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81 关于萧晨二货的讨论

萧寒看着佟秋练只是看着自己,有些疑惑:“怎么?你不吃么?”白少贤这也刚刚注意到佟秋练只是端了张凳子过去,压根还没有吃饭呢,白少贤连忙起身:“来来来,嫂子,要不要坐下吃点吧!”

“要吃也是坐我这里,和你有啥关系啊!”萧寒拍了拍自己的身边的空位,白少贤有些无语的坐下,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你们就可劲儿的秀恩爱吧,季远则是一直把自己当成透明的,默默地吃东西。

而这个时候白少言推门进来了,“老师,您要的面!”白少言的手中果然提着外卖,佟秋练从白少言的手中接过面就直接打开了,顿时一股西红柿的香味就扑面而来,萧寒怎么觉得面前这么多菜,也没有佟秋练的那碗西红柿鸡蛋面香呢!

“你不吃么?”佟秋练见白少言只买了一碗,白少言连忙摇头,直接跑到了白少贤的身边,“我吃点别的就好了,老师您吃吧……”白少言可不会和他们说老师刚刚看了那么血肉模糊的照片,现在居然吃得下去。

而佟秋练在房间还没有待多久,令狐乾就拎着一大袋水果进来了,萧寒一看见令狐乾可没有什么好脸色,“你来做什么?”佟秋练则是白了萧寒一眼,笑着招呼令狐乾坐下,令狐乾将水果放在桌子上面。

“还不错啊,恢复得挺好的啊,难道是我下手太轻了?”令狐乾有些后悔那个时候怎么没有把萧寒这张妖孽的脸给打的面目全非呢,其实吧……令狐乾没有看见在他离开之后,没有多久,萧寒的脸上面就开始肿了,那个时候倒是真的连他亲妈都要不认识了!

“怎么?没有把我打死你很后悔?”萧寒挑了挑眉看着令狐乾,令狐乾则是一脸挑衅的坐在萧寒的对面。

“原来萧公子还会读心术啊,我真的觉得下手轻了,怎么,萧公子这是还想和我再来一次么?”令狐乾那架势就是一副,随时都欢迎的样子,着实是有些欠揍,萧寒本来还没有觉得身上面很疼,但是现在稍微懂一些胳膊,才发现真的很疼。

“行了,怎么,军部没事么?”佟秋练看一下墙上面的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按理说令狐乾最近应该挺忙的吧,这怎么还打算在这里坐下了?

“还行吧!”令狐乾说着冲着佟秋练使个眼色,佟秋练跟着令狐乾到了医院楼梯口,这里人比较少,而且相对安静,不会影响别人,“怎么了?”佟秋练还好奇来着。

“听说劫持你的两个人自杀了?”佟秋练抬头看了看令狐乾,脸上面都是狐疑的神色,怎么滴,来这里是打算来和我说什么呢,毕竟现在佟清然算是令狐家的人,而且今早的事情,估计令狐乾已经知道了吧。

“你这么防备的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啊,那个时候可是我保护了你们一家人好不?你这样看着我,我很伤心的!”令狐乾说着露出了一脸哀怨的神色,不意外的吃了佟秋练一拳,“我就是问问你对这件事情什么看法!”

“没什么看法啊,我能有什么看法,我只是想说那个幕后指使的人很可能是那个让他们自杀的人,别的我实在不懂为什么他们要去自杀,而且事情都过去有一阵子了,总不会突然约好了,一起自杀吧!”佟秋练讽刺的一笑,“你若是来当佟清然的说客的话,我劝你放弃吧!”

“我是那种人么,从小到大我哪次不是站在你这边的啊,我就是想提醒你,最近小心一点而已,需要我派人……”

“不需要了,你的人我实在是用不起!”佟秋练可记得那些五大三粗的汉纸是如何气势汹汹的闯进了她的办公室的,“你只需要让你们家的人别插手这件事情就行了,免得大家最后撕破脸不好看。”

而萧寒坐在床上面,桌子上面放着电脑,而电脑上面的人居然是佟秋练和令狐乾,季远站在萧寒的身后,不时看着门外,“少爷,令狐少校估计就是关心夫人而已,少爷你未免有些关心过度了吧!”

“令狐家的人个个都像个狐狸一样,令狐默这个人虽然话不多,但是野心却不小,经商不过短短四五年的时间,但是公司的规模已经不小了,令狐乾嘛……这个人虽然对我构不成威胁,但是我就是看他不舒服……”季远抬眼看了看雪白的天花板,少爷,你到底看谁是顺眼的啊!

