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82 意外车祸,逃脱一劫

“萧晨,你怎么过来了?难道不用上学么?”大家不用怀疑,萧晨同学还是个学生,他和萧寒差了八岁,今年刚刚二十,而且他和萧寒说实话长得不太像,首先是眼睛吧,萧寒是漂亮的幽蓝色的,但是萧晨却是黑色的,而且萧寒肤色是接近西方人的白的,但是萧晨却是接近东方人的。

最主要的差别还是萧晨同学明明只有二十岁,但是萧晨同学却十分的强壮,尤其是那一身健硕的体格,貌似他这么多年脑子没有长什么,倒是长了一身的肌肉,难怪都说萧晨的脑子里面都是肌肉了。

“大哥,你已经离开学校多少年了啊,难道不知道什么叫放假么?”萧晨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愕然了,难道你没有天天给自己放假么?这个时候居然冒出来放假一说。

“小叔叔,难道你不用回去么?太爷爷应该会想你的吧!”小易想要从萧晨的怀里面挣脱出来,但是小易这小胳膊小腿的,要是能挣脱出来才有鬼呢,萧晨能单身提着小易步行几公里。

“爷爷才不会想我呢,你想多了,他每次都嫌弃我太笨了,还老是打我,我才不想回去呢!”仍然是没有人说话,因为他们也嫌弃他啊,但是萧晨完全意识不到,提着小易就到了佟秋练的身边,佟秋练合上文件,看了看萧晨。

“嫂子,怎么和防贼一样啊,我就是想坐过来而已!”

“防的就是你,离我远一点!”佟秋练从萧晨手里面接过小易,小易的脸上卖弄立刻露出了笑容,妈呀,终于逃出生天了,为嘛他要过来啊,我明明叫的是北辰爹地吧,为啥来的却是小叔叔啊!

萧晨在大学学的是经融管理,但是萧晨却是个恐怖电影爱好者,但凡是上映了恐怖电影,萧晨肯定是当天一定要去看首映的,所以他对于佟秋练手中的文件自然是十分的好奇的,但是佟秋练却不想萧晨把口水流在自己的照片上面。

一开始的时候,佟秋练并不知道萧晨居然会有这样的爱好,佟秋练进入萧家开始,那个时候的佟秋练还是在大学学习,本来萧晨那个时候就是高中生,但是国外的教育方式有比较自由,所以萧晨很多时候都会窝在佟秋练的身边,美其名曰补课,说实话,萧晨并没有问什么问题,而是总是问一些佟秋练学习的内容,佟秋练只当萧晨是好奇。

直到佟秋练的身子越来越重,肚子也越来越大,去上学实在是不方便了,而且萧家的长辈也不放心啊,佟秋练只能在家里面看书或者看一些视频教学,每次萧晨都特别兴奋,尤其是视频上面出现了一些解剖画面,那眼睛简直是放光的。

佟秋练在那之后总是避着萧晨,奈何这人的脸皮也是够厚的,完全不懂看人脸色的,直到萧老爷子拿着拐杖追着他绕着萧家大宅跑了一圈,萧晨这才没有缠着佟秋练的,但是每次看见佟秋练看书或者看东西,总是眼睛放光的盯着佟秋练,弄得佟秋练的心里发毛。

不一会儿,佟秋练的电话响了,顾南笙已经把关于那种药物的一些资料发给了佟秋练了,佟秋练应了一声,不多时,赵铭的电话就来了,“佟法医,我们这边的技术科在那个面部被毁的死者的身上面找到了证据,你的判断是正确的,你什么时候抽时间过来一下吧,有细节想要和你核实一下!”

毕竟佟秋练是这个案子的受害人啊,佟秋练应了一声,和萧寒到了个招呼就准备出去了,白少言秉持着要远离萧晨的真理,自然是要跟着佟秋练一起出去的,季远则是和萧寒说了一句:“少爷,那个公司还有事情,我先回去了,文件我晚些时候过来取!”整个房间除了在收拾东西的安叔,就只有这萧家的三个男人了,不能这么说,应该是两个男人和一个小孩。

“小易,不如我们出去转转,反正待在这里也无聊!”小易连忙摇头,我不要啊,我不要和这个二货待在一起啊,爹地救我啊,萧寒哪里看不见小易的求救信号啊!

