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94.194雷雨夜他怎能留他一个人5000+(加更)

“呼呼呼——呼呼呼——”

狂风好似一只野蛮的狮子大吼大叫,卷起枝叶,扰乱原本平静的人间。

宇文辙让周璇等他回来,周璇却只想着离开躏。

离开崾!

此时不离开还等什么时候呢?

她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捡起来,才发现衣服凌乱而又破败。

那些被撕裂的痕迹让她的心忍不住跟着再次颤抖起来,脑海里浮现出刚才宇文辙那发了疯一样的表情,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次滑落,顺着脸颊,滚烫滚烫的……

可是她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就这么无助地蹲在地上,将衣服一件一件捡起来,披上。

好在衣裳虽然被他撕了,可还能遮蔽身体。

这样就够了……

周璇的手撑着地面,站起来,打开门。

一阵狂乱的风迎面而来,吹得她两袖鼓了起来,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愈发憔悴,幸亏及时扶住了门框,方才没有摔倒。

“王妃要去哪里?”

慕雨出现在屋外,警惕地看着周璇。

周璇一愣,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讽刺的笑:

“宇文辙是什么意思?”

“回禀王妃,主子让属下保护您。”

“保护?”

好个保护呀……

周璇心里勾出一抹冷笑,宇文辙,你还要怎么折磨我?

******

雨花别筑位于郊外,从雁回楼过去走路的话需要半个时辰,宇文辙快马加鞭,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门开了。

开门的是云亦岚。

那男子如同琥珀一般流光溢彩的双眸中写着忧虑,宇文辙与他对视一眼,眉心微蹙。

“辙公子,您总算来了!”

叶湘玉见到宇文辙,顿时就哭出来了,她连忙说:

“您赶紧见见小姐吧!要不我真担心她会想不开又做出傻事……”

宇文辙没有说话,他深深地看了云亦岚一眼,若有所思。

云亦岚那娇艳得仿佛玫瑰一般的红唇微微一抿,双眸微微颤动,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

这一刻,宇文辙看着云亦岚,云亦岚低头看着红木地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人异常的压抑。

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阴沉的气息。

明明是夏夜,可是今晚的雨花别筑却让人如临寒冬,寒风刺骨,仿佛连空气都要凝结了一般。

良久,只见那美艳无双的男子重重地摇了摇牙关,像是下了重大的决心一般,他抬起头,瑰丽的双眸看向自己的好友,道:

“你去看看她吧,她刚才在昏迷中就一直喊着你的名字。”

言罢,云亦岚便转身走了,带着一丝寂寞与失落,沿着门口用雨花石铺成的小径,走入在狂风不断的黑夜之中……

上官一诺喜欢雨花石,他便派人从金陵采购这么多雨花石,在这里铺成一条长长的路。

如今踩着,竟然觉得有剧烈地疼痛自脚心随着感官一点一点地袭上心头。

屋内烛光偷偷钻出窗户,落到那清隽的背影之上,模糊了边际,平添了几分朦胧之美。

怎么能不美?

这男人有着天下第一美人之称,曾有一才子目睹他真容,挥毫落笔:

一代倾城逐浪花,回眸一笑胜星华。

世间有多少人想要看云亦岚一笑愿意一掷千金,只可惜他并非红尘卖笑之客。

他是堂堂幽云城城主,生性冷漠,杀伐果断,他的笑从不轻易给予别人。

可谁又知这么一个倾城倾国倾天下的他也曾为博美人一笑费劲心思呢?

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总无情!

云亦岚轻叹一声,终消失在

茫茫黑夜之中。

******

屋内,烛火明媚,上官一诺虚弱地躺在床上,她依然带着面纱。

面纱后的那张小脸苍白无比,双唇更是虚弱的青色。

手腕上缠着白纱,惨白而又绝望。

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上官一诺地心跳顿时加快,双手不禁紧紧握起,银牙咬着红唇。

是他吗?

他终于肯来见她了!

这一刻,紧张、激动、兴奋,充斥着她的感官。

他来了!

终于来了!他终于扔下了周璇,来到她的身边!

