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93.193她要求的不多,只要给她一个没有宇文辙的地方,就够了

天气有些诡异。

宁静的夜突然狂风大作,乌云卷走圆月,遮蔽星子,空气中的湿气突然变得很重。

树枝在狂风的璀璨下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被折断。

残枝在空中乱飞,让这个伸手不见五指夜多了森然与恐怖。

杨墨瞳化了最精致的妆,穿上最华美的衣裳,走到前厅躏。

雁回楼的前厅与后院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后院静谧,前厅繁华崾。

这间东都最豪华的酒楼无论什么时候都热闹非凡,杨墨瞳走到入口,才想起自己这张脸着实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出现……

因为外界都以为杨墨瞳因为不堪周丞相的羞辱自杀了……

天呐!

她差点犯了大忌!

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意了?

“墨瞳姑娘,你若要去前厅的话,还是先回去易容吧。”

说这话的是红衣,是雁回楼的招待,也是宇文辙的手下,一个顶级的女杀手。

“对不起,我现在就回后院!”

杨墨瞳连忙转身,惊慌所措。

她知道,红衣一定会将她的失误禀告给主子的,以主子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允许她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的,只怕以后再也不能待在雁回楼了……

杨墨瞳叹了一口气!

其实待不待在雁回楼对她来并不重要,她难受的是从此再没有机会待在待在他身边了……

罢了!

该放下了!

杨墨瞳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了,她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况如果再在这里的带着的话还会不会再出错,她不能容许自己以后再拖累他……

只有彻底地离开这里,从此世上再无杨墨瞳,才不会给他捅篓子!

主子,这大概是墨瞳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杨墨瞳回到后院,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那间屋子,屋内烛火通明。

她知道,周璇在那里,和他一起……

视线有些模糊,透过那一抹氤氲,杨陌瞳仿佛看到最初的自己,在荒芜的官道边守着祖父留下来的破旧酒摊,每天过着一样的日子,直到有一天,那白衣少年翩然而至,如从天而降的谪仙。

“姑娘酿的酒不错。”

他没喝她的酒,却夸她酒酿得好。

这个世界上有数不清的人夸她的酒,却抵不过他一句话。

那一刻,墨瞳觉得山野间的野花全部都开了。

好美好美,可再美也及不过这男子的一笑。

他说:

“姑娘这才情淹没山野着实可惜了,应该让更多人的人知道姑娘举世无双的酿酒技术。姑娘若愿意,我可在东都为你建一家酒楼,让姑娘名扬四海。”

她对名扬四海没有兴趣,但是她想待在他身边,多看看她。

所以,她背井离乡,只身跟他来东都。

于是有了雁回楼,有杨墨瞳……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守在这座酒楼里,守在他的身边。

在紫衣红衣她们看来,宇文辙给了她名利、给了财富,而她为宇文辙收集情报、做事,各取所需……

只有她自己清楚,她要的不是名利和财富,而是他的心。

然而她也清楚,他的心里没有她!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他没爱上别人,她总还有机会的!

可是现在,她知道他没机会了……

所以她认命了。

回屋,简单易容,留书一封,自此离别,永不再见。

或许,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她知道若再待下去,看着他对周璇那深刻的爱,她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那男子看似温文,实则比谁都薄情,他只在乎他在乎的。

若伤了周璇,到时候,她只怕会死得很难看。

何必呢?

害人终害己,好不如早早离去。

杨墨瞳回屋收拾东西,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什么东西需要收拾,横竖不过一个包裹而已,原来这么多年来,她随时都做好了要离开的准备。

走出房门,一盏又一盏的红灯笼在狂风中左摇右摆。

不久之后将会有一场暴风雨。

趁暴风雨来临之前赶紧离开吧。

杨墨瞳走了,在七月一个没有月亮的夜,只留下一封书信。

话不多,却字字珠玑:

主子,很多年后,闲暇时节,您还会不会记得杨家墨瞳儿酒酿得不错?

