼儿子,她含辛茹苦的养大的儿子,费尽千辛万苦的考中了功名,可在别人眼里什么都不是,还看不起他,她怎么能受的了!

“你们都听到了吧。”薛老太太气的不得了,指着方氏,指着薛思琴,指着赵芫和幼清、薛思琪,“她说的什么话,一千两银子能娶三个媳妇回来,所以讨我们思琴是我们赚了。”她连笑都不屑笑了,指着方氏骂道,“你当初选人的时候怎么不用用脑子,见着人好就定婚事,人好有什么用,有这么一家子猪狗不如的东西,往后有的琴丫头苦头吃的。”

方氏也震惊的不得了,要不是吵架,她还真不知道祝家的人是这么想的,一千两银子……她的长女,在别人眼里一千两都不值!

“娘……”方氏满嘴苦涩。

薛思琴拧着眉头朝祝士林看去,祝士林已经没脸去和薛思琴对视,只想立刻把他娘和嫂嫂拉着走,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我就说小地方人,上不得台面。”薛思琪气的眼睛都瞪圆了,见薛老太太不说话,她当即叉着腰道就跳了出来,“一千两银子娶三个媳妇?真是天大的笑话,你怎么不问问我姐夫,他当时的聘礼花了多少钱?花了六千两。这六千两在京城还是拿不出手的!你怎么不问问我姐夫,这余下的五千两是谁给他的?”她指着这宅子,“你们心安理得的住在这里,是,这是我大姐的陪嫁,她是你们家的儿媳,你们要说这里是祝家我们也不会说什么,可你们知道不知道这宅子花了多少银子?你们娶六个儿媳也换不到这一座宅子!”她满脸讥讽,毫不相让,“嫌我们祖母说话不好听,嫌我们欺负你们,可你们也要看看,你们受得住我们欺负吗?我父亲是当朝四品官,我兄长在翰林院,我表妹夫还是姐夫的顶头上峰,别的关系姻亲就不和你们细数,你们且论论我们要欺负你们,你们配得上!”她噼里啪啦鞭炮似的,“不是我笑话你们,你们是没见过一千两有多少吧?祝大奶奶说要去法华寺烧头柱香,你知道法华寺头柱香是多少银子吗?我告诉你,上个月十五,城外的田员外就是烧的头柱香,他为了这头柱香捐了八千两的银子……你们拿得出吗?”

“琪儿,住嘴!”薛思琴冷哼,拉着薛思琪,薛思琪哼了愤愤不平的瞪了祝大奶奶一眼,“姐,这样的话早晚都要说清楚,要不然她们为了这一千两,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薛思琴低声道:“你姐夫还在这里呢。”

薛思琪一愣,看了看祝士林,到底忍了下去。

薛老太太非常满意薛思琪今天的表现,这个家里也就二丫头有点本事,她冷笑着接了话道:“说我倚老卖老,那我今天就倚老卖老的教你们一回。到哪个山头拜哪个菩萨烧什么香心里都得清楚着,不要把陈留那套带到京城来,我们不吃你们那套!”

祝老太太被薛思琪刚才一连串的数字惊的说不出话来,什么六千两,什么三个媳妇,什么八千两的头柱香……这不可能,她紧紧的拉着自己的儿子的衣袖,不敢置信的道:“休德,她们说的都是真的?”

“娘!”祝士林无地自容的道,“都是真的,您别说了,儿子能娶到思琴是岳父岳母怜惜我,更是岳家的人看的起,儿子心里感激不尽。”又看了眼薛思琴,“思琴能和我过苦日子,她私下里贴着嫁妆让我吃的好穿的暖我心里记着,可儿子现在没有本事,这些事我也没有脸和你们说!”他痛苦不已,有的事情虽然大家都知道,可是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他那一文不值的男人尊严就还算保留着,可若一旦揭开,血淋淋的,他恨不得立刻死在这里,无颜苟活于世!