果然,在他的心目中,她是比周璇要重要的!

伴随着“咿呀——”一声,房门被推开,那清隽高大的身影踏着沉稳的步伐而来。

那张朝思暮想的脸在她的视线之内一点一点地变得清晰。

上官一诺感觉到自己心跳的速度愈发快了,这一次不是因为紧张,是因为心动……

这么多年了,每次看到他,她都会有心跳的感觉,而且一次比一次剧烈。

以前年少,曾经迷茫,可如今经历了这么多,她终于清楚,她心里的那个人一直都是宇文辙。

只有他才能给她这般强烈的心跳。

“辙……”

她躺在床上,痴痴地望着他,动情地喊着他的名字。

“自杀?”宇文辙清冽的眼神轻轻滑过上官一诺手上的白纱,声音中带了一抹兴味,“怎么没死呢?”

“什么?”

上官一诺一惊,双眸闪烁,原本的惊喜顿时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惊讶,似是没想到他会这般同她说话。

不!

一定是她听错了!

宇文辙在床沿坐下,目光淡淡地看着她:

“自杀方法千千万,其中自断筋脉、服毒、割喉既方便又少痛苦,一诺你为何要选择割脉呢?”

讲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兴味十足的笑。

再看向她,那漆黑的眸子特别明亮:

“割脉既痛,死得又慢,一诺你若真的想死,下次记得不要选择这种方式。”

上官一诺的心狂抽,她感觉到仿佛有无数根藤条将她的心绕在一起,整个人仿佛要窒息了一般,既痛又难受……

她双手掩面,终于再也撑不住了,她说:

“辙,你别说了!我投降还不行吗?”

“辙,我以后……”

“辙,大晚上的你让我来雨花别筑干嘛?你难道不知道我不想和上官一诺往来吗?”

这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上官一诺的话。

房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是薛进画,他嘴里念念有词,完全无视床上那虚弱的女子。

上官一诺眉心紧蹙,眼中有不甘。

好不容易有机会同辙说说话了,却没想到薛进画这个碍眼的家伙会突然在这个时候闯进来!

这家伙什么时候来不好?

偏偏在这个时候来!

宇文辙抿唇,轻轻看了上官一诺一眼,示意薛进画替上官一诺诊治。

“不要,本神医才不要给这个女人看病呢!”

薛进画此人重感情,他最看不惯的就是上官一诺老在宇文辙和云亦岚之间晃来晃去。虽然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因为上官一诺受到影响,可是在薛进画看来,上官一诺就是破坏他们兄弟感情的女人!

这种女人,他痛恨至极。

“薛进画,你是想要本王马上让你把本王的钱都吐出来吗?”宇文辙冷冷地说道。

拿钱威胁人,真是太可恶了!

他薛进画才不为五斗米折腰呢!

可惜他欠宇文辙的并不仅仅是五斗米这么简单……

哎——

薛进画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纵有万分不愿,还是乖乖地走过去给上官一诺诊脉。

谁让宇文辙是他最大债主呢!

上官一诺看到薛进画那副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嘴角忍不住悄然轻扬。

果然在辙还是在乎她的!

他为了自己而威胁薛进画,可见在他心目中,自己的地位比薛进画这个兄弟要来的重要!

这个认知让上官一诺心里甜滋滋的,他看向宇文辙的时候双眸不禁带上了浓情蜜意。

“她怎么样?”

宇文辙见薛进画诊断完毕,便开口问道。

“没事!不过是皮外伤而已!”薛进画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上官一诺一眼,冷冷地说,“上官姑娘,身为神医我给你个建议,下次要割脉,请稍微用一点儿力!既然是自杀就给抱着必死的决心,要不然有什么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专门做给别人看呢……”

“薛进画,你什么意思?”上官一诺一脸委曲,她转头向宇文辙求助,“辙,我不想看到他,你让他走!”

“你以为本神医想要看到你呀!”薛进话冷笑,“如果不是辙和云火烧火燎地派人来请本神医,本神医才懒得踏入这个恶心的地方呢!”