但是萧寒只是笑了笑,“小易,不如就陪你的小叔叔出去转转吧,估计你也待得闷了吧!”小易拼命摇头,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有啊……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啊!”萧晨笑着说,但是小易却是哭着一张脸,哪里愉快了啊,明明一点都不愉快好么?爹地,你居然见死不救,这个男人简直是太坏了,居然明知道前面是火坑,居然还把我往里面推,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爹啊!

佟秋练这边到了警局,刚刚到了办公室,佟秋练和白少言都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这是……为毛昨天来的时候还是整整齐齐的,现在好像被敌人扫荡过的战场啊,所有的东西都是乱糟糟的,而且每个人的桌子上面几乎都是堆满了文件,乱的不成样子。

“队长,佟法医来了!”不知道谁叫了一声,佟秋练这才看见埋在文件中的赵铭,赵铭站起身子,招呼佟秋练过去坐下,还知道从哪里挪出来的位置,而地位明显处于食物链底层的白少言显然是没有这个待遇的。

“完全不需要进行技术鉴定,法医那边保留了关于那个劫匪的指纹信息,说是那个劫匪的大拇指是斗形纹,但是死者的大拇指却是弓型纹,一看就看出差别了,已经认定了死者并不是原先的劫匪了,现在正在全力侦查这个劫匪的去向!”赵铭说话的时候还盯着一边的一段闭路电视。

“这都过去这么久了,现在追查估计来不及了吧!”白少言微微叹了口气。

“这也没有办法啊,要是这边这两个劫匪没有出事,估计这辈子都会发现这个事情呢,那死者回到监狱之后,整个人都是呆呆木木,一个监狱的囚犯或者是狱警都以为他是因为那次的斗殴吓到了,现在想来的话,他们也说他回来之后是有些变了!”赵铭从一堆资料中找出了一摞资料,“对了,关于劫匪你还记得哪些细节么?”

“别的倒是没什么影响了,只是看到他的手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人肯定以前的家境是不错的,是个新手,之前应该从来没有为这种事情发愁过,不过他脸上面的划痕不像是假的!”

“这个是真的,因为我们找到了监狱那天的监控,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把他关到了一群变态里面去,他们说这个小子细皮嫩肉的,你也知道监狱的男人都有些那个……所以就把那小子给……”赵铭说着给佟秋练送上了一份医院的检验报告。

“咳咳……这个……”白少言和佟秋练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佟秋练则是默默地低头翻阅医院的记录表,倒是个可怜的人,佟秋练翻了几页就直接愣住了,“这个手术……”

“对的,除了面部的这个手术,他还断了几根肋骨,所以啊,监狱那群人都是丧心病狂的,倒也真的下的去手,这个孩子,在里面遭了罪,哪里肯放过一丝一毫的逃出去的机会啊,肯定是外面的人给他丢一根稻草,也不论出去之后被抓住那可是要重判的,或者是外面的人也是不还好意的,都会意外反顾的出去的!”

“就怕是刚刚出了虎口,又入了狼窝啊!”白少言叹了口气,这人也是可怜的,要是之前没有贪图一点点的钱财的话,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啊,倒是真的可惜了。

“医院都查过了么?”佟秋练合上医院的主院记录。

“查过了,医生护士都说不知道,应该是半夜被转移出去的,走的都是医院的监控盲区,还是120急救车送出去的,当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现在正在查各个路口的监控录像,只是录像太多了,这一时半会儿,完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赵铭现在也是很茫然的啊,没有任何的线索的情况下面只能选择这种办法啊。

“那你让我过来是什么事情!”佟秋练看到这里的人都恨不得一个人当成两个人用,而且一个个的看着她两眼放光是怎么回事啊?

“是那个佟清然,还是被保释出去了,这个女人我们也是不能看押的,要死要活的,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我们这些值班民警也是受不了的,而且她这个样子就是女民警也是不想接手的,正好有人保释她出去,我们就放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赵铭说着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令狐家是看上了她的泼辣还是她的演技。”

佟秋练和白少言出去之后,就看见了正等在门口的佟清然,她的身边是那个一副苦瓜脸的律师,那个律师看见佟秋练还微微一笑,点头示意了一下,被佟清然狠狠瞪了一眼:“怎么?你这是准备离开令狐集团么?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么?我倒是不知道你真是好本事啊,居然连我的律师都对你和颜悦色的。”

“让别人认可和承认是个人魅力,奈何某个人就是没有魅力啊!”佟秋练直接跨过佟清然的身边,想要离开,佟清然却直接伸手将佟秋练拦住了。

这可急坏了佟清然身后的小律师了,我的姑奶奶啊,你这才出来啊,这警局门口斗殴少说又要被关几天啊,你这是闹哪出啊?

