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34】心尖人儿

一夜难眠的沉欢顶着一对黑眼圈到了绸缎铺,进门便看见一个人背对着大门,正在认真的看着面料。

春雷忙从柜台转了出来:“姑娘,来了。”

那人闻言转身,一双精明的眼睛看着几个大人恭敬服侍的女孩,眉毛不经意的挑了挑。

“这就是我们主子。”春雷冲着那人道。

那人对着沉欢竟然行了主仆之礼:“在下程智,智慧的智。拜见四姑娘。”他虽然在行礼,背却挺得笔直,见面礼的话也充满了文人的傲气。他既然有傲气,为何还要自荐为掌柜呢?

“程先生?”沉欢讶然。

他就是许中梁推荐的人,本来四个月前就该来的,居然忽然出现在她的铺子里,还以要聘掌柜之命见她,他是什么意思?

许中梁说他是个落魄举止,曾经跟过三个东家,其中一个便是许中梁,那还是许中梁到溪河县之前,后来许中梁走后换了上司,就被上司用名目换掉了,再换了自己人。在官场中基本都是这样。最后一次任职是在盛京一个七品官府中,这次倒是他自己提出离开的,之后便做了闲云野鹤。这只是他明面上最近的履历,实际上,他年轻时曾经做过朝廷中不少人的幕僚,其中包括一个知州,一名侯爷世子,最辉煌的就是在吴国公府呆过。但这群人全都是土族老功勋族,近年来都落魄了,徒有空名。

沉欢上下打量他,程智是个典型的读书人,四十上下,其貌不扬,一身灰色普通的袍子,和寻常的账房先生差不多。

此人在地方州县呆过,自然深谙稼穑,对盛京又熟,土族新贵也都有接触,又熟知京师,他知道的正是沉欢自己需要知道的。

许中梁应该是告诉过他,这里是沉欢当家,所以他行了主仆礼。

沉欢笑着指了指偏室左下首的椅子,“我们过去坐着谈吧。”

程智弯着腰,“是。”

沉欢落座,烟翠已经沏了茶端过来。

“先生在我这不必多礼。我产业不多,不过几处铺子,但杂物繁多。鲁掌柜你见过,我准备掉他去盛京,豫州的生意往后就有先生了。”

程智笑着道:“岂敢有劳二字?为四姑娘效劳,乃是本分。姑娘在豫州最大的产业当属一座茶山、一座农庄外加这间绸缎铺。农庄供应的粮食支撑起盛京的四五间米铺,又是做得大户人家包月粮。光这份眼光,就足以证明四姑娘厉害了。”

沉欢含笑打量他。

不由心里起了玩味之心。这两世里,文人她见得多了,对他也没有特别的印象。不过,他几个月没露面居然是调查她的底细,就连盛京的情况都摸得如此清楚,还真不能小瞧了他。

“既然先生已经清楚我的产业,不知先生有何高见呢?”

“高见没有,要不这样,既然许大人推荐在下来,自然是要在下为姑娘效力的。在下可以做个承诺,姑娘可以用这间铺子一个月的盈余来考试。”

沉欢笑了,“好啊,要不就多盈余一百两银子吧。”

“两百两。”

好狂。

春雷闻言暗生气。

这个铺子已经经营得算是最好了,这是余杭的绸缎铺盈余最高的铺子,要想超出百两,简直不可能。姑娘出一百两已经是为难他了,他自己却要挑战两百两,其不是瞧不起人吗?

沉欢忽然觉得他很有趣,她很喜欢强悍的对手,比如秦松涛,他就能激起她的征服欲,和秦松涛对垒,除了心智外,还要比耐心,比眼光。

“好。那就依先生所言。”

程智颔首:“如果在下通过姑娘的考试,每个月姑娘可否给十两银子。”

春雷顿时瞪大了眼睛,他才二两啊!这家伙怎么敢狮子大开口?

“三十两。”沉欢依旧笑着,这是鲁掌柜的月钱等级,也是豫州最好的掌柜月钱的一倍。

程智不由有片刻的仲怔。

高手过招,比的是气势。

你敢抬我的目标,给我下马威,我就敢用钱来砸你。

如果他真能将月盈余提高两百倍,六个店呢?就是一千二百两,那一个月多给他二十两又算什么?

