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99 你们对她动手了?

“哼,天要亡她。伽陵学院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十分困难,对付这些人原本就不一定有什么胜算,现在加上帝国三大长老还有禁卫军……呵,凤长悦还真是个麻烦体质。”海涅学院院长听到这一声传遍了帝都的声音,当即一声低笑,几分嘲讽,几分好笑。随即看向一旁的季明城,眼眸沉沉。

“明城。看来,你的要求,是不能实现了。现在是帝国要她的命,那么,她是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的。你之前的那些想法,都通通忘了吧!”

季明城皱起眉头:“师父,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她、她…。”

他到此时才明白,他终究还是舍不得的。方才看到那般阵势,即便是在这里,隔着这样远的距离,也依然能够感觉到那些人的汹涌气势!

凤长悦若是真的落在他们手中,那肯定是活不了的!

他心里原本压抑着的焦虑不安,此时也终于忍不住流露出来。

院长看到他这般模样,眼眸却是渐渐冷了下来。

季明城立刻发觉,当即声音就小了下来,但是却还是没有放弃,忍了忍,艰难问道:“师父,她…。她不能死…。您一定有办法的…。弟子从未求过您什么事儿,唯有今天,求您…。”

“明城。”

院长忽然开口,语气沉沉,顿时让季明城住了口。

“你不会不知道,而今的形式到底如何。帝国要凤长悦死,那么她就要死。至于罪名…。谁会在意?不过是一个由头罢了。再说,你难道能够肯定的说,那桑煦凝,不是凤长悦杀的吗?”

季明城语塞。

“我可是听闻,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凤长悦和桑煦凝交手毫不留情,甚至差点要了她的命!这样的过节,已经足够让人怀疑她!况且,桑煦凝死的那般羞辱,相当于是给了整个纳克兰帝国一个巴掌,这样的羞辱,你以为,哪个国君能够忍受?她死,不过是一个过场罢了。”

季明城自然是记得这件事的。

桑煦凝死的实在是太过凄惨,虽然纳克兰帝国已经极尽所能的封锁消息,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拦得住?

何况,那一天看到的人,实在是太多。

“她…。她不是那样的人…。”他听到自己嗓子里微弱的辩驳声。

是的,他心里还抱有一线希望,他总是觉得,那个少女,那个明烈而又冷酷的少女,绝对不屑于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她是曾经给过他羞辱,还曾经几度让他差点丧命,但是不知为何,他在心里,却总是不能将那个少女同这些事情搀和在一起。

“哼。”

院长冷嗤一声,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他一眼。

“你还是太过天真。那个女子有什么好?你又了解她几分?你怎么就知道,她不会做这种事情?你敢不敢用自己的性命来担保,她不会做那些?”