“辙,你看他……居然说雨花别筑恶心……太过分了……辙,你要替我作主呀……”

上官一诺伸出手娇滴滴地扯着宇文辙的衣襟,委曲无比。

宇文辙却在这个时候躲过了她的手,他看着她,道:

“一诺你一直是个有主见有能力的人,遇到事情自己能解决,何须他人插手?”

他的声音很淡很淡,听不出其中到底蕴含了什么情绪。

可是,上官一诺哭了!

那双氤氲美丽的双眸里全是水汽:

“辙,你还在怪我吗?以前是我不好,可是都过去三年了,如今我投降!我输了……我们重新开始不好吗?”

“轰隆隆——轰隆隆——”

这时候,雷声撕破了乌云,不断肆虐,一声比一声响,狂风带着雨丝,仿佛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窗户上吹。

闪电一闪一闪,像巨大的蟒蛇在云层上飞跃,随之而来又是一道暴雷,炸开了天地。

宇文辙俊秀的眉心再次紧蹙,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周璇。

那丫头一向怕打雷,自己此番离去只留下她一个人,她该怎么办?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周璇无助地蜷缩在角落,抱着被子嘤嘤哭泣的样子,他心突然“嘎登”一下。

他白天才刚刚同她说过,以后每逢打雷都会陪着她的,如今却丢下她一人……

真该死!

这样下去,她以后哪里还会再相信他!

不行!

他得赶紧回去。

宇文辙不等上官一诺把话说完,便站了起来。

上官一诺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抓他的手:

“辙,你要去哪里?你要丢下我吗?”

宇文辙躲开她伸过来的手,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道:

“一诺,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命是你自己的。”

言罢,他看向薛进画,道:

“好好照顾她。”

“不要……”

“照顾她一晚,你欠本王的债一笔购销。”

言罢,他便转过身大步流星地朝着门口走去,没有片刻的停留。

“不……辙,你别走!留下陪我……”

上官一诺委曲的声音并没有让宇文辙有一丝犹豫,他早已走入茫茫雨幕。

必须快点回去才行!、

不能让丫头一个人面对这样的雷雨。

大雨磅礴,闪电不断,霹雳整天。雨水在天空之中拉成一条线,树木疯狂地飞舞,白衣男子脚步匆匆,迅速消失在雨幕之中,只留下一室的错愕与不甘!

上官一诺做梦也没有想到宇文辙竟会这般无情地走了!

她为了逼出他的真心都不惜自杀了,为什么他就不能为她停留呢?

她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

他还要她怎么样?

薛进画看着床上这个眼神空洞的女子,毫不留情地嘲讽: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上官一诺这才回过神来,发现屋内还有个让她讨厌的薛进画。

“滚——”

她歇斯底里地吼道。

辙明知道她一向与薛进画水火不容!

怎么会把她丢给他呢?

他这么对她呢?

一定是周璇,一定是周璇这个狐狸精迷惑了他!辙才会这样对自己的!

上官一诺的手紧紧地攥紧,眼中饱含着怒意,心里一遍一遍地念着:

周璇……周璇……

没念一个字都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薛进画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他看向上官一诺,警告道:

“上官一诺,你要是敢打小璇璇的主意,我薛进画第一个不放过你!”

“你不放过我又怎样?难道我上官一诺会怕你不成吗?”

上官一诺冷笑道,美丽的眼中闪过一丝歹毒的恨意。

景元二十三年七月望日的天气反反复复,晴空惊雷乍起,可不出须臾便又晚霞漫天,到了晚上花好月圆,可雷雨却再次袭来……

但宇文辙趁着雨幕赶回雁回楼的时候,雨又停了,圆月再次出现在黑丝绒一般的天空之中,周围围绕着星子无数,可谓是众星拱月的美好夜色。

四周静谧,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虫鸣之声。

慕雨看到宇文辙回来了,小声地说:

“主子,王妃已经睡下了。”

******

乐乐:谢谢cx0564335、潋滟娜、下雨天wahX、3095345492的红包!加更了,乐乐很有诚意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