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29.坑深129米:我吻自己的女人,也是疯了吗?

舒缓一口气,她还是站在路边等出租车。

刚好一辆的士在她的面前,正要伸手去拉车门,背后就被一只手拽住了,乔染还以为有人要跟她抢出租,皱着眉头转过身。

却看见一脸冷漠的叶骁。

她看了眼自己被扣住的手腕,抬头看着他问道,“有事找我吗?”

男人站在她的面前没有说话,只是眼神颇为复杂的盯着她,有那么几分不明显的审视意味。

执拗得非要出来工作,甚至不惜搬出叶家躏。

看她收拾得妥帖的模样,比他想象中的过得好。

乔染见他半响不说话,歪着脑袋淡笑了下,“叶少开着豪车,应该不至于要跟我抢出租吧,有事你就说,没事的话麻烦放开,下班高峰的士很难拦到。”

她话说得心平气和,半点没有在叶家和他吵架时的情绪和激动,叶骁看着她这平和的模样,很快由陌生而衍生出一股暴躁的情绪,“乔染,你闹够了?闹够了就回家。”

他半眯着眼睛,语气很重,“还是你巴不得我们家闹出点丑闻?”

大抵是不需要仰仗叶家才能生活,听到这些冷漠又嘲讽的话,她心湖也掀不起什么涟漪了,“叶骁,家这个字的呢,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关系都能叫家的,”

她展颜冲他淡淡的笑,“我这个半残疾人一贯是见不得光的,所以我们这段关系基本算是隐婚,你不说我不闹谁都不会知道的,我很清楚叶家是个什么状况,离婚勾—搭小三是丑闻么。”

她平淡的眉眼漾出失笑般的表情,“放心,虽然你们家没谁把我当回事,但高家和叶家让我衣食无忧好端端的活到如今,我不至于恩将仇报毁你前途。”

扣着她手腕的力道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捏得更紧了,叶骁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显啊,我们分居,我不打扰你的爱情,你不要打扰我的工作,”乔染半仰起自己的脸,“最近偶尔觉得对你很抱歉,我以前觉得离开你不知道怎么生活,像个溺水的的人,就算是根枯木也要死死的抱着。”

夕阳的余晖落到她的脸上,淡淡的柔和,“等你可以没有顾忌结束这段关系这一天,那样对我们都好。”

的士司机显然已经嫌他们耽误了太久,忍不住按了好几声的喇叭。

乔染将自己的手用力的抽了出来,拉开车门上了车,“我回去了,下次有事你再找我吧。”

她反手关上车门,的士很快的发动,透过玻璃窗,叶骁看到她清秀的脸上除了淡淡的落寞,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表情,或者留恋。

他竟然一下就忘记了来的目的,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了。

…………

晚安静静的坐着,偏头看着窗外变幻的风景,手提包搁在膝盖上。

顾南城深沉的黑眸看了她一眼,温淡的开腔,“想回家吃还是在外边儿吃?”

她回过神,随意的回道,“回去吧。”

回去还有林妈,在外边儿只有他们两个,没有对话的共餐会显得很尴尬。

也许是她的语调过于疏淡,男人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应了一声好。

一路上她便不再主动的开口说什么,偶尔他主动挑起话题,她也都会回答他,只不过都是不温不火,清淡得接近敷衍。

回到南沉别墅,林妈的晚餐才准备到一半,晚安说了微笑着的说了声没关系,就径直的上楼了。

林妈有些觑,看着后面缓步走进来的身材修长的男人,“先生,太太怎么了吗?”

虽然瞧不出坏心情,但是看着情绪不高的样子。

顾南城看着她的背影,眼波微微的滚动,不在意的道,“没事,你去忙吧。”

“好的,再等十分钟就可以吃饭了。”

晚安有些累,台灯都没有开就趴在书桌上休息。

心里好像装了很多事,可是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直到有谁抱着她,突如其来的腾空感让她一下惊醒了过来,下意识的攀住了男人的肩膀。

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男人英俊温和的脸庞跃入她的眼帘。

顾南城见还是将她弄醒了,耐着性子温柔的道,“困的话先回床上睡会儿,我让林妈把饭菜温着。”

外面是即将要按下去的天色,但仍然还有昏暗的光线。

也许是这将暗未暗,让晚安生出了是梦境的错觉,她蹙着眉尖,困惑的看着他。

他抱着她,从她有些呆滞的眸里看出没睡醒的迷糊,低头亲了下她的脸颊,“我抱你回去睡觉,嗯?”