季明城沉默。

他真的不能确定。

毕竟,她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模样。

记忆中,那个总是一脸怯懦而又蔓延渴慕的看着他,仿佛他就是她唯一的阳光和希望。

那时候,她是那么相信他,那么依赖他,满心满意都只有他。

他却总是无比厌烦,从来没有给过她一个好脸色,甚至放纵很多人去欺负她,看到她苦苦哀求的模样,反而会生出一股痛快。而后扬长而去。

最开始的时候,她总是会大声的喊他的名字,好像希望他会突然出去救她。

那时候,他嗤之以鼻,甚至觉得丢人。

因为有这么一个丑陋又废柴的未婚妻,让他脸上无光,甚至是耻辱。

于是,他让更多的人去欺负她,直到她无法发出喊声,只有低低的呜咽。

一次两次,他从来没有出现过,她也终于学会了安静。

每次被欺负的时候,都只是无声的隐忍,连哭泣都只是默默的流眼泪,而不敢发出声音。

无论多疼,无论多难受,好像从来都不会哭喊了一般,只那样忍着。

等那些人发泄完了,痛快的走了,她还是会担心的蜷缩在那里,不敢逃走。

等日头都快要落山,她才会拖着自己残败的身体,一瘸一拐的回家。

他曾经看到过一次那身影,却只觉得还不够痛快。

她逐渐长大,他就越是焦躁。

他多么急于摆脱她,清理了自己唯一的污点。

于是,在桑静雨等人的有意无意的提醒中,他终于放任了自己的人去偷袭她。

却没想到,自此,她脱胎换骨,涅槃重生,悍然归来。

他却是逐渐沦陷,步步惊痛,悔意滔天。

他心里猛然一疼,眼睛里也干涩不已。

他若是知道,有一天他会这样的喜欢她,这样的放不下,这样的舍不得,当初是绝对不会做那些事情。

只是现在说,却是已经晚了。

她再也不是那个会笑着叫他的女孩,也不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少女。

而今的她,早已经光芒万丈,万千风华。纵然是此时,面临这般的情况,他甚至都有一瞬间觉得,她可以应付。

即便是她不能…。

也还有那个男人。

他想起那个一身黑色锦衣的男人,全身上下并无一点装饰,但是那一身的贵气,却是让人无法忽略,甚至无法控制的心生敬畏。

他心里忽然就生出一股酸涩。

如果是以前,他会以为她原本应当是属于他的,就算是他不喜欢她,也不能有别的男人照顾她。而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她从来都不会属于他。

他那么嫉妒那个可以抱着她,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却又气恼自己现在对她竟是连一点信任都没有,心中一边觉得她不会这样做,一边又不敢确定。

看到他这样子,院长倏尔一笑,拍拍他的肩膀:“明城,你还年轻,日后喜欢什么样的女子不好?不过是一个凤长悦,死了,也就死了。”

他沉默片刻,躬身后退:“那弟子先下去了。此时帝国突然出动,想必情势更加紧张。弟子去看着学院那些人,省的他们出去看热闹惹了事端。”

院长满意的挥挥手:“去吧。”

季明城深深弯腰,转而告辞。

……

而此时的伽陵学院之中的众人,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在当场。

“伯明长老,您的话是什么意思?”

此时大长老等人,全部都在半空之中朝着御灵阵之中注入灵力,自然是没有精力来应付他们,学院之中原本在镇守的老师们,则是纷纷站了出来,满面严肃,心中也是万分忧虑。

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而且带来的是这样的消息!

这无疑是让伽陵学院雪上加霜啊!

站在最前面的三位老者,就是奥斯帝国实力最强的三位供奉长老。平时这三人都是在闭关,鲜少有一起出现的时候。

而现在,却是为了抓凤长悦…。

可见这是国君要凤长悦的命!

众位老师心中都是一片冰凉。

伯明长老发须皆白,闻言却是轻叹一口气。

“这是上面下的命令,我们也着实不愿意看到这一幕。而今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你们快些将凤长悦交出来了。”

虽然话说的很是平静,却显然没有回旋的余地。

雷长老在后面听着,忽然向前踏出一步,硬声道:“三位,凤长悦是我伽陵学院的人,如果我们任由你们这样直接将人带走我,未免也显得我伽陵学院太过懦弱无能了吧!”

雷长老虽然看不惯凤长悦,而且之前一直怀疑就是因为凤长悦,才给学院招惹来了杀身之祸。但是现在,面对外敌,他却还是站在自己人一边的。

他冷厉的眼神从三人身上缓缓扫过——

“三位,平时你们对院长大人礼遇有加,情谊匪浅,如今,却是要直接对我伽陵学院下手了吗?!这样,你们将院长大人置于何地!又将我们伽陵学院置于何地!若是你们不能给出证据和理由,今天,这人你们是带不走的!”

伯明长老早就想到不会那么容易,却不想雷长老一开口就这样不给面子。

这话说的,不是在指责他们翻脸不认人吗?

苍离在的时候,他们自然是要顾忌一些,毕竟是八品炼药师,即便三人实力超绝,以前也一直对苍离十分和气。

但是那是以前了,而今的伽陵学院,自然是不能像是以前一眼对待。

外敌入侵,生死之际,苍离还没有出现,那就是真的失踪了。

这样的伽陵学院,就像是失去了脊梁,还有什么能力?

