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六十六章 同船,与薛三相对

“你姓‘古’?”古这个姓氏在江湖中并不常见,徒然听到薛三说自己姓古,独孤系的脑海中刹那间不受控制地闪过一抹人影,略有些失态地脱口而出道。

薛三浅笑点头,留意着独孤系的神色,“不知我的姓氏,可有什么问题?”

“没……没有,只是突然想起了位几十年未见的‘老朋友’。”独孤系摇了摇头。这么多年的隐居,真的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忘记那个人了,可没想到今夜不过一听到这个姓氏,脑海中就反射般的闪过那个人的身影。或许,他直到今时今日还在继续逃避,忘记两个字不过是他自己一直以来的自欺欺人。但是,那个人不爱他,一点都不爱,当年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最后还是不得不放手。可以说,当初之所以会最终选择隐居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她。

夭华余光瞥了一眼独孤系,但并没有说什么。

薛三再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在意的样子,“古这个姓氏,确实不多见,也难怪阁下会想起老朋友来。”微微一顿,薛三接着又示意了一下,“两位,请坐吧。我已经让船夫尽快靠岸,很快就能送几位到岸边……”了……

“公子,不好了,外面突然下雨了,风浪也更大了,有些靠不了岸,只能试着到下游的位置靠岸了。”就在这时,一人匆匆跑进来向薛三禀告,打断了薛三还未说完的话。

薛三沉默了一下,对夭华与独孤系道:“看来二位只有到下游上岸了。”

“无妨,只是更麻烦公子了。”独孤系回道。

“行走在外,能帮的就帮一下,两位真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两位,坐吧,还不知两位贵姓?”薛三说着,第三次示意了下夭华与独孤系坐。

独孤系略犹豫了一下,并不想说出自己的真名,那三个字早在当年就应该彻底消失了,不应该再出现。至于夭华,独孤系侧头看去,想来她也不想让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魔宫这些年来在外的名声越来越差,尤其是近段时间,江湖上听闻魔宫二字不是闻风丧胆,就是咬牙切齿,便简单截取了自己的姓氏道:“我姓‘独’,单名一个‘孤’字,你直接叫我名字便可。这位姑娘她姓‘红’,女子闺名稍有不便提,还望公子见谅。”

薛三表示明白,并不点破,很随意的口吻反回了一句道:“独这个姓,倒也很少见。”

独孤系没有接话,转身走到椅子边坐下。夭华已经在他回答薛三的时候先一步坐下了,对于他的话并没有反驳。

夭华还是那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对面这个自称“古易”的人不简单,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经商之人。而今夜的相遇也好像有些巧了点,船怎么就突然渗水了,又怎么就恰好有船在这个时候经过。不过,如果这一切真的是有人事先谋划的话,那不得不说对方确实有本事,竟能提前算到她与独孤系会前来这里,还提早在这里设计等着他们。

早已经收到命令准备茶水的婢女,在这时端着两杯茶进来,呈给夭华与独孤系。

夭华一手端起茶盏,一手捻上杯盖,慢条斯理地摩挲了一下杯沿,心中的种种思量全都滴水不漏地掩藏在眸底,同样用着随意般的口吻开口,“还不知公子是作何生意的?其实,这位独兄家里也有在外面经营生意,他自己本人也成年在外走动,结交的朋友甚多,门路也还算广,说不定能报答公子一二。”

“两位真的不必客气。在下做茶叶生意,是小本生意。此次回程,正是将收到的今年的新茶叶送回去。只希望今夜这场雨能够尽快结束,沿途平安才好。要知道,茶叶一旦泡了水,可就完了。若两位喜欢,在下可以送一些给两位。”薛三自然有完全的准备,船舱底下的房间内也都装满了茶叶,唯一不在他意料之中的就是此刻外面这场突如其来的雨了,但也可以说这场雨正好帮了他,替代了原先拟好的无法靠岸的理由,使得一切更加没有破绽。而对于夭华,他与她今夜可以说是第二次正面相见了,犹记得上一次是他刚亲手杀了陆元昊,她一袭男装前来。当时,他脸上虽然也没有带面具,不过满脸黑色胡须,夭华不可能认出他来,真是好一个“红姑娘”,好一个女子闺名不便说。

“那本……我可要好好品品了。”夭华说着,抬起手中的茶杯,故作样子的品了一口,但凑近了可以发现,她的唇角其实并未完全碰触到杯沿,更别说真的喝了。

独孤系对薛三没有怀疑,只当今夜是意外,萍水相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确是好茶。对于夭华的话,并不点破,一如她不点破他说的话一样。随口说她姓“红”的时候,只因她身上这么一袭妖冶红衣,字眼就信口拈了来。

“对了,不知二位这么晚了,这是要去哪?”薛三略升起一丝好奇之色。

“家里出了些意外,急着赶回去。”独孤系回道。

“原来是这样。那不知两位家住哪里,若是同路的话,我可以顺带送二位一程,也免得二位还要靠岸去找新的船只,耽搁时间。”薛三明显的话出好意,所有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亲自接触接触面前的独孤系。至于夭华,并不是他这次的目标。

