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零九回 拜寿

每三年一度的秋闱放榜之日,不但是所有有下场子侄人家最关注的大日子,其他没有子侄下场的人家同样关注,弄清楚了新科举子都有哪些人,也好酌情贺喜的贺喜,许亲的许亲,示好拉拢的示好拉拢,关系这东西可从来就不是一下子就能培养得起来的,你得从一开始便细水长流的经营着,才能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不然人家凭什么帮你?

是以是日祁夫人也一大早便打发了下人去看桂榜,除了看与自家交好的几户人家,譬如平家的子弟可有高中以外,也看沈腾是否高中,如今她与沈夫人的姐妹情分是所剩无几了,对沈腾这个外甥祁夫人却仍是很喜欢与看重的,今日是他的大日子,她自然要加以关注,并第一时间送上贺礼。

然看榜的下人带回来的消息却让祁夫人大吃一惊,沈腾竟然没中,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一向才学出众,让国子监的博士们赞不绝口,先前刚考完回来,他也曾自信的与妹妹说,他此番纵解元无望,五魁星却是没有问题的吗,他怎么可能会榜上无名呢,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倒是平家的大爷平讼高中了第二十四名,二爷平诤则同样榜上无名,可平诤自来才名不显,哪能与沈腾相比?

祁夫人因忙打发了金嬷嬷亲自去一趟沈宅,问沈腾和沈夫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了想,又打发人去传了话给顾准的长随,让其第一时间递话给顾准,让顾准设法帮忙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沈腾就算发挥失常,也不该名落孙山啊!

金嬷嬷去得快回来得也快,待给祁夫人行了礼后,便沉声禀道:“九姨夫人一大早便打发了人去看榜,第一次得知了表少爷榜上无名后她还以为是下人看错了,又打发了去看,谁知道结果仍是一样,九姨夫人气急攻心之下,当场晕倒了……我过去时,九姨夫人都还没醒过来,不过大夫说只是一时气急攻心,没有大碍,夫人不必担心。”

“那腾哥儿呢,腾哥儿这会子怎么样了?”祁夫人忙问道。

金嬷嬷叹道:“表少爷满眼的血丝,瘦得都快脱了形,呆呆的坐在九姨夫人床前,一句话也不肯与人说,家里的事全靠秦嬷嬷领着几个老家人张罗,怕是被打击得不轻啊,真是可怜见的!”

说得祁夫人也忍不住叹气了:“本以为双喜临门,人生最得意最满足的时刻也莫过于此了,谁知道先是亲事没了,如今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举人功名也没了,也不怪他被打击成那样,叫人备了车,再准备些药材,我还是亲自去一趟九妹妹那里罢。”

金嬷嬷应了,却是忍不住嘀咕:“九姨夫人前头那样对您,您倒好,转眼就不计前嫌了,您难道没听过一句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吗,九姨夫人就是看准了您好性儿,前头才会那样对您的!”

祁夫人叹道:“总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且沈家在盛京城内也没有别的亲戚,我这时候不管他们了,还有谁会管他们?况我也不仅仅是为的九妹妹,更多还是为了腾哥儿,若不是九妹妹牛心古怪,这会儿腾哥儿就算落了榜,亲事总还在,大不了三年后再来便是,他又不是没有真才实学,总能中的,哎,他可千万别就此一蹶不振才好!”

一时小丫头子来回马车备好了,祁夫人遂简单收拾一通,带着人急匆匆往沈家去了。

沈腾落榜的消息顾蕴也很快知道了,却是因平讼中了,平家打发人来给她报喜,以幸灾乐祸的语气与她提及的:“……大爷自不必说,此番若非十拿九稳,大老爷也不会让他下场,二爷下场则是两位老爷让他先下场试试水,三年后才是重头戏,所以中不中也无所谓了,倒是那一位,不是自诩文曲星下凡,在国子监自来都是博士们的宝吗,谁知道也不过如此,竟连桂榜都没上,这才真真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呢,看那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沈夫人此番还怎么得意!”

