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零二章 认输,就不打你

做了点什么?众人脸上露出惊讶,集体看向邵延。

难道众目睽睽下,邵家还使用暗器,要是没用暗器,占据上风的罗刹,怎么突然倒了下来,吃了疗伤的丹药,还是不能站起身,这一切也能说清楚了。

可是怎么使用暗器的,他们都没看到,罗刹和罗及也没怎么接触过,怎么就被暗算到了?

没使用暗器,罗及又怎么能胜!

所有人心里一团乱,这些事他们就是想不明白,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听到霸气无比的宣誓,夙皇心里隐约涌出不安,他发现北宫家以前还能稍稍掌控,而此时,他半点都掌控不到,深沉的让他畏惧!

“北宫离夜,有什么事,有朕在。”夙皇沉沉道,语气中带着无法掩饰的警告。

他这个皇帝还在,北宫离夜如此,那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邵家真有什么,也该让皇家处置,不是北宫家。

“皇上,十年前,你想扶持邵家兰家,我爷爷同意了!十年后,你要是为了维护邵家,让我北宫家不好过,别说我爷爷不同意,几千北宫子弟也不会同意!”话语铿锵有力,霸气十足,震天动地!

擂台下围观的人不由自主点头,就是啊,十年前人家没阻止他扶持邵家和兰家,十年后,北宫家的人突然全身无力,到底任人宰割,你夙皇还不让人家查明真相么?

即便是要扶持邵家,夙皇这么做,也太明显了,怎么能堵住悠悠众口。

夙皇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气的牙根痒痒,北宫离夜竟然用北宫家几千子弟来威胁他!

“这轮算北宫家输,和兰家一战也不用了,只是,皇帝,罗刹突然倒地不起,便是吃了灵元丹,也如同废人,老子肯定要查,这件事要和邵家有关,必定灭了他邵家!”北宫弑怒叱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如同宛若洪钟,震慑四方。

众人只觉得一阵晕眩,脑中一片空白,双儿嗡嗡作响。

琴宗目光微变,看向北宫弑,双眸变得深邃,北宫弑的实力果然是深不可测,连他听到这一声怒吼,都会觉得不适。

一老一少,都说要查明,都说要灭了,邵家,夙皇脸色犯难,没有立刻回答。

“北宫家众子弟要求,查明真相!”强势吼声传出,到场的北宫家子弟,不约而同,异口同声道。

万众一心,团结一致!现在,他们就该如此!

夙皇怎么了,对他们北宫家不公,他们何必人气吞声!

“国师……”夙皇看向纳兰清羽,只是他才开口,纳兰清羽立刻开口,把他的话打断。

“你才是皇帝。”纳兰清羽垂下眼皮,隐藏住眼中的讥讽。

夙皇想把一切推给他,让他决定,他要是真的决定了,夙皇还是不会同意,那又何必来问他,想让他帮邵家吗?夙皇觉得有可能?

夙皇脸色沉了沉,这种事他自然不能日月殿的人,天龙国自己的事,日月殿的不帮倒忙就是好的,还奢求他们能有什么好办法。

“父皇,不如就让北宫少主查,邵家若无辜,北宫少主必定不会动手,但是邵家要真的做了什么,那就是欺君罔上,犯了欺君之罪,灭他九族也无妨!”夙凌云起身面向夙皇,微微俯身抱拳道。

刚才他们都没看见是什么事,也许北宫离夜看到了,不然北宫家那个对阵的人,明明占居上风,又怎么会突然倒地不起。

“父皇,儿臣认同二弟的观点。”夙琉展抱拳低头,稍稍扭头看向邵延站着的地方,深沉的眸子露出几分冷意。

“这……”

“皇上,小爷现在不是在请旨,只是在告诉你,这邵家,小爷一定会灭!”离夜收起吾邪,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满脸的杀气,冰寒四射。

北宫弑赞许点点头,没错没错,他们不是在请旨,灭邵家,也不需要让皇帝同意!

霸气无比的声音传出,众人倒吸了口凉气,目光刷的一下看向离夜。

不是在请旨,只是在告诉你,邵家一定会灭!

