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19章 向她索吻!

吃过早餐以后,宋锦丞换了正装,拎着公文包准备出门。

陆吉祥一直拽着他的手,可怜兮兮的跟着他,直到走到了玄关口,她都没舍得放开手。

最后,宋锦丞倒是笑场了。

“你怎么了?”

他笑意晏晏的看着女孩儿,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旁边的鞋柜上,一边伸手把人揽到了怀里,轻吻她的脸颊,满含宠意:“是不是害怕了?”

陆吉祥抬眼瞅着他。

她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

宋锦丞叹息,轻轻地抚拍着她的后背,继续道:“别多想,你不会有事的。”

“我怕……”

陆吉祥很脆弱的开口。

自从经历了上次的事情,她对于怀孕这件事情,既有期待,也存有害怕。

她没有任何经验,甚至在上一次怀孕的时候,她都是懵懵懂懂的,如果不是去医院里检查了一次,她恐怕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流过产。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让她有了阴影。

“我已经让助理安排好了,下午我们就去医院做检查,我来接你?还是你去单位找我?”宋锦丞看着她,开口问道。

陆吉祥想了一下。

“我去找你吧。”她这样答道。

宋锦丞挑了眉。

他以为,这个丫头会不敢出门。

“反正上午还有空,你又不在家,我想去找秦可卿。”陆吉祥说道,一边看着男人,见他脸色不大好,她又赶紧补充一句:“我都已经给她发过短信了,她今天休假,没在单位里。”

宋锦丞‘嗯’了一声,没什么过多的表情。

“路上小心点。”他嘱咐道:“有事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啊。”

陆吉祥咧嘴一笑,有几分狡黠:“如果你有事的话,也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宋锦丞看向她:“给你打电话做什么?”

陆吉祥的眼珠子一转,便回答道:“也许,我可以帮你啊。”

“你自己多小心点就好。”

宋锦丞说道,暗暗摇头。

这丫头只要不给他添乱,他就谢天谢地了,从未想过她能帮他什么。

“切。”

陆吉祥一哼,弯腰将公文包拿起来交到男人的手里,出声催促:“行了行了,快点去上班吧,不要迟到了,小心被扣薪水啊!”

宋锦丞没动。

他笔直的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的、满含笑意的望着她。

不可否置的是,他是迷人的。

就像是一块放在月光下的美玉,波光流转之间,只消一眼,便足以令你弥足深陷,终生而不可自拔。

他亦是成熟的,纵然城府深沉诡计多端,但是,他对女孩儿的心,却是赤诚可见。

这么多年了,从未曾移动分毫,反而愈发坚定如磐石。

这种感觉,难以描述,难以言喻,很微妙,但不管你是谁,身份如何,背景如何,一旦遇上了,便也是甘之如饴,俯首称臣。

这就是爱!

陆吉祥被他看得面红口燥,男人的目光太过深情,让她不知所措。

“吉祥。”

宋锦丞沉沉缓缓地启了声。

他像是正在施法的巫师,在迷惑着他心爱的姑娘:“我要走了……”

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明了。

陆吉祥不自觉的舔了下唇,慢吞吞的走到他的面前。

“低下来一点。”

她轻轻的出声,脸红红的。

宋锦丞温柔一笑,果然就听话的弯了腰,黑眸紧盯着女孩儿脸上的变化,不愿错过任何。

“你可真麻烦!”

陆吉祥嘀咕一句,垫了脚尖,仰头在他唇角一吻。

“路上小心。”她这样说道。

唔!

原来,这个男人是在索吻。

“好!”

宋锦丞点了头,大手揉了揉女孩儿的发,最后看她一眼,心满意足的离开。

这才是居家过日子的感觉。

目送宋锦丞离开了以后,陆吉祥关了门,刚转过身,便看到裴谦正斜斜的倚靠在墙边,双手捧心,一副很受伤的模样儿:“请你们不要再在单身人士面前秀恩爱了,好嘛?请给我们留一条活路,好嘛?”