“不必了,”她下意识的道,在他的怀里动了动就要下来,“去吃饭吧。”

男人定定的盯着她的脸看了会儿,最后还是将她放了下来。

可能是维持刚才不适的睡姿太久,人又没有清醒过来,顾南城的手才从她的腰上收回去,她脚下的高

跟鞋就歪了下,往一边踉跄而去。

顾南城忙再度扶住她的腰,低头看了眼她的脚下,立即皱眉,一言不发的将她再度打横抱了起来。

晚安蹙眉,叹了口气,有些兴致缺缺的道,“我没事,你让自己走。”

顾南城没说话,薄唇抿唇一条直线,抱着她离开书房,然后踩着楼梯一步步的走下去。

晚安就说了那么一句,便慵懒困乏得不想再说什么了,由着他抱。

林妈看见楼梯上下来的两人,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迎了上去,“太太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顾南城眉目不动,淡淡吩咐,“去拿双拖鞋过来。”

林妈看了眼晚安脚上的高跟鞋,立即反应过来,转身去玄关拿了双舒服的毛拖。

晚安被男人抱到了沙发上,她坐下来也没看他,自然而然的俯身去脱高跟鞋,放下她的男人动作却比她快一步,已经先于她蹲下了身。

“让我自己来吧。”

顾南城仿若置若罔闻,已经抬手托着她的脚将高跟鞋褪下她的脚,本不准备开腔,却意外的看见那莹白柔嫩的脚脚跟部分有红色的摩伤,已经破了皮。

那眉头一下便紧紧皱着了,沉声道,“穿着一双磨脚的鞋子回家都不记得换?“

“新高跟鞋总会磨脚的,多穿几次就没事了,”晚安淡淡的道,“忘记换了。”

林妈已经拿着毛拖过来了,直接递给了半蹲着的矜贵的男人,“先生。”

顾南城没接,抬头看着垂眸的女人。

晚安见他半响没反应,便自己伸手过去接,然后放在脚边穿上。

这男人究竟在用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在看着她或者研究她,她无法看透,索性不再去看,只是抬手用手指梳理着自己有些凌乱的发,“去吃饭吧。”

顾南城确实在她话落的时候起了身。

晚安侧过脸也准备从沙发上站起来,还没到一半手臂就被人拉住,然后整个人又重新猝不及防的跌了下去。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掐住她的腰将她按在沙发里的男人吻住了。

林妈就在几步距离远的地方站着。

晚安的眼眸只是动了动,始终未曾闭上,她就这么看着低头吻着自己的男人。

他好像动了点脾气,愈吻就显得愈是暴躁,原本就不安分的舌往更深的地方钻去,晚安被抵得难受,不得不抬手抵住他的胸膛用力的推搡。

可是半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丝毫不为所动,吻势变得更加的粗狂,晚安手上更加用力的去推他,最后挣脱不开直接一口咬了下去,“……唔。”

等他终于松开唇舌得到了自由,晚安喘着气瞪他,“顾南城你疯了是不是?”

一边的林妈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开了。

顾南城盯着陷在沙发里的女人,她绯色的唇被吮吻得有些红又有些肿,在光线下反射出薄薄的水意。

喉头处有些干涩,他滚了滚喉结,顺着渴望俯首又覆了上去。

没有再深入的缠吻,舌尖的舔过她的唇瓣,妖邪性感,暧昧弥漫。

末了,他掐住想要偏头躲开的女人,低哑着嗓子问道,“我吻下自己的女人,也是疯了吗?”

其实也没说什么没做什么,晚安看着他的模样偏偏觉得自己气得要发抖了。

——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