老天爷,这北宫离夜吃什么长大的,这胆子也忒大了,拿着剑,指着夙皇,说出这么霸气的话,谁敢,谁敢!?

他娘的日月殿殿主也不敢这么对夙皇说话吧,霸气,太霸气了,嚣张,太嚣张了!

可是,听着怎么就那么痛快呢!

夙皇脸上顿时燃烧起熊熊怒火,大胆北宫离夜,大胆!真是大胆!

“皇帝,不知道这场比试要不要继续,要是不继续,老子就带着人回去了。”回去灭了他们邵家!

北宫弑暴躁如雷,周围的人一阵畏惧,强者威压笼罩这他们,他们怎能可惧。

离夜心里流淌过阵阵暖意,看着北宫弑暴跳如雷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

“比试开始吧。”纳兰清羽冷淡道,看向离夜的目光,露出几丝宠溺。

如果现在离夜要去灭邵家,那么打出第一道攻击的,必定是纳兰清羽,他才不会在意夙皇有什么表情。

夙皇忍住满腔怒火,瞪向自离夜说要灭邵家,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邵延,眼中露出浓烈杀意。

“皇上,臣什么都没做过!”邵延立刻抱拳,即便是做了,他也不会承认,这让他怎么承认,况且那种东西,进入身体就会消失,北宫离夜能查出什么来,他还就不信了!

灭了他邵家,什么没查出来,北宫离夜想要灭他邵家,没那么容易!

夙皇重重一哼,现在是邵延说做就没做过的事吗?而是他颜面尽失,被一个北宫离夜,指着脸冒犯!

“夙老!”夙皇呵斥道,语气中满是火药味,怒火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手拿拐杖的老人急忙走上擂台,擦了擦额上冷汗,尴尬扯出笑容,暗暗嘀咕,好好的比试,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真是的。

“第二轮,就是邵家胜,北宫家败,开始第三轮吧,三轮抢夺擂台,没有把对手打下擂台,对手没有认输,就不算输,可以继续进行比赛,直到对手认输或者被打下擂台。”说完,夙老一溜烟走下擂台,迫不及待往人群里钻去。

他只是一个主持的人,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别那么看着他,别那么看着他。

“奇叔,这一轮你上去可好?”离夜慵懒靠在椅背上,吾邪早已被她放进储物手镯,邪魅的弧度勾起在嘴边,眼中眸光,却没有一丝温度,冰冷蚀骨。

“小少爷,可以吗?”北宫奇迟疑问道,小少爷让他上台,那不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北宫家已经出现了第二个宗师。

“有什么不可以,人家都欺负到我们脸上了,我们当然要使劲拍回去。”她保证,从这一轮开始,邵家人不会有一个人能完好走下擂台!

罗刹如何,他们必要比罗刹伤的更重!

“明白。”北宫奇微微颔首,一下子就明白里离夜话里面的意思。

“北宫奇,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还有老子在呢!”北宫弑严肃道,眼中闪烁着怒火。

在北宫家这么多年,北宫离夜也许他才了解不久,但是北宫弑的作风,北宫奇完全知道,所以,要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不难。

兰临擦拭着额上的冷汗,有气无力挥了挥手,他身后的三个人往擂台上走去。

他现在是知道御风为什么会对北宫离夜那么敬佩,甚至不想和北宫离夜交手,这小祖宗,的确是有点吓人,加上他们家的老祖宗北宫弑,他相信,这两个人哪天突然想翻天,也没人能阻止他们。

邵延脸色阴沉摆了摆手,第二场是这样的结果,是他始料未及,但是能赢,那又能如何!

第三场北宫家再输,他们就没资格参加最后决斗,他邵家就会取代北宫家的位置,到时候他还怕北宫弑不成!

邵延还在做着取代的北宫家的美梦,忽然不觉邵家已经大祸临头。

邵家的三个人走上擂台,擂台下的人不好奇,反正邵家的人他们也不认识,而且他们派出的人未必姓邵,有什么可看的,现在他们就想看看,北宫家派出的人是谁。

在众人期待下,北宫奇走上擂台,众人一阵唏嘘。

一个人,北宫家这次就派出一个人!