陆吉祥瞪着他。

“秀恩爱?我们哪有?!”

“怎么没有?”裴谦欲哭无泪:“从昨天到现在,你们一直都在无情的蹂躏着我这颗脆弱的玻璃小心脏,你们到底有没有考虑过,作为单身贵族,其实我们是很容易受伤的!”

陆吉祥翻白眼。

“我又没有求你住在这里!”

她一边说道,一边往屋里走。

裴谦跟在她的身后,故意用着可怜兮兮的语气道:“吉祥物,好歹我们也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战友有难,你要帮不帮?”

陆吉祥站住脚。

“你要干嘛?”

她回头看他,目光里有警惕之意,还不等裴谦开口,她又继续道:“除了给你找老婆或者女朋友的事情以外,其余的,我们都好商量!”

“我像是这种一直麻烦别人的人吗?”裴谦说得理直气壮。

“呵呵……”陆吉祥冷笑,睨着他:“你说呢?”

“哎哟!”裴谦抛了个媚眼,笑嘻嘻的:“咱两谁跟谁啊,我跟锦丞那是打小就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

陆吉祥深吸一口气。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的脸皮已经够厚了,真是没想到啊,裴谦的脸皮比她还要厚!

“说吧,你到底想干嘛?”

陆吉祥睨着他道。

裴谦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只听他说道:“我家老爷子想把我逮回去,但是呢,他的人肯定是不敢闯到这里来的,毕竟这里是宋家的地盘呀,所以……”

“所以,你打算在这里长住?”陆吉祥接过他的话。

她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她倒不是嫌弃裴谦住在这里,只是,这里毕竟是她和宋锦丞的家,如今忽然多出了一个人,势必会对他们两口子的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

比如,昨天晚上的事!

思及这里,陆吉祥开始脸红。

“呃,昨天晚上,你睡得好吗?”

她忽然问道。

裴谦听到这话,脸上的笑意立马消散了。

他指着自己眼睑下的黑眼圈,苦兮兮的:“你说呢?”

陆吉祥大窘。

“额,那个……”

“我昨天熬夜看了一宿的电视剧,哎呀,那个电视剧真的很精彩!”裴谦自顾自的说道。

陆吉祥微怔。

“你昨天在熬夜看电视剧?”

“不然呢?”裴谦见她脸色有异,笑得诡异起来:“莫非,你们昨晚”

“放屁!”

陆吉祥急匆匆的打断他,一边气呼呼的往卧室方向走去,一边道:“你就做好舍财的准备吧,我已经约了秦可卿,我们要去吃最贵的午餐,反正你报销,谁怕谁!”

裴谦站在原地没动。

他倒是笑得挺无所谓的。

没事就逗逗吉祥物,还是挺好玩的。

……

中午,秦可卿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陆吉祥正看着手机,笑得前仰后附。

“看什么呢?”

秦可卿落了座,一边招手向服务员要了杯蓝山,一边道:“小心点,别笑抽过去!”

陆吉祥收了手机,脸上尽是笑意,只听她说道:“我刚才看了几个笑话,唉呀妈呀,把我笑得不行,你要听不,我说给你听啊!”

“别!”

秦可卿打断她,摇头道:“我现在不想听,你还是别说了吧。”

“你怎么了?”陆吉祥睁眼看着她。

秦可卿咽了口气。

“没什么……”她继续摇头:“最近工作太累,整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我有点想辞职了!”

“啊?”

陆吉祥惊诧:“你要辞职?”

“是有这想法。”秦可卿点了头,继续道:“你也知道,我都在这行里干了好几年了,可是一直都是一个小秘书,整天的工作就是复印资料和倒水什么的,我觉得,我就是在浪费自己的青春年华!”

“可是,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说过,每个秘书都是这样经历过来的么?”陆吉祥看着她,说道:“秦可卿同志,你都坚持了这么多年,难道就要这么放弃了?”

