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弱女子和弱男子

所有人都是紧紧盯着电视屏幕,尤其是白少言,整个人都傻掉了,明明刚刚才见过的人啊,居然就死了,虽然说一直在做法医的工作,也知道人的生命是十分的脆弱的,尤其是在一些天灾*的面前,人类就显得十分的渺小了。

从一开始害怕畏惧,到现在的平心静气,况且因为是死人看得比较多了,面对一些事故发生的时候,白少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做到心平气和了。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刚刚见过的人,现在居然就死了,即使说白少言很讨厌佟清然,但是当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面前逝去的时候,心里面难免会受到一些波动的。

况且刚刚佟秋练说出事的车子居然是自己的车子,那更不可能了啊,白少贤和萧寒都是属于爱车一族的,家里面得车子挺多的,所以定时的检验维修就显得十分的重要了,更何况,这车子还是大哥的心头爱啊,性能各个方面自然都是最好的。怎么会说出事就出事了呢。

萧晨则是在白少言和小易呆愣的瞬间,瞬间扫荡着面前的饭菜,一边吃着饭一边观察着所有人的神情,爷爷不是说了,大哥这是被令狐家的人揍了么?而且佟家和嫂子还有那层关系,死得不过是个无关痛痒的人,他们都这么惊讶做什么啊!

“吃饭吧,这事情又不是你的错!”萧寒直接从佟秋练的手中夺过遥控器,直接将电视关掉了,吃饭的时候看见这种事情简直是倒胃口啊。

“只是觉得要不是她坐上去了,那坐上去的人不就是我和小白了……”佟秋练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后怕,因为一直以来她都是坐着白少言的车子来来回回的,而白家放在那里,白少言也只是个学生,根本不会有人想要置他于死地的,那么这么分析的话,这个人极有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

自己做法医这么久,许多的案子是在她的手中水落石出的,说实话,那些因为她被送进监狱的人应该对她都是怀恨在心的吧,而现在在C市,似乎一切都变得有些扑朔迷离了!

首先第一个关于赵俊的案子,虽然没有审理,但是却牵扯出了裴家,而且裴昌盛这个人说是中风了,现在还处于在医院养病的状态,但是裴昌盛生病到底是真是假佟秋练无从得知。

而现在牵扯到的毒品的案子,更是牵扯的比较多,说实话,这种爆炸的情景,若是和那些搞毒品的人联系的话,倒是有可能的,毕竟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但是这些人没有理由在没有任何的证据被发现的情况下杀自己啊,再说了,军部的事情一向是机密的,怎么就找到自己了。

而最值得怀疑的则是那个逃出去的疑犯了,若是说因为在监狱里面心灵变得扭曲了,想要找自己发泄的话,倒是可能性很大。

只是现在的事情牵扯到了佟家和令狐家,这是佟秋练不想打交道的两家,偏生都牵扯到了,佟秋练一想想就觉得头疼。吃饭也是觉得有些食不知味了。

刚刚吃了饭,不出意外地接到了赵铭的电话,电话那头很显然十分的嘈杂,“喂——佟法医,你应该也看到了那则新闻报道了吧,现在我们正在现场,您有时间抽空过来一下吧,现场比较混乱,我们这边的法医根本忙不过来啊!”

哪里忙得过来的,警局那边的法医都在调查监狱的案子呢,案子出现了新的情况,又是忙活了一早上,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个事故,都是临时调派的人手,佟秋练看了看墙上面的时钟,十二点半啊,“我一点半到那里吧!”

“行行,您先吃饭,我们这边正封锁现场!”挂了电话之后,佟秋练一低头就爱看见了萧寒夹了一口菜放在佟秋练的嘴边,佟秋练张嘴吃了口,“这事情和你的关系不大,吃点东西吧,等会儿估计有你忙的!”

“嗯!”其实萧寒根本不放心,要是遇到佟家和令狐家几个奇葩,光是白少言在那里也不够啊,萧寒一记冷眼射到了萧晨那里,萧晨此刻嘴巴里面塞得鼓鼓的,对于萧寒的这种注视,萧晨像是天生就很敏感一样,一下子就感觉到了。

不是都说一个人若是有些方面差了一点,总会有某个方面会比别人强一点么?萧晨和顾南笙都是属于对于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或者举动十分敏锐的人。

萧晨伸手指了指自己,萧寒点了点头,萧晨将嘴巴里面的那口饭咽了下去:“大哥,什么吩咐啊?”

