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103.一笑一尘缘103

(“猫猫,你听话些,可好?”)

听到帝和的话,诀衣暗生不服,挣了挣自己的手,挣不出来,不甘不愿的被帝和拉着走,“我就是我。”听他话的女子太多了,不缺她一人,何况她为何要听他的话?那些仙女之所以乖顺是想在他眼里留下美好的样子,期望能得他的心,她不会指责她们对错,对卓尔出众的大神付心倾慕并无错,谁又不想和世后帝后那般得人宠爱万千,而她已不作奢望。她的脾气,现在改变于他跟前来说,无甚多意义了,他还能不晓得她是什么脾性么。便是撇开他不说,她的性子也不是个听男人话软兔子,素来人听她调派,哪有别人指使她干什么不干什么。

“女子家家的,温柔些,会少吃很多苦头。”帝和语重心长的劝诀衣,她太好强,比她强的男人哪里会那么多,能遇到几个已是不易,能比她强大的男神又有哪个没自己脾气的呢?不会人人都心疼她的遭遇,也没人会有无尽的耐心来呵护她。他知道她是个好姑娘,将她尽力留在天界是他能为她做得最后一件事,也算是对夙漠临终消失前的祈求一个交代了崾。

诀衣语气坚定的道:“我不怕。躏”

帝和无声,只在心里说了一句。珑婉啊,你可莫像猫猫这样倔强,不是哪个男人都叫帝和。

走出树林,眼前亮了许多,诀衣慢慢的停下来了,不肯跟帝和回去。

“我不想回去吃东西。”

帝和被她带着停了下来,“怎么了?”

“不想吃。”

“是不想吃,还是不想跟她们一起吃?”

诀衣看着帝和,没有说话,在她看来没差别,总归是不想去那群人中间,太吵闹了。

悠悠的青河边,诀衣看着帝和亲自为自己烤鱼,若说心底一点儿不感动委实太虚伪了些,她不愿回一群仙子当中,他便带着她来了别处,给她抓鱼,又给她找来地瓜。坐在他对面看他专注忙活的时候,她想,他在天界很讨人喜欢不是单靠他的皮囊和身份地位,在顾全女子颜面和娇软心思上,他确实很讨喜。

对别人来说,他确实很得人心,可若是对他的妻,大概就不那么喜欢了吧。不晓得他是不是晓得自己这样的性子不适合娶妻生子,不管多少女子对他示好,他皆不动心。上山一路,她在他的身边,有些仙娥的暗示到了她闭眼都能明白她们的心思,她不信他感觉不到,可他就是能做到不给别人难堪却又不让对方错觉他动心于她们。

帝和把烤鱼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笑着递给诀衣,“来,尝尝。”

诀衣接过来,看到烤得有点糊的鱼,能吃吗?

“放心,没毒。”

“有毒我也不怕。”

“呵。”帝和问,“为何?”

“我是谁呀。”

看着诀衣自信的俏模样,帝和笑笑,低头给诀衣烤地瓜,九霄天姬就是九霄天姬,都禁了她的仙术还能得意。

见帝和烤地瓜的手法颇为娴熟,她不免好奇,“你是不是经常自己做吃的?”

“我?”

“嗯。”

“呵,不常。”

帝和一边烤地瓜一边道,“在我认识的所有人中,厨艺最为厉害的是星华,他可烧得一手比厨神还要好的菜,那味道,吃过一回保管叫人终生难忘。不过,能让他亲手烧菜伺候的,除了他家那口子,没其他人了。我嘛,时不时去星宆宫吃个饭,喝个茶。”如他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如果不是巧遇,哪里会花心思去烧菜吃,吃不吃没两样。

“你会烧菜吗?”

“简单的,会。”

诀衣轻轻一笑,看样子也确实只能做些简单的菜色了。

“你笑什么。”

帝和神情颇为理所当然的说道,“不会烧菜的大神可不止我,何况,我还晓得一二。你若是看帝尊的厨艺,会觉得我简直就是一代新厨神。”

“呵,帝尊不会吗?”