“小少爷!您慢点啊,等等我啊……”突然就传来了安叔的声音,萧寒立刻将监视器关掉,而两三秒钟之后,门就被推开了,季远笑着打了个招呼:“小少爷,安叔……你们怎么来了!”

“爹地,谁这么大的胆子啊,把你揍成这样!”小易迈着小腿就往萧寒的床上面爬,安叔过去一把将小易抱过去,“小少爷,少爷正养伤呢,您别闹了!”

“我哪里闹了,我就是想近距离观察一下而已!”小易说着走到萧寒的旁边,挪了个凳子过去,站在凳子上面,几乎是俯视萧寒的,萧寒倒是没有想到他们会过来,也是一怔,“你们怎么知道的!”

“我就想着你们两个人彻夜不归的,这肯定有问题啊,妈咪和你肯定不会说的,我就打电话给小白了,小白太笨了,我一问就问出来了,爹地,到底是谁把你揍成这样的啊,胆子很肥啊!”小易看着萧寒红肿的脸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不自觉的伸手就要摸一下,但是小孩子这下手没轻没重的,萧寒疼的眯起了眼睛。

“哎呦,我的小少爷,您轻点啊!”安叔在边上看着都疼,安叔哪里见过萧寒被人揍成这样啊。

“没事,这是你爹地该的……”萧寒伸手捏了捏小易的小脸。小易其实真的是结合了萧寒和佟秋练两个人的特点,小易的五官是遗传了萧寒的,那双蓝色眸子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但是脸型却是遗传的佟秋练的,现在有些婴儿肥,看起来又精致又可爱。

“谁说是爹地该的……”小易仔细的观察之后才发现,萧寒的身上面倒是真的没有几处是好的,看着看着小易几乎要哭了,那小嘴撅得老高了,像是可以挂个油瓶一样,睫毛扑闪扑闪的,一滴眼泪就流了下来,“爹地,谁把你凑成这样了,我去揍他……”

我到底是被凑成什么样子了啊!萧寒无奈的笑了笑,伸手帮小易的眼泪擦干净,“你是男子汉了,怎么还哭鼻子啊,乖,别哭……你这样爹地更疼了……”

“才不是,爹地骗人,妈咪说过,疼痛是身体的反应,怎么会因为我哭了就更疼了呢!”小易说着还是伸着爪子将眼泪擦干净,但是眼眶却有些红,“难道真的会更疼么?”

“嗯,心里疼!”萧寒伸手揉了揉小易的头发!

而这个时候佟秋练和令狐乾正好走了进来,小易一看见令狐乾,几乎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跳下凳子,一下子冲到了令狐乾的面前:“坏蛋,是不是你打我爹地的!”

令狐乾真的是哭笑不得,这小屁孩拿手指着自己的样子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尤其是那眼睛还红红的,撅着嘴巴的样子倒是十分的可爱,“萧寒,你可真是太幼稚了吧,和小练告状之后,现在又和你儿子告状,你是不是男人啊……”

“我……”萧寒真的是很无语啊,我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啊,是他们自己猜到的好么?

“令狐叔叔,你和爹地不是什么至交好友,现在居然来医院看望爹地,要不就是幸灾乐祸来的,要不就是出于愧疚来的,我总觉得这两种成分都有,肯定是你揍得爹地,不然谁有这个胆子啊!”小易有条不紊的分析着。

令狐乾笑着蹲下身子,“然后呢,你是准备来找我单挑么?”令狐乾揉了揉小易那肉嘟嘟的小脸。

“没有啊!”小易使劲的摇了摇头,所有人都是一愣,就是萧寒也以为小易这是准备为他出气的,敢情不是啊,“你教我怎么揍人吧,要是以后爹地欺负妈咪了,我还能帮妈咪揍他……”

“咳咳……”令狐乾低着头轻轻咳嗽了一声,“这个可以有……”

“行了,过来!”佟秋练说着将小易抱了过去,“阿乾,你有事情的话,就先回去吧,待在这里也没啥事情!”

