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章 你样子好欠虐

夜色里,杨光他们一路向目标前进,夜视仪绿色视野虽然很奇怪,但是他们早已经习惯了。

他们不受陌生地形的影响,连续走了四个小时,沉重的负重与连续部署任务让他们开始筋疲力尽,但他们没有任何抗议,口干舌燥的连口水都没有喝。

这次行动容不得他们半点怠慢,他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赶在美军之前抓住吴登,带他回国接受审讯,给国人以及美方一个交待。

杨光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让它到最后拖累自己。她屏息时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开始还以为是他们自己弄出来的,后听声音是从远处传来的立即让他们停下。“长官,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了。”

靳成锐握拳,凝听四周动静。

韩冬、厉剑、徐骅、刘猛虎警备。

对方弄出的声音很小,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发现不了。

杨光和靳成锐、韩冬他们听到这动静,心想来对手了。

“饿狼,你带着虎狼继续前进,青狼自行隐蔽,红狼跟着我。”靳成锐迅速作出决定。

三路人分头行动,很快散开。

靳成锐在厉剑和韩冬他们走远,在敌军离自己越来越近时,带着杨光朝他们的正前方前进。

杨光明白长官是要引开他们,所走的时候也没太小心,弄得树叶唰唰响。

靳成锐一把制住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被他整个抱怀里的杨光嗅到他身上的汗味,耸了耸臭子。

看她嫌弃的样,靳成锐敲了下她脑袋。“这次的人可不是那些傻大兵,他们清楚我们是什么人,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杨光揉脑袋,被他松开有点舍。虽然全身都是汗,不过她还是挺喜欢的,至少比刘猛虎他们好闻。

躺着也中枪的刘猛虎:他们负责外围的安全,已经三天没洗澡了,没把你薰死算是不错的了!

杨光他们放轻手脚,却还是让后面的人知道了。

他们一发现目标,便以合围式方法往四周散开。

详装发现他们的靳成锐带着杨光加快脚步,不再顾及什么的往前跑。

后面的人看他们跑,便立即追上。

*人在黑暗的树林里急行穿速,从高处看,树叶像八条迅速游动的龙。

后面的人越追越紧,比杨光他们还要快一些,想是他们已经习惯这种丛林战,但幸好的是,他们没有看到人,没有轻易开枪。

杨光一直不知道靳成锐的真正实力是多少,但现在被他拉着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她拼尽全力跟上他的步伐,同时她无法去看清前面的路,只知道树枝树叶不断拍打着自己,刮得脸上生疼。

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头撞树上的恐怖惧,真是太他妈太刺激了!

被拉着跑了许久的杨光突然听到前方有说话的声音,是讲英语,看样子不是他们的人。

现在后有追兵,他们只能冲破前方阻碍。

“前面七个人,你负责左边两个。”靳成锐慢下速度,松开她的手,抽出军刀。

杨光点头。看来还是要动手了。

前面的人还在聊天,不时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

乔正听战友吹嘘他女朋友有多火辣,就看到一黑影扑上来,迅速躲开又连环遭到攻击惊得大叫。“靳靳!我是乔!”

把军刀横到他脖子上的靳成锐掰正他的脸,看清楚人后叫停跟人动起手来的女孩。

被杨光选中的是个太块头,胡子和头发长得像圣诞老人。

听到长官的话,杨光收手,离那个圣诞老人三仗远。

圣诞老人错愕自己就被这么个矮冬瓜打得无还手之力,胡子气得飞起来。“长官,他们是什么人!”

“史蒂夫,别这么粗暴,他们是我的朋友。”乔安抚他。

“你的朋友真怪!”史蒂夫低喃的坐到战友身边。

杨光还想说:伙计,你也真怪。

“乔,后面还有一颗伙,你去摆平。”靳成锐对他一点没客气。

刚才被他抓脸的乔弄了弄发型,打了个Ok的手势。

没一分钟出现的追踪者,看到目标和乔在一起不禁错愕。“中校,你们认识?”