秦可卿没说话。

陆吉祥继续道:“再说了,你辞职以后,你想干什么?你就是干这一行的,难不成打算换个新环境新公司,然后又从头做起,难道这样就不是浪费青春了?”

“你不懂!”

秦可卿说得意味深长。

“我有什么不懂的?”陆吉祥皱眉,道:“我也当过秘书啊。”

“现在单位里人事变动挺大的,前段时间,成阎王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居然连续好几天都没去单位里,害得所有人都人心惶惶的,后来我听秘书长说,他好像是和首长大吵了一架,暂时被停职了!”

“成樾被停职了?”陆吉祥吃惊不已。

“是啊。”秦可卿点头,道:“现在是由副主任暂代,如果成阎王在这么被停职下去,他最后很有可能会被调出去的。唉,你说成阎王是不是疯了?好端端的和首长吵什么架,这不是拿自己的光明前途开玩笑嘛。哎对了,你最近去哪了?我前段时间给你打电话,一直都是无法接通,你都在干嘛呢?”

“我、我出差了。”陆吉祥笑笑道,心里却在想,成樾为什么要和宋领导吵架?

那个男人不简单,平时狡猾得跟狐狸似的,以她对成樾的了解,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会冲动的人。

唔,这其中必有蹊跷。

可是,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摇头,暗示自己不要在想成樾的事情!

“喂?喂喂喂?”

秦可卿伸了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拔高声音道:“陆吉祥同志,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啊?”

“啊?”

陆吉祥回了神,仰头看着她:“你说什么?”

秦可卿道:“我说,你真幸福,每天都能和自己的老公在一起!”

“呃?”

陆吉祥还没转过弯,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可卿只好继续解释道:“你是和你老公一起出差的吧?陆吉祥同志,你真好命!”

陆吉祥有些不好意思。

“别光说我了,你呢?”她看着秦可卿,问道:“你和裴谦之间怎样了?”

秦可卿的脸上本来有笑容,可当听到‘裴谦’这两个字以后,迅速消散。

“没怎样,就那样了呗!”

她耸了耸肩,脸上的表情风轻云淡。

可是,闪烁的目光,还是将她出卖。

“你没把他追到手啊?”陆吉祥半开玩笑的说道,希望能缓和此刻的尴尬气氛。

“太难追!”

秦可卿的表情很夸张:“你真不应该叫他赔钱货,他分明就是一根老油条,永远都炸不透的那种!”

陆吉祥哈哈大笑。

“老油条吗?这个形容词不错。”

秦可卿却笑不出来。

她低了脑袋,很沮丧:“他说我们不合适!”

“不合适?”

“是啊!”秦可卿点头,继续道:“其实,我已经很努力了,但他就是不愿意见我,前段时间我一直守在他家门口,结果他知道了以后,索性就不回家了,他分明就是在故意的躲着我!”

“你没问他原因?”陆吉祥问道。

她记得,裴谦说过,他不能找一个爱他的女人。

真是荒谬,如果没有爱,那又为何结婚?

为了家族利益?

还是纯粹的只是想找一个婚姻合作伙伴?

“裴谦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秦可卿咬着牙说道,想到自己当初满怀期待的向他表白时,却被告知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天知道,当时的她,简直羞愧得想要立刻就钻到地底下去。

“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陆吉祥想了一下,说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他喜欢的人是他的前女友,但是那个女人已经去世多年了!”

“对呀,我也是这样跟他说的,我还说我不介意,愿意给他时间和空间。”说到这里一顿,秦可卿长叹一口:“可是裴谦说,他宁愿找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也不会和我结婚!”

“……”

神逻辑!

总之,陆吉祥就是想不明白了。

“你别担心啦,我已经想明白了,既然人家不领情,那我就退出咯!”秦可卿微微的笑,佯装无所谓的样子:“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在他一棵树上吊死?”

“你能这样想是最好的!”陆吉祥笑着握住她的手,提议道:“要不,我再给你介绍别的帅哥?”