程智很快便恢复原样,“好,一言为定。”

“春雷,你将铺里的账本和钥匙都交给程先生,你就去忙豫州新开的几家店的筹划。”

春雷皱眉,这个人刚来第一天就给账本和钥匙?万一把铺子端空了怎么办?

见沉欢目光坚决,无奈,只好将账本和钥匙交了出来。

接下来几日,春雷带着他熟悉了店铺的生意和面料。

沉欢便请他进了秦府玉春院。

“先生来的时候我就说过鲁掌柜准备进京。我们余杭也开了六家铺子,眼下急缺人手。程先生负责绸缎铺的经营外,也请你帮我管着其他铺子的账目,一个月后,先生也慢慢熟悉了个大概,我们再谈其他的。”

程智低头称是,抱着台面上放着的一摞账簿,躬身退了出去。

鲁掌柜站在后面有些担忧,“姑娘你就这么信任他?”

“鲁叔,你想一个人用了三四个月调查我,一见面就想狠狠的表现一番,希望我另眼相待,我想,他是个想做事情的人。不过,此人有根傲骨,我先要剔除,若是不心甘情愿的,我不会要。”

“虽然是许大人介绍的,但也是第一次见,还是小心为好。”

“放心。”沉欢也不想和鲁掌柜解释太多,他是个小心谨慎的人,但是思想局限,不够大胆。所以,将他调到盛京,帮着周正宇管理内务,让周正宇主要跑外围。毕竟,盛京很可能是她将来要大干一场的地方。至于程智是什么来头,也只有沉欢知道,如果透露了他的身份,很可能店里的人都会惧怕他,他一白丁出现,他面对的才是真正的较量。

“鲁掌柜,你先观察程先生几日,若没有诚信问题,你便可以入京。”

鲁掌柜应了。

上次事件后,秦松涛来信严肃的将吕氏和秦功勋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秦府再次陷入了表面宁静的样子,可暗中的恨意深了很多。

同时,沉欢收到赤焰派人送来的信,说凌凤已经醒了,但是伤势过重,人送往盛京睿亲王府了。

沉欢心里沉了沉,凌凤手上的军队受了重创,主帅伤重,就等于睿亲王府的力量削弱了。

这意味着什么?

许中梁的来信,说秦松涛被推举到了二皇子身边,转为辅导二皇子。而二皇子对他甚至满意,这条消息让沉欢沉思了许久。

秦松涛辅佐二皇子,等于他彻底的靠向了褚家。秦松涛这样小心谨慎,希望当个墙头草人,忽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又是为了什么呢?

过了两天,宫里忽然来人了,带来了皇上一大堆赏赐,还有一封诏书。

秦婉因护宁贵嫔顺利诞下九皇子有功,晋封为正六品宝林。

沉欢的心总算放下了一些,她最担心的就是宁贵嫔的孩子,万一姐姐在身边出了事,就非常麻烦。

宫里的赏赐让整个秦府都狠狠的眼红了一把。

沉欢选了把坠了块玉的紫檀扇送给秦功勋,他的脸上顿时发光,毕竟是御赐物品,秦松涛都没有挣到的。

其他的,沉欢选了一对精致的珍珠珠花给秦嫣,一支玉如意给苏氏,吩咐云裳随意挑了几样送给马姨娘他们。

吕氏和长房的自然是没分的,就算生气,他们也没法,沉欢不可能理他们。

姐姐的安危沉欢暂时不用担心了,可姐姐的心情呢?

浅玉说每次见她虽然依旧是那样温柔的笑着,可明显的消瘦了。

宁逸飞一直没有消息,连她都几乎失望了。

果然,过了两个月,许中梁送来消息,说漕运再次交回了褚氏勋国公手中。

沉欢叹了口气,勋国公为了夺回漕运的管辖权,真是绞尽心思。只是,凌凤此次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

想起他带的面具,说因为脸上有道伤疤,那他身上是不是更多的伤疤?

她忽然觉得,什么男人都不如这些愿意上战场的男儿强。在那样的地方,能想象得到,不管你是功勋家世子,还是贵胄家王孙,一样是冲锋陷阵,奋勇杀敌,方有如今的辉煌。

可看下秦松涛这种人,玩权弄势,为着一己私利,冷血无情。

她忽然有种冲动,抓起寒剑,挥刀砍了那些蛀虫!

