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28.坑深128米:即便你瞧不上那个男人,却也不能让他被别的女人抢

晚安看着他的脸,竟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

直到他温温淡淡的道,“好了,睡吧。”

掖上被子,便转身朝着门口走去,实木的门拉开然后又关上,声响后便是彻底的死寂。

晚安在黑暗中咬住自己的唇,愈深愈发的用力,直到几乎尝到血腥味。

绵长的酸涩感像是一根细细的针没入她的心尖,然后将她注射进她的心田,很快便席卷她整颗心脏。

顾南城没去隔壁的次卧,而是推开书房的门拧开了台灯躏。

拉开抽屉,一本封面满满都是涂鸦的相册躺在里面。

男人英俊的脸庞面沉似水,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将相册取了出来,他眯起狭长而幽暗的双眸,再次打开。

这原本是放在盛家别墅,属于盛绾绾的相册。

光线和煦的台灯,是晚安上次逛商场的时候特意给他挑选的,肆意年轻的少女,形形色色的笑容和鬼脸,扑面而来的张扬青春的气息。

大部分都是晚安和盛绾绾的合照,单独照。

偶尔也有她们的朋友,亲人,包括斯文冷漠的薄锦墨,江树,易唯一。

自然也有盛西爵。

翻到后半部分的时候,有一张是短发俏媚的晚安靠在盛西爵的肩头,杏眸弯弯,甚至微微的撅着唇,一派恬然娇俏的少女模样。

顾南城将照片抽了出来。

一贯温和的五官显出面无表情的冷漠,双眸寒凉,薄唇勾着的弧度是漠漠的阴暗。

…………

第二天,傍晚,夕阳落下。

某家大型商场的地下停车场。

奢华低调的宾利慕尚,英俊清贵的男人漫不经心的翻阅着手边的资料。

米悦。

美国籍华人,米氏财阀董事长的独生女,二十四岁。

二十岁控告华人男子盛西爵强女干,胜诉,被告判刑四年。

半年前发新闻取消和门当户对的裴家二少的婚约,裴家二少在婚约取消的下个月即和米氏财阀大股东之一的女儿也就是米悦的堂妹举行婚礼。

米氏频频传出内部夺权随时会易主的传言。

三个月前,米悦闪婚,下嫁身份神秘的男人,两个月前成为米氏占股最多的大股东,随即代替父亲成为董事长。

虽然她完全不懂商业上的事情,但也丝毫不影响她挂这个名头以及拥有整个财阀最不容置喙的话语权。

大概在一个月前来到安城,以她的名义在安城有名的富人区购置了一套别墅。

呵。

顾南城薄唇溢出轻薄的冷笑,嫁给强女干自己的男人,也是有意思。

他抬起头,将几张纸扔到副驾驶上,这才推开车门下了车。

架着墨镜的女人一身奢华的衣裙,大波浪的长发自带张扬的气场,踩着十二公分的高跟鞋,身后跟着的两个保镖的四只手都提着名牌购物袋。

蓦地,她脚步停了下来,抬手取下墨镜,看着一米外半倚在宾利慕尚车身上清贵慵懒的俊美男人。

这才恍然醒悟过来,这偌大的停车场竟然没有其他的人。

她看他一眼,凉凉的讥诮,“顾总果然是财大气粗,我刚还在想这号称安城最大的商场是不是没生意,怎么半个人影都没瞧见。”

顾南城挂着优雅温和的笑,徐徐缓缓的开腔,“该称呼米董事长为米小姐呢……还是盛夫人?”

米悦毫不客气的回道,“或者顾总可以直接称我为米董。”

顾南城眉目不动,也丝毫不介意她的态度,若不是眸底不见半点温度,米悦几乎要以为这男人是真的温润如玉,风度翩翩。

即便是块玉,也是快能凉着骨头的寒玉。

他淡淡的笑,“好,米董。”

米悦双手环胸,不自觉的形成一种戒备的姿势,“顾总是大忙人,特意来找我应该不是随便慰问吧,虽然我们好像有合作的案子要谈。”

男人看着她的眼睛,幽深如黑暗的漩涡让人无处可逃,正如他低沉浅淡似是漫不经心的嗓音,却每一个字眼甚至连着标点符号都能准确无误的钻进她的耳朵里,“我们合作,为了你的丈夫。”

米悦不是什么特别聪明的女人,至少在商场上她连勉强维持江山的本事都没有,更别说快很准的稳住局面。

她表情先是一愣,随即冷漠的嘲笑,“为了我的丈夫?我像是会……或者需要用这种方式来留住丈夫的女人?”