然而在看到北宫奇之时,纳兰清羽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随即迅速消失,没有谁能发现。

萧水寒目光变得深邃,紧盯着北宫奇,仿佛在探究着什么。

离夜看到萧水寒的举动,顿时一阵无奈,她这个师父,怎么就是改不了喜欢探究别人说实力的习惯,这可不是个好习惯!谁会乐意总被人探究。

琴宗的情绪变化是最大的,看着北宫奇,他仿佛看到这个世上最难以置信的事情。

宗师!这个人是宗师!北宫家出了第二个宗师!

“琴宗大人,怎么了吗?”木长老疑惑问道,琴宗大人反应怎么这么大,是发现了什么了吗?

琴宗冷冷看向木长老,“你不会看吗?”

他自己也是宗师,不会张眼睛看的吗?

看?

木长老看向擂台,目光从扫视而过,脸上一阵疑惑,他没发现什么,就是被攻击就派出了一个人,然后这个人他身上……怎么可能!

蹭了一下,木长老站了起来,诧异看着北宫奇。

“这这这!”木长老语无伦次,半点都说不清楚自己看到的。

发生什么事了?日月殿的人脸上,怎么会露出这种表情,有什么不对劲吗?

众人阵阵疑惑,他们发现,今天他们什么事都是一知半解,好像什么他们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站在这里一天,白站了。

“比试开始。”夙老的声音从擂台下面传来,整个人淹没在人海中,找不到哪个是他。

“六位不介意让让我这个老人家,让我先抢擂台吧?”北宫奇双手负在身后,三千银丝在随着素衣摇曳,平凡的容貌,扔在人群里,绝对找不到他,招牌的微笑时时刻刻挂在脸上,散之不去。

老人家!

六人嘴角一抽,别以为他们不知道,北宫奇不过三十来岁,除了一头银发,他哪里看起来老!

“请。”六人齐声道。

对方已经开口要求,他们不让也不行,反正北宫家只有一个人,六人的车轮战,总有一个人能把他打下来。

邵家的人最先走上擂台,看着北宫奇,露出一抹冷笑,北宫奇他们还不知道,太了解了,到现在也不过是先天天阶,还想以一人之力,跟她阿门六个人打,妄想!

“请。”

北宫奇脸上招牌微笑加深弧度,稍稍闪身,整个人就这么消失在了擂台上。

“什么!?”不见了!

邵家的人一阵惊慌,立刻转身看去,才刚转身,迎来的就是北宫奇结实的一掌,重重拍在他肩上。

“砰——”

高大的男人飞出一丈外,重重摔落在地上,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围观的人立刻环住自己的身体,一脸肉疼,骨头都摔断了,看着不轻不重的一掌,这也太吓人了。

北宫家这一上来,就不手软,这下他们怕是有苦头吃了。

众人一阵冷笑,对邵家人的挨打,没有丝毫同情。

“我……”邵家的人才刚说出一个字,北宫奇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再次现身,已经到了地上躺着的人面前,重重一拳砸下!

“轰——”擂台出现道道裂痕,坑洼不平。

那人想说的话,愣是没说出来,拳头砸在他的嘴角,打的他口吐鲜血,牙齿都被打掉了好几颗。

“我!”

“砰!”又是一拳落下,走上擂台的人都打懵了,想立刻昏死过去,强烈的疼痛感传来,他又昏不过去,只能承受着拳头的挥落。

离夜嘴角含着笑容,看吧,她就说奇叔平时一板一眼的,其实他也是个腹黑的主,打起人来,毫不手软。

只是这种身法,好像不是北宫家的,北宫家藏武楼的招式秘籍,她都翻过,没有哪一招可以做到这样,奇叔用的不是北宫家的招式,那会是什么?

“噗……”躺在地上人口吐鲜血,想爬都爬不起来,鼻青脸肿,面目全非。

邵延双手紧握,忍住怒火,他知道这是北宫家在报复,他们如此大胆,皇上为什么不帮少年说话!

夙皇这个时候就是想说话,也不能说。

皇权偏袒邵家,那是人尽皆知,夙皇要是帮邵家说话,这场比试就算邵家赢了,那也不会服众,他不能说,也不可以说。

再者,这是他们活该,知道会有现在的这场比试,刚才何必做的那么过分!