顾蕴知道如今平家人都恨着沈腾与沈夫人,闻言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说自己过几日得了闲便去向大表哥贺喜,然后让锦瑟打赏了来人,端茶送了客。

但等来人一走,她便皱起了眉头,沈腾十三岁就已是秀才了,可见的确有真才实学,他又一向苦读不辍,在下场前他心里还充满了对美好未来的希望与憧憬,照理更该超常发挥才是,而且他考完后,不还让自己的小厮辗转递话给她,说她‘不负所望’吗,怎么可能就落榜了呢?

这真是奇了怪了,难道老天爷也喜欢落井下石,专坑失意人不成?只盼他能撑过这一关,三年后重新再来,横竖三年后他年纪也还不大,仍有大好的前程!

晚间顾蕴去祁夫人屋里吃饭时,就见祁夫人一直意兴阑珊的,待她们姐妹用过晚饭,草草交代了几句,便命她们各自散了。

顾蕴猜测祁夫人必定是在为沈腾落榜的事而失落,如今祁夫人虽仍恼着沈夫人这个妹妹,对沈腾这个外甥却一向是疼爱有加的,且此番沈腾也是受害者,祁夫人纵有一二分恼他,见他如今接二连三的受到打击,那一二分恼怒怕也全被心疼所取代了。

想了想,顾蕴因小声问顾菁:“大姐姐知道如今沈表哥怎么样了吗?”

顾菁闻言,先是一愣,只当顾蕴仍牵挂着沈腾,但见她一脸的坦荡,想着自己也真是多心,难道亲事不成了,便连昔日的兄妹情分也都荡然无存了不成?

遂摇头沉声道:“他本就才受了打击,谁知道十拿九稳的举人功名还飞了,他怎么可能好得了,我听我娘说,他瘦得都快让人认不出来了,还一身的酒味……如今九姨母又病着,他内忧外患,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顾蕴听得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儿,沉默了片刻,才又道:“照理以沈表哥的才学,再怎么也不至于落榜才是,他可有想过自己为何会落榜?大伯母也没让大伯父帮忙打探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顾菁道:“我娘何尝没想过让爹爹帮忙打探一下,可爹爹说,其他人都好好儿的没出问题,就沈表弟一个人觉得有问题,这不是怀疑科场舞弊是什么,这话可不能乱说,回头果真查出问题来倒还罢了,若是没有问题,沈表弟又该如何自处,被人笑话儿自视太高,拿得起放不下也还罢了,就怕以后哪位大人主考时,怕麻烦都不肯点中他了,那才真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了。我娘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也就没有再让爹爹帮忙打探了。”

大伯父的顾虑也的确不无道理,也许此番真是沈腾的答卷不合主考官的心意,所以才没点中他吧,这种例子历朝历代也不是没有,远的不说,就说前朝的大才子郭寅,堪称整个大周朝文坛最耀眼的一颗明珠,不也是接连考了几次,才终于高中的吗?

沈腾既是金子,就必有发光的那一日!

这般一想,顾蕴心里总算好受了一些。

过了几日,平家在家里小范围的宴客,以庆祝此番平讼得中举人。

祁夫人虽仍有些为沈腾的落榜意难平,却也不至于为了沈腾,就把一应人情往来都拒之门外了,到了日子,便盛装一番,带着女儿们坐车去了平家贺喜。

平家此番虽也有平诤落榜,但就像那日去给顾蕴报信的下人说的那样,此番平诤不过是下场试试水罢了,真正的重头戏在三年后,所以平家上下仍十分高兴,半点也没有受平诤落榜的影响。

祁夫人先给平老太太和平大太太道过喜后,便坐下笑容满面的与平老太太说笑起来,从头至尾决口不提一个沈字儿,平老太太自然也不会提,与祁夫人你来我往的说得十分高兴。

但待午宴后,其他宾客都看戏抹牌去了,她老人家却因害乏了回屋歇中觉时,她终究还是没忍住问送她回屋的顾蕴:“此番姓沈的那厮没中,他那位自以为自己儿子天下无敌,只有天仙下凡才配得上的娘一定气得快吐血了罢?活该!”