高傲之外,还带着鲜明的不屑和刻意表现出来的鄙夷。

米悦抬起下巴,很立体的五官化着美艳精致的妆容,“就算他以前喜欢慕晚安又怎么样,别说我不在乎,就算我在乎,我米悦能给他的,也随时能收回。”

她看了眼立在自己面前半米外儒雅却淡漠的男人,止不住的冷笑,“上次我看你陪慕晚安逛

商城的时候还很恩爱的样子,怎么,现在这么紧张你的旧情—人?”

顾南城并不在意,掀起唇角波澜不惊的开腔,有条不紊,淡漠冷静,“他仰仗你的权势,你仰仗他的手段,米董,”

俊美的男人似笑非笑着,颀长的身形冷情高贵,“你不在乎,何必自降身价嫁给一个强女干犯。”

米悦的脸色一变,又听得他继续不紧不慢的道,“所以即便你瞧不上那个男人,也不能让别的女人抢走。”

他始终倚在车身上,在她握拳沉默的半分钟里抽了跟烟出来点燃。

米悦看着这张被青白色的烟雾缭绕模糊的俊颜,冷冷一笑,“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淡淡对上她的眸,寒凉的深处是暗黑的戾气,表面却又毫无声色,“你丈夫手上的女人必须毫发无损——有件事米董要记得,米氏财阀是你的,毁不毁,他未必多在乎。”

说完这句话,他站直了身子,反手拉开车门,英俊的容颜又恢复了一派温和儒雅的淡笑,“三天后的合作上见。”

…………

六点半,晚安从GK的大门出来,沿着一边的人行道慢慢的走着。

初秋的傍晚,风一吹就落下纷纷扬扬的枯叶。

她正想着要不要回南沉别墅吃晚餐,还是吃了再回去,抬头就看见乔染站在路边等出租。

以叶家叶老夫人和叶骁对她的态度,要回去吃饭可能比她更不愉快。

索性几步走上去问道,“乔染……”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一辆黑色的轿车就进入她的视野,她熟悉的宾利慕尚。

“慕导,”乔染听到她的声音刚好回头,回头有些诧异的看向她,却见她抬头看着前面,抿着唇。

黑色的轿车玻璃缓缓摇下,露出男人温淡的侧颜,他没有熄火,只是侧首看了过来,视线越过乔染,直接落在晚安的脸上,简单的道,“上车,回家。”

晚安那瞬间不知道怎么了,想也不想的道,“我已经跟乔染约好一起吃晚餐了。”

乔染意外的看了晚安一眼。

虽然表现不明显而且很快就过去了,但是顾南城毫无压力的捕捉到了。

他掀起唇角,淡淡的笑,“乔小姐,我太太好像在跟我生气,我想让她回家陪我吃饭,跟你的约能下次再说吗?”

乔染囧,立时尴尬得不好说什么。

慕导明显的想避着顾总,她自然不会拆穿,但是她也明白这男人的身份地位不是她这种小人物能忤逆的,何况他这话已经说得够给面子了。

她转头看了晚安一眼,硬着头皮朝豪华轿车里的男人道,“好的,没关系。”

顾南城眼角的余光都不曾瞥她一眼,直直看着站在路边的女人,“顾太太,你现在没有约了,上车回家。”

大街上,又是他公司的楼下,晚安的性子不会闹得太僵持,跟乔染说了句明天中午一起吃饭,便还是走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

乔染看着车子打了转向,然后逐渐离开,慢慢的消失在视线里。

她有些怅然,更多的是无法抵挡的孤独感。

孤独了很多年,倒是忽然有半个像朋友的人出现,更加衬托得她形影单只的孤独了。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长裙下的腿。

如果没有当初的一念之差,她的现在和人生是不是会不一样。

——今日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