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五十七章 比赛规则,雪妍组队

上官雪妍和上官雪枫他们站在药庐的外面,听着里面传来的哭泣声,他们没进去打扰,现在的时间是属于里面那父子两人的。

三叔和雪鹰现在是相认了,可是那些人给他们上官一脉造成的伤害,那是他们谁也忘不了。自己被推下千丈崖生死一线、母亲受疯癫之症的折磨、父亲被剧毒摧残的身体、洛儿才出生一个月就流落在外、三叔的双腿,这些都是那些人欠他们上官家的,现在的他们算是团圆了,可是也是那些人该还账的时候了。

“走吧,我们去吃饭,三叔这里有雪鹰照顾,会没事的。二,你等会把这些拿进去给他们。”上官雪妍把他们拿着的食盒放在石桌上,对着隐藏在暗处的暗二说。

“是,夫人。”暗二从暗处走出来回答。

上官雪妍又看了一眼那间屋子,然后就离开了。她还有事要做,现在离比赛还有六天的时间,她还不知道有什么规则呢。

上官雪妍他们吃完早饭,坐在客厅里喝茶聊天。

上官夫人一直笑着看着眼前的几个孩子嬉闹,外孙墨儿虽然比小儿子洛儿辈分小,可是他却把小舅舅照顾的很好。那洛儿也没有当舅舅的自觉,很粘着自己的大外甥。自己在生病以前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自己可以再见到他们,现在的自己很满足。

“娘亲,我们能不能去外面玩玩?”轩辕云墨喝了一杯茶站起来走到上官雪妍面前小心的问。

“去外面玩,去吧。娘亲也没禁止你们出去,带上宸,还有照顾好你小舅舅。”上官雪妍给他擦掉嘴角喝茶留下的痕迹,温柔的说。他在医谷里不会出什么事,那些人不会这么笨现在就暴露了自己。

“好的,娘亲我一定照顾好小舅舅的。”轩辕云墨点着头说,那一直把小舅舅当做原来的小阳弟弟一样照顾。

“去吧,不要玩疯了,忘记时间了。随墨照顾好少爷们。”这随墨是墨儿的贴身小厮,随着年龄的长大,倒是越来越明事理的,至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墨儿的小事他都能打理的清楚,照顾的也比较尽心。

“是,夫人。”

“好了,你们去玩吧。”上官雪妍挥着手让他们离开。

“丫头,用不用派个人跟着他们,这里他们可不熟悉,谷中又种有很多有毒的植株,要是他们不小心碰到了就不好了?”上官博看着离去的孩子们,突然想起来医谷里的习惯,于是着急的问女儿。

“爹,有墨儿在,没事的。墨儿对药草花卉的认识很全面,差不多我知道他都知道,放心吧。”对于儿子的记忆和草药方面的认知,上官雪妍那是很有自信。他从识字开始自己就在教他辨识药草,他也积累了好多年了,他差不多可以说就是个移动的药草集。

“看来,那孩子习医的天赋还不错,你要好好教,怎么说也是我们医谷的人。”上官博听后都是很开心,外孙可才有十一岁,就能记得住这么多药材算是很厉害的了。

“爹,我知道。学会医术他自己也受用无穷,我会好好教的。”上官雪妍当然知道这个动不动就兵戈相向的朝代,会医术那是很有必要的。

“那就好,对了,你三叔怎么样了?”上官博晨练之后想去看弟弟,不过被丫头他们拦着了,说是那个雪鹰侄子在,他们暂时不要去打扰了。

“三叔的身子没什么大碍,不过要慢慢调理。三叔毕竟在崖下多年,那里的环境很差,三叔当时又是从高处跌下去,所以身体损伤很严重。不过爹您不要担心,我会慢慢给三叔调理的,会没事的。”上官雪妍想一想说,三叔的身子调理的事那是小事。可是三叔的残疾她是不能帮他了,她是可以炼制丹药帮他恢复双腿,可是那有点超乎常理了,她不打算用。三叔想来也是已经习惯了自己现在的样子,也认为自己就一直是这样子了,那自己也不改变了。

“好,爹就把你三叔交给你了。”上官博对于女儿的医术那是完全相信的,知道丫头既然那么说,就一定会尽心调理三弟身子的。

“爹,您还是不要担心那么多了,您不要忘记您自己也是病人了。您现在只要好好养病就行了,治病那些有大姐呢。爹,我现在想知道过这次比赛的事,比赛都有什么要求或着是规则?”上官雪枫一副没事的样子,他是大包大揽了,不过都揽在上官雪妍身上了。