主子,其实周丞相是个不错的人,即便他身中乱情蛊,身不由己,可他宁愿用剪刀刺伤他自己,也不愿意伤害墨瞳,墨瞳觉得他这样一个人应该坏不到哪里去,或许您对有什么误会……

主子,祝您跟周姑娘白头偕老。

只有这么三句话,为她多年的暗恋画下了一个完美的句点。

杨墨瞳走了,她什么也没带走,也带不走什么。

只留下这么一封信,她想,或许这封信能让主子和周姑娘之间的情路走得轻松一点吧……

然而那封信暂时还到不了宇文辙手里。

此时,屋内烛火氤氲,忽明忽暗。

男子怒气冲冲地盯着周璇曼妙的身子。

这身子他不是第一次见,也不是第一次想要将她占位己有,但是却从来没有这么迫切过!

他要她!

今天非要了她不可!

他心里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周璇看到宇文辙眼中毫不掩饰的欲念,忍不住发抖,她下意识地伸手紧紧护在胸前。

“藏什么藏?本王又不是没看过……”

他目光冰冷,说话间,一把抓住她挡在胸前的手,整个人如同恶狼一般扑向她。

“不!”

周璇不断地挣扎,一张小脸泪迹斑斑,紧咬着双唇。

因为太过用力,那原本漂亮的红唇竟渗出了血。

可是,宇文辙视若无睹,他跟自己说不能再纵容她,再不能心软了。

对她心软岂不是对自己残忍?

既然她心里只有慕容莫问,那他就霸占她的身子好了。

她既然是他宇文辙的妻子,那么心灵和身体总要有一样是属于他吧?

心里的火越烧越旺,他三下五除二地除去身上的衣物,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周璇的身子之前曾经被他看过,可是这样两人都坦诚相待却是第一次。

她感受到他身上张弛的肌肉。

他滚烫的身子压上来,贴着她的。

霸道又不容拒绝。

今天因为和他在一起,她没带防身的药就出门,如今真的是素手无策了。

除了不断挣扎,她还能做什么呢?

可是挣扎真的有用吗?

她用力地去推开他,哪怕使出浑身力气,甚至用上了内力,可他依然岿然不动。

她捶他的胸口,捶他的背,甚至用指甲去抓他……

指甲滑过他光洁的背,嵌入肌肤,有鲜红色的液体留下来,落到床单之上,好似一朵一朵的红梅。

那是他的血。

开得那么绚丽和妖娆,却也带给了她无止境的绝望。

他的脸埋在她的胸前,耐心地在那里挑衅,似乎想要挑起她心中沉寂的火……

“不要……宇文辙,停下来好不好?求你……”

终于,她知道挣扎没有用。

他的武功远在她之上,若他一定要她,她的挣扎只会更加引起他的征服欲……

于是她放弃了挣扎,哭着求他,眼泪从她的眼角落下,顺着脸颊落到床单之上,落到那一朵一朵的红梅之上……

带着绝望和无助,可是这并不能激起他一点儿的心软。

他说:

“璇璇,你是属于我的。”

声音是那么霸道和不容拒绝。

他吻遍了她的全身,在她身上任何一处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烙印,好似要告诉她,也告诉自己,周璇是他的!

现在,只差最后一击了,她马上就要完完全全属于他了。

这一次,他不会心软。

此时此刻的宇文辙,在周璇看来就仿佛来自地狱的夺命修罗,双眸染着血,阴森又恐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不……”

她绝望了,绝望之中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人影。

那人总是对她含着温柔的笑。

那人曾跟她说:丫头,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只要叫我一声,我都会马上赶到你面前。

那个人惊才绝艳,他是江湖中认人闻之丧胆的魔头,却是她最温柔的无痕大哥。

周璇知道南宫无痕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仿佛中了魔咒一般,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无痕大哥……救命……”

声音非常小,与其说是呼救,不如说是,不如说是绝望的呢喃。

然而就这么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呼,让那个原本已经接近疯狂的男子瞬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他终于愿意看她的脸了,发现她原本美丽的脸上全是泪水,眼神痛苦而又无助空洞,像一个被撕碎的木偶。

他又心疼了,

因为她一句“无痕大哥”……

她会在最无助的时候喊他的名字,这说明什么?