“夫君!”薛思琴红着眼睛过去拉着祝士林的手,“您别说这样的话,我能嫁给你,是我的福气,没有什么感激不感激的,二妹性子冲,您别往心里去。”

祝士林摇着头无言以对。

薛思琪见祝士林这样难过,一时咬着嘴唇也有些懊悔,祝家的婆媳可恶,可姐夫对姐姐好她是知道的,她不该一时冲动的……可是这话要不说,她也得憋死。

“你不是每个月都有俸禄吗,何至于让她养着你。”祝老太太拉着儿子的衣袖,咬牙切齿的骂道,“我怎么养出你这么怂的儿子来!”她咚的一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常在圣上跟前走动的儿子,在乡亲眼中飞黄腾达宛若神仙的儿子,竟然……

她没有办法接受。

祝大奶奶抱着祝老太太也跟着哭了起来。

“娘!”薛思琴是真的不想把事情闹成这样,她蹲下来安慰祝老太太,“不是这样的,夫君他很受器重,有本事更有前途,只是现在他还年轻,等他资历够了,封王拜相不是没有可能,您安心等着,我也安心等着,终有一日他能为您挣得凤冠霞帔回来的。”

祝老太太才不管凤冠霞帔,她哭着道:“就是你,你让我儿子受人欺辱,当初我就不该答应这门亲事,还不如娶个小家小户的好,就是借她几个胆子,她也没能耐对婆母不敬!”她是真的后悔,今儿这脸可算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腾哥。”祝士林听不得薛老太太说这样的话,喝道,“把你祖母和你娘带回去歇着!”说着自己过去把祝老太太连扶带扯的拉起来,低声喝道,“您到底要怎么样,不行明天我就送你回承留。”

祝老太太哭声一怔,糊着眼泪的眼睛,越发看不清东西,可儿子面上和生意露出来的怒气她能感觉得到。

休德脾气向来很好,从未发过火,他今天是真的生气了。

祝老太太不敢再哭。

祝腾也不傻,大家说的话他都听着的,闻言立刻乖乖的去扶祝老太太和祝大奶奶:“祖母,娘,我们先回去吧,别在这里哭了。”

祝老太太和祝大奶奶立刻就坡下驴回房去了,留下一院子薛家的人沉默着。

“祖母,岳母!”祝士林走过来朝着薛老太太和方氏行了大礼,“是小婿不对,我在这里给你们赔罪!”说着,竟在薛老太太面前跪了下来。

薛思琴也走过去,在祝士林身边跪了下来。

所有人都惊了惊,大家都知道祝士林为难,可大家想为难的却不是他,更不是薛思琴。

“祖母!”薛霭沉默的走过去,站在薛老太太身边。

“我就是个恶人。”薛老太太不耐烦的挥着手,“俊哥儿把你姐夫扶起来!”薛潋立刻上去将祝士林扶起来,方氏也红着眼睛道,“休德,一家人总有个磕磕碰碰的,今儿的事我们都别放在心里,往后你和思琴把日子过来,才是我们最希望的。”

祝士林惭愧的点着头,回头看看薛思琴,心头像人被熨烫过似的,热泪盈眶!

薛思琪欲言又止。

“走吧,走吧!”薛老太太摆着手,“闹了一个晚上我头也疼了!”说着,扶着陶妈妈的手往外走,方氏和祝士林道,“亲家太太那边你好好开解,改日等她们心情好了,我再下帖子请她们过府。”

祝士林点头应是。

薛霭走过来,无言的拍了拍祝士林的肩膀,沉声道:“早点休息。”

一行人就陆续出了门。

祝士林和薛思琴孤零零的站在院子,四目相对,薛思琴满怀歉意的道:“夫君,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事情闹成这样。”

“这件事不怪你也不怪祖母。我娘和我大嫂的性子我知道,她们今天肯定是说了出格的话,才惹得祖母不悦了。”祝士林感激的拉着薛思琴的手,“可是,我虽知道她们的性子,却不好言语过激的说他们,她们是我的长辈,为了我读书受了一辈子的苦。”他揽了薛思琴在怀里,“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薛思琴觉得,只要夫妻同心,她什么都不会在乎,她埋头在祝士林怀中,鼓励似的道:“不委屈,不管什么困难,我们一起共度!”