上官雪妍听完看他一眼,这小子总是这样子,好像什么事都和他无关的样子。他好像忘记了,他也是一个医者,治病救人他也会的,可是从和自己相认之后他很少用到自己的医术了。他既然可以控制玄霄的毒几年,说明他的医术还是不错的。现在是不是由于自己的出现让他有了依赖或者是没有了用武之地,看来以后也不能凡是都是自己动手了,也该让他多上手才是。

“那比赛是分三局,第一局是辩药,那药材呢囊括了有毒的和无毒的;第二局是制药,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医谷里人把制药看的很重要,也会用大量的时间去研习;第三局那就是医术了,这才是重中之重。三局比赛都有裁判,这裁判就有我和谷中的各位长老来当。但是是参见比赛的必须是三人一小组才行,只要是谷中之人,哪家想参见比赛都行。你们这就你们姐弟,那是肯定不行的,不够一组,你们看看雪添有没有时间和你们一组,你们到时候就算是我们谷主府的。你们要是不回来,我们谷主府原本是放弃的,原来想着有你三叔去代表三府就行了,现在知道那人心思不纯,那就一定不能让他赢得比赛。”上官博慢慢的说起比赛的规则,这比赛也是谷中第一次举行,还是对他们上官一脉至关重要的一场比赛,他们输不起。可是他身为谷中不能参加,上官一族原来是想交给三弟带人参见的,没想到那三弟竟然是假的,要不是孩子们突然回来,那自己就差点铸成大错了。

“爹,不要找雪添了,我们这边有我和雪枫还有墨儿就行了,墨儿我想让他参见第一局,只要没意外第一局墨儿完全可以应对的。”上官雪妍听父亲说要他们找人组队,她想也不想就说让儿子参见,其实儿子会不会赢对她来说那是不重要的,她只是想然儿子锻炼一下。更何况她相信儿子完全可以应付第一局,名次也不会太差了。

“墨儿,行吗?”上官博还是抱有迟疑的问,他是觉得外孙太小了,即使认识的药草多,也不可能和那些族老相比。那些族老,都比自己还要大,药识方面肯定比墨儿要渊博的多。可是丫头好像对他很有信心的样子,自己恐怕也阻止不了。

“爹,您就听大姐的吧,大姐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上官雪枫对自己大姐那是无条件的信任,上官雪妍说什么就是什么,再说他对外甥也是有点了解的,那是真有本事的。墨儿一向最听大姐的,什么事都向大姐看齐。他可以练好武功,那医术也不会拉下。

“好吧,听你们的。不过这比赛你们不要掉以轻心,它对我们上官一脉来说太很重要了。现在不单是我们医谷内部分化,还有外部势力的介入,医谷现在可不能乱了。如果我们上官一脉能在这次的比赛中取胜,那就可以继续担任谷主的职位,暂时压下那些人不服气的其他几族人。只要我们内部不乱,外面的问题我们可以慢慢解决。”上官博和儿女说着这次比赛的意义所在。

“爹,您放心吧,我们知道的。”上官雪妍说的比较郑重,她知道这次比赛的重要性。要不然她也不在预料到这是一场有危险的比赛还让墨儿参与。她知道儿子无论是在武功、药识或是在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这些方面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上官雪妍知道这场比赛那是必须要赢得,她不但要参见比赛,还有保护着同时参见比赛的弟弟和儿子,不能让他们出一点意外。他们是他的至亲之人,甚至可以让她拿命去换的人。

“那就好,到时候我和你们二叔,还有金长老都在,应该可以保证比赛的公平性。”上官博也想到这场比赛有人动手脚那是一定的,他现在也只能尽量避免吧。

上官雪妍对于父亲的话不置可否。公平?只要是比赛有几场会是公平的?只是有些“水分”不明显罢了。

在医谷晃荡的轩辕云墨还不知道自己竟然赶上了医谷有史以来的唯一的一次重要比赛,他不只是看客,还是参赛者,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有压力。

“大哥这座楼建的很有意思竟然按着五行八卦来的,和谷中其它的建筑明显不一样,那建这座楼的不知道是不是一位风水先生。”轩辕云墨他们走到谷中一座木楼前,这座楼好像是一座独立的,建在医谷的中间。轩辕云墨感觉很奇怪,于是就多看了一会才对身边的大哥说。

轩辕少泉可不懂他说的什么五行八卦,只是他也觉得这楼与众不同而已。

“可是好像又不完全是,算了我们还是去其他的地方玩吧。”轩辕云墨又看了一会儿觉得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可是他也说不上,于是也不纠结了。

轩辕云墨领着他们离开这座木楼,没看见他走后从木楼出现的人用一种道不明说不清的眼光看着他,总之很复杂。

“这孩子因该就是那刚回来的大小姐的孩子了,你去找个机会试探一下。”木楼的门口出现的那人对着空气说了一句,他想通过这个孩子看看他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