顾蕴见平老太太一脸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不由哭笑不得,她还以为外祖母已经不在意这事儿了呢,却没想到她老人家竟这般记仇,看来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沈”字儿都将是她老人家的雷点,一踩便会炸了!

次日,顾蕴因昨日与平沅几个一道喝了几杯梅子酒,回家的路上吹了风,便有些上头,一直睡到交辰时才起来,慌慌张张的梳洗一番后,便赶去了朝晖堂,大姐姐二姐姐待会儿铁定要笑话她懒了。

不想还没行至朝晖堂的院门口,远远的便见有几个下人像是沈夫人身边服侍的,顾蕴心里一动,忙退至一旁僻静的角落站定,方吩咐卷碧:“去打听一下大伯母屋里是不是有客人,若是有客人,我便不去了。”

卷碧应声而去,少时回来满脸嫌恶的道:“大夫人屋里是有客人,正是那位眼睛长到头顶上的沈夫人和她那位她以为天下无敌的儿子,据说他们明日一早就要动身回青阳了,今儿是特地来向大夫人辞行的。”

好嘛,连卷碧都开始跟着称呼沈夫人和沈腾‘那位眼睛长到头顶上的沈夫人和她那位她以为天下无敌的儿子’了……顾蕴汗颜,轻斥了她一句:“好了,你这话当着我们屋里人的面儿说说也就罢了,传到大夫人耳朵里,你当大夫人会很喜欢你么?我们且先往大姐姐屋里坐会儿去。”

领着卷碧自去了抱月阁顾菁的院子,心里则在想着,沈腾这会儿选择回去青阳,想来当是打算卧薪尝胆以待三年后一鸣惊人了,只盼他能心想事成罢。

彼时沈夫人与沈腾的确正坐在祁夫人屋里,在与祁夫人说自家以后的打算,却主要是沈腾在说,沈夫人从头至尾都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显然还没自儿子竟然落榜了的巨大打击中走出来。

只听得沈腾沉声道:“我虽仍不服气自己怎么会落榜,但事已至此,我纵再不服气又如何,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也许真是我学业不精罢,所以我打算此番回青阳后,便闭门苦读,待三年后重新再战,我就不信这一科我落了榜,下一刻我还会落榜,那就真不是我学业不精,而是造化弄人了!”

祁夫人见他虽比前几日又更瘦了一些,好在精气神儿还在,只要精气神儿还在,那便一定会有成功之日,因点头道:“你既有这个心,姨母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只是国子监的博士们都是全大邺最好的夫子,你留在盛京岂非比回到青阳求学问疑的都更便宜?要不,还是留在盛京城,别回去了罢?”

沈腾闻言,暗自苦笑,此番素日与他齐名的几个同窗都中了,且名次都还不低,他却名落孙山,以后再不可能与他们同窗,反而要低他们一等了,他哪还有脸面再在国子监待下去?

不但国子监,连盛京城他都不想再待了,如今他只想早日离开这个让他失去所有的伤心地!

祁夫人见沈腾不说话,便知道他心意已决,只得又轻声劝慰起沈夫人来:“九妹妹也别伤心难过了,腾哥儿年纪还小呢,就算还得再等三年才高中,那也才十八岁,也是全大邺开国以来数得着的少年举人,少年进士,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心志’,焉知这不是上天在赋予腾哥儿大任之前,有意给他的考验?等腾哥儿通过了考验,自然也就否极泰来了!”