“你吃的这条鱼在我手里还能看出是一条鱼,若是给了千离那小子,恐怕让你想破头也猜不出是什么。幻姬跟着他没有饿死,多亏千辰宫的总执大人叫了许多神侍去厨神食神那儿学了艺,若不然,他家那些小崽子每天只能吃仙

果了。”帝和在心底鄙视了千离一番,都娶妻生子了还是一个菜不晓得做,也亏得他脸皮厚,竟然没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妻儿。

诀衣想到当了父尊处处传奇的帝尊竟然也有不会的,勾唇莞尔,却不小心把鱼刺给咽了下去。

“啊。”

帝和抬头,嗯?

诀衣皱着眉头不敢咽口水,轻咳两声想把鱼刺咳出来,没成功。

“鱼刺卡了?”

诀衣朝询问的帝和点点头。

看到诀衣又咳嗽了几声也没把鱼刺咳出来,帝和从对面站起,走到她的身边蹲下来,“我瞧瞧。”

这回诀衣听话了,看着他。

帝和抬手,食指在诀衣喉咙处点了下,一点金光闪现,鱼刺回到了她的嘴里。

诀衣张嘴想吐,看到帝和摊开手心在她的嘴前,愣愣的看着他。

“吐吧。”

诀衣把嘴里的鱼刺吐到帝和的手心里,他不嫌脏么?

“这么大两根鱼刺你都能咽下去,真当自己是猫儿?”

“我那是听你说话去了,不怪我。”

帝和浅笑,“怪我咯?”

“嗯。”

还嗯?!

帝和无奈地看着诀衣,摇了摇头,“诀有理啊。”说完,站起来,拿着诀衣吐出来的鱼刺走到青河边,打开手心,两条小金鱼从他的手中跃飞出去,落到水中,啪啪两声,欢快的游走了。

诀衣拿着烤鱼看着帝和的侧影,他这个人,乍一看满是缺点,可细细相处起来,其实心底很软很善良,对所有人都很好,确实讨人喜欢。

“我还能吃吗?”诀衣举着手里的鱼问走回来的帝和,神情很认真,惹得帝和莫名的想笑。诀衣却想,他把鱼刺变成小金鱼放生,是不是在说她吃鱼太残忍?

帝和笑问,“为何不能吃?”

“杀生了。”

“杀生也是我杀的,跟你无关。”

诀衣看着手里的鱼,不知道要不要吃,有吃的她一向不排斥,可没有也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她说饿,他会放在心上,坚持给她弄吃的。

帝和见诀衣不肯吃鱼了,把地瓜拿出来捏了捏,“吃这个吧。”

诀衣伸手就接,还没拿稳,烫得把地瓜又扔回到帝和的手里。

“好烫。”

听着诀衣声音里微微埋怨与不好意思,帝和的心忽然柔软了,他不怪她扔回了地瓜,只是感觉自己和她到底不是亲密男女,他不会周到的照顾她,她也不懂诸多小事。若是星华与飘萝在一起吃地瓜,他一定会把地瓜剥好弄成小块儿,吹凉,再给飘萝吃。而赖皮又懒散的飘呆呆,肯定会赖着让星华弄得她只需张嘴吃。

帝和低头掰开地瓜,去了皮,吹凉了一些,走到诀衣身边挨着她坐下,把地瓜拿给她,“这样可以吃了。”说完,拿过诀衣手里的烤鱼,让她能有手拿地瓜。

“谢谢。”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第一次受到男子如此好脾气的照顾,诀衣想硬气的说两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很清醒的晓得身边的是博爱广善的帝和,只是没想到他可以耐心到这般地步,她算的自制力颇为不错的人了,对他都能讲不出话,那些没什么定力的仙女,若是被他这样呵护,一颗心怎能不被他收服。这货,对人真的很好。

诀衣小口吃着地瓜的时候,帝和在旁边剃鱼刺,看着他专注的模样,她心里又嫌弃又不好意思,越吃越觉得地瓜香,可心里也越发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挥不开,理还乱。原本还有些声响的河边变得安静了,她低头一口一口吃的东西,他在她的身边无声的帮她去刺儿。

鱼刺剔完后,帝和把只剩下鱼肉的鱼拿给诀衣,“放心吃吧。”

诀衣问,“你不吃吗?”