北宫奇一拳一拳的挥落,众人看的那叫一个痛快,他们都想自己冲上去,狠狠揍两拳。

让邵家的人得瑟,现在遭报应了吧,争夺擂台,邵家这才刚刚开始,等会还不知道会被打成什么样子。

看到邵家人一拳一拳的挨打,等会要上场的兰家人,双腿直发软,身体不停摇晃。

他能不能弃权,不打了,不打了!

只可惜,没有人会同意他弃权,他弃权了,兰家的地位何存?输了也比弃权好。

“轰——”

被揍的鼻青脸肿的男人,一脚被北宫奇踹出擂台下,重重从空中砸落而下,擂台下围观的人,看到飞过来的物体,纷纷挪动脚步。

那人狠狠摔在地上,身体没有一处完好,布满了伤痕!

“啊呸!”

“我也踹两脚。”

“解气,解气!”

看到躺在面前的人,离他近的,都忍不住踩两脚,狠狠解气。

皇家卫队立刻上前阻止,抬起早已经晕厥过去的人,迅速离开,不敢多留。

北宫奇站在原地,目送被抬走的人,平静收回目光。

“下一位。”夙老急忙叫道,人海中的他,还是只能听到声音,不能看到他人在什么方向。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众人一阵鄙夷,他不是比试主持吗?应该站在擂台附近,他走这么远干嘛,又不会有谁吃了他,他没做什么,北宫家的人也不会随随便便揍他啊。

兰家的人战战兢兢走上擂台,擦了擦额上冷汗,抱了抱拳,立刻攻击上去。

他总不能站着挨打,也不想那样被人打!

紧张的人,完全没发现,他出招早已没了章法,他不只是心乱了,整个人都乱了,哪里还用得着争什么擂主,不过三招,就被北宫奇放倒在地。

“别打我!”那人惊悚道。

北宫奇叹了口气,俯身轻声道:“认输,就不打你。”

他这是被吓到了吗?

“我认输!”他几乎想都没想,立刻回答,然后连滚带爬走下擂台,就怕北宫奇反悔了,就不准他离开了。

所有人一阵狂汗,北宫奇针对的好像只有邵家的人,他们兰家这么害怕干嘛,也没见他身上有伤,这么快就被放倒了,真是失败。

兰临看到走下擂台的人,不禁捂脸,他能他不认识那个人吗?

兰御风哭笑不得眨了眨眼睛,他就知道那么记仇的离夜,怎么会让北宫家好过,感情是在这里等着他们,看来这一场赢的又是北宫家,他们兰家不用打到最后,都知道无法进入决战。

看到北宫奇的举动,邵延脸上表情更黑了,却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忍气吞声。

这乱了章法的比试,夙皇重重叹了口气,这样的局面已经阻止不了,不过邵家应该是可以进入最后的决斗,兰家已经指望不上了。

又一个邵家人走上擂台,刚刚一上场,他提起灵力,攻击北宫奇,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他娘的这算偷袭啊!”

“夺擂台这也太没礼貌了,不应该先跟擂主行礼吗?”

“冷静,他们是邵家请来的人,不知道礼数也是应该。”

……

擂台争夺,上擂台的人对擂主行礼,这是最基本的礼节,邵家的人什么都不吭声,直接开始动手,这和偷袭无异,这在强者眼中,是最可耻的。

“武式——破空!”

邵家那人站着的方向,绿褐色灵力滚滚翻腾,强势之力,横空冲破,速度极快,人形走在绿褐色灵力之中,攻击而去。

北宫奇不急不忙看走来的人,大掌提起,青色之光在手中浮动,风云骤变,罡气排山倒海而来,擂台四周木桩,拦腰折断,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武式——风灭!”

青光乍现,四周顿时一片寂静,看到那青光,所有人都傻眼了。

青色灵力,强者宗师!

北宫奇已经是宗师,他已经是宗师级别,北宫家又多了一个宗师!