沈夫人脸色青白,眼窝深陷,身上空荡荡的衣裳就跟借别人的来穿似的,前后也不过就七八日光景,已是老了十岁不止,都憔悴得快不能看了。

听得祁夫人的话,她无声的苦笑了一下,才道:“如此就承三姐姐吉言了。”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沈夫人此番实在是被打击得狠了,都有些万念俱灰了,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甚至不想出门见人,连此番回青阳之事,都是沈腾做的决定,她压根儿就不想回去;今日过来显阳侯府也是,若非沈腾定要她来,说话时那副疏离的样子更是让她心惊,她说什么也不肯来的,就怕遇上了顾蕴。

想起顾蕴,沈夫人心里立时又是一阵刺痛,顾四这会儿一定很得意,一定正处于幸灾乐祸中罢,指不定还在庆幸幸好两家的亲事不成呢,不然她堂堂侯府千金,未来的夫婿却只是一个小小的秀才,她还有什么颜面出去见人?得亏得顾四没有过来,不然她脸面都不知道该放哪里放了。

这也还罢了,等回了青阳后,面对族里那些妯娌们,她的脸面又该往哪里搁呢?

谁不知道她儿子打小儿便是神童,这十几年来,她因为儿子出息,得了族里的妯娌们多少艳羡多少奉承,人人都羡慕她的福气,不仅仅是因为她丈夫得力,她夫荣妻贵,在家里说一不二,在族里举重若轻,更因为她儿子出息,将来指不定会给她挣个一品的诰命回来,——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怕是都只能闭门谢客,称病不出了!

相较于沈夫人对顾蕴没有过来的暗自庆幸,沈腾此时却是说不出的绝望。

本以为好歹在离京前能见她最后一面的,如今看来,连这样一个卑微的愿望都只能是奢望了,罢了,见了又如何,不见又如何呢,也不过只是让自己越发的伤心与难堪罢了!

沈腾一介落第秀才的离开,之于偌大一个盛京城来说,就好比投一颗石子进大海里,压根儿激不起半点的水花来,大家的日子都是以前怎么过,如今仍怎么过,亦连祁夫人也只是私下里与金嬷嬷叹息了几回,便投入到了自己的忙碌中。

这个月京城摆宴的人家着实不少,像什么忠勤伯府的太夫人过六十大寿,临安侯的二少爷娶亲,再就是荣亲王府过四十大寿,还有几家顾准的同僚下属家里也有这样那样的喜事。

原本这些喜事祁夫人都可以挑着去赴宴,若是不想去,只礼到人不到也可的,但想着顾蕴如今心情怕是仍未平复,偏在长辈面前还要强颜欢笑,着实难为她了,祁夫人便决定这些人家的宴请都去,也好让顾蕴趁机好生散散心,早日把那些不愉快的事都抛到脑后去。

而既要去别人家赴宴,娘儿几个自然少不了做新衣裳打新首饰,自然又是一番忙碌,才算是万事齐备了。

接下来便是按帖子上的日期依次去办喜事的那些人家赴宴了,顾蕴约莫能猜到祁夫人的好意,本不想都去的,也只能随祁夫人母女去了,以致一连小半个月都不得闲,等到荣亲王妃大寿前,她已实在不想再去赴这样的宴席了,这哪里是散心,她的心比没散前还累得多好吗,遂与祁夫人说,明儿荣亲王府的宴饮她就不去了。

只可惜祁夫人还没发话,顾苒已先抱着她扭股儿糖的厮缠起来,誓要缠到她改变主意为止,顾蕴没办法,只得勉强答应了她。

于是到了次日,顾蕴虽实在提不起任何兴致,也只得打早起来,梳洗妆扮一番后,与祁夫人母女一道坐上了去往荣亲王府的马车。

荣亲王乃是当今圣上最信任的弟弟,掌着户部和内务府,一向是勋贵宗室文武百官争相奉承巴结的对象,别说今日是荣亲王妃的整寿,那些有心人终于有了名正言顺表孝心套近乎的机会,就算没有机会,那些人尚要创造机会呢,所以今日盛京城的上流圈子可以说是倾巢而出了。