“谢谢!”祝士林抱着薛思琴,紧紧搂着,仿佛这样才能对得住她,才能赎罪似的……过了许久他松开她,低声道:“你累了一天了,带豪哥先去歇着,我去看看娘!”

薛思琴点了点头,让人将豪哥抱过来她带着去了后院,关了房门她的脸色就沉了下来,问兰心直口快的道:“太太,我看您得和老爷商量商量,早点把老太太和大奶奶送走才是,还有大少爷,这样下去肯定还是要出事的。”大少爷说打人就大人,她们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凶的主子。

“我知道。”薛思琴道,“等过了中秋,她们若是不走我们再想办法!”她和祝士林感情再好,也禁不起这样闹腾,一次两次祝士林能认错,能觉得是自己的娘和大嫂的错,可若时间久了呢,次数多了呢,他还会不会这样想?

吵架的事从来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时间长了他肯定会觉得是自己多事,在里头搅合,到时候他们夫妻感情也就折腾没了……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祝家的婆媳无论如何都要送走。

“春银。”薛思琴望着春银问道,“今天我看见老太太和大奶奶从库房里出来,她们在里头做什么?”

春银如实回道:“奴婢去的时候,她们好像在看各府里送来的礼,还说什么要小心些,别磕着摔着了。”

“明儿她们若是要将这些东西重新登记造册,你们别拦着,就照着她们说的做。”薛思琴凝声道,“再和常妈妈漏一嘴,就说这些东西可以让大奶奶带回去的。”常妈妈是祝家送来的,一直跟着打理祝士林的起居,后来他们成亲常妈妈就做了家里的管事妈妈,平日她一些小事她就忍了,可现在祝家的人一来,常妈妈的偏袒就立刻显露出来了。

所以,只要她知道了,就势必会告诉祝老太太和祝大奶奶。

那么多所谓的好东西,她们知道能带回去,定然会动心的。

“可要是她们拿了东西也不走呢。”问兰蔫蔫的给薛思琴倒茶,薛思琴就皱着眉头冷声道,“那就再想别的办法!”

这边,祝士林坐在祝老太太和祝大奶奶对面,语重心长的道:“娘,京城不是咱们家,寸土寸金,那些和我一样的同僚,有的比我家境还好,可如今也是赁着宅子住,家里头夫人孩子都不敢接过来,我能安安稳稳在京城扎根,全是托岳家的福气。以薛家的家世思琴的条件,不敢说王侯公子,找个比我好的不是难事,在你眼里我有本事有出息,可是我这样的放在京城放在大周那根本不稀奇,您以后别再说那样的话了。”

“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祝老太太气道,“是我们闹事吗,分明就是薛家老太太闹事,今儿一天,我不论说什么话她都针对我,堵着噎着我……”她抹着眼泪,觉得委屈的不得了,“我住在儿子家,还住出错来了,明儿我就和你嫂子回去。”

“娘!”祝士林也有些不耐烦,忍着性子道,“你总说这样的话有什么意思呢,你要真想回去,我明天就送您和大嫂回去。”

祝老太太哭声一顿,望着自己的儿子,又接着哭了起来。

“他二叔!”祝大奶奶立刻打圆场,“我和娘也不知道还有这些内情,你也别生气了。”一顿又强调道,“我们对弟妹也很好,这么远的路给她带了那么多东西,若不是怕路上坏,娘连鸡鸭都要带来,这份心意难道还不够吗。可她们说我们……也太过分了。”

祝士林见祝大奶奶话软了下来,他也叹了口气,道:“一家人就应该和和睦睦的,你们对思琴好,她也知道,你们来了这么几天,她方方面面都都安排的周周到到的,还把自己住的卧室让给娘住,她的好,你们也要知道才是。”

祝大奶奶不以为然,可面上却是点着头,轻声问道:“不过,当时聘礼花了六千两……那思琴的陪嫁有多少?”