“不仅认识,以前还是战友。”乔愉快的讲:“你们回去吧,这里没事了。”

“中校,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带他们回去,或者击毙。”

“击毙?你们在开玩笑吗?”乔有点儿嘲讽的说:“如果不是靳不想跟你们动手,你们还能活到现在?”

对方气结,杨光远远的都能感到对方的怒气。

“中校,你别为难我们,我们需要抓他们回去复命。”

“你去跟你们的长官讲,就说这事海豹六队接手了。”

“是,既然中校这么说,那我们就可以回去睡觉了。”对方听到他这么说,虽然很不服气,但还是没有怨言的应着,带队往回走。

看他们走远,杨光好奇的问:“乔,他们是什么人?”

“三角洲部队的。”

杨光:!

三角洲部队是当今世界上训练最有素、装备最齐全、资金最雄厚的特种部队之一!乔居然说得这么轻松,还一点不客气把他们打发掉了。

“别在意,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受到X病毒杆菌的侵袭,他们暂时被撤了回来,正窝在基地数蚂蚁呢。”

杨光:……

靳成锐看她瞪大眼,把她捞到身后,免得丢人。“乔,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乔瞧了眼自己的战友,轻松的讲:“当然是完成我之前的任务。”抓捕吴谋。

靳成锐点头,这点倒和他们的目的差不多,两人或许可以合作。

乔也想到了这点,问他。“有头绪没有?”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况且他们两个本身就是朋友,合作没什么奇怪的。

“你要大的,我要小的,同意就一起行动。”靳成锐想快点结束任务,厉剑他们连续三天部署,已经非常累了,不想最后再跟他们交手。

乔犹豫着。说实话,这次他接到了两项指令,第一项是击毙吴谋,第二项是带回吴登,如果不行,一起击毙。

“好,我答应你。”乔没有多想。

交易达成,靳成锐告诉厉剑和韩、刘猛虎三人坐标,便和乔他们一起出发。

一路上乔似乎有心事,不像平常那样妙语连珠,谈笑风声的调戏人。

杨光问他怎么了。

乔摇头,什么不说。

靳成锐让她老实跟着,不准她靠近他。

乔郁郁的讲:“靳,我喜欢前凸后翘的,像小可爱这种不适合我啊,你怕什么?”

听到长官说话了,他手底下的大兵也活跃起来。“你们中方真奇怪,为什么部队里还有小孩子。”

小孩子……小孩子……

杨光大受打击。“你们美方才很奇怪,整得跟个圣诞老人一样,圣诞节会给我发礼物吗?”

开始大家还没听懂是什么回事,后来一想明白,个个笑得前俯后仰。

史蒂夫吹胡子瞪眼,不理她。

终于恢复正常的乔笑着替史蒂夫说话。“我们海豹六队允许留胡子和头发,这样有助于伪装。”

“所以史蒂夫的伪装对象就是圣诞老人?”

史蒂夫抓狂的讲:“长官,我请求当排头兵!”

排头兵就是先头侦察兵。

乔没有阻止他,点了点头让他去。

看到被自己气跑的史蒂夫,杨光想干嘛这么当真,开个玩笑而已嘛。

实际史蒂夫走,完全跟圣诞老人没关系,而是自己刚才差点打不过她,感到丢人,才要去当排头兵的。

等靳成锐和乔到达汇合地点时,厉剑和韩冬他们还没有到。

让他们汇报各自的情况后,靳成锐停下来等他们。休息的时候看心事重重的乔,把他叫到一边。

杨光看到两位走开的长官,继续调戏史蒂夫他们这些看着能说会道,实际没几斤几两的大兵,心里那个痛快呀。

“乔,你似乎有困扰。”靳成锐担心的问他。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乔,一定是碰到他非常为难的事了。