这一点,从通往荣亲王府的街道上不时就要驶过几辆装饰各异,但都一眼能让人看出车里做的人非富即贵的马车,便可见一斑。

顾蕴坐在马车里,却半点也提不起欣赏两旁街景的兴致,只是闭着眼睛闭目养神。

与她同车的顾苒倒是兴致高昂,不时便要掀起车窗帘的一角往外惊叹一回,还想拉了顾蕴与她一块儿看,只可惜独角戏终究难唱,她叫了顾蕴几次都没挑起顾蕴的兴致后,也只得放下了帘子,嘟嘴与顾蕴道:“四妹妹,你今儿怎么一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的样子呢,你还是不是十来岁的小姑娘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了呢。”

顾蕴暗自腹诽,两世加起来,她可不是个老太婆了,只不过没到七老八十而已。

嘴上已道:“我本来就说了不想来的,是你非要拉了我来,话说回来,荣亲王府虽是亲王府,至多也不过就是席面比别家更丰盛些,客人比别家更多些,园子比别家更大些而已,有什么意思,你怎么偏非来不可,你不是自来与静和郡主不对盘吗,干嘛要巴巴的去给她家捧场?”

顾苒闻言,竟然难得扭捏起来,半晌方声若蚊蚋的道:“我这不是想着十一爷是荣亲王府的大爷,今日是主人家,铁定要留在府里待客的,指不定能见他一面吗……”

“你上次不是说连人家长什么样都想不起来了,还把悲痛都化作了食欲吗,今儿怎么又来了?”顾蕴忙睁开了眼睛,严厉道:“我可告诉你,我是绝不会陪着你一起疯的啊,你最好也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给我打消了,不然待会儿下车我就告诉大伯母,说你不舒服,让大伯母即刻安排人送你回去!”

她是说顾苒怎么对今儿的荣亲王府之行这般上心,还非要撺掇了她来,方才临出发前又说什么也要与她单独坐一辆车,敢情是对宇文策还没死心呢,也不知道宇文策有什么好,能把她迷得这般神魂颠倒?

顾苒忙道:“哎呀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也没打算要怎么样,我也就是随便想想而已,若是见得到自然就最好了,若是见不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稍稍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而已……好妹妹,你可千万别让我娘送我回去啊,我真不会做什么的,我再糊涂也糊涂不到那个地步,你只管放心罢。”

好说歹说,到底说得顾蕴缓和了脸色:“你记住你的话啊,若你今日真做了什么出格儿的事,我以后都不理你了,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既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不把狠话撂在前头,谁知道她在满脑子粉红色思想的驱使下,会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顾苒见顾蕴虽缓和了脸色,眼神却仍是一派的坚毅,知道她不是在白吓唬自己,忙不迭应道:“你放心,我真不会犯糊涂的,你若是信不过我,一步也不离开我也就是了。”

姐妹两个说着话,马车不知不觉已到了荣亲王府。

自有衣着鲜亮的仆妇忙忙迎了上来,在车下给祁夫人行过礼后,便朝内高唱一声:“显阳侯夫人携几位小姐到了——”然后自有旁的仆妇领着显阳侯府的马车进了荣亲王府今日专供女眷进出的角门,自往二门驶去。

一时到得二门外下了车,自然少不得又有仆妇迎上来,行礼问安毕后,殷勤的引着娘儿们几个往里面走去,沿途还不时有别的宾客与祁夫人这个京城贵妇圈里的红人儿打招呼。

顾蕴与顾菁顾苒一道跟在祁夫人的后面,因为心里有事,委实提不起兴致欣赏沿途的风光,即便荣亲王府的园子也是盛京城数得着的,不过只偶尔在祁夫人向她们介绍这是某某夫人,这是某某太太时,冲人屈膝行个礼,打个招呼也就是了。

一行人分花拂柳,踏着青石铺地的雕花石板路,绕过几个回廊并甬路相衔的敞轩,再经过一座由山石点缀而成的大大的假山亭和荷花池,终于抵达了一座富丽堂皇的正厅。

就见里面早已是衣香鬓影,人头攒动,热闹得紧了。

祁夫人领着顾菁姐妹几个进了正厅,也顾不得先与旁人打招呼,径自便领了她们姐妹去当中向今日的寿星荣亲王妃磕头拜寿。

荣亲王妃着大红色凤穿牡丹刻丝通袖袄,戴九尾滴翅大凤钗,本就算不得漂亮,何况还上了年纪,自然更与漂亮不沾边儿,但胜在雍容华贵,一言一行都尽显皇室王妃的气派。

祁夫人虽身份比她低,却也是堂堂一品侯夫人,所以不待祁夫人拜下,荣亲王妃已一叠声的命两旁服侍的人:“快将顾夫人搀起来,快搀起来!”

