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57.21太子之争5

唯有等那孩子亲口说出这样一声承诺,皇上才能安心册立储君啊。

兰芽静静凝着张敏:“……伴伴放心就是。只是目下却一下子有两位皇子。”

张敏含笑点头:“无妨,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公子所需要关心的了。其后的事,咱家会看着办的。”.

终于熬到天亮,宸妃吩咐梳妆。却是要换上最为素淡的装束。

海澜和湖漪两人一同忙碌,不用问,两人心下便是都明白宸妃这要是去见谁躏。

收束停当,宸妃只坐了当年僖嫔时候的小轿子,没用红罗大伞的妃位辇轿,抱着朱祐杬直奔贵妃的昭德宫去。

贵妃宣进,宸妃进了正殿便要按着旧例撩袍跪倒。贵妃忙吩咐柳姿:“还不快扶住你家宸妃娘娘?”

柳姿也上前扶住了,连说带笑地哄着,贵妃身边的另外一个宫女莲容忙搬来椅子,请宸妃坐下。

薛行远也是有眼色,进来将朱祐杬抱到外头玩儿去了。

贵妃这才笑:“宸妃这是怎么话儿说的,咱们同在妃位,哪里有你跪拜我的道理?再者你今儿竟然坐着从前僖嫔的小轿子来的,穿的又是这么素淡,何必这么委屈自己。”

宸妃忙道:“娘娘折杀了妃妾。娘娘是苍天朗日,妃妾不过是萤烛之光,如何敢与娘娘比肩?在妃妾心里,永远都是从前刚刚进宫时候的邵灵竹,不是什么僖嫔,更不是什么宸妃。”

贵妃抿嘴一笑。

这两年来,自从宸妃诞下了朱祐杬,这里里外外的人啊都渐渐将宸妃捧上了天去,都说贵妃失宠了,宸妃当道。她都听着,心里若说半点难过都没有,那也是假话。不过倒是难得宸妃今儿这么如日中天的,竟然还能这么懂规矩。

贵妃放下茶碗:“孩子的生辰就要到了,你那边早就忙成一团了。且忙你的就是,倒不必与本宫记着这么多的规矩。”

宸妃忙起身:“就是因为孩子的生辰就要到了,妃妾才没有一日忘了娘娘的大恩大德,这才要先来拜见娘娘。”

宸妃说着也没支使柳姿和莲容,而是亲自走到门口,将朱祐杬叫进来。然后便教着孩子向贵妃跪拜,行大礼。

贵妃也吃了一惊,连忙叫柳姿拦着,嘴上忙说:“哎哟哟,这可如何使得!”

宸妃却拨开了柳姿,陪着孩子硬是给贵妃行满了大礼:“……妃妾今日此来,便是将这孩子托付给了娘娘。还望娘娘不要嫌弃。”

宸妃说着黯然下来:“只要娘娘答应,妃妾这便去禀明皇上,将孩儿记在娘娘名下。便是皇室的宗谱玉牒,也都一并改了。”

这话当年还是僖嫔的邵氏曾经说过,未想这一刻还真的认了真。

贵妃也颇有些震动:“你真的肯?”

宸妃又带着孩子跪倒:“求娘娘莫要嫌弃。”.

有了这个话,贵妃次日便去乾清宫,求见皇上。

张敏年岁大了,没有再亲自迎出来;迎出来的是大包子。

大包子说皇上正在召见内阁、六部、翰林院,以及司礼监的臣子内外臣子议事,看贵妃是不是可以在偏殿稍微等等。

贵妃一听皇上竟然是罕见地召了内阁和司礼监的一同来议事,心下便不由得一动。

皇上多年懒得与那一大群的臣子议事,说他们就知道争论不休,还每每都将皇上给逼得口吃起来。可是今儿……贵妃心下不由得有了计较,想到皇上怕是在议储。

贵妃便走到偏殿与正殿联通的门边静听。

果然,皇帝正在絮絮地说:“众位卿家的奏疏,朕都看了;朝野上下的隐隐之心,朕也都十分感念。你们都说的对,万安宫的皇子祐杬已然两岁,正是与朕当年立为太子的时候同龄。也是时候了……”

听到这里,贵妃和一众臣子的心便也都悄然一松。

本以为皇上接下来的意思就是要正式宣布立储了,孰料皇上忽然话锋一转,又开始絮叨起了往事。

“朕自十七岁登基以来,子息不盛。初唯有贵妃的皇长子,朕本想立为太子,却没想到皇长子夭王;接下来贤妃柏氏诞下皇次子,朕又立为太子,结果——又早夭。其后朕多年无子,此番宸妃功高,又为朕诞下了皇三子。”