看到北宫奇身上的灵力,众人在这一刻突然明白过来,刚才日月殿两个人脸上为什么会有那种表情。

北宫家多了一个宗师,北宫家便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偌大的天龙国也只有三个宗师,几亿人,三个宗师,现在多了一个,四个,而北宫家就占居了一般,拥有两个!

夙皇还能拿北宫家如何,北宫家这还算没落吗?这哪里是没落,分明是比已经更强了!

所有人惊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呆呆看着,半天无法回神。

夙皇傻眼了,双手紧紧握住龙椅上的扶手,怒火顿时消失无踪,看到拥有青色灵力的北宫奇,眼中露出热切。

宗师,北宫家又多了一个宗师,北宫家……

北宫家多了一个宗师!

夙皇一颗心顿时凉了半截,两个宗师,是北宫家,这……那他这些年扶持邵家,兰家,还有什么意义,北宫家的人这是在告诉他,他这十年都白费了吗?

十年心血,毁于一旦,在北宫家出现第二个宗师,便尽毁了!

看着夙皇的表情,离夜嘴角弧度稍稍上扬,现在就后悔了,等看到北宫家全部的实力,再后悔也不迟。

“轰——”

邵家那人重重摔倒在地,却有刚好没掉下擂台,口吐鲜血,他来不及吐出,急忙叫道,“我认输,认输!”

他不要挨打,不要!

北宫奇脸上露出一抹惋惜,这么快就认输了,他还没开始。

兰临欲哭无泪,看着北宫奇,急忙站起来,“这一轮比试,兰家弃权。”

还打什么打!宗师,那可是宗师!能打的过吗?

邵延目瞪口呆看着北宫奇,无法从震撼中回神,这让他如何相信,北宫家又多了一个宗师!

宗师,北宫家有两个宗师了!

“那……”

“邵家也弃权。”邵延愣愣开口,这是没必要的伤亡。

北宫奇看向离夜,无奈耸耸肩,他都还没开始,他们就弃权了,所以……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北宫奇,宗师实力一显露,谁还跟他打,不过她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这样就行了。

夙老急忙从人海冲出来,直接走到北宫奇面前,一把抓过他。

“你赢了!”宗师!天龙国又多了一个宗师!

琴宗扯了扯嘴角,扬起笑容,看向夙皇,“恭喜夙皇了,天龙国多了一个宗师。”

夙皇呵呵一笑,压住心里的冰凉,笑道:“琴宗阁下客气。”

宗师,出现在北宫家,北宫家的宗师。

北宫奇微微颔首,转身走下擂台,刚站在北宫弑身边,夙皇立刻让人搬来椅子,让北宫奇坐下。

“坐吧。”北宫弑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这是他应得的。

“是。”北宫奇轻声应道,弯身坐下。

夙老站在擂台上,看着狰狞的痕迹,狠狠打了冷颤,这些痕迹打在身上,一定很痛!

“皇上,现在邵家,兰家弃权,该如何……”

兰临站起身,双手抱拳,“皇上,让邵家来吧,兰家愿意弃权。”

下一轮北宫家应该就是北宫离夜上场了,他知道御风的实力不差,但皇帝心目中的人选,必定是邵家,他又何必自讨没趣,不如主动让贤,还能免去尴尬。

“兰家主不考虑考虑?”夙皇暗暗一喜,当年扶持兰家,他就是知道兰临有自知之明,这样很好!

“我想就不用了。”考虑,你夙皇已经考虑清楚,何必再让他考虑。

夙皇满意点点头,“好好好,那下一轮决斗,就是邵家和北宫家,不知道双方比试的是谁?”

兰临退让,夙皇随意问了一声,就不再提起,文武大臣了然点头,这种结果他们也猜到了,除非兰家靠实力打赢,否则这最后的一战,绝对没有兰家的份。

不过兰临主动让贤,倒是他们的意料之外,兰临还真能忍,这样都让出来了。

围观的人敢怒不敢言,他们没有北宫离夜那种勇气,当着夙皇的面,就说夙皇的不是。

今天他们要是说了,怕是不能再看到明天的太阳了,夙皇一定会找个光面堂皇的理由处置他们。

说是不偏袒,其实一切,不过是上位者的一句话罢了!