令狐乾也算看出来了,这里剩下的都是人家一家人啊,自己留在这里还真的不合适呢,而令狐乾离开之后,佟秋练坐在一边帮萧寒削苹果,小易则是坐在床边,翘着小腿,安叔和季远坐在一边拿着手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佟秋练苹果削好之后,为了方便就把苹果分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佟秋练拿着小叉子,刚刚叉起来一块,小易头一伸就吃了,佟秋练一抬头就看见萧寒张着嘴巴,那样子似乎是在等着佟秋练喂他来着,小易嚼着苹果看了看萧寒,“爹地,这么大的人了,还要人喂么?”

“你不是说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么?”萧寒冷哼一声,自己拿起了叉子吃了一块苹果。

“但是我毕竟还不到五周岁啊,不像某个人都快三十多岁了吧!羞不羞啊……”萧寒真是觉得这小子纯粹是来克自己的吧,还能让自己好好吃个苹果么?

而这边一家三口的有爱互动很快就被传到了法国,法国这边的老爷子看着视频笑得合不拢嘴:“好好好……这样才对嘛,我就说只要萧寒和小练相处一段时间,肯定合得来,哈哈……这不挺好的么!”

“那个,话说谁这么大本事能把大哥揍成这样啊,爷爷,你知道是谁么?”萧晨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视频。

“怎么,你又想什么呢!”萧老爷子看了看萧晨,怎么同一个爸妈生的,差别这么大呢,这兄弟两个人要是能把性格智商都平均一下那该有多好啊!

“我就想去看看是何方神圣而已,顺便偷一下师……嘻嘻!”萧晨这话说完老爷子就冲着他的头敲了一下,萧晨捂着头,一脸的委屈,“爷爷,你这是干嘛啊,我每天陪着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怎么这么对我啊,太狠心了!”

“别撒娇!你爷爷我不吃这一套!”萧老爷子懒得搭理萧晨,继续看着视频。

而顾氏夫妇正忙着迎接顾北辰,突然就收到了萧晨住院的消息,顾珊然猛地从床上面跳下来:“哇喔——终于有人为民除害了,萧寒这人吧,就应该好好教训一顿,哈哈……童养夫,我们是不是要去慰问一下啊!”

“可以啊!”顾南笙放下手中的工作,看了看顾珊然,穿着睡衣就在房子里面乱跑,走过去就一把将顾珊然抱住了,“珊然宝贝,你穿成这样是准备诱惑我么!”

顾珊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睡衣,长袖长裤,还是立领的上衣,你妹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诱惑你了啊,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好么,“童养夫,你这是要把我勒死么?还能松开一点么?”

“帮少夫人的拖鞋拿过来!”一个女佣赶紧把顾珊然的拖鞋拿过来,顾南笙一把将顾珊然打横抱到了床上面,接过拖鞋就单膝跪地帮顾珊然将拖鞋穿上,“地上面太凉了,我早就和你说过,别光着脚乱跑了……”

“下次我会注意的!”顾珊然揉了揉鼻子,但是心里面却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甜,顾南笙伸手揉了揉顾珊然的小脚,“怎么觉得你的脚比别人的都好看呢?”

“童养夫,你过来!”顾珊然斜靠在床上面,冲着顾南笙粲然一笑,伸出手指冲着顾南笙勾了勾,顾南笙那里受得住顾珊然这样的诱惑啊,倾身上前,顾珊然一把拉住了顾南笙的衣领,“童养夫……”

“珊然宝贝,那个……这个……天已经快黑了,不如我们现在就睡吧……”顾南笙小心的提议说道。

“这个提议貌似不错哈!”顾珊然说着小手还忍不住在顾南笙的锁骨处摸了一把,居然比老娘的皮肤还要滑腻,真是气死人了,明明用的是一样的东西,吃的是一样的饭啊,就是睡得床也是一样的啊,凭什么皮肤差了这么多啊!

“我也觉得挺好的!”顾南笙说着直接将顾珊然按在了床上面,顾珊然则是伸手环住了顾南笙的脖子,“童养夫,你到底看过几女人的脚啊?”

顾珊然在顾南笙的耳边呵着气,顾南笙现在都有些飘飘然了,哪里还清楚顾珊然在问什么啊,他现在眼前都是顾珊然红艳艳的嘴唇,小巧的鼻子,白皙的皮肤……

“脚?什么脚啊……”顾南笙说着就想要亲上去,顾珊然则是微微侧身,一下子就把顾南笙推到了地上面,顾南笙忍不住哀嚎了一声,顾南笙委屈的看着顾珊然。

“顾南笙,胆子肥了哈,你再敢看别的女人,我就……”顾南笙睁大眼睛看着顾珊然在自己的身上面扫视了一圈,最后视线居然定格在了自己的双腿间,顾南笙直接伸手捂住,“珊然宝贝,别啊,我还等着靠他给我们传宗接代呢!”