萧寒比萧晨大了整整八岁,可以说萧晨也是萧寒看着长大的,所以萧寒对于萧晨来说的话,不仅仅是一个哥哥,而且还是一个危险的长辈。

最让萧晨印象深刻的就是有一次萧晨不小心将萧寒的一份报表弄脏了,只是弄脏了而已,又不是不能用了,结果第二天萧晨发现自己身上面开始起红疹了,看了医生说是过敏,萧晨这人对芒果过敏,所有人都是知道的,萧晨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芒果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当天晚上,萧寒一反常态的给萧晨送了一盒糖果……

这个人吧,太记仇了,在萧晨的心里面就造成了阴影,因为那红疹足足起了一个月,不是一两天,刚刚要好了就又起了,完全是防不胜防啊,直到萧晨哭着找萧寒:“哥哥,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保证不弄脏你的东西了,我保证……”

“你和我保证什么啊,你随意啊,你不是家里面的混世魔王么?”萧寒只是咪咪的笑着,笑得萧晨心里发慌,毕竟那个时候的萧晨不过四五岁的样子。

“哥哥,我真的错了,我这样出去所有人都笑话我,呜呜……”萧晨说着还哭了起来。

“你这样和我有什么关系么?又不是我让你起的!”萧寒还装作不知道,萧晨那个时候小,只能屈服在萧寒的淫威之下,直到萧家的长辈实在看不下去了:“萧寒啊,怎么说也是你的弟弟啊,你也不能这么折腾他啊!”

“我只是在教育他而已!他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混世魔王了!”萧晨在边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自此之后,萧晨那里敢在萧寒的面前放肆啊。

“下午你跟着你的嫂子去现场!”萧晨一听立刻两眼放光,吼吼……什么案发现场,什么血流成河,什么断手断脚什么的,简直是我的最爱啊,大哥果然还是疼我的,一到这里就能看到这么劲爆的场面,萧晨完全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亢奋啊。

佟秋练双手扶额,不会吧,他跟着自己,确定不会把现场的证据带回家珍藏么?“那个……根本不需要的……”

“嫂子,现场这么混乱,你一个弱女子加上一个弱男子,肯定很危险的,我这么强壮,你看——”萧晨说着撩起了衣袖,露出了那健硕的肌肉,呵呵……确实是健硕啊,萧晨像是怕别人不信一样撩起了另一边的衣袖,“嘻嘻……嫂子,你看怎么样啊!”

白少言更是恶寒,弱女子是老师,那么弱男子呢?我么?弱男子?这是什么称呼?

佟秋练低头吃饭,我看不怎么样……萧寒则是忙着帮佟秋练夹菜,像是完全不认识那边那个正在展示自己健硕身材的二货,萧晨则是上瘾了一样,拼命的秀着自己的肌肉。

“小白,快吃饭啊,傻傻的干嘛啊!”小易抵了抵一边几乎是看傻了的白少言,这个时候不吃饱了,等到萧晨反应过来,你还有饭吃么?怎是傻,难怪妈咪都嫌弃你!

“那个……萧晨,你不需要倒个时差什么的么?”佟秋练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做了几个小时飞机之后还能这么活跃的。

“嫂子,你不用担心我,我完全没有这个问题的!嘿嘿……放心吧!”佟秋练简直是觉得恶寒,我没有担心你好不?我是担心案发现场好么?

萧寒去洗手间的时候,拉着佟秋练就一起走了进去,“怎么了?”佟秋练以为萧寒是有什么不方便的话要说,但是没有想到门刚刚关起来之后,萧寒就一下子抱住了佟秋练,“没事啊,就想抱抱你而已……外面不太方便来着!”

佟秋练只是僵硬的伸手抱住了萧寒的腰,虽然只有这样,萧寒心里面也是高兴的,“佟家不会放过你的,你小心一点!”萧寒身后摸着佟秋练的头发,要是自己没有受伤的话,肯定是要陪着佟秋练一起去的,真是的……萧寒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力不从心。

“我知道的,放心吧,我晚上回来的估计会有点迟,你在养伤,别熬夜,早点休息!”佟秋练抿了抿嘴,萧寒则是身后摸了摸佟秋练的脸,在她的侧脸亲了一下:“按照道理你应该也亲我一下的!”