乔那天听了詹姆斯的话,现在内心正各种纠结,见他这个闷葫芦主动找他谈话,便忍不住一股恼倒给他。“靳,我也不确定应不应该这么做,可是我总觉得,我不应该这么做。”

他说得没头没尾,靳成锐也没有追问事情,平静的讲:“乔,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但有时候,我们应该要有自己认为正确的底限。如果你真的觉得不应该这么做,那就去把他弄懂。”

被他一说的乔豁然开朗。“靳,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多!”“我一直觉得你们中国人要比我们聪明,真的。”

你们不聪明,能让科技走在最前端?靳成锐斜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讲:“是我恰好碰上几个笨蛋。”

被骂笨蛋的乔也不生气,走回去在人员到齐后,立即朝山顶出发。

等他们快要跑到山顶时,一阵嗡嗡像大黄蜂的声音,从他们身后由远而近响起。

几人抬头,看到一架自制飞机从他们上空飞过,前往山顶。

“快走!”靳成锐看到飞机方向,立即下令。

也明白过来的杨光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山顶,只见飞机引擎声音嗡嗡嗡的响,留下一股子燃油味从他们面前扬长而去。

“操!”乔咒骂一句,让人派架黑鹰直升机过来。

“乔,从基地派直升机太慢了,你给关塔那摩监狱长说一句,放我的人上来。”

乔二话没说,让他们的通讯兵接通监狱长,快速的把这件事搞定了。

陈航收到命令,马上驾驶直升机上山。

那架自制飞机飞不了多远,纯粹是他们美国人做着来自娱自乐的,所以吴登他们肯定跑不远。

他们追了没多久,在一处靠近市区的地方找到被他丢弃的飞机。

用望远镜搜找的杨光,看市区不确定的问:“他们会去城市还是接着逃亡?”

“城市!”乔肯定的讲。“靳,我想我应该知道他们会去哪里。”

靳成锐看眼光坚定的乔,让陈航按照他的指示前进。

在有乔提前打过招呼的原因,直升机一路畅通无阻进入华盛顿市中心,不过陈航还是告诉他们,他们被瞄准了。

杨光捏了把汗。他们就这样大刺刺闯进美国心脏了?被锁定也是意料之中的,谁知道乔是不是被他们危挟才这么说的。

“飞到那栋楼顶。”乔描绘了大厦的形状,便打电话叫了个名字,说是去看他们。

听到他要来,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很高兴,连说让他快点回来。

等他挂断电话,机舱里的几人都沉默着。

隐隐感到不安的杨光,低头看下方璀璨的华盛顿夜景,忍不住说。“我感觉太安静了。”没有警告,没有排查他们这架飞机,单是乔一句话就有这么大影响力?

没多久,快要飞到那栋大厦时,陈航不好的讲:“已被锁定了!他们的防空导弹正在朝我们射来!”

“迅速下沉!”靳成锐冷静的讲。

陈航听到他的话立即驾驶武直下沉,同时汇报情况。“我关掉雷达,改为手动驾驶,这样暂时追踪不到我们。”

“能坚持多久。”

“大约一分钟。”

乔大喊。“降落降落!”

由于防空导弹的追踪,陈航听从乔的话降落到最近的大楼顶。

这栋大厦是乔指的那栋的隔壁。

几人躲避过导弹,长长的吐了口气。

“防空部怎么毫无预兆的就向我们攻击?”杨光不解的问。“通常不都应该先预警?”