“我说要干嘛了么,我会去剁了那个女人的!起来吧,我们去医院看看萧寒……”顾南笙这才笑眯眯的跟着顾珊然下了楼。

下面的人自然是听见了上面的动静的,难怪我们少主看起来有些病怏怏的,原来是少夫人太生猛了啊,这女人是不是到了这个岁数就会变得如狼似虎啊!其实顾南笙这皮肤完全不是顾珊然虐待出来的好么?

顾珊然和顾南笙过去的时候,萧家一家三口正在病房,萧寒坐在床上面办公,而佟秋练则是坐在一边看文件,安叔则是陪着小易在玩拼图,小易一看见这两个人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怪阿姨来了……脑子里面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赶紧跑吧!

顾珊然一看见小易立刻冲了过去,直接捏住了小易的脸:“哎呦,可想死姐姐了,哈哈……还是这么好摸!”

顾南笙则是见怪不怪的走到了萧寒的床边,手下的几个大汉立刻蜂拥而入,这个……这个……

这堆了半个房间的水果可以理解,这堆了半个房间的花篮是怎么回事啊?而且还各式各样的,真个房间瞬间好像都要被堆满了,“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多买了一点!”顾南笙说着走到萧寒面前,两个人就像是熟识了许久的兄弟一样,伸出拳头碰了一下,“你这伤的不轻啊!”

“你不是看见了么?”萧寒耸了耸肩,佟秋练则是看着这对不靠谱的夫妇,满头黑线,还能正常一点么?这满屋子的花和水果,这到底又是闹什么啊。

“这令狐乾也不怎么样啊,你怎么就被他揍了呢!”顾南笙说的时候还骚包的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萧寒,你是不是该多多锻炼身体了啊……”

萧寒完全不想和顾南笙说话了,但是顾南笙一想到令狐乾似乎就有一肚子的话,“我和你说,这个当兵的人啊,他们长时间不能接触女人,你要知道他们的心里肯定有点……”

“顾南笙,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啊,怎么?在家的时候珊然没给你说话么?”佟秋练走过去,一把将顾南笙推开,顾南笙可不干了,“佟秋练,我这是在和他分析敌情呢,这要是以后遇到了……”

“顾南笙,这敌情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吧,是你的敌情吧,你还是自己小心一点的好!”说着还看了看一边蹂躏小易正欢快的顾珊然,萧寒瞬间会意了,敢情这个顾南笙对令狐乾这么的了解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他的情敌啊!

“我的人自然是谁都抢不走的!”顾南笙说着邪魅的一笑,这样的笑是萧寒没有见过的,顾南笙的脸色本来就是那种几近病态的白,这样就显得他的嘴唇异常的妖异,眸子幽深的不见底,而此刻的他的脸上面没有一丝的慵懒,相反的,换上了一副让人觉得有些渗人的表情。

顾南笙似乎是下意识的伸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我的东西自然是轮不到别人觊觎的……”

“华夏不是你们的势力范围,你来这里趟什么浑水!”佟秋练白了顾南笙一眼,“对了,我拜托你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明天给你结果吧,你别急啊!”顾南笙说着又恢复了以往的慵懒,看了看萧寒,“怎么样,等你伤好了,我们再一起去喝一杯?”

“行啊!”萧寒点了点头,但是顾珊然一道凌厉的视线扫射过来,顾南笙顿时蔫了,“童养夫,你要去喝酒?”

“那个……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哈哈……随口说说而已啦,你别上心哈!”顾南笙这变脸的速度,萧寒也真是佩服,虽然早就看出来顾南笙是个妻奴,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听话,只是这变脸的速度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养成的啊。

“你什么时候去了也带我一个……”顾珊然这话说完,众人差点绝倒,佟秋练摇摇头,这对夫妻的思维果然非常人可以理解啊,也就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不然的话,生活得多么的艰辛啊!