祝老太太停了哭!

“那是她的事,是她的陪嫁,你们问这个做什么。”祝士林说着一顿被祝大奶奶打断,“我们只是问问,也长长见识!”

祝士林有意想在母亲和大嫂面前抬高薛思琴,就道:“我也不大清楚,但是几万两定然是有的。”他并不知道薛思琴还有十万两的压箱钱。

“几万两?”祝大奶奶想也不敢想,她当初嫁到祝家只有三十两的压箱钱,加上陪嫁不会超过六十两……薛思琴的嫁妆竟然这么多,她和祝老太太对视一眼,两个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祝士林见他们不说话,就说起祝腾来:“……腾哥的事情还没说清楚。”说着,让人将祝腾找过来,一见到他祝士林就沉声问道,“你今天怎么去牡丹阁了,为什么又被扣在那里,怎么出来的。”

“我心里气不过,上街就胡乱的走。”祝腾躲在祝老太太后面,“后来就被人拉进牡丹阁了,我……我没去过那种地方,一时鬼迷心窍,就……”他一想到那里的姑娘,骨头就酥了半边,“我出门时候从娘的妆奁台子里拿了一支钗,他们扣着我,我就把钗拿出来抵了。”

“胡闹!”祝士林腾的站起来,怒道,“你怎么能去那种地方,你知道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你能去吗?”又道,“什么钗,大嫂,你回去看看,他拿什么钗抵了。”

祝大奶奶心头一凛,她有几只钗她心里清楚,没有一个价值超过一两银子的,肯定就是薛思琴的了,她心疼钱提着裙子就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手里捏着三四只钗回来,朝着祝腾头上就打着道,“你这个败家子,五十两就这么被你败掉了。”

“什么五十两。”祝腾压着声音道,“那支钗就值三十两,剩下的二十两,我……”他飞快的看了眼祝士林,“我报的二叔的名字,他们明天上门来收!”

祝大奶奶哀嚎一声:“你这个败家玩意。”她抓了迎枕就去砸祝腾,“你这个败家玩意,你爹要做多久的生意才能挣到五十两,你娘我活这么大把年纪都没戴过三十两一支的钗啊!”

“大嫂!”祝士林脸冷的似冰一般,一字一句的喝问道,“丢的什么钗,是不是思琴的。”

祝大奶奶被祝士林喝的一愣,随即吞吞吐吐的道:“不是思琴的钗……是……姨太太的钗!”薛思琴的都在这里还有的也在她头上,唯一一支不见了的,就是那只蟹爪纹璎珞钗子,那是她准备中秋节戴的。

“姨妹的东西怎么在你这里?”祝士林质疑的望着祝大奶奶,他忽然想起来,那天幼清来府里头上戴着的是薛思琴的钗,他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怒道,“大嫂,你怎么能拿姨妹的东西,你……你太胡闹了!”

祝大奶奶原本想说幼清送她的,可这会儿祝士林这个态度,她估计说不说都是一样了,就拿祝腾撒气,拿着迎枕拍着祝腾:“你这浑东西,跑到京城丢人现眼来了。”

房间一时间哭声,骂声,哀嚎声几乎要把房顶掀了。

“你们……”祝士林怒不可遏的喝道,“过了中秋节,都给我回去!”话落拂袖出了门,一出去就喊了薛思琴陪嫁来的管事,可一想这事儿不光彩,总不能传的沸沸扬扬,就打算自己亲自去一趟牡丹阁把东西赎回来。

五十两,他身上哪有五十两的现银。

祝士林垂头丧气的回去,薛思琴迎着他进门,见他脸色不对,给他倒了茶低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

“思琴!”祝士林实在是没脸了,吞吞吐吐的把祝腾的事告诉了薛思琴,薛思琴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满脸通红的沉默了许久,才出声道,“春银,拿两张五十两的银票给老爷!”