靳成锐看向乔。

乔苦着脸对他的几个部下讲:“等事情结束你们就说一切都是我的意思,你们只是听令行事。”

史蒂夫一愣,眉头皱得高高的。“长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相信你,不管你做任何决定我们都愿意跟随。”

“谢谢。”乔又对靳成锐讲:“我们去将军家,你们想要的一切答案都会在那里。”

有他这句话,靳成锐没有再多问,下机四处查看,看有什么方法能快速到达对面大厦。

很快他们就找到捷径,弄个抛绳直接滑过去。

没有十秒钟,十来号人迅速到达对楼天台,因为怕美军的攻击,他们戒备的后退,撬开天台大门也不坐电梯,直接从安全楼道往下跑。

还好乔要找的人住的比较高,他们下去五层楼就到了。

乔把枪收好,按了门铃,整了整衣服,像是去见女方家长似的恭敬。

靳成锐和杨光他们靠在墙上,想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时,被突如其来的枪声惊醒,立即进入作战状态。

“是我乔,别开枪!”乔在门一打开就进去,虽然反应很快但手臂还是中枪。他靠在门后大喊,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杨光听到一个女人在哭说什么,好像是解释,不时夹带着尖叫,想必这个可怜的女人要被他们这些大男孩们搞疯了。

接着女人的哭声越来越近,接着她打开门扑到乔上身上,看到他受伤的手臂又紧张的大叫起来。

“乔!乔!你没事吧?噢感谢上帝,你没有从我身边把他带走。”美人很漂亮,金色的卷发就像被太阳照射的水面,再配上她白皙的脸蛋和深邃精致的五官,真是漂亮极了。

杨光对这混乱的一幕,表示很混乱。难道这个是乔的女朋友?

“卡丽妲,我没事,只是一点小伤,现在你能从我身上起来了么?”乔两只手上全是血,不好推开她。

卡丽妲这才哆嗦的起来,拉着他进屋。

乔反头对靳成锐和杨光说:“你们两个进来。”

靳成锐让厉剑他们保持警惕,随他进去。

大厅里躺着两个保镖,一个眼熟常常在美方镜头露面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他脑袋上抵着一把枪,拿枪的人是个邋遢勉强能看出一点样的男人,男人的旁边坐着吴登,不难猜,这个邋遢的男人应该是吴登的父亲,吴谋。

看到这阵式,杨光不知道要怎么办,抬头看长官。这好像是他们的家务事,他们是不是应该要回避一下?不对,不能回避。要是吴登跑了怎么办?

在杨光还在想这些东西时,房里的几人早已交战好几回了。

“啊!”杨光突然惊呼出声,房里僵持的几人都看向她。

一下收到注目礼的杨光讪笑。“我是军医,我先为乔处理伤口,之后你们有什么事再慢慢说。”

卡丽妲自然是同意,把乔拉到沙发上坐下,就让杨光给她处理。

杨光心无旁骛的拿出手术刀,替乔取子弹,仿佛感觉不到房间紧崩的气氛。

终于,被枪指着脑袋的男人很平静的讲:“卡丽妲,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份,当初你选择嫁给我并非我强迫的,现在如果你决定跟他离开,我只能让我的配偶死亡。”

华盛顿·D·卡丽妲,吴登的母亲!杨光想起这事,悄悄的偷看吴登。

吴登无所谓的坐在沙发里,似乎来见母亲不过是替父亲完成愿望而已。

“将军,我们会活着离开这里,而你我就不能保证了。”吴谋动了动抵着他脑袋上的枪,然后看向卡丽妲。“D,无论如何我尊重你的决定。”

卡丽妲哭成了泪人,看着这两个男人,恨不得立即去死,好得已以解脱。

而咬着枕头由杨光包扎的乔,沉默的看着他们三人,没有说一句话。

在他们僵持间,吴登看了下时间,提醒的讲:“爸,我们时间不多了,我们约定过,要是这个女人不跟我们走,我们就离开。”

一句爸和这个女人,这两者的区别可不是一般的大,由此可见吴登并不认同他的母亲。

吴登在这里生活了八年,怎么会这么恨他母亲?从这平静的语气上来看,恐怕连恨都没有了吧,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杨光听到卡丽妲公主泣不成声的哭声,给乔绑了个蝴蝶结就讲:“乔,你咬枕头的样子好欠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