晚上的时候,小易愣是不想走,没有办法,只能让护士加了个床位,佟秋练陪着小易睡觉喽,小易冲着萧寒吐了吐舌头,真是的,居然拿生病想要夺走妈咪的宠爱,爹地果然老奸巨猾,果然是一刻都不能松懈啊,小易一直觉得自己才是妈咪的最爱,现在看见佟秋练对萧寒无微不至的关怀,心里面自然是有些吃味的。

而萧寒则是恨不得将小易抓过来,打几下屁股,真是的,这个小电灯泡,难道看不出来,我和你的妈咪正在蜜里调油么,就来瞎掺和,真是个死小孩!

入夜十分,佟秋练似乎是听见了萧寒的喊声,幽幽睁开眼睛,小心翼翼的将小易缠在自己身上面的小胳膊小腿挪到了一边,披了件衣服走到萧寒的床前:“怎么了?渴了?还是……”

萧寒只是笑着伸手一把将佟秋练拽了过去,直接封住了佟秋练的唇,佟秋练攥着衣服的手瞬间松开,那披在她身上面的衣服瞬间掉落,萧寒则是轻轻的舔了舔佟秋练的嘴角,在佟秋练的嘴角印下了一个个不深不浅的吻,“小练……”

“你……”佟秋练真是不知道该说萧寒什么,这身上面还有伤,佟秋练压根不敢使劲推萧寒啊,萧寒似乎是摸透了佟秋练的心里一样,幽蓝色的眸子里面满是笑意,一只手直接探进了佟秋练的衣服下摆,滚烫的手掌在冰凉的皮肤上面游离,让佟秋练的整个身子都僵直了。

“别……”佟秋练伸手按住了萧寒的手,有些羞赧的看着萧寒,带着一丝娇嗔一丝怨怼,但是月光下红扑扑的脸,还是格外的诱人,萧寒忍不住又亲了一下。

“放心,就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能对你怎么样啊,怕什么啊,我就是想要抱抱你而已……”说着萧寒拍了拍自己的身边的床,佟秋练回头看了看小易,“放心吧,他睡着了,没事的!”

在佟秋练躺下之后,小易翻了个身,蓝色的眸子猛地睁开了,双手紧紧的拉着被角,张着小嘴怨怼的咬了咬被角,爹地果然是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妈咪真是的,难道不知道你儿子也很需要你么?哼……果然叫北辰爹地回来是对的,气死你,气死你……让你和我抢妈咪,我要气死你!

佟秋练第二天醒来之后,萧寒和小易都不见了,佟秋练吓了一跳,连忙披了件衣服就下去了,迎面撞上了安叔,安叔手中正拿着早餐:“夫人醒了?早餐正好刚刚做好,我去叫少爷和小少爷!”

“他们干嘛去了!”佟秋练看了看走廊,没有人啊!

“小少爷说是陪少爷出去走走,没事的,应该快回来了!夫人,您先去洗漱一下吧!”佟秋练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一会儿是军部的事情,一会儿是那两个劫匪的事情,搞得她有些头昏脑涨的,最主要的是萧寒的受伤,她要花大部分的精力在他的身上面。

而此刻正坐电梯上来的萧氏父子则是占据着电梯的左右两边,“爹地,你这么做是不对的,妈咪是大家的,你不能一个人独占的,太爷爷说了,好东西要学会和别人分享!”

什么?分享?那是我的老婆啊,我要和谁分享啊,这个臭小子,歪理一大推,这小脑袋里面每天都装着一些什么东西啊,“放心,以后你会有很多的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分享你的爱的!”

一听这话小易的脸色立马的变得不好了,萧寒倒是心里一怔,该不会这孩子和网上面那些熊孩子一样,不想要弟弟妹妹的,甚至是以死相逼那种吧,而且照着小易的这种性格,貌似还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怎么了?不喜欢小弟弟或者小妹妹?”萧寒冲着小易招招手,小易立刻走过去抱住了萧寒的大腿,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萧寒,那眼神就像是可怜的小狗一样,萧寒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怎么了?怎么还伤心了?是不是不喜欢啊?”

萧寒心里也清楚,现在的孩子本来就是比较早熟的,而且现在独生子女那么多,要是说有人和他分享父母的爱的话,很多孩子还是接受不了的,但是萧寒只要想到可以和佟秋练有更多的孩子心里面就十分的高兴。

“不是的!”小易摇了摇头,“我也喜欢弟弟妹妹……”在幼儿园的时候,小易就见到过有些是兄妹或者是姐弟在同一所幼儿园的,那种有玩伴的感觉小易是羡慕的。

萧家这样的家族,对于别人来说是十分的神秘低调的,生在这样的家族按理说应该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但是没有人知道,萧家不像是别的家族那样的枝繁叶茂,或者是旁系比较多,萧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比较多,到了萧寒这一代才生了两个男孩而已,偏生萧晨这熊孩子脑子有点不灵光,而且女孩子对于萧家来说更是稀有生物啊!