但祁夫人仍坚持给她行了全礼,才笑着起身,看起女儿们给她磕头行礼来:“祝王妃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荣亲王妃素日是见过顾菁与顾苒的,而且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还曾动过念头将顾菁娶回来做儿媳妇,只不过顾菁被祁夫人先定给了夏家,她只能就此打消念头罢了。

这会儿见顾蕴生得不俗,进退之间更是一派的大气沉稳,不免又动了心思,这顾四小姐虽只是显阳侯的侄女儿,但据说顾侯爷与顾夫人一向当她亲生女儿一般,如今显阳侯府的二房已分府出去单过了,依然将她养在身边,若自己的儿子能娶了她,显阳侯府自然就是他最大的助力了,——只可惜这顾四小姐年纪终究小了些,儿子哪里能再耽误几年等她?

顾二小姐年纪倒是相当,可又是个跳脱的性子,罢了,这盛京城那么多闺秀,自己的儿子又是亲王世子,难道还怕挑不下一个方方面面都完美的儿媳妇不成?

顾蕴姐妹几个自然不知道荣亲王妃在想什么,给后者拜过寿后,她们便由荣亲王府的丫鬟领着,自往一旁小姐们落座的地方去了。

就见成国公府的几位小姐,永嘉侯府的几位小姐,还有庄敏县主等人……但凡京城排得上号的闺秀们都来了,当然,更少不了今日的东道主静和郡主。

瞧得顾菁一行进来,静和郡主虽皱了皱眉头,仍是笑着迎了上来,一番行礼厮见后,将她们安排到了一张临水的圆桌前落座。

之后又有其他的闺秀陆陆续续被引了过来,一直到开席前一刻钟的时间,才终于没有新人再到了。

毕竟今日大家是来吃寿宴的,不比女儿宴时个个儿都抱着别样的心思,所以从稍后开了宴,到整场宴席下来,都没有出什么岔子。

顾蕴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大家都安安分分的就最好了,她只需要看好顾苒,待晚宴毕坐上回家的马车,便功德圆满了,说来这样的宴席还真是累人,吃也吃不好,玩也玩不好,不明白别人为何还能那般热衷。

一时宴罢,静和郡主又起身笑着招呼众人去了对面搭着戏台的水榭里看戏,顾蕴随着顾菁与顾苒一道坐下,心不在焉的看起戏来。

看了一会儿,顾苒忽然凑到她耳边说道:“那位一直与静和郡主在一起的穿黄色衣裳的小姐,应当就是那位何小姐了罢,我听见静和郡主叫她表姐。”

顾蕴忙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见静和郡主身旁有个穿黄色衣裳的女子,看眉眼与静和郡主有几分相似,因忙道:“你可别忘了你先前答应过我什么的。”

顾苒泄气道:“我知道,没忘呢,我就是有些好奇十一爷喜欢的女子长什么样罢了,如今见过了,知道自己的确比不上人家,总算可以彻底死心了!”

平心而论,那位何小姐并不比顾苒漂亮,只是温温柔柔的,带着一股子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恬淡气质,也不怪顾苒自惭形秽。

顾蕴正想着要不要安慰她几句,省得她妄自菲薄,可又怕自己给她三分颜色,她马上又开起染坊来,与顾菁等人的丫鬟一块儿侍立在水榭外面的卷碧忽然进来了,猫着腰行至她身边附耳说道:“小姐,慕公子身边的冬至方才来过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