“哼,设计我袭警,我倒是不知道你居然心机这么深,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从小就心思重,没有想到你这么的恶毒,要是阿默知道你这么的恶毒的话,我想他肯定不会再喜欢你的!”佟清然这话只换来了佟秋练的嗤笑,真是可笑了,还以为她很稀罕令狐默的喜欢么?

说实话,这个世上面,除了她在意的人,别人的生死对于佟秋练来说的话,都是无所谓的,况且,现在她已经有萧寒了,更加不会在意令狐默对自己的态度了。

白少言那天晚上偷溜去令狐家,自然是知道令狐默是喜欢佟秋练的,但是佟清然身后的小律师不懂啊,他完全是一副愕然的状态,看着佟秋练愣是说不出话,嘴巴都差点合不上了,难怪boss对夫人总是淡淡的,完全是不在乎的,就是夫人被抓了也是完全不关心的交给了他们这些属下,原来总裁早就心有所属了啊……

这个律师来警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是知道佟秋练的,人家是国外聘请回来的法医啊,完全的实力派啊,况且还长得这么的美艳,最主要的是虽然看起来冷冷清清的,但是很显然比眼前的这个夫人好相处多了。

“你笑什么!”佟秋练的嗤笑在佟清然看来的话,简直是对她的一种侮辱,佟清然伸手就想要抓佟秋练的衣服,白少言立刻挡住了佟秋练的攻势:“令狐少夫人,麻烦您自重,这是公众场合,不是你们令狐家!”

“你又是哪根葱!哦——对了,你是那次跟着她的小白脸,怎么,佟秋练,你的口味居然变了,喜欢这种小白脸了,萧寒知道你养小白脸么!”那个律师又一次石化了,他今天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这个美艳的法医居然是萧公子的夫人,那个一直没有露面众人都在猜测两个人是不是形婚的萧夫人?

果然萧公子的眼光很好啊!这样的才配得上萧公子这样的人啊!上流社会关于萧寒的传闻很多,关于神秘低调的萧家的传闻也很多,所以这个萧夫人自然也是传闻很多的,但是谁会想到这个萧夫人根本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

所有人都以为,萧夫人应该是那种没事在家相夫教子,或者是都是逛街美容,最喜欢的就是出入高级场所了,谁会想到每天出入警局的法医居然是总裁夫人呢。今天这是怎么了?自己真的是有些晕了!

“令狐少夫人别含血喷人,我和老师不是那种关系!”白少言本来就是嘴巴笨笨的,被佟清然这么一说,都不知道该反驳什么!只能笨拙的回应着。

佟清然讽刺的一笑,“话说你们居然是师生,佟秋练,你的口味还真不是一般的独特啊!”佟清然说完就哈哈大笑,“没有想到你居然喜欢比你小的!”

“啪——”佟秋练直接推开白少言给了佟清然一巴掌,佟秋练这一巴掌可是实打实的啊,一点都不轻,看佟清然那瞬间就红了的半边脸就知道了,“佟清然,你给你嘴巴放干净点,哼……别用你那种龌龊的思想,想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的龌龊!”

“佟秋练,你居然敢打我!”佟清然这脸才刚刚消肿,因为被令狐默晚宴时候的一巴掌,令狐默下手可是真的重的,佟清然的脸恢复了好几天,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被佟秋练打了,“佟秋练,我和你拼了,你居然敢打我……”

说着佟清然就要上前和佟秋练撕扯,小律师赶紧仍在公文包一把拉住了佟清然,老天啊,谁来救救我啊,这女人真的是疯了啊!

“哼——怎么,我还没有告你诽谤呢,佟清然,你别以为令狐家真的可以只手遮天了,放心,只要我在一天,你就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对了!”佟秋练有些同情的看着佟清然,“还真是为你感到悲哀,嫁个老公还不爱你,怎么办呢,我虽然不爱阿默,但是阿默也不会爱——你——”佟秋练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来的。

佟清然的脸涨的通红,加上在警局关了几天本来整个人就是十分憔悴的,现在就像个疯妇一样,相反的,佟秋练虽然在医院守着萧寒,但是仍然是一身灰色的小西装,踩着三厘米的黑色小皮鞋,真个人说不出的帅气干练,和佟清然真是两个鲜明的对比。

“你们都是死人么,没有看见她打我了么,你们为什么不抓她,你们都是死人么?”佟清然使劲的想要挣脱,小律师则是费力的拖住佟清然,这女人的力气怎么变得这么大啊,我只是个小职员啊,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做这种事情啊,小律师差点没有哭出来!