“算了吧。”

秦可卿摇头,婉拒道:“我现在还年轻,这事不着急,我还是想跟着缘分走!”

“好!”陆吉祥点头。

“我先去上个卫生间。”

秦可卿说道,一边从座位上起了身。

“你去吧。”

陆吉祥仰头看她一眼,接着又继续低头喝果汁。

秦可卿踩着高跟鞋离开。

过了没大多一会儿,陆吉祥听到一阵手机铃音,并确认是从秦可卿的手提包里传出来的。

电话响了几声,很快归为安静。

但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再次响了起来。

本来呢,陆吉祥是想接电话的,但是又觉得这样不礼貌,所以就没动,等着秦可卿回来以后,她才开口说道:“秦可卿,刚才你的手机在响了两次,应该是找你有什么急事吧!”

“是吗?”

秦可卿狐疑,从手提包里翻出了手机。

她点开通讯录,果然看到有两条未接来电。

“妈呀,好像是秘书长的手机号!”

秦可卿惊呼一声,赶紧拨了回去。

她示意陆吉祥噤声。

很快,电话接通。

“喂,秘书长,我是秦可卿。”

秦可卿笑着说道。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秦可卿抬了脑袋,先是奇怪的看了眼陆吉祥,才答道:“是呀,我是和陆吉祥在一起的,怎么了?……噢,我们在淮南路……呃,好吧,我知道了……”

见她挂了电话,陆吉祥才开口道:“怎么了?”

秦可卿将手机放在桌上,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秘书长好像要过来?不对,好像是有什么人要过来,还问我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的!”

陆吉祥挑了眉梢。

“谁呀?”

“我不知道呀。”秦可卿摇脑袋。

陆吉祥见状,有些隐隐的不安,难道是成樾要过来?

不会吧,那个男人的消息也太灵通了吧,她这才刚回来呢,他就知道了?

两人坐在咖啡厅里等了一个多小时。

最后,秘书长再次打来了电话,说是他不过来了,让她们自己去吃午饭。

秦可卿一头的雾水。

“什么情况啊?”

她有些懵。

陆吉祥匆匆起了身,连忙开口道:“走吧走吧,我们去吃饭,今天我请客!”

“好啊!”

秦可卿听她这么一说,很快忘了秘书长的事情,与她手挽手的出了餐厅。

吃过了午饭以后,两个小妮子在商场里闲逛,陆吉祥看中了一条紫色条纹的真丝领带,拿在手里左右端详了许久,愈看越觉得满意。

“想买给你老公啊?”

秦可卿凑在她的身边,笑得促狭。

陆吉祥很大方的点头。

“我觉得这条领带很好看啊。”她说得是真心话。

“喜欢就买呗!”秦可卿大手一挥,很是豪迈:“反正你老公的工资卡在你手里,想买什么就买,刷卡刷卡刷卡!”

陆吉祥窘了一下。

她挺无语的:“秦可卿同志,你能低调一点吗?”

“啊?”

秦可卿回过头,柜台前的几个导购都在偷偷的笑。

秦可卿脸红,呐呐的不再出声。

“麻烦了,请帮我把这条领带包起来吧。”

陆吉祥决定下手。

“好的。”

导购笑得很温柔,将她选中的领带快速包装起来,并问道:“女士您好,请问您是付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陆吉祥答道。

付完账后,两人走出店外。

秦可卿憋了好久,终于是忍不住的大叹一口气,说道:“一条领带就要一千多块,他们怎么不去抢啊?”

陆吉祥点头,附和道:“对呀,我也觉得好贵的,但是我都已经让人家包起来了,总不得退了吧,好丢脸!”

秦可卿特郁闷的看着她:“土豪,我们交朋友吧!”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呀!”

陆吉祥眨了眨眼,两人相视一笑,心情霎时变好。

既然活在当下,那就学会享受吧。

……

下午三点多,宋锦丞打来电话,催她去单位。

在与秦可卿道别以后,陆吉祥走到马路边拦车,远远的,她看到有一辆车挺眼熟的,待对方开近以后,她才想起来这是成樾的座驾!