秦松涛,他想成为二皇子的人,想助他一步登天吗?

沉欢怎么能容许?

原来当初荣郡王拿着两个职位让秦松涛选,他打的是这个主意!这是最好的机会,靠近权利忠心,甚至可以成为外来皇帝的勾股之臣吗?他不像沉欢有着两世经历和先知,但凭他自己的审时度势眼光,却让他有机会命中了靶点!

他站在褚贵妃一列,开始了辅佐二皇子争夺太子之位吗?他的权利*该是多么明显?而他能够在睿亲王给他那样短的时间内,就能根据朝局精准断自己如何获取捷径,思维敏捷,以及目光,不能不令沉欢肃然。

她的对手,善于谋略,善于机变,世故圆滑,甚至能屈能伸,他完全具备了成为上人的要素。

等,她必须耐心等三年,那个时候,哥哥便可以参加春闱考试。

这三年,她沉下心来,将生意做大,等哥哥高中时,她就有强大的财力支撑哥哥。

春去冬来,冬过春之。

沉欢度过了重生后最安逸,顺利的三年。

三年里,她获得恩准进宫探望一次姐姐。

姐妹相见,泪涟涟。

本来就苗条的秦婉极度消瘦,可精神还算好。哭过之后,她依旧露出美丽的笑容,拉着沉欢的手柔声道:“宁贵嫔说他是因为皇命回不来,她让我耐心等待。”

沉欢闻言心惊,当年她的猜测是对的。可,宁逸飞究竟遭遇了什么?

三年,不长不短的时间,对相恋不能相见的人来做,那是多么的煎熬。

但沉欢相信他是安全的,否则,皇上对姐姐早该做出什么动作。

当她从宫里出来,让车驶过睿亲王府大门胡同,静静的看了一回,便离开。

这三年里,凌凤再没有出现过,送来的东西却没断过。赤冰曾经回到她身边,但沉欢坚决让她回去,她不想和凌凤瓜葛太深,有赤冰在身边,总是觉得凌凤的眼睛没有离开她。

13岁的沉欢,越发沉静老练,再不用装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秦嫣的婚事没有着落,不知是因为宁逸飞的事情闹的,还是她和秦松涛眼光太高。不过,秦松涛倒是预发老练,意气风发。二皇子身边的侍讲他便是第一人。

而,秦钰,非常勤奋也争气,两年前就已经顺利进入了浩阳书院,成了掌院座下当界学生中的大弟子。

明年春,哥哥就可以参加考试。

哥哥高中,她便可以大展拳脚。

沉欢站在窗下,看着一年一年盛开的荷花,又是一个盛夏的艳阳,照灿烂的花木上,显得格外的炽烈,一如沉欢义无反顾的决心。

同在北方高山之上,红色披风迎风飘扬,凌凤看着寸寸夺取的土地,血脉贲张。

这是一条什么样的路?是他们三十万神策军的鲜血铺就的。

三年中,两位叔叔战死,他几次死里逃生。

如今,大礼的彩旗,已经插到突厥皇庭的对面。

大战在即,他一刻不敢独眠。

赤焰和他一样,看着远方。

三年,两个十七八的少年,如今已经沉稳持重,高大了许多。

虽然三年里,没有收到沉欢片言只语,可沉欢的粮食从来都是源源不断。第一次他最需要的时候,那五万粮食让他感受到沉欢冰冷的脸下藏着的那片炽热的心。

这三年里,凌凤不去靠近沉欢,是清楚的知道了皇帝对宁逸飞的逼迫。他忽然发现,他们越是靠近沉欢三兄妹,他们越是危险。

赤冰,依旧派了回去,沉欢拒绝,因而隐身在她周围,这样,他才放心。

不知道,沉欢如今变成什么样子?13岁已经是大姑娘了。

不知道,他们再相见的时候,会是什么心情?

凌凤,很是期待。

明日,是场恶战!结束便是胜利。

那个时候,他回去收拾好朝廷,便可以去见见那个总是缠绕在他心尖,挥不去,抹不掉的人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