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戏弄的雪枫,父子相见

上官雪枫和轩辕玄霄看着起身离开的上官雪妍,他们也起身离开,天亮了,他们也该去找墨儿他们晨练了。

“雪鹰,现在离三叔醒来还有一段时间,不如你和我们出去活动活动筋骨如何?”上官雪枫在走出书房的时候,对着那看着他们离开的上官雪鹰说。

“活动活动筋骨,也好。”上官雪鹰也没反对什么,活动活动筋骨,他明白是什么意思,他现在也想试一下这堂哥的功夫如何。

轩辕玄霄他们走到上官雪枫院子里的时候,轩辕云墨他们已经身穿练功在练剑了。

“爹,您来了?咦,舅舅你今天起来的好早呀!”轩辕云墨他们主仆看见轩辕玄霄来了就上前去行礼。轩辕云墨先和自己父亲说话,一转身就看见父亲身后的舅舅,于是好奇的问。

轩辕云墨可是知道,这雪枫舅舅可是从没起来过这么早的,每天不都是他们起来之后,自己去拍门叫的。今天自己看爹爹还没来,还没去找他呢,没想到他早起来了。

“哈哈,我今天终于比你起来的早了。早就给你说了,舅舅是大人,又不会懒床,想起很容易的。你看,舅舅今天不就起来了,你以后不要这么早去拍我的门了。”上官雪枫想着每天早上,自己睡得正香的时候,那啪啪的门响,无论自己裹成什么样,那声音还是魔音灌耳。自己总是不得不起床。要是让墨儿把手拍红了,大姐和爹娘他们还不“吃”了自己。自己现在在家里可没什么地位,爹娘他们虽说疼自己,可是自己毕竟比小弟大太多,也不适合赖在娘的怀里了。而那墨儿又是大姐的心头肉,相较于他们几个小的,那自己就只能是被“嫌弃”的那个。自己今天不用他拍门去叫就起床了,所以就乘机告诉他让他不要天天去叫自己了。

“是吗,那我以后就不去拍舅舅的门了。我相信舅舅是个有自制力的人,不过墨儿好奇舅舅可以连着几个晚上不睡觉,”轩辕云墨听后欣然同意了他的建议,不过他说的后面的那一句话让上官雪枫又崩溃了。

“你怎么知道我昨晚没睡?”上官雪枫听到他前面的话,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摆脱那魔音灌耳的日子了,可是听到后面的那一句话,他知道自己又被外甥戏弄了。

“舅舅你昨晚真没睡呀,我也是猜猜,怪不得您起怎么早。舅舅一定是知道墨儿天天去敲你的房门,会手疼的,所以舅舅干脆就不睡了,您这样让墨儿很感动的。其实舅舅您完全没必要的,墨儿很愿意每天去叫您起床的。还有舅舅,您见过谁刚起床衣服会褶皱成这样的?”轩辕云墨听见上官雪枫的话,提着剑跑到他身边,拉扯着他的衣袖,一副我很感动的样子看着他,可是如果能忽略他眼里的戏谑就好了。

上官雪枫真的觉得自己在这个古灵精怪的外甥面前,自己是什么面子都没有了。自己在椅子上坐了一夜,自己坐的又不安稳,老是动来动去的,所以衣袍的臀部看着有点褶皱。自己的衣袍用料也是好的,即使有一点褶皱那也是很不起眼的,他怎么发现了?这小子长了一双什么眼呀,大姐是把这小子教成狐狸了,还是因为他和宸那只狐狸在一起太久了?

“好了,就你眼尖,你能不能不拆穿舅舅,给舅舅留点颜面?”上官雪枫算是明白了,每次对上这个小外甥自己都不得不让步,可是如果有下次自己还是会任他和自己胡闹。

“好,下次墨儿一定不拆穿舅舅,那舅舅以后也好要一点才是。娘亲说,小细节有时候才是事情成败的关键。”轩辕云墨笑着说,其实他也是知道舅舅那是疼爱自己,才会陪自己玩闹。

上官雪鹰看着那笑闹的甥舅两人,大堂哥看似被那孩子气的要跳脚,其实大堂哥心里也是开心的,要不然也不会随他闹了,还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他们的关系一定很好。外甥,自己也有一个,可是自己就是对他亲近不起来,不是因为他那小霸王一样的性子,而是因为自己知道娘的事之后,看着大姐对那人又如此的亲近依赖自己心中起了隔阂。不但不喜大姐,也更不喜那个孩子。那孩子可没眼前这个叫墨儿的孩子看着乖巧,这些年拿孩子在医谷里作威作福的,自己看着也是烦心。

“好了,不闹了。墨儿、少泉那是你们的雪鹰舅舅,你们娘亲的另一位弟弟。”轩辕玄霄看着他们闹的差不多了,才阻止他们,他没忘记他们身后今天多了一个人。

“雪鹰舅舅好,我是云墨。”轩辕云墨听到自己父亲的话,上前抱拳见礼。

“雪鹰舅舅好,我是少泉。”轩辕少泉也一样。

“你们就是我大姐的两个孩子吧,不用多礼。”上官雪鹰伸手虚扶他们。近看他们,他才发现他们不会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举手投足间的贵气还有云墨那不自然流露出的霸气,就连看似随意的礼仪,他们行来也一丝不苟的,这一定是受过良好教导才会有的。