“没有这个道……”佟秋练刚刚开口,萧寒就直接低头封住了佟秋练的嘴巴,佟秋练下意识的想要向后退,但是萧寒直接伸手搂紧佟秋练的腰肢,霸道的锁住佟秋练的身子,完全不给佟秋练任何退缩的机会,萧寒就像是沙漠中饥渴的旅人一样,拼命的吸取着独属于佟秋练的甘甜,直到佟秋练已经浑身酸软,双手还紧紧的攥住萧寒的衣服,萧寒才离开。

而此刻的佟秋练小脸红扑扑的,尤其是嘴唇红艳艳的,看的萧寒只觉得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萧寒低头在佟秋练的嘴巴上面轻啄了一下,“别……”佟秋练伸手推了推萧寒。

“别什么啊,我就是亲了一口而已!没打算继续!”佟秋练的脸立刻爆红,但是萧寒只是紧紧搂着佟秋练:“回头那边结束了,给我个电话,有事情立刻和我说!我虽然不能去现场,但是还是可以遥控指挥季远的……”

“嗯!”佟秋练点点头,而此刻的镜子中正好可以看见佟秋练那羞红的脸,许是因为害羞,也许是因为幸福的缘故吧,因为佟秋练突然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

以前在萧家的时候,萧家的长辈对自己也是疼爱有加的,什么时候都会比自己先一步考虑到,但是因为得不到萧寒的认可,佟秋练的心里面也是空落落的,她怕有一天萧寒会带着一个女人和她说让她离开,那么这么多年的付出的情感又该如何追回呢,所以佟秋练根本不敢将自己完全的对着萧家的长辈敞开心扉。

而现在的佟秋练觉得很幸福,不仅仅是因为有萧寒,也因为似乎这么多年的等待终于得到了回应。

“嫂子,已经一点了,你们还要亲多久啊!”萧晨这话一出,房间里面的别的人都立刻低头装作没有听见,这个二货,不知道人家在秀恩爱么?只是……这个医院的隔音效果是不太好就是了,所以……

萧晨已经等不及了,他还没有真正看过案发现场呢,这两个人已经进去二十多分钟了啊,萧晨完全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可以亲这么久,话说我们的萧晨童鞋还是个孩子啊,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说和小易有共同话题呢。

佟秋练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用水扑了扑脸,让自己清醒一下,萧寒则是靠在门上面,递上了毛巾,两个人相处得样子倒是像是老夫老妻一样。

佟秋练到现场的时候,赵铭立刻迎了上去,佟秋练一边讲衣服口罩手套戴好,一边听赵铭讲解,本来在电视上面看到的时候,熊熊大火还没有扑灭,所以看不清楚车子损毁的情况,但是现在佟秋练到了现场才知道这场爆炸当时多么的惨烈。

“死者是在距离爆炸现场十米之外的草坪上面被发现的,估计是因为当时察觉到了异常,想要开车逃离,但是被爆炸震飞了,当场死亡,死者的身份是佟清然,那个律师的车子一直跟在她的车子后面,这个车子……”赵铭狐疑的看了一眼佟秋练和白少言。

警局门口的事情,赵铭已经有了耳闻了,这事情压根不能怪佟秋练和白少言,说实话,若是这佟清然没有坐上这个车子的话,这死的人可就指不定是谁了。

“车子爆炸的原因找到了么?”赵铭拉起了围住现场的横幅,让佟秋练和白少言进去,但是萧晨却被拦在了外面,李耐没有见过萧晨,应该说C是根本没有人见过萧晨这个人,“和案子无关的人不能进出现场,麻烦您在外面等候!”

“不是……我……那个,嫂子!”萧晨喊了一句,佟秋练幽幽回头和李耐说了一句,“千万别让他进来,如果你不想现场被破坏的话!”

“得咧!”李耐笑着拦着萧晨,萧晨真的是哭笑不得,那个……我是保镖么?我是你的小叔子啊,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小叔子的么?我是来保护你的啊,难道不是应该贴身保护么?

其实萧寒让萧晨过去充其量也就是个保镖的角色,只是萧晨自己提高了自己的身价而已!