居然还这般不服软?

伯明长老脸色变了变,皱眉道:“雷长老,你可不要随便乱说话。这是陛下亲自下的命令,我们自然要执行。至于凤长悦的罪行,我方才已经说得十分清楚——她戕杀了纳克兰帝国的大公主!纳克兰现在几乎举国讨伐,要给他们的大公主讨回公道。如今这样的情况,你们再怎么包庇,也是没有用的。如果将她交出,或许还…。”

“伯明长老!你们不要欺人太甚!空口无凭,你们怎么能这样指责她!”

这一次,所有的老师都愤怒了起来。

伽陵学院虽然现在正处在危险之中,却也不能容忍被人这样欺负!

“我奉劝你们,还是不要继续坚持了。今天,我们是一定要将凤长悦带走的!如果你们不主动交出来,休怪我们手下无情了!”

仲明长老脾气火爆,直接甩下狠话。

伽陵学院众人几乎气的说不出话来。

“噗!”

“大长老!”

一声惊呼,忽然传来。

却是原本正在做着最后一步的大长老,忽然身体一颤,吐出一口血来!脸色瞬间如同金纸!竟像是耗光了所有的精元!

旁边的五长老等人,也都受到牵连,纷纷吐血!

本来在施展阵法的时候,就必须要十分注意,万般谨慎,稍有不慎就会彻底失败!而原本正进行最后一步的大长老,却是正好听到了那些话,一下子气火攻心,便心神失守,体内的灵力一下子暴动了起来!

他陡然扭头,却是看到,整个伽陵学院,都已经被包围了起来!

而此时,那些原本心生惧意的敌人,竟是纷纷露出了看好戏的神色,显然十分兴奋看到伽陵学院面临又一层的威胁!

那眼神分明是在四说:看!你们伽陵学院,也不过如此!连奥斯帝国都要抛弃你们了!

大长老满腔悲愤,最后尽数咽下口中腥甜的血液,一字一句道——

“凤长悦,乃是我伽陵学院第一百三十七位掌门!想要带她走,就先踏平我伽陵学院!”

砰!

大长老说完,不顾所有人震惊之色,当即朝着那御灵阵之中飞去!

五长老当即心中一沉,强行压下翻涌的气息:“大长老!不要!”

却是已经晚了。

一朵璀璨的血色星芒,忽然盛放在天空之上!

云暮沉沉,雪花飘扬,冰寒彻骨。

死寂。

那璀璨的花朵,轻柔至极。

却有一线红色,逐渐扩散开来——

在最前面的那些正洋洋得意的人们,尚且来不及反应,就被瞬间吞噬!连渣滓都没有留下!

五长老当即红了眼眶。

随即,他哑声道——

“今日,若是杀不死我整个伽陵学院,就做好日后被我们,屠尽满门的准备!”

“伽陵学院所有人听命!生死在我们手中,宁可死亡,绝不被辱!”

洪亮而悲壮的声音,忽然从里面传来——

“杀!”

顷刻间,飞雪漫天,血染人间!

……

此刻,皇宫之内的某处,忽然传来一阵波动。

面前的结界,被一层层的打开,像是水波一般,荡漾开去。

一道青色颀长人影,渐渐浮现。

眉目狭长,淡漠如雪。

看起来似乎比以前,多了些清冷,却少了些人间气息。

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挂心。

抬脚迈步。一瞬间,便好像换了个天地。

一道强大的能量波动,忽然传来。

似有嘶鸣之声,尖锐而至。

他眉心微动,看向那边。

眸色微深。

“千宴,你出来啦!真是太好了!”

一声惊喜的女声忽然传来。

南宫昭在这里已经等了好几天,就是为了第一时间等到他出关,此时见到他,虽然他神情淡漠,但是她心里依然很是开心,只是刚要走进,却见那人忽然转身。

“母后特意让人为你准备了…。”

“你们对她动手了?”

他语气平缓,却字字如冰,砸落在地,惊起满心仓皇。

------题外话------

来,猜猜小羽子会怎么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