“朕知道你们跟朕一样急,一样希望早定国本,定立储君。但是前面两个孩子的事,朕还一时无法忘怀,所以你们都怨朕在立储一事上犹豫不决……实则朕也是为了孩子的康健着想,唯恐再蹈覆辙。”

群臣都连忙施礼:“臣等不敢。”

皇帝笑:“无妨,无妨,你们也都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你们只是不明白啊,朕有多小心翼翼。你们瞧,今早上张敏给朕栉发,竟然梳下几根白发来……朕老了,却直到如今才又得了皇三子,朕如何能不小心翼翼。”

皇帝这话说得一众臣子也是心下酸楚。皇上才三十多岁,还不到四十,就已经用这样苍凉的口气

说自己老了。

皇帝感叹了一番,才缓缓道:“既然朕已经老了,这立储的事便不能再拖了。咱们大明有嫡立嫡,无嫡立长,既然中宫无子,便立庶子为储。朕的皇长子和皇次子都已经早夭,那么理应册立皇三子为太子。”

众臣都点头。

皇帝又叹了口气:“朕便册立皇三子朱祐杬……”

话刚说到这儿,还没说完,就猛然见张敏一个趔趄,匍匐跪倒在皇帝驾前:“老奴死罪!”

皇帝和众臣都是一愣。众人心下都道张敏多年伺候在御前,是最懂得分寸的,今儿怎么敢赶在皇上正在立储的时候,将话给截成两半了?难道说真是老糊涂了么?

皇帝也无奈地叹气:“伴伴这是怎么了?快请起来说话。”

张敏却趴在地上不肯起来:“……老奴斗胆实言:皇上说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因此要册立皇三子。可是皇上的皇三子却并非万安宫的殿下,而是——另有其人啊!”

“你说什么?!”皇帝陡然大惊。

在场的臣子们也都如遭雷击,愣愣望向张敏。

而一门之隔的贵妃却压不住了火气,推开门冲了出来。

众臣跟着又是一惊,皇帝也瞪大了眼睛望过去。

贵妃却只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张敏,“张敏,你这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外人不了解张敏,她万贞儿却了解!张敏怎么可能会是老糊涂了就乱说话的人?他选在此时将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就一定有他自己的安排和用意!

可是他张敏难道不明白她此时最想要的是什么?他这么将那冷宫孽种的事情掀开了出来,那难道是想要眼睁睁看着她一普通侧室的身份下葬,要从此与皇上阴阳永隔么?

张敏他怎么忍心,他怎么敢?!.

张敏瞧见贵妃出来,面上也是一片黯然,却并无惊慌,只朝皇帝和贵妃两个叩头:“老奴情知死罪,却不能再隐瞒实情。”

“启奏万岁,万安宫的小殿下不是皇上的皇三子,而应该是皇四子;皇上另外早已有了一位皇三子,如今就藏在冷宫,如今已经五岁了!”.

乾清宫整个乱了。

皇帝和臣子们处于震惊状态,而贵妃则一声痛呼,扑上去狠狠扇了张敏两个大嘴巴,还要伸脚去踢!

幸亏当值的大汉将军们,以及包良等内侍们冲进来,死死抱住了贵妃,这才没叫张敏当场就死在地下。

贵妃也是气疯了,用的力道都是拼了命的,于是老张敏虽然保住了一条性命,却躺在地下已是满嘴出血,浑身抽.搐。

贵妃指着张敏,扭头瞪住皇帝:“皇上,张敏是年岁大了,他糊涂了。他方才所说的话都是胡说八道,皇上不要相信!”

群臣一时也是面面相觑,不敢出声。人群里却静静走出一个年轻的男子。锦袍华贵,却比不上他面上的清光流溢。

他朝皇帝行礼:“微臣恳请皇上下旨,派人到冷宫去一探究竟。倘若张敏公公所说为真,请皇上秉持无嫡立长的老规矩,册立冷宫的皇三子;若此事不存在,皇上再册立万安宫的殿下不迟。”

众人都循声望去,见启奏之人正是刚刚入阁的、最为年轻的阁臣——秦直碧。

这样的场合,怀恩和万安等老家伙自然都明白明哲保身,自不敢说话;也只有这样年轻的后生,又是从翰林院走出来的清流,才敢奏本。

贵妃果然恼了,狠狠盯着秦直碧:“你好大的胆子!本宫怎么不认得你?你是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