佟秋练这边刚刚进入现场,就听见了不远处的争执声音,佟秋练循声看了过去,居然是孙正和佟修两个人,佟秋练虽然听不太清楚两个人争吵的内容,但是两个人都是脸红脖子粗的,加上佟修那边,佟清姿还站在一边的,显然孙正是处于弱势的那一方。

“佟家的人开始无理取闹了,说是不许孙法医进行尸检,孙法医在警局做了这么久的法医了,难不成还会徇私不成,一家老小没有一个人是善茬!”赵铭这话还没有说完,佟秋练直接走了过去,佟修一看见佟秋练过来,那眼中一闪而过的错愕,还有一丝的惊恐,但是更多的却是怨毒!

尤其是想到了前不久那个股东大会上面,一个律师宣读的文件,佟修就恨不得上去撕了佟秋练,尤其是佟秋练那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更是让佟修的这种想法更加的强烈。

“孙叔叔!”孙正一看到佟秋练,笑着迎了上去,“怎么过来了?”孙正手头的工作也挺多的,好不容易将手头的工作交接了一下来到现场,却不曾想这还没有开始工作,就遇到了这对父女。

“赵队长说人手不够,我就过来帮帮忙!”佟清姿一看到佟秋练就像是火药桶一下子被点燃了一样!

“不许你碰现场,不许你破坏现场,你不安好心,姐姐是和你分开才会出事的,肯定是你害死了姐姐!”佟清姿这个大嗓门一吼,许多的记者直接拿起了相机对着佟秋练猛拍,因为记者距离现场都有一段距离,所以不知道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而佟家的父女虽然距离现场很近,但是也是不能进入的,只能被挡在外面。

“那你怎么不问问你姐姐会出现在警局的呢?”佟秋练这一问,佟清姿立刻蔫了,显然那次的劫持事件,并不是仅仅只有佟清然或者令狐家的人知道,显然佟家的父女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难不成佟清姿也有参与?

虽然说佟清然和佟清姿这对姐妹不怎么和,但是在对付佟秋练这件事情倒是出奇一致的和谐,若是说真的有佟清姿参与的话,佟秋练倒是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的。

“你现在别血口喷人,我的姐姐死了,你难道不是最大的受益者么?”佟秋练立刻笑了。

“你胡说什么呢,我和她有什么关系么?真是好笑了,再说了,按照我目前手中持有的股份,我根本不稀罕你们家的那么点股份,更别说佟清然的那百分之一、二了,再说了,她的死活和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怎么我就成了最大的受益人了呢!”对于佟清姿的这种神逻辑,佟秋练真的是觉得很无语。

“你们今天上午在警局门口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难道不是怀恨在心,故意谋杀了姐姐么?加上姐姐还嫁给了……”

“闭嘴!”佟秋练直接瞪了佟清姿一眼,凌厉的目光直接射了过去,关于以前的事情,佟秋练完全是懒得提起,为什么这么多人偏要让自己回忆呢。

“佟清姿,你以为佟清然有什么值得我嫉恨么?有什么值得我去触犯法律呢?令狐家是很好,但是萧家难道比令狐家差么?我现在有爱我的老公和孩子,我犯得着为了一个不值得女人做这种事情么?你们再这样妨碍我们办案,我们是可以告你们的,孙叔叔,我们走……”

佟清姿却一把拽住了佟秋练的白大褂,萧晨这边一看见立刻跑了过去,直接伸手拍掉了佟清姿的手:“喂——哪里来的疯女人啊,你这是干嘛啊!”

“我是疯女人?”对于突然冒出来的萧晨,佟家父女完全是不知道来者是何人的,但是这个人长得很魁梧就是了,关键是很健硕,一看这体格也是不好欺负的,“你又是谁啊!”萧晨那一下子拍下去也是很疼的。

“关你什么事情啊,嫂子你先过去吧,我在这里呢!”萧晨冲着佟秋练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就走了进去。

“你到底要干吗,你凭什么过来干涉我,你是佟秋练的什么人啊!”佟清姿真的不懂为什么这个女人的身边总是围绕着这么多的男人,一会儿是萧寒,令狐乾,一会儿是白家的兄弟,现在哪里冒出来的这个体格健硕的男人,看着又不像是保镖什么的。

“和你有什么关系么?好笑了,你问我我就要回答啊……”萧晨直接留给了父女二人后脑勺。

萧晨就这么挡在这父女二人的前面,因为萧晨的块头还是很大的,而且萧晨那边刚刚受了李耐的气,这边正好让他撒撒气,萧晨就这么结结实实的挡在了这对父女的前面。

佟秋练看到这个现场的时候,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十分的惨烈,真个车身还在,但是里面的陈设已经被烧得所剩无几了,根本分不清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所有的东西都是呈现出一种焦黑的状态,而且所有的东西因为被火烧过的缘故,很多东西已经化成了灰烬不说,留下的东西也是完全分不清东西本来的面貌了。