而在边上本来围观的警察,一看到佟清然看向自己的时候,都是一副无语望天,根本就是事不关己的模样,任凭佟清然怎么叫唤都是无人搭理的,他们想揍这个女人很久了,现在终于被人揍了,他们也算是出了口恶气了,谁去谁有病……

“堂姐,别丢人了,赶紧回家吧,保不准回去之后娴姨对你还有话说,还有啊,你这个样子若是被人拍了发出去,你想过后果没有啊,令狐家可不是佟家,可以让你为所欲为的……”佟秋练说着笑着拉着白少言就往外走。

白少言则是狠狠瞪了佟清然一眼,这女人也真是疯子,怎么同样是姓佟的,这差距居然可以这么大啊。

佟秋练这边还没有上车,佟清然突然挣脱了小律师的束缚,直接坐到了白少言的车子上面,正在前面准备发动车子的白少言,突然看见后座居然坐了这个女人,顿时怒了:“令狐少夫人,你搞错了吧,这不是你的车子!”妈的,难道我回去还要洗车子么?这是刚刚从老哥那里敲诈来的路虎啊!

“佟秋练,怎么,打了我之后难道就想这么算了么?”佟清然霸占着车子,小律师有些无奈的看着佟清然,这哪里还有一点名门贵妇的样子啊,简直是个泼妇啊,真是要疯了,小律师觉得自己的身心都受到了重创。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幼稚,你不觉得很无聊么?佟清然,除了找我麻烦你还能找些别的事情做么?比如说提升一下自身的休养什么的……”佟秋练说着拍拍车窗,示意白少言下车!

说实话,被佟清然坐过的车子,自己还真的不想坐了,白少言则是乖乖下了车子,这个女人,这个疯妇,真是倒霉啊,居然遇到这种人,真不知道令狐总裁到底是怎么和这个女人相处的,也受得了这个女人,也心理素质也是强大的。

“佟秋练,佟秋练,你别走啊……”佟秋练直接拉着白少言拦了出租车就走了,佟秋练下车的时候,连车子的影子的都看不见了,只能恨恨的盯着车子消失的方向。

“老师,那个车子……”说实话,白家的财力根本不在乎车子的问题,关键是这个车子不是白少言的话,还是白少贤的话,白少言可知道哥哥的腹黑,而且这车子自己还十分的喜欢呢,要是被那个疯女人弄坏了,心疼死了。

“放心,没人会偷这车子的!明天你来警局开回去就是了……师傅,先去趟超市!”“好嘞!”开车的师傅利索的答应,当然利索了,佟秋练一上车,从包里面拿出了两张毛爷爷,只让他赶紧开车离开。

“不是个问题,就是这个……”这个车子估计没有人敢偷的吧,首先就是这个车子的型号,在华夏也是不超过十辆的,而且后面挂着的还是从白老爷子那里弄来的牛哄哄的车牌,哪个小偷有这种胆子啊,白少言是怕那个女人把车子糟蹋坏了。

而佟清然有些颓然的看着出租车消失的方向,小律师顿时心里乐开了花,现在总该消停了吧……“夫人,我们回去吧,总裁说接到您,就送您回去,我们的车子在另一边!”小律师指了指另一边的车子。

“哼,我就不行你不要这个车子了,我们开这个车子回去!”佟清然说着直接上车了,小律师直接愣住了,这是强盗吧,还有啊,这车子确定您开走了不用负法律责任么?

“夫人,那个,我们还是坐自己的车子吧……您看这时间也不早了!”佟清然本来就一肚子的气,现在看见小律师唯唯诺诺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上去踢了小律师一脚,“没用的东西,让开——”

“夫人!”小律师伸手捂住腿的瞬间,佟清然已经直接上了车子的驾驶位,白少言刚刚下来的急了,连车钥匙都没有拔出来,倒是便宜了佟清然,佟清然直接无视一直在拍着车窗的小律师,踩着油门,直接飞了出去!