“夜儿,你去吧。”北宫弑看着离夜,这最后决斗就没考虑过其他人。

离夜扭头看向北宫弑,露出淡笑,“爷爷,就算你不说,我也会上去的。”

今天她憋了一肚子火,总要好好发泄出来,要找个发泄的对象容易,怎么把火全部发泄出来,就要好好想想了。

北宫离夜最后一轮决斗,开玩笑的吧!

所有人不敢置信看向离夜,北宫离夜吧半年前才先天地阶,不可能这么快点时间就突破天阶的,那就算他天赋好,突破了,也就是天阶,邵家这边的人肯定是先天天阶,不照样还是会输。

“北宫家主,你不考虑考虑吗?”夙皇皱了皱眉头,尽管她不想任何一方赢,但北宫弑让北宫离夜出手,这不是开玩笑的吧,北宫离夜的实力,怎么能比得上邵家派出的人。

“不用。”北宫弑果断拒绝,白了一眼夙皇。

老子孙女就是先天天阶,当初她能杀了邵连昭,这次再杀一个邵家人能有啥,先天天阶对先天天阶,不是正好么。

比试的第一条规定,最让北宫弑郁闷,那就是不准家主参加。

这一条明摆就是冲着他来的,邵延兰临不过都只是先天天阶,不是他的对手,除非北宫家打不到决战,不然最后的赢家还会是北宫家,可北宫家怎么可能打不到最后,夙皇就想出这个办法,限制住北宫弑。

只是他们十年前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十年后,北宫家会出现第二个宗师。

“邵武。”邵延叫了一声,人群中立刻走出一个人,他走到擂台上。

邵家走上来的人,让众人一阵唏嘘,邵家派上来的,也是个少年,看上去不过二十岁,那这场比试,应该还算公平。

邵延看到擂台四周众人脸上的表情,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最后目光落在邵武身上。

邵武是他全部的心血,十年,他培育了十年的心血,就是为了今天,为了现在!

离夜眯起眼睛,看着走上擂台的人,眸光变得认真。

这个人的实力,探究不出来。

北宫弑不解探究着擂台上的人,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个人有血有肉,有呼吸,心跳,可无神的眼睛,看上去就和活死人一样,邵延在耍什么把戏!

纳兰清羽眉头微微一蹙,看着擂台上的人,眼中划过疑惑,他扭头看向邵延。

邵家是用弄什么手段,先是暗器,再来是这个人的实力无法探究,那么魁梧的身体,空洞的目光,邵家什么时候有这么个人。

“邵家主,他是人吗?”一直没说过几句话的萧水寒,突然提问,众人惊呆了。

是人吗?这是什么问题,这个不人是吗?

邵延脸色僵住,拼命扯出笑容,“有呼吸,有心跳,有血有肉,城主大人,为何问这个问题?”

纳兰清羽恍然大悟,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他看向离夜,薄唇轻启,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离夜看到纳兰清羽如蠕动的嘴唇,看向擂台上站着的人,脸上露出一抹了然。

原来是这样,所以感觉不到半点实力。

离夜飞身走到擂台上,双手抱臂,细细端详着对面站着的人,他面无表情,身材魁梧,可以说魁梧的身体能闭上洛九城了,而且身上还有一股淡淡药材味。

邵家这是为了赢不惜一切代价了吗?那她就让他们付出一切代价!

“比试开始,规则和刚才一样,不掉下擂台,不认输,那就不是输!”夙老站在擂台下,这次他站在最前面,就怕错过什么。

这是最后一战,总不能站到后面去,好好看着,好好看着。

“想必就能分出胜负了。”夙皇哈哈大笑道,两家都派出晚辈,这样好,这样不管哪边赢,他的子民都没有话说了。

琴宗讥讽轻笑,没实力就是没实力,北宫离夜都看出来这个人不寻常,夙皇还不知道,对了,夙皇现在的实力,也不过是天阶罢了,怎么能知道什么。

“二弟,你觉得呢?”夙琉展笑盈盈问道。

夙凌云看了一眼夙琉展,顿了顿,缓缓开口:“大哥难道有不同的想法?”