而且很多东西黏在了一起,完全分离不开,佟秋练虽然见过了很多案发现场,各种的血腥暴力的,就像是赵俊的处所那种诡异的也是见过不少,但是因为是佟秋练熟识的人,而且这车子也是自己早上的时候刚刚坐过的,所以对于佟秋练来说,触动更大。

“死者已经被运回局里面的停尸间了,这里剩下的就是证物的采集工作,因为现场比较混乱,所以要抓紧时间了!”孙正带上口罩,这里的气味实在是难闻,可以清楚的闻到那浓烈的刺鼻的火烧过的味道。

“汽车爆炸的原因查到了么?”佟秋练拿起工具已经开始清理现场的残骸了,白少言更是心疼的不行,这车子可是很贵的啊,怎么好好地就爆炸了呢!这车子我才开出来第一天啊,白少言一边清理现场,一边在心里面为这辆车子默哀。

“车子的下面的输油管有人为的割裂的痕迹,也是这车子够好,所以这证据才得以保存下来,还有我们在现场发现了这个……”孙正从一个箱子中翻出了一个袋子,袋子已经密封起来了,但是佟秋练还是可以分辨得出来是一些爆炸的粉末,“车子的输油管附近发现的,显然而且那一块烧得最厉害,应该被人绑上了炸药,只要车子开始着火,这些东西就会立刻被点燃,然后瞬间引爆,所以就算是死者发现危险,想要逃离也是来不及了!”

“车子是停在警局的停车棚里面的,难道就没有人发现么?”佟秋练就不信了,这是谁这么大胆子,而且还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居然会到警局那里实施这种行为。

“怎么就一定是在警局啊?”孙正笑着说。

“这个……我的猜测而已!”佟秋练突然发现自己的发现还真是武断了,若不是在警局的话,那么难道是医院?那她这一路去警局的路上不是时时刻刻都坐在一颗定时炸弹上面!

“是在警局,因为那个时间段的监控被人恶意挡住了,上面粘了一个口香糖,差点没有把赵队气死!”孙正指了指正在指挥现场的赵铭,肯定会被气死的,只是警局这段日子大家也是太忙了,再说了,谁会想到哪个小贼这么大的胆子会在警局里面作案啊,“幸好你没有坐这个车子,这车子真是你的?”

“小白的!”佟秋练指了指白少言,孙正点了点头,指了指一边的佟家父女,“他们还不知道这车子是你的,要是知道了,有你的好果子吃!”

“怕什么,五年前那种日子我都熬过来了,难道还会怕他们!放心吧,孙叔叔,我们还是加快进度吧,不然天黑了还要加班了!”孙正笑了笑,就开始清理现场了。

现场的清理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七点多,已经开始有各种清理车子来讲现场的没有用的东西拖走了,赵铭已经累得不成样子了,但是现场刚刚解除封锁,一大群记者就蜂拥而至,幸好维持秩序的交警和警察都还在,不然赵铭觉得自己真的可能被他们吃了。

“各位记者朋友,案子的情况我们一定会通报出来的,现在大家可以让一下了,我们还有回警局查案子!”赵铭还是让自己表现得和颜悦色一点。

“赵队长说得好听,你为什么要找一个这样的法医来现场,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人和我们有仇么?你这是存心不想让我姐姐的案子能够水落石出是吧!”佟清姿指着跟在赵铭身后的孙正说道。

赵铭一愣,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显然大家族的料还是挺多的,所有人的焦点瞬间集中在了孙正的身上面,而且有的甚至冲着孙正一阵猛拍,佟秋练推了推在一边的萧晨,萧晨拉着孙正就进了一边的警车。

“真的是这样么?佟小姐,那个人和你们家有什么关系呢?”记者们都是按耐不住的。

“清姿,你胡说什么,我们回去还有事情呢,各位记者朋友,小女胡说的,你们别当真哈!”说着佟修拉着佟清姿就往车上面走!

