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11章:说,到底是谁要你们盗窃

薛玉凝的疑惑,也是除了冯德梅三人之外其他人的疑惑。

既然断续膏都已经拿出了保险柜,要说拿走也容易的多啊。可是为何还把断续膏留在仓库里?

萧摇说道,“因为他们根本就带不出去。”说得很直接了当。

“为什么?”薛玉凝再一次很是不明白的问道。

“因为你们眩晕只是片刻,再之后你们都恢复了正常,而他们则是在利用在这短短的几秒时间内,要把保险柜里的东西拿走,再放字条,已经是非常难了,只能算是险险的完成,而他们还必须在其他队员赶回仓库门口之前完成。因为他们工作的特殊性,就算被人调离,但也不会离保护目标太远的,故其余六人会很快回来。而又因为断续膏这东西有体积在,如果在把东西带出去,很容易被发现,他们不敢冒这个险,只能先把最不容易发现离保险柜又最近的角落。等断续膏被盗的风头过去之后,冯副总就可以利用下次进入仓库的的机会,再慢慢带出来就可以。”

“按正常人的思维,在发现断续膏被偷之后,就一个‘偷’就会把人带入误区,误以为断续膏已经被带出仓库,而没有用心在这仓库各个角落找一找。”萧摇给大家解释疑惑。

薛玉凝听到萧摇这样的解释,恍然的接着道,“确实,我在打开这个保险柜时,发现断续膏不见了,并且还现了字条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让人去查看这几天的监控视频,然后再去排查有可能偷断续膏的可疑人物,而不是立即在仓库里检查一次。只是,让我很是奇怪的是,就算是这监控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现象,唯一不正常的就是在我锁保险柜时,花了几秒钟,因为我就在这视频里,所以我也没有多想。没有想到,问题竟然就是出在这里呢。我还很是奇怪呢,这盗贼到底是怎么进入到仓库的,原因都是因为出现内贼呢。因为仓库视频室是由他们8个人轮流监控,而祁小飞作为他们的队长,要在视频上做一下手脚可是简单多了,是不是祁小飞?”

最后一句,薛玉凝则是压着怒火及愤怒来责问的。

现在算是证据确凿,断续膏被盗,就是他们三个所制造出来的闹剧。

安保队长祁小飞没有回答,此时略微低着头,脸色十分不好看。现在一切证据都指向他,他不承认也不行。

祁小飞指着那个安保队长,问着萧摇不明白的说道,“你是怎么发现他的?既然我和冯德荣是因为身上有晕迷散而被发现的,那他身上没有晕迷散,你又是怎么发现的?”

萧摇冷声的答道,“心跳声。”

“心跳声?”所有人再一次惊讶及不解。心跳声,一个普通人能听出另一个人的心跳声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萧摇淡淡的解释道,“我作为医者,药方的配制必须达到百分之百的准确,而要区别十分相似药材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嗅觉。我的嗅觉比平常人可灵敏很多倍。藏宝仓库是个封闭的空间,我一走进仓库,就嗅到了残留在空气中的晕迷散的味道。因此,我立刻就判定盗窃者必定是他们三个人当中的其中一个。但是如果单单,只有他一个把断续膏转移走,再放入字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我就想到,他肯定有帮手。师姐他们三个进入把拍卖品放入仓库时,必定是一级的安保人员在把手,那么我就想着这些人员当中必定会是他的帮手。因此,我就让师姐,让你们全部集合。事实上证明我的猜测是真的。我一走到你们身边,就闻到了其中一个人身上晕迷散的气味。我就判定他是帮手之一,这个人就是你这个队长。”

萧摇说到这,薛玉凝则是真正的恍然大悟。她就说,怎么师妹一进入仓库没有多久,就知道了盗窃者是谁,还让她集合所有守卫仓库的安保人员发。原来原因就在这啊。

其他人工作人员则是带着万分崇拜的看着这个貌不惊人,却又是万分惊华的女孩。

“既然已经找出了一个,但我知道这次的事件,只有你和进入仓库的其中一人联手,这偷窃也是很艰难,那么必定还有第三个人。身为医者和武者兼并,耳朵的灵敏度更是要高于常人,以判断一个病人的病情。我在接受师傅训练灵敏度时,有一项就是,在不借助任何外物之下,听心跳,辨病情。正常健康成人的心跳频率的正常范围为60~100次/分,但大多数为60~80次/分。”

“人心跳加速的原因很多,但大的情况可以概况为两种,内因和外因。内因是指各种病症所显示出来的心率加快;外因则是事关人的情绪方面,如焦虑、恐惧、兴奋、激动、紧张等……”