祝士林都不敢看薛思琴,薛思琴实在是气的狠了,也没了心情哄他,淡淡的道:“您快去把东西赎回来吧,免得夜长梦多。”

“思琴。”祝士林握着薛思琴的手,“对不起!”

薛思琴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没事,只是往后你要和大嫂说说,把腾哥管紧点,别叫他再闯这样的祸了。”崔氏手里的钗子,最值钱最好看的都不是幼清的那支,她都没脸问祝腾为什么挑幼清的钗子揣在怀里。

这事儿要是被幼清知道了,被宋九歌知道了……她也没有脸再见他们了。

祝士林何尝不是,他叹了口气道:“过了中秋,我就将他们送走!”话落,他起身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薛思琴气的直抖,她就知道,这样一件一件的龌龊事,一定会消磨他们夫妻间的感情!

她走到豪哥摇篮边坐着,看着豪哥肉呼呼的小脸心里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祝士林出去约莫半个多时辰就回来了,薛思琴见着她就问道:“东西拿回来了吗?”祝士林关了门,心有余悸的道,“我去的时候,他们的人说已经有人把钱付了,钗子也赎走了,我问是谁,他们也说不清楚,还当是祝家的管事!”

薛思琴脸色微变,强压着怒火,可语气依旧没有平日的温和:“那就去打听,赎钗子的人到底是谁!”

祝士林心里有愧,点着头应是。

幼清熟悉完站在院子里透气,祝家的那对婆媳实在是少有,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说那样的话!

“奴婢瞧着祝家那位少爷可不是省事的。”采芩忧心忡忡的样子,“那种地方他也敢去,留在京城将来指定要惹出大祸来。”她知道这地方还是因为徐鄂。

幼清根本连想都不愿意想,厌恶的道:“那就让他惹出祸来好了,也正有机会好好教教他做人。”薛潋那么贪玩的人,都从来不去那种地方,祝腾才来京城就有胆子往里头闯,可见浑成什么样儿。

“你明天去和春银说一声,我看祝家老太太的意思,只怕是要将祝腾留在京城读书,你告诉她,让她提醒大姐警点心。”幼清凝眉,若是真将祝腾留下来,往后他们夫妻还有安宁日子过?

“奴婢晓得了。”采芩应着是,“外头凉,时间也不早了,您回房歇着吧。”

幼清颔首,看了眼空荡荡的院子,转身回了房里。

宋弈夜里没有回来,但江泰和周芳却是像门神似的一个守着院门,一个守着房门,直到路大勇和胡泉都起了身,他们才各自下去歇着,幼清用过早膳,周芳进来请安,和幼清道:“昨晚夜在望月楼有事耽搁了,江淮回来的时候见您歇下了,就没有打扰您。”

幼清点头,问道:“望月楼那边没出什么事吧?”宋弈吩咐过,只要夫人问他们就要如实回答,周芳便回道,“昨晚有人夜探望月楼,被十七和方徊堵在出口,阿古就请爷过去了。”

有人夜探望月楼,幼清奇怪的道:“对方为什么要夜探望月楼?是发现了望月楼的秘密,还是有什么目的?”

“现在还不知道。”周芳沉声道,“但肯定不是有人查到望月楼的秘密才去探的,应该是别有用意。”

幼清放了心,望月楼的事传出去对宋弈很不利,更怕有心人利用这一点攻讦他:“不是说望舒今天会来吗,你什么时候去接她。”

“她说她要还要收拾东西。”周芳吞吞吐吐,其实是戴望舒和元瑶杠上了,双方不相让,戴望舒的性子不论个胜负出来,她是断不会示弱撤走的,“这两天就搬过来!”