是信任!

而他在做什么?

他居然这么伤害她!

南宫无痕呀南

宫无痕!

你配得上她这一句“无痕大哥”吗?

这一刻,宇文辙眼中的血气终于褪去,整个人也缓了下来,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抚上她的脸。

愧疚、懊恼、悔恨,各种情绪席卷而来,他想要开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可偏偏他又觉得自己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同她说。

“璇璇……”

“砰——砰砰——砰砰砰——”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打断宇文辙的话。

他无心理会。

可偏偏那敲门声反复不断,愈演愈烈,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

“滚——”

宇文辙不耐烦地吼道,声音暴戾而又嘶哑。

“主子,出事了!”

那声音是崩雷,宇文辙清楚以崩雷的性格,若非天大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的,可是他无心理会。

他眼里心里都只有周璇。

眼下,哪怕是天塌下来他都不会去理会。

可是崩雷说:

“主子,诺小姐自杀了!伤得很重,命悬一线……云公子让您马上过去一趟……”

宇文辙脸色一变,本就紧皱的眉头在这一刻皱得更加紧了,完完全全拧到了一起。

终于,他放开了周璇,从旁边牵了被子小心翼翼地替她盖上,然后以最快速度穿好衣裳,低头,在她额头轻轻地亲了一下,小声地说:

“乖——等我回来。”

言罢,便急匆匆地离去。

至始至终,周璇都瞪着一张绝望的双眸,绝望地看着天花板,直到听见“咿呀——”一声,木门合上。

那个危险的男人终于走了吗?

周璇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她撑着手,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

原来,刚才的挣扎已经费劲了自己的力气,如今整个人便如同在鬼门关闯了一回,散架了。

幸好,什么都没发生!

好险……

刚才,她还以为自己肯定是要完了!

不是她多重视女子的那一层膜,而是她真的做不到在这种情况下交出自己!

这会让她的恶心!

若刚才真的发生了,或许她这辈子都会厌恶自己的身体吧……

幸好没有发生,虽然理由有些荒唐。

居然是因为上官一诺!

周璇能够清楚地想起刚才那个男人原是有多疯狂,多可怕。

若非可怕到了极致,她又怎么会轻易放弃?

她周璇从来就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哪怕只有最后的一线希望,她也会坚持到底的!

可是那一刻,她却绝望了,只因她已经清楚,他不会善罢甘休!

今晚若不占有她,他只怕会要了她的命……

他是停不下来的!

她真的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停下来,因为上官一诺……

一种苦涩的味道自心头翻腾而出,周璇下意识地咬下自己的唇,重重的,咬得唇都出血了。

宇文辙,你既然这么爱上官一诺,你就该继续你的坚持……

你应该好好地和她在一起……

为何要这样对我?

你不知道这样对我,对你,对上官一诺都很残忍!

宇文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泪水顺着周璇的眼角不断流淌,源源不断……

生平第一次,她放任自己的情绪,任由泪如雨下。

她是该哭,好好地哭一场,然后坚强起来!

周璇,你要坚强,生活还要继续呀!

可是为什么心那么难受,好像是在颤抖一般。

周璇,你到底在怕什么?

二十一世纪,上刀山下油锅,风里来云里去,你都没有怕过!

你一直都很坚强的,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这一刻,你却会不断地想念旭日森林,那个温柔似水的男子……

“无痕大哥……无痕大哥……”

她无助地躺在床上,就这么不断地喊着。

这四个字好似有魔力一般,只要这么轻轻地念上一遍,想一想他清风明月一般脱俗的笑,她便会觉得心里的痛苦淡了一些,整个人也渐渐地有了力气。

走!

她要走!

离开这里!

远离宇文辙!

哪怕江湖凶险有如何?

这一刻,周璇觉得江湖凶险也未必凶险得过宇文辙!

齐王府、东都,她再也不想待下去了!

她要走!

世界这么大,她要求的不多,只要给她一个没有宇文辙的地方,就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