反正,横竖都躲不过!

索性,便不躲了。

高大的悍马车在她面前停住,车窗降下,不出意外的,戴着墨镜的成樾出现在她眼帘之中。

“嗨!”

陆吉祥挥了挥爪子,主动问好。

“上车!”

成樾颔首,声音低沉。

陆吉祥摇头。

“不行,我要去政治部!”

成樾闻言皱眉,先是沉默了下,才道:“上车,我捎你过去!”

“真的?”

陆吉祥有些怀疑的看着他。

她又不傻,她是绝对不会相信成樾会有这么好的心,居然主动来当她的司机。

“我有事和你说。”成樾开了口,因为他戴着墨镜,所以并不能完全看清他的表情,但是他的语气很严肃:“在路上和你谈,这里不让停车,快点上来。”

陆吉祥左右看了看。

远远的,她好像看都前边十字路口的交警正在往这边探望。

她拉开门上了车。

“系好安全带。”

成樾嘱咐了一句,踩下油门,驱车上路。

途中,陆吉祥不曾主动开口,自从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以后,她在看到成樾的时候,浑身都很别扭。

从她出生到现在,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表白呢。

呃,宋锦丞不算在其中,那个男人压根儿就不屑向她表白,平时除了在床上时能听到几句好话以外,其余时间,他都能把她给气死!

“很抱歉没能亲自去救你。”

突然间,成樾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抬头看他,没反应过来:“什么?”

成樾笑了笑,目光依旧盯着前方的道路,说道:“关于你被绑架的事情,陆吉祥,我很抱歉没能为你做点什么。”

“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吉祥嘴快的问道,末了,她又独自摇头,喃道:“是不是宋领导和你说的?”

“我是首长的办公室主任,首长的很多事情都会由我来处理,所以……”

他没把话说完。

尽在不言中。

陆吉祥点了点头,忽然问道:“听说你被停职了?为什么啊?”

“你的那个朋友和你说的?”成樾看了她一眼。

“是啊。”陆吉祥点头承认,继续道:“你和宋领导吵架了?成樾,你是不是疯了,你居然敢和你的直属上司吵架……哎,不对呀,据我所知,宋领导的脾气很好的呀,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把你停职了呢?”

成樾不答反问:“你在关心我?”

陆吉祥翻了个白眼,道:“你别自恋了。”

成樾笑了笑,不答话。

“说真的,难道你就不担心吗?”陆吉祥看着他,说道:“那可是首长办公室啊,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往里钻,你都坐到主任的位置上了,你舍得放弃这一切吗?”

“那你呢?既然进来了,为什么又要退出去?”

“我?”陆吉祥指着自己,笑道:“别开玩笑了,我要不是宋领导的儿媳妇,我能进去?再说了,那个地方不适合我!”

她说得豁然。

成樾却笑得嘲弄。

“不适合你?难道政治部就适合你了?”他开口说道:“陆吉祥,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是信息工程技术的高材生,你有自己的能力,但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去当一个秘书?难道,你就愿意放弃你所学习到的一切,只为了满足一个男人对你的占有欲?”

不得不说,这当官的就是不一样,随便的三言两语,便能勾起你内心的共鸣。

如果是换做以前,陆吉祥会不甘心,但是现在,她的想法改变了。

“不会呀!”

她摇了头,笑得坦然:“我喜欢宋锦丞,所以就想和他在一起。成樾,你不必再在我身上花心思了,我今天之所以会上你的车,其实我就是想和你说清楚,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还是做朋友吧。你很优秀,但不应该把时间花在我的身上。再说了,你还有一个女儿,她很可爱,如果你是真心爱你的女儿,你就应该担负起一个做父亲的真正责任,找一个合适的女人结婚,给你的女儿一个完美幸福的家庭!”

“找一个合适的女人结婚?”成樾笑了起来,声音转冷:“陆吉祥,你还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