果然这进口的车子就是不一样啊,佟清然自从嫁给了令狐默之后,出门用车都是有司机上下接送的,已经很多年没有自己开车了……况且这车子无论是速度还是舒适度都是一流的,佟清然的心里自然是十分开心了。

但是佟清然不知道此刻的死神已经距离她越来越近了……而佟秋练完全不知道,这居然是和佟清然见得最后一面。

佟秋练此刻正在超市挑选食材,白少言也是吃了一次佟秋练做的菜的,自然是十分乐意这次能沾光的,高兴的跟在佟秋练的身后挑选食材,“老师,这个东西不好吃……”白少言看见佟秋练居然拿起了一个洋葱!

“好不好吃和你有关系么?饭店的菜定了么?一会儿到了吃饭的高峰期,估计要等好一会儿了……”白少言推着车子,脸上面一丝笑意都没了,那个……那个意思就是这顿饭和自己没有关系了,是吧?

“老师,你这是给萧大哥做的?”白少言还是不死心,继续追问道。

“还有小易和萧晨啊,不然萧晨又该急了!”佟秋练一边说着一边挑选食材,完全不看身后的白少言都要哭了,为什么差别要这么大啊,就因为我是不是姓萧的么?呜呜……老师果然一点都不疼我啊!

“你喜欢西兰花吧?”佟秋练怎么可能没有注意白少言那一脸的哭丧样子,笑着将一棵西兰花扔进了后面的手推车中,“饭店的就别订了,这几天你也辛苦了!”

“嗯嗯!”白少言使劲的点了点头,现在他突然觉得老师还是挺好的么?最起码自己喜欢吃什么还是知道的,果然这世界还是充满了爱的,哈哈……他貌似已经忘记了刚刚还因为车子的事情被难过来着。

快中午了,季远去病房拿文件,“少爷,这是他们刚刚发过来的信息,夫人的车子被人动了手脚了!”季远说完,萧寒差点没有跳起来。

“你说什么,被人动手脚,我要你们去保护她,你们是去吃白饭的么!你们就是这么保护人的么?你们一个个的是不是最近太闲了啊……”季远这话还没有说完呢,这话就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夫人没有坐!”季远看着萧寒掀开被子,都要下床了,萧寒一听这话,直接抬头看了看站在一边低着头的季远,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少爷,您都不让我把话说完,夫人没有坐这个车子……”

“你不会一次性把话说完么?你找死啊!”萧寒看见季远还向后退了一步,“过来,上前一点!”萧寒觉得自己的心差点提到了嗓子眼了,这会儿还跳动的厉害呢,好小子,这会儿学会调侃我了啊!

季远则是上前一步,毫不意外的,萧寒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季远就知道,按照少爷这种有仇不报的性格,怎么可能一脚就会完了呢,“你还敢躲,还不过来一点,不知道我不方便么?”

季远只能上前一点,那个……少爷,你也知道您不方便么?都踢了好几下了,也够了吧,再说了,您这不是受伤了么?怎么力气还这么大啊,我不躲难道真的送上去给你踢啊,那才是真的傻吧!

而踢完了人的萧寒,觉得心里的气撒的差不多了,盖上了被子,小桌子也被架了起来,还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完全ok。很好,但是季远则是默默地站在一边,少爷,都受伤了,还能别这么臭美么?

其实萧寒只是觉得自己受伤的事情本来就影响了自己的形象了,所以就算是受伤住院也要美美的……不对,是帅帅的,这样才能在佟秋练的面前维持自己完美的形象。

“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寒这才切入了正题。

“是这样的,因为之前劫持的案子,所以夫人在警局门口撞见了刚刚白释放出来的佟清然,两个人发生争执,然后……”

“没有吃亏吧!”萧寒急忙问道,这个令狐家的人怎么都是阴魂不散的呢?真是烦透了,这个令狐默还能好好管管自己的妻子么?算了……也不能指望令狐默了,自己都管不好的人,还指望能管好自己的妻子么?