“谢雪鹰舅舅,我们要去晨练了,您要一起吗?”轩辕云墨问他,聪明的他已经知道,这个什么雪鹰舅舅出现在这里,那应该是娘亲默许的,要不然爹爹也不会让他去行礼。

“可以吗,你是不是也会功夫呀,你是用剑吗?”上官雪鹰低着头看着他问,这孩子自己一定不会厌烦他。只是才见一面,他给自己的感觉很好,很舒服。

“当然可以呀,武功我是会一点,不过没爹爹厉害。”轩辕云墨谦虚的说,他不知道自己拿天可以像爹爹一样厉害,到时候他就可以和爹爹一样保护娘亲了。

“雪鹰接剑,看你昨天的招式,武功还不错,指点指点外甥吧。”上官雪枫扔给他一把木剑,笑的不怀好意。上官雪枫在心里想同样都是舅舅,为什么倒霉的都是自己,也让雪鹰试一试自己的挫败。

“大哥,这不行,我要是一不留神伤着外甥了怎么办?”上官雪鹰不同意他的提议,在他看来轩辕云墨即使会功夫也就是一些简单地招式,自己那外甥不就是这样。眼前的孩子好像是比他大一点,可是应该差不多吧他们。

“试一试才知道,不过你还是小心自己,别被他伤了吧。”上官雪枫不在乎的说,他好心的告诉上官雪鹰保护好自己。

“那我就……。”

“你们都在呀,雪鹰这碗是三叔的药,三叔也该醒了,你去给他送去。”打断上官雪鹰的是上官雪妍,她猜到他们也许会在这里,所以她才端着药碗过来。

“爹的药,那大姐给我吧,我去。”上官雪鹰听到上官雪妍的话,丢掉手中的木剑,接过药碗留个他们一个背影。

端着药碗离开的上官雪鹰心中没有表明上平静。他从那年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就一直想着自己该如何报仇,也曾想过父亲也许没死,他也在暗中找过。可是多年过去了,他没有父亲的一点音信,他也在想父亲也许真的是死了。可是当他在药庐看见那个神似父亲的人,他相见又不敢见。等真的知道父亲还活着的时候,他激动、伤心,也恨自己的无能。

现在终于可以去见父亲了,父亲会不会不认识他了,父亲会不会怪他认贼做父,他现在是害怕见到父亲的,但是又迫切想见到父亲的。

躲在暗处的暗二看着那个端着药碗站在院子里的人,他只是疑惑却没有催促,他今天不会阻止他进去了。

上官雪鹰吸猛吸了一口气,然后迈着大步端着药碗走了进去。

“雪枫,你又给我送药来了,你到来的真准时,我也刚刚醒来。”上官雪鹰刚迈过门槛就听见里面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不过语气轻快。

是爹的声音,即使多年没听到过,自己也能听出来这声音的主人。上官雪鹰站在屏风的这一边一时有点无措,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做。

“雪枫,你今天怎么不出声,你大姐那药真苦,就连我这个整天和药草打交道的人都不受不了。你大姐有没有说我还要喝几天这药,我感觉自己现在好多了。我一直以为自己会死在那千丈崖的,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们。对了,你回来几天了,有没有见到你三弟雪鹰呀?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成亲了没有?我现在的样子也不适合去见他,再说我去见他,他会信我说的吗?”上官益闻到药味,他以为又是侄子来给自己送药。他知道这院子里有侄女安排保护他的人,一般的人也进不来。他把外面进来的人当成了上官雪枫,所以才会说起这些。可是他奇怪一直话很多的侄子,今天自己没回答自己的话。

“哪有药不苦的,您以前总是说吃药又不是吃糖,难道还要甜的不成。那糖是甜的可是不治病,您现在怎么自己抱怨起这药苦了。”上官雪鹰闪着泪光,从屏风后面走去床边。爹是记得他的,爹还在担心他。

“你小子怎么说话的,你三叔我现在是个病人,难道不能发发牢骚。不过那话你怎么知道,我记得没和你说过。”上官益感觉那人从屏风后走过来,于是一边挣扎着要坐起身子一边。所以他没看见走向自己的人是谁,还疑惑的问“侄子”,这话他只是对儿子说过。

那是儿子小的时候经常问他,为什么药不能做成甜的,那一定很多人愿意吃药的。就像那糖一样,就有很多人愿意吃。

“爹,您为什么不把药做成甜的,那样会有很多人愿意吃的?”上官雪鹰看着那正在努力坐起身子的人,放下药碗走上前扶着他,开口说着自己小时候曾经问过的话。

“你是……你是……你……鹰……儿,你是鹰儿。”上官益借着“侄儿”的力道让自己坐稳,还没抬头看见今天让他觉得奇怪的“侄儿”就听到一句他熟悉的问话。

那声音他不是熟悉,可是那张脸,他不可能忘掉。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孩子的脸,自己这几年在崖下,除了想办法续命,就是担心他了。他怕那人会杀害他,他怕他在府中的过得不好,他怕那人不用心教导他,他怕……,他怕的很多。他不得不怕,因为那是他的儿子,他唯一的儿子,那时的他才十多岁,没有自己的保护他怎么活。

他走出千丈崖最担心的还是他,可是他没理由去见他,因为他的“爹”一直在和他生活在一起,他怎么会相信自己说的话?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看见到,还能听他叫自己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