“我不饿。”

“地瓜很好吃。”

“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是谁给你烤的”

诀衣撇撇嘴,接过帝和给她的鱼吃起来。他烤的鱼味道着实一般,可她却觉得味道不错,尤其是在没有鱼刺之后,挺

合她的胃口。边吃边想,这就是远离那些女人的利处,只有一个他,一群女人围着他不够分享他的好。

鱼快吃完的时候,诀衣想到仙子们肯定还在等帝和回去,对他道,“如果我保证就在这儿不离开,你会放心回去吗?”

“回去?”帝和问,“哪儿?”

“众仙子肯定在盼着你。”

帝和悠然自得的扇着扇,“她们盼我,你就不想与我在一起吗?”他细心照顾她,她不喜欢么?

“有个小童跟着自己确实会好些,可我不想被人诅咒,好东西得大家分享。”

帝和眯了眯眼,看着诀衣,“你说我是东西?”

“你当然不是个东西。”

“诀有理!”

诀衣立即跳开,“欺负没有仙术的我不算男人。”

帝和瞬间出现在诀衣的面前,贴着她的身子,“我是不是男人跟欺不欺负你没关。”话音落下,诀衣被帝和扛在了肩膀上,朝众仙子等候的放心走去。

倒栽葱一般的诀衣不满的踢着自己的腿,“放我下来,帝和,你放我下来。”

“你说我是什么?”

“你是东西。”

“嗯?”

诀衣改口,“你不是东西。”

“嗯?”

诀衣无奈的捶打帝和的后腰,“你是东西又不是东西。放我下来。”

帝和嘴角上扬,“那我到底是不是东西?”

“不是。”

“噢?”

“是。”

“哦?”

诀衣抓着帝和的衣裳,“你是神,大神。”

“什么样的神?”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受万千少女少妇少男们倾慕的佛陀天大尊神。”

帝和停下来,话音含笑,“不晓得为什么,总觉得你这话不太真心实意。”

“难道你感觉不到大家对你的喜欢么?”

不少的仙子怀疑她是圣后娘娘,看她的时候,尽管隐藏了各自的心思,可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她们不喜欢她,眼睛撒不了谎。

“呵……”

帝和放诀衣下来,看到她因为倒栽而充血红透的脸颊,嘴角的笑容愈深了,“禁你的法术真是明智之举。”要是让她仙法自如施术,这会子就为难不了她了。

诀衣不满的哼声,“帝和你太欺负人了。”

“谢谢夸奖。”

“……”

也是,她脑子坏了吗,这会儿自己没仙术,跟他对着干自然吃亏,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再讨债回来。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怎么就忘记了这个呢,她可是用智慧取胜的女战神。

“我不想回去。”

“理由?”

“怕吵。”

她没说谎,也没有刻意刁娇,他是晓得的。许久没见到他,那些姑娘们的话是多,他能理解,她确实不会适应。

帝和伸手搂住诀衣的腰身,带着她腾云驾雾飞了起来,和那些能自顾自的仙女们相比,他并不需要多加思索便顾了她。

看着两人朝山顶飞去,诀衣心想,早这样不就好了,非要一步步爬上去,不嫌累。可,没有多久帝和便落了下去,两人离山顶还有不近的路程。

看着眼前的景色,诀衣惊喜的走上前几步,“我今晚是在这儿休息吗?”

“喜欢吗?”

诀衣点头,“嗯。”

眼前是一片不见边际的波光,在湖面的两边,有十二道静水帘,每一道静水帘皆倒映着天空里的圆月,站在湖边看过去,像是被许多月亮围在水中心一样,幽幽碎境清风拂,霖霖仙光撩梦心,在这儿待上一晚,定是舒服。

帝和走到诀衣的身边,没想到她忽然转身在他胸口捶了一下,“不错,本君很满意。”

帝和低头看了一下被诀衣捶到的地方,这样表达心中欢喜的方式不是男子惯用的么?她倒爽帅的很。

诀衣挥了下手,“你退下吧。”

“嗯?”

诀衣表情很认真,“我想洗个澡,非礼勿视这个理儿,神尊定然不需我多言吧。”

“然后呢?”