“没有!”季远满头黑线,我这不是刚刚要说么,少爷,您还能别打断我说话么?用得着这么急么?居然说顾少爷是妻奴,我看这架势,您距离妻奴这条路也是越来越近了……

“就是因为夫人打了佟清然一巴掌,然后佟清然就霸占着夫人的车子,不让夫人离开,夫人一气之下,就拉着白二少坐着出租离开了,但是之后佟清然居然开着车子离开了!所以夫人根本还没有坐上车子……”

“打得好,这女人也是个疯子,自己的老公自己管不好,还找到别人的身上面,也是个奇葩!对了,那个车子还是有问题?”萧寒心情似乎变得不错,随后翻了翻文件。

“是的,需要我们去拦住车子么?这车子会出问题的,怎么说佟清然也是令狐家的少夫人,要是这事情追究起来,夫人肯定也会被波及的!”季远总觉得会出事的,怎么说呢,季远的预测是准确的,这件事情闹出的风波还不小,也直接将佟秋练推向了风口浪尖。

“不用管,是她自己要坐的,出了事情也是她活该!不用在意了,对了,那件事情执行的怎么样了?”萧寒看着季远,季远从带过来得文件中抽出了一个文件夹,放到了萧寒的面前,“已经都准备好了,少爷,准备什么时候启动?”

“这是我给她的惊喜,等着吧,看时间吧!”萧寒笑着合上文件。

这个时候小易和萧晨回来了,小易坐在萧晨的肩膀上面,笑嘻嘻的手里面还拿着一个糖葫芦:“大哥,还在处理文件啊!”

“嗯!”萧寒抬头看着这两个人,这个……为嘛小易手抓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而是萧晨的头发啊,呃呃……萧寒和季远两个人对视一眼,完全不明白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明明小易出去的时候还是一脸的嫌弃的啊,这就好了……而且这两个人的姿势有点奇怪啊,骑大马是看过,但是这么骑的也是少有的。

“下来吧!”萧晨直接抓着小易的胳膊,直接将小易托举着放了下来,小易举着糖葫芦放到萧晨的嘴边,萧晨笑着吃了一颗,“味道不错!”

“小叔叔,你每次能别弄这么多的口水在上面么?看着真的是有些恶心啊!”小易说着也自己吃了一颗,只是是从尾巴开始吃的而已。

“我的唾液分泌的多这也不能怪我啊,再说了,小时候又不是没有亲过你,怕什么啊,我记得你小时候还吃过我的手指头呢,怎么了,现在忘记了啊,那个时候我都没有嫌弃你的口水脏,你倒是好,现在嫌弃起我了!”萧晨这话说完小易的脸色变得不好了。

吃下去的冰糖葫芦差点没有吐出来,杀了我吧,真的,拿把刀直接杀了他吧,为嘛我有这么抽风的小叔叔啊,为啥爷爷奶奶没有把这个二货直接扼杀在摇篮里面啊。

“你这一脸不情愿的是什么意思啊,我说的是真的,你真的吃过我的手指!”萧晨笑着冲着小易嘿嘿两下,小易真的差点吐了。

“行了,都歇一会儿吧,玩的也累了!”萧寒还是心疼自己的儿子的,那小模样真的是想让人去蹂躏一番,小易要是知道萧寒此刻的心里想的事情,肯定不会想着感激萧寒的,肯定会直接呕死的,直接吐血的。

佟秋练刚刚提着东西进来就看见萧晨和小易两个人闹成了一团,而萧寒和季远则是在病床那边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萧晨一看到佟秋练提着饭进来,那狗鼻子似乎立刻就闻到了什么,直接就冲了过去,“嫂子,我来吧,呵呵……”

“你来什么?”佟秋练一个侧身直接和萧晨擦肩而过,拿着食盒就到了萧寒的床边,“你们的在后面!”白少言是紧跟着佟秋练进来的,萧晨一看到萧寒直接上去就把白少言一把搂住了,“好久不见啊,你怎么还是细皮嫩肉的啊,和一个小姑娘似的,这水灵的!”说着萧晨还在白少言的脸上面捏了一下!

“你才是个小姑娘!”白少言想要挣脱萧晨那搭在自己身上面的手,但是萧晨只是搂住白少言的脖子,“哟,这脖子也是够细的啊,身上面也饿挺白的啊!”

“萧晨,你个流氓,你看什么啊!”因为萧晨这个二货直接扒开了白少言的领子,直直的往里面看,“给小爷滚开!”

“就你这细皮嫩肉的,还叫爷啊……”萧晨直接从白少言的手里面接过食盒,“你这小胳膊都怕把你给累断了!”萧晨还冲着白少言一笑,白少言恨不得上去抓坏他的脸,真是个流氓,你哥皮肤也很白啊,也是细皮嫩肉的啊,有本事你去调戏你哥去啊,就知道欺负我!