刚刚上了车子,还有记者在拍打车窗,但是车子上面的膜颜色很深,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况,车子缓缓地开走了,但是好事的记者已经开始调查孙正的情况了。

“爸爸,你拦着我做什么,本来就是啊,法医居然是那个男人和佟秋练,姐姐的死指不定就是他们弄出来的!”佟清姿满腹的委屈,为什么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难道说真话还不行么?

“放肆!”佟修差点气得跳脚,“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佟秋练就是佟齐的孩子么?难道你想要把我们一家推上风口浪尖么?现在已经够乱了,要是被他们知道佟齐并不是绝后了,而是还有一个孩子,你觉得这些人会怎么做……”

佟清姿也是瞬间想到了什么,顺便闭上了嘴巴,“但是姐姐的死……”

“你姐姐现在不仅仅是佟家的人,更是令狐家的人,令狐家能允许她们家白白死了个人么?放心吧,这件事情就算是我们不出手,有令狐家在的话,这事情谁做的逃不了!”佟清姿这才点点头。

而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的萧寒看到了关于这件事情的全程报道,“少爷,这个佟家是不想夫人的身份被揭开吧,还有那个法医,以前是受过佟书记的恩惠的人,和佟家那个时候走的挺近的,佟书记出事之后就一直在一个小警局里面!”季远将一摞关于孙正的资料放到了萧寒的面前。

萧寒随手翻了几页:“什么时候约孙正见一面吧,还有,既然小练暂时也不打算说出自己的身世的话,那么我们按兵不动,还有时刻关注令狐家的动向,有消息就和我说一声!”萧寒看着电视上面还在重复播报着关于这件事情的进展。

有的电视台甚至开始报道关于佟家和令狐家的一些花边新闻,有的甚至还拿出了之前佟清然和令狐默结婚的照片,都是在感慨年轻生命的流逝而已。

正好佟秋练的电话拨了进来,因为赵铭不想让佟家或者是令狐家找到关于什么把柄,所以这次的尸体的解剖工作佟秋练和孙正都是不能参加的,佟秋练也乐得轻松:“忙好了么?”萧寒这脸色变得比什么都快,季远面对着陡然转变的画风,只是默默地收拾好了萧寒面前的文件。

“嗯,现在可以去医院,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等会送萧晨回去就去医院,我做给你还是……”

“随便买点粥吧,你也辛苦了一天了……”两个人腻歪了一会儿,季远看着自己刚刚买上来的粥,少爷这翻脸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这东西都买好了,还要让夫人去买粥,少爷这说谎的功夫也是越来越好了!

“迅速带着这碗粥消失在我的视线中!”季远还能说什么,夹着文件,拎着粥直接下去了!加上安叔和小易已经回去了,萧寒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今晚终于可以和小练两个人了,哈哈……萧寒说着下床走到了洗漱间,准备在佟秋练来之前好好地洗漱一下。

萧寒在洗漱间磨蹭了好一会儿,想着反正佟秋练还要送萧晨回萧家大宅,萧家大宅到这里还有好一段路呢,这在里面磨蹭了好一阵子,直到外面有动静了,萧寒以为佟秋练回来了,或者是谁过来了,刚刚推门出去,萧寒整个人就愣住了!

因为现在的场面实在是诡异,门口站着三个人,白少言,萧晨和佟秋练,但是自己的床上面躺着的这个人是谁?

“你是谁啊!”萧寒大吼了一声,“你不是……”来给萧寒送过药的忽视么?这出现在自己床上面是怎么回事啊?想麻雀变凤凰?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但是萧寒看到佟秋练那拉长的脸,还是心里面一阵忐忑,“那个……小练……”

“萧公子……”那个护士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想要爬上萧寒的床,人家的正牌夫人回来了,这些天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个萧夫人有自己的工作,而且似乎很忙,而且外界一直传闻,萧公子是个花花公子,而且花边新闻前几年也是很多的,这个护士这才动了这种念头,只是……为啥突然来了这么多人。

“萧晨,拎出去!”萧晨嘿嘿了几声,直接上去,连带着被子将人就直接裹住了,直接扛在肩上就出去!

“放我下来,萧夫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但是萧晨则是哼着歌迈着轻快的步子直接坐上了电梯!而周围迅速围拢了许多看热闹的人,护士长连忙走过去:“萧夫人,不好意思啊,是我们的失职,我们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您看……”

“换个病房吧,这个病房一股狐狸精的味道……”佟秋练说着看了一眼萧寒就直接转身出门了!