幼清也不想深问。

“太太。”采芩从隔壁回来,幼清望着她问道,“怎么样,大姐还好吧?”昨晚那么一闹,今天薛思琴和祝家婆媳相处起来肯定很尴尬。

采芩却神神秘秘的关了门,走过来低声道:“昨晚祝少爷不见了!”幼清没觉得是什么大事,漫不经心的问道,“现在呢,人找回来了吗?”

“祝大人报了官。”采芩露出种诡异的表情来,“不过东城兵马司将人送来的,人回来的时候狼狈的不得了,像是淋了大雨似的,嘴唇都冻的发紫!祝少爷他说他昨晚在房里睡的好好的,突然就被人丢到河里去了,他还以为是做梦呢,等睁开眼睛,真的发现自己在河里,他吓的三魂去了六魄,拼命的游上了岸,可那时候是半夜,城门早就关了,他就在城外缩了一夜,早上开门他手里又没有文牒,所以就只能报祝大人的名讳,请东城兵马司的人将他送回来,为此姨太太还花了五十两银子让家里的管事请兵马司的人吃饭呢。”她想到她去的时候,祝家婆媳那见了鬼的样子,就觉得解气!

但是祝少爷怎么好好的在家里被人丟到通惠河去的,这件事确实透着诡异。

幼清满面质疑:“你是说他睡在家里,等醒过来后就发现自己在通惠河里了?”她不相信,说不定是祝腾在她们走后又偷偷跑出去,惹了什么祸事被人丢河里的,他回来不敢说,就胡编乱造了这件事。

“是!”采芩点着头,道,“守门的婆子说昨晚祝大人回来后门就落锁了,祝少爷出不去的。”

祝腾应该没有本事爬墙出去吧?即便是爬墙也不可能毫无动静的,幼清被采芩这么一解释也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来,她朝周芳看去,忽然问道:“这件事,你怎么看!”

周芳一愣,立刻摇着头道:“奴婢不知道!”祝腾她今天见过,就他那身板,打晕了扛出城扔了,她大概做不到,不是因为扛不动人,而是因为出不去崇文门,那时候已经宵禁了,想出去谈何容易。

“那祝家婆媳闹腾了没有,没迁怒大姐吧。”幼清没有继续说祝腾的事,随便他怎么样,也不关她的事,采芩闻言回道,“正哭着让祝大人请道士回来作法呢,说祝少爷一定是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祝大人急着去朝堂,请了大夫来看过就匆匆走了。祝老太太让姨太太去请,姨太太就同意了,让人去城外的白云观请道士去了。”

真是够可以的。

下午道士在祝家做了场法事,说是捉住了一只小鬼,是在他们上京的路上俯身的,一直在祝腾身边作祟,祝老太太烧了许多符表……

薛思琴又费了八十两的法事钱。

可尽管如此,祝腾还是病倒了,三五天的时间又是高烧又说胡话,祝老太太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京城有个医术了得却很难请得动的封神医,却和幼清以及宋弈很有私交,她动了心思,就让薛思琴来求幼清,薛思琴在家里实在是头疼,就趁势避到了幼清这边来。

“我来你这里坐坐。”薛思琴抱着豪哥进了门,望着幼清笑着道,“我听夫君说,今天鲁直的案子开审了?父亲这些日子忙的脚不沾地,等这事了了他大概也能稍微歇一歇!”

那可不一定,鲁直的事情一了,说不定姑父就得晋升为大理寺卿了,到时候只会更忙,只是这话她还不好提前说,只和薛思琴道:“鲁直的事恐怕还要磨些日子才成。”又道,“您今儿怎么得空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薛思琴就望着幼清苦笑,叹道:“我没什么事,就到你这里来坐坐。”她是不会为了祝腾的事来麻烦幼清!

要闹就随他们闹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