“今天一切还顺利么?”萧寒笑着看着佟秋练将一道道菜摆在了自己面前的小桌子上面。

“对了,季远,待会儿你派个人去警局看一下,小白的车子还停在那里,让人开回来吧!”季远怎么可能和她说,白少言的车子已经让佟清然这个疯妇开走了呢,那岂不是暴露了他们一直在跟踪他,季远只能含含糊糊的点了点头。

这边还是一切和谐的,但是另一边,安叔只是在旁边帮小易夹菜什么的,但是很显然两个人的速度也是跟不上萧晨一个人的速度的,萧晨那速度就像是一阵飓风刮过一样,瞬间他面前的一盘菜已经所剩无几了:“小易,你要是再不吃的话,我就吃光了……”

小易看着自己那一碗米饭,用筷子戳了戳,我能说我还没有开始么?

吃饭吃了一半的时候,佟秋练的手机就响了,居然是顾珊然,“喂——,怎么了?”

“小练,快打开电视机,出事了……”佟秋练一愣,直接拿起小柜子上面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医院的闭路电视一打开就是当地的新闻频道,而现在正在播放的是一起交通事故的现场,现在都是消防员在组织救火,很混乱,很多人在围观,因为出事的地点还算是偏僻,似乎没有什么人员的伤亡。

“死者应该是令狐集团总裁的妻子,远航佟家的长女——佟清然,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生还的可能性不大,目前消防员正在全力救火中,120急救车也已经在边上随时待命,事故发生的原因尚不确定,警方也已经赶到了现场,关于这场事故的后续报道我们还会持续关注的,现在画面继续切回事故现场……”

画面上面的车子可以隐约看见一个车子的框架,真个车身都包裹在浓烈的黑烟和火焰之下,完全看不清楚,佟秋练眼尖的在现场看见了那个小律师,似乎是正在和消防员协商这什么,那表情就要哭了……

“我已经看见了,怎么了?”佟秋练坐在床边,萧寒伸手拉住佟秋练的手,佟秋练只是释然的一笑,自从她离开了佟家开始,佟家的人任何一个人对于她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完全构不成她心里面的任何一丝波澜。

“那辆车子是你去警局乘坐的那辆车子……”顾珊然已经担心佟秋练的安慰,所以背地里面派人跟踪了佟秋练,只是他们都是在警局的外围,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佟秋练上了出租车之后,他们有一拨人直接尾随了佟清然,一拨人继续跟踪佟秋练,也就是在跟踪的途中发生了这起事故。

“你的意思是?”佟秋练看着电视,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难道说车子已经被人动了手脚么?

“车子被人动了手脚,那车子性能那么好,怎么会好好的自己爆炸呢,而且这么的凑巧,在这个时候,事情不可能这么巧的,这几天你一定要小心一点,对了,还有佟家和令狐家,只要知道这车子是你的,你这一段时间估计是没有安生日子过了……”顾珊然显得有些着急。

“我知道的,没事的,放心吧,又不是我让她坐的,是她自己非要坐的,放心吧,我又不是五年前那个可以让他们揉园搓扁的小丫头了,放心吧,你就不要担心我了!”佟秋练虽然嘴上面这么说的,但是心里面却不是这么想的。

是啊,这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而且还是在劫匪逃脱的这种情况下,若是这件事情真的是佟清然一手策划的,佟清然不会傻的自己送死,那么这件事情到底和谁有关呢,到底谁和自己有这么大的愁怨,想要致自己于死地呢!

而在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中,一个打扮的妖娆妩媚的女人在看到电视播报的时候,直接将遥控器砸在了电视机屏幕上面,佟秋练!怎么死的不是你,你倒是命大!那个没用的东西,让他去杀个人,都没有杀成,真是个废物!

而这个时候洗漱间走出来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腰间围着一个浴巾,那一身的赘肉看着都让人倒胃口,还有那大大的啤酒肚,估计能有个十几斤吧,看到床上的女人一身性感的丝质睡衣,香肩外露,事业线分明,玲珑有致的娇躯,直接上去就把女人扑倒了:“宝贝,怎么了?不开心啊?”

“没有啊!哪有……”说着直接迎上了男人那厚重的嘴唇,又是一阵旖旎风光……

------题外话------

大家可以猜一下,最后出现的那个女人是谁……

可以去我的群里面讨论哦,进群的时候请验证520小说的呢称哦,群里不定时会有惊喜放送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