“澡后我可能会舒舒服服的睡个觉,放心吧,我没有仙术,离开你未必能安全到山顶,我不会乱跑,明儿你记着来此处找我就行了。”

帝和看着诀衣娇俏的脸庞,她还记得自己仙法被他禁了这回事呀,他不守着她,她不担心,他还不敢安心离开呢。

“你去湖里洗着,在岸边护着你。”帝和声音平静的道,“我不看你。”

诀衣问,“你不用回去吗?”

“那些人与我何干,为何要回?”

她想说,其实他们也没关系,他不必为自己找事儿,给她解了禁术就自由了。不过,想来说也没用,他对人好,不表示他没自己的想法,一直禁着她的法力,或许真是为她好吧。

“去吧。”

说毕,帝和走开,拂袖在草地上变出一张棋盘,悠然落了坐,背对着湖面自与自对弈。

周围的月亮许多个,静水帘映出一道道的银光,让整片天地显得格外明亮,诀衣看着帝和的背影,仙风灵骨,格外清俊,这家伙温柔起来还真是让人说不出讨厌的话。

听到身后传来宽衣解带的嗦嗦声,帝和执子的手微微顿了下,缓缓的把白子放到棋盘上。湖面传来水声的时候,他刚好从棋盅里夹了一颗黑子,久久的,手一直没拿出来。

帝和啊帝和,你可是天界的情圣,像你这样好品德的男神,上哪儿寻哟。帝和一边暗暗夸赞自己,一边拿出黑子,专心下棋。子落棋盘,他又想,猫猫是何等绝色的女子,面对如此诱huo,你竟然能做到心静如水,当真了不得呀。

诀衣洗完头发和身子之后,贪恋水中的凉爽,只露出一个头在水面上,静静的赏着周围的月色美景。忽然,看到身边有一轮轮的涟漪荡起,扭头看去。

“啊!”

扑腾的水声和尖叫声一下惊到了岸边的帝和,瞬间到了水面捞出了在水里惊慌失措的诀衣,玲珑有致的娇躯出水的刹那,他的外袍便披在了她的身上,遮住了她所有的春光,手臂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中。与往素不同的是,一直胆儿颇肥的诀衣这次不顾任何光着手臂抱住帝和的颈子,身子不停的颤抖,在他怀中嘤嘤直哭。

帝和最怕女子哭泣,他亦从不惹女子掉泪,诀衣哭鼻子是他从未想过会发生的事。她这般一哭,着实让他惊了。双手抱着她飞到了岸边,一边细看湖面的动静,一边柔声安抚着她。

“猫猫。好了好了,没事了,有我呢。”

诀衣的手臂越发收紧,仍旧不停的哭着。

帝和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好抱紧她,那颗从不为任何女子波动的心在诀衣的哭声里,忽然就软了一角。令他收不住的是,她越哭,他的心软得越发厉害,犹如天崩地塌似的,任他修为高深都阻止不了。

“猫猫,不哭了,我在呢,不会有人能伤到你。”

湖面上,帝和看到了两只东西,两只模样着实不讨人喜的大蟾蜍。

“是不是被蟾蜍吓到了?”帝和问。

他这一问更糟了,诀衣尖叫了一声,哭得更厉害了,纤细的身子在帝和怀里不停的抖。

果然是了!

帝和一只手轻轻的拍着诀衣的后背,“不怕,啊,已经被我灭了。”话不过是安慰诀衣的,帝和微微蹙眉看着湖面上两只望着他们的蟾蜍,诀衣乃九霄天姬,多少凶猛的恶兽都不惧,这种东西怎么会害怕成这样?

“真的灭了吗?”诀衣抽泣着问。

“嗯。”

帝和看着湖面上的蟾蜍,微微眯眼,湖中的两只便消失了。

诀衣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缓缓的转头朝湖面看去,确定湖面平静似镜,这才心安。

帝和低头十分仔细的盯着诀衣的神色,她的恐惧不是装出来,她是真怕蟾蜍这种东西。

“别怕,我不是在吗。”

诀衣扭过脸看着帝和,又害羞又不安,想放开他,又怕放开他,眉目间的手足无措让帝和扬起了嘴角。她定然不知,此时的模样娇媚可爱得让他好生喜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