“我看了你们的面色,都是体质十分健康之人。所以,我在你们面前来回共走了四次以测试你们的心率。第一次,所有人的心跳都有所加快,大多在105次每分,但有一个人比其他人更快,他是115次每分;第二次,除了一个人心跳快之外,所有人的心跳也只是略快。第三次,也就是我让你们拿下墨镜之时,对上我的眼睛时,你们的心跳又加快了,达到了110次每分,但那个人又是比别人快,他达到了120次每分。第四次,其他人是略快,结果又只剩下他的心跳加快,还是120次每分。”

“这人的心为何跳得如此之快,那是因为他十分的紧张。为什么会紧张,”萧摇犀利的指出道,“那是因为他心虚心里有鬼才会紧张。因此,我我判断他就是那个协助偷断续膏之人。”

“第三个人我已经找出来了,我要找的就是最关键的一个主帮凶了。恰巧,这个冯副总一脸焦急,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只要他一过来,我同样闻到了他身上的晕迷散,那毫无疑问,答案都出来了。”

“哇,好厉害!”除了三个一脸菜色的人,所有人都十分佩服萧摇。

“啪啪……”不知有谁开始拍起的巴掌,然后一阵热烈的掌声响彻在整个走廊里。

当巴掌停下之后,有其他人想问,安保队长也是偷窃者之一,为何他的心跳却是正常的呢。

这个答案其实很简单,既然这个祁小飞能做他们的队长,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但是作为领导人,最主要的就是心里素质,无论是发生任何情况,首先就是要镇定。因此他的心跳不加快是正常的。

真相已经大白,偷断续膏者就是冯德梅、两个一级安保人祁小飞和易凡。

“冯德梅,你他妈的为何要做这样毁灭宝利信誉之事?”金力成突然大怒着问道,还同时给了冯德梅一拳。一旦断续膏真被偷,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两人同为宝利的副总,但在私底是却是因为权利的分配,而互相埋汰与互相打压,但两人却在维护宝利名誉上都是努力的。

可现在却告诉他,就这个曾努力为宝利做贡献二十多年的老人,竟然丧心病狂的要毁了宝利的名誉。

“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金力成提着冯德梅的衣领对着他大吼,“这次的拍卖,断续膏可是压轴拍卖品。如果这次真没有出现,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说完,金力成还忍不住的掩面的哽咽了起来。

薛玉凝和祁万海此时,脸色更是凝重,断续膏是找回来了。然而真相却是如此的让人心痛与无奈。

“冯德梅,你告诉我们,为何你们会打上断续膏的主意,还有为什么会写上罗刹帮借用的字条?”祁万海带着威严的问道。

这也是所有人都明白的地方。

冯德梅突然哭诉着道,“老爷子,不是我们打上断续膏的主意,我这是完全被逼的啊。”

“谁逼你的?”祁万海再一次沉声的问道。

冯德梅低着头,眼珠子转了转,万分委屈的害怕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是罗刹帮的人。”

“罗刹帮?”祁万海和薛玉凝眉稍跳了跳,不可置信的反问了一遍。

“罗刹帮?”这是萧摇挑了挑眉,声音很冷。很好,到了现在,还不忘陷害罗刹帮,他到底跟罗刹帮有什么深仇大恨。

“对,就是罗刹帮。”冯德梅连连点头道,“他们抓了我的妻儿,然后威胁我,要我把断续膏偷出来。呜呜……,如果我不照做,他们就要把我妻儿卖掉。呜呜,老爷子,我真不是故意要偷断续膏的,我是被逼的,请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冯德梅哭丧着脸,哀求的说道。

偷断续膏之事,可大可小。断续膏现在虽然找回来了,但如果薛玉凝和祁万海真要追究下来的话,他可能会在牢里再无出来之日。可如果他们不追究此事的话,虽然工作有可能会丢,可保安然无样。

“呵,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萧摇冷笑道,“我跟罗刹帮的帮主是朋友,如果他们真需要断续膏,我可以免费送他们两瓶,他们根本就用不着来来偷宝利要拍卖的断续膏。更何况,他知道我与师傅的关系,那更不可能偷。”

随后,萧摇气势猛然突变,凌厉的喝问道,“说,到底是谁要你们盗窃断续膏,还嫁祸到罗刹帮的?”

------题外话------

月初,求五星或经典必读评价票!

谢谢以下亲的支持:

2083428865评价票

1162098562评价票

慈悲圣手评价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