“我们马上给你处理!”也是这vip病房这楼层基本没有人住,立刻给他们换了病房,萧寒则是自己一个人委屈的跟在佟秋练的身后,“那个小练……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女的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因为春天到了吧!”佟秋练也不再说什么,帮萧寒掀开被子,“快过来吧,等会儿粥凉了就不好吃了!”萧寒则是忐忑的一边观察佟秋练的神色一边坐到了床上面,“你真的没有生气么?”

“雌性生物到了交配的季节了,可以理解!”白少言在一边差点没有直接栽倒了地上面,而周围的护士长和几个护士听了这话都是满头黑线,这个……是这个理由么,这个萧夫人果然和看上去的一样强大啊。

“嫂子,我上来了!”萧晨笑嘻嘻的上来了,“话说,大哥,那小护士的身材不错啊!”是的,那个护士是脱光了进去的,萧寒简直后怕要是自己先佟秋练一步出来的话,那后果还真的是……

这也是萧晨将她裹着被子将她扛出去的原因,要不然的话,萧晨会直接将她从被子里面拎出去的,“你居然看他的身材!”白少言忍不住问了一句,简直了,这个萧家二少还能靠谱一点么?

话说似乎加了个二的人都不咋地啊,比如白家二少,萧家二少什么的……

“少来,我就是扛到了医院大门口,被子一抖,她就出来啦,这能怪我么,谁让她脱的那么干净的啊!”萧晨无辜的说,“我还怕我长针眼呢,居然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说着萧晨还自己抖了一抖,好像是被吓到了一样。

从被子里面抖下去的?你以为是晒被子呢,还抖一下,佟秋练就知道萧晨出手肯定就是这种效果了,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洗个手吧,估计手都不干净了,等会儿吃饭!”萧寒只是低着头,幸好什么都没有碰,不然还不得让我去洗澡去啊……

不过洗澡什么的,似乎是可以有的……

“大哥,要不是不放心嫂子和这个弱男子,我还看不到这么劲爆的场面呢!没有想到你养伤呢,魅力还这么大,嘻嘻……”萧晨去洗漱间之前还不忘补一句,“那小护士的身材真不错,你真该看一看!”

佟秋练只是一笑,不再说什么,但是萧寒却是在心里面给萧晨狠狠的记上了一笔,这个二货,哪壶不开提哪壶,萧晨出来正准备吃东西,白少言直接拉着萧晨就走了出去,“老师,萧大哥我们先走了哈,你们忙……”

“喂喂——白少言,你干嘛啊,我还没有吃饭呢!”萧晨不满的瞪了一眼白少言。

“吃吃吃——你没有看见老师都要吃了萧大哥了啊,你就知道吃,我请你吃别的!”萧晨立刻就同意了,白少言也觉得这个二货脑回路跳脱的未免太快了一些。

而此刻的病房中,气氛陷入了一种十分诡异的状态,萧寒一直陪着笑,但是佟秋练只是不冷不热的应着,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吃完了么?”佟秋练看着萧寒半天没有动,问了一句,萧寒点了点头,佟秋练直接将东西收拾好,转身就要走,萧寒从后面直接抱住了佟秋练,“你干嘛!”

“你别走!”不会真的生气了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真是憋屈死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

“我知道!”佟秋练点了点头,她知道的啊。

“那你别走啊!”萧寒生怕佟秋练误会什么,自己真的是清白的啊,但是萧寒却不知道怎么证明自己,而且佟秋练一直都不说话,弄得萧寒心里面七上八下的。

“我不走怎么扔垃圾啊!”佟秋练伸手拍了拍萧寒箍在自己腰上面的手,“萧晨抱着那个护士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有浓重的劣质香水的味道,你的身上面没有,所以你是清白的,我懂的,不用解释这么多!”

呃呃……就这样,萧寒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只是觉得萧寒未免有些多心了,“做法医这么久了,难道这么点东西还分析不出来么?要是真的有什么,我也拉不回一个心不在我身上面的男人啊!”佟秋练微微一笑。

“我的心在你身上面……”萧寒抱住佟秋练,佟秋练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眼中盛满了笑意。

而这天晚上这家医院注定也是不得安宁的,门口出现了个裸女还能不轰动啊……

而白少言这一晚上做梦都是萧晨说的那句什么弱男子,妈的,老子是纯爷们儿好么,这边一会儿说老子像个娘们儿,这边一个弱男子的,还给不给我活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