“怎么会。”夙琉展讪讪笑道,表情有几分僵硬。

夙凌云继续看向擂台,他倒是有不同的见解,邵家派出的人,隐约能觉得到不对劲,北宫离夜回事他的对手吗?

这场比试,父皇是怎么想的,和当天想朱储说的一样么,可皇权没有依靠的家族,他们能结合其它四国,抵抗日月殿。

日月殿的野心,人尽皆知,不然也不会举办那样的盛会!

萧水寒握着手中红色,忍住把自己兵器塞到离夜手里的冲动,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他这个徒弟,非凡人能比拟,有吾邪在,不用担心,区区一个常年泡在药罐子里的傀儡罢了。

“你要不要先动手?”离夜笑盈盈问道,眼中一片冰寒。

邵延用个傀儡跟她打,好啊,再好不过了,是他们邵家自己找死!

邵武没有说话,静静站在原地,也不挪动身体。

离夜咬咬牙,手中湛蓝色光芒闪过,吾邪出现在她手中,蓝色的复杂暗纹闪过一缕寒光。

“你不动手,小爷就不客气了。”手掌转动,离夜侧步而去,清冷声音紧接着响起。

“剑技——万影刃!”

上千百剑影浮现在空中,剑尖朝下,急速往地上落去。

邵武还是一动不动,众人屏住呼吸,看着长剑落下,眼看着就要落进邵武身体。

突然,他们眼前一花,千剑之下,站着的人竟然凭空消失,也许是速度太快他们看不见,但这种情况,就和刚才北宫奇的差不多。

北宫奇猛地站起身,惊讶看着邵武,这一招,和他的很像,却更完美,这是怎么回事!

身后气息波动,离夜迅速跳开,邵武沉重的一掌落在地上,地面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凹陷。

这是!离夜看着邵武,这是刚才奇叔的招式,难道他只看过一次就学会了!

“不是。”纳兰清羽轻声说道,这一声传入每个人耳中,所有人从震撼中回神,听到那一声天籁,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不是?和刚才的不同吗?

“北宫奇?”北宫弑抬头看着北宫奇脸上惊讶的表情逐渐退却,也才松了口气。

就说世界上没有这种怪物,看了一次就学会了,那最后这种结果,不就是自己跟自己打!

“不一样。”那不是他的招式,尽管很像,后面的步伐完全不同了。

离夜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这个纳兰清羽,关键时候,还能帮不小的忙。

夙皇呵呵一笑,“还是国师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不是。”

那么一瞬间速度太快,他几乎还没看清楚,他们脸色已经变了,等回过神,就听到他们说不是。

离夜握着吾邪,看着速度极快的邵武,邵武尽管高大,动作却是一场灵敏,几乎稍稍挪动,便是几丈,强悍的攻势,也让人措手不及。

这个傀儡,有意思!

邵延得意轻笑,坐在大椅上,握了握拳头。

北宫离夜,好好享受吧,这一次,他一定要为昭儿报仇,还有文儿,一个北宫离夜,他几乎损失了两个儿子,不可饶恕,决不可饶恕!

邵娇娇坐在贵宾席,夙皇身边肯定是没她的位置的,她只能遥遥望着纳兰清羽,一脸沉迷,只是,纳兰清羽从没看过她一眼,连眼角余光都不曾落在她身上。

“剑技——流星冰剑!”

吾邪全身瞬间寒意四射,冰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胆战心惊。

“剑技——游龙出海!”

沉重沙哑的声音没有一点生气,宛若僵硬的死尸说话,一把巨剑从天而落,握在那宽厚手上。

两道身影飞速闪身而去,擂台上只能看到两道光芒闪过,然而,就是这道光芒,每个人再次陷入震撼之中,无法自拔。

先天天阶,巅峰天阶!

“我滴个乖乖,北宫离夜半年前才先天地阶,现在巅峰天阶,这晋升的速度是不是太吓人了!”

“邵家那个,居然是先天天阶,也没听说邵家有这么一号人物,咋回事?”

“天才,都是天才!”

……

听到天才二字,邵武嘴角明显有着微微的变化,那是他在笑,真的在笑。

离夜看到他嘴角的勾起,猛地睁大双眼,这怎么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