“这……”独孤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算了,我们两人还是在下游靠岸吧。”

“那好吧。”薛三并不勉强。

接下来,短暂无言,谁也没有开口,船舱内陷入安静。

忽然,整艘船都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外面的风雨不知不觉更大了,还伴随着闪电雷鸣。

夭华几步可察的皱了皱眉,夏天这就这点不好,天气俨如翻书一样,说变就变,大雨说来就来,不知道容觐与东泽现在已经在哪了,还有唐莫。另外,今天白天在乌云的独孤系两人交手的时候在暗处发信号的人到底是谁?这个人,跟踪在后面竟能不被乌云发现,她定要查清不可。

“对了,听红姑娘刚才说,独兄你成年在外走动,结交的朋友很广,那不知你可有江湖上的朋友?”晃动过后,薛三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

独孤系点了点头,不知薛三为何突然这么问,“也算有一些,不过都已多年未联系了。”

“那不知你可曾有听说过‘独孤系’这个人?”薛三语出惊人。

独孤系端着茶盏的手霎时一震,但又很快恢复,“你想问他?”

薛三颔首,“不知你可有听说?”

“在我回答你之前,不知可否请公子你先回答我,你为何会问他?或是为何找他?据我所知,他差不多都已经在江湖上消声灭迹二十多年了,你还是首个在我面前问起他的人。”

“其实,也不是我想找,我只是帮另一个人找而已,可始终毫无音讯,刚才听说独兄你交友广阔,故冒昧一问,还请独兄莫要见怪。”

“那不知你是为谁找?”独孤系不免有些弄清楚到底是谁这么想找他,实在有些想不出来。

“这……”薛三略有些为难的样子,不太想将那个人说出来,最后只有意无意地透露一点道:“她也姓‘古’,这二十多年来她一直想要找到他,我只是能帮就帮。独兄,说起来这人的名字似乎就只和你差一个字。”

“你说的这个人,她是女的?”独孤系顾不得薛三最后面说的半句话,脑海中已止不住再次闪过那抹时隔多年的身影,难道她到现在还恨他,想要杀他?他承认,自己当年做得确实很卑鄙、也很无耻,可当时毕竟还年轻,为了一个“情”字,什么也不想顾。

薛三没有否认,有意引导独孤系想到他心中想到的那个人。

对于独孤系,薛三眼下还说不上什么比较具体的感觉,但他清楚知道,一旦当他决定杀他,绝不会手软。

独孤系不由站起身来,一个人转身走向船舱门口,站在舱门口看向外面的雨夜与波涛汹涌的河流,难道真的会是她?如果她真的想要杀他的话,他可以让她动手,并绝不还手。薛府的一个侧室身份而已,那个姓薛的男人根本不会好好对她,他真的不懂他到底有哪一点比不上那个男人。

夭华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包括薛三说话时的神色,以及独孤系的一系列反应。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当初命人暗中查探薛府与派陆元昊接近薛大公子的时候,传回来的消息上都有将薛府内的人查得一清二楚,包括祖宗三代,那薛府中的薛二夫人好像就是姓“古”,据说还曾被人掳劫出府过,回来的时候已经怀有身孕了,因此那薛三公子十分不受薛老爷的待见,所有薛府中的人也都怀疑他可能并不是薛老爷的亲生骨肉。眼下对面这个人也姓古,还在独孤系面前问起独孤系这个人,这可又是多添了一个“巧”字。

“红姑娘,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脸上脏了?”薛三的目光不知何时已落向了夭华,一边继续品着茶,一边随口问道,心中如何能不知夭华想到了什么,不过无所谓,他会有办法让她打消这些怀疑的。对于她,到目前为止他还是那句话,就是还不能让她知道当年是他派人半途劫走了她那株要拿回魔宫延续魔宫老宫主命的千年人参。

夭华唇角勾了勾,被薛三这么委婉的提醒,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像公子这般年轻俊俏又有钱的男子,可真是不多见,相信公子应该早已习惯了女子的注意才是。”

“习惯是习惯,但像红姑娘的目光这般大胆的,也并不多见。”薛三浅笑一声。

“那只能说明公子你在外面走动的还不够,遇到的人也还不多,尤其是女子,日后可要更加勤快才是。”

“难道不是红姑娘太过‘不拘泥小节’了?女子还是委婉羞涩一点的比较好,更让男子喜欢。”话语似乎有些越说越开去了,但又好像自然而然就这么接了上去。看得出来,这前后将近两个月的被乌云囚禁与折磨,并没有让夭华怎么样,不愧为魔宫宫主。单单在这一点上,他也不觉要对她刮目相看。按理来说,这样的人应该是断没有什么感情,冷血到极点的,可当年却又偏偏对名剑山庄的明郁动了情。还是说,因为经历了明郁一事后,才让她变得如此冷酷无情了?关于明郁的行踪,他这么多年来也不是没有留意,就当是和一般人一样好奇好了,但结果是和所有人一样查不到任何消息,这恐怕是这么多年来江湖中唯一一个还解不开的大谜了。

“原来公子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子。”夭华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