“那你怎么不高兴了!”萧寒弯腰会觉得腰上面有些疼,只能伸手摸摸小易的脑袋。

“我怕我的弟弟像小叔叔……”萧寒瞬间沉默了,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要是真的像萧晨那个熊孩子,萧寒还真的是不敢想象自己的孩子会这么二……萧晨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爹地,弟弟要是和小叔叔一样笨的话,这可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啊?这要是真的那样的话,这智商什么的是硬伤啊,萧寒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应该不会的!”萧寒想想自己和佟秋练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像萧晨那个二货呢!

“爹地可以保证么?”小易抬着小脑袋,一脸渴望的看着萧寒,萧寒真是尴尬的点了点头,还能说什么呢,说这个事情是遗传的基因决定的么?他不能左右么?不过萧寒想想自己的孩子就应该像小易这样人小鬼大啊,像萧晨那样还不如杀了他呢,但是到底像谁呢,这个暂时不揭晓。

“爹地,要不给我生个妹妹吧,我喜欢妹妹……”小易得到了萧寒的承诺,笑眯眯的牵着萧寒的手就往病房走。

“嗯嗯!”萧寒笑着应声,这对惹眼的父子倒是惹得周围许多的小护士和医生纷纷侧目,他们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女人可真幸福啊,这老公这么帅气多金,这儿子还这么萌,这么可爱,这女人上辈子是拯救了什么啊,这辈子才这么有福?

“妈咪!你起来啦!”小姨看见佟秋练在门口,就笑着跑了过去,佟秋练弯腰将小易抱了起来,两个人在互相的脸上面亲了一下,“怎么还满头是汗的,先去洗个脸吧,等会儿正好吃饭!”

萧晨则是慢悠悠的走过去,穿着病号服的萧寒依然是邪魅迷人的,尤其是现在的脸上面除了淤青,还真的看不出别的东西,萧寒走过去,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佟秋练疑惑的伸手帮萧寒擦了一下:“怎么了?你也流汗了?你现在运动太多对你的身体不好!”

“妈咪,爹地是让你也亲他一下!”小易笑呵呵的开口,因为萧寒刚刚答应过生的弟弟一定不会像小叔叔,小易现在可是乐呵的不行了。

“赶紧进来吧!”佟秋练注意到许多的医生护士都有意无意的看向这边,佟秋练可没有萧寒这么厚的脸皮,萧寒一看佟秋练抱着小易就往里面走,急忙走过去,搂住佟秋练的腰就在佟秋练的侧脸亲了一下!

“你……”佟秋练忍不住瞪了萧寒一眼,“赶紧进来吧,吃饭了!”

“妈咪害羞了,妈咪的脸都红了!”小易笑呵呵的冲着萧寒一笑,萧寒则是笑眯眯的将门关上,将那些好奇的目光阻隔在外面,真是的,就算是秀恩爱,也不是给这么多人看的吧,而且要是把小练惹急了,自己的生病福利怎么办啊!

佟秋练这边刚刚吃完饭,白少言就报了一摞的资料过来,而季远也随后抱了一摞的资料走进来,两个人四目相对,都把资料放在了桌子上面。

“老师,这是昨天整理出来的资料,您等会儿看一下吧!”白少言笑着说。

“少爷,这是公司这两天需要您签字的文件,您等会儿抽空看一下!”季远也是笑眯眯的说着。

而佟秋练和萧寒都是从喝粥的动作中抬头看着两个人,然后两个人接着低头喝粥,难道我们安安静静的吃个饭都不行么?真是的,还能不能让我们安静一会儿啊……

佟秋练这边刚刚吃完,白少言就把一摞的资料扔了过去,“老师,您还是赶紧看看吧,那些军痞没事总是来催我,你不在,我根本就招架不住啊!您还是赶紧看看吧……”

佟秋练直接拿过资料,“结果出来了?挺快的啊!”佟秋练已经看见了关于酒吧的那个死者的资料,上面还附着许多的照片,不仅仅是死前的照片,还有之后的所有的照片,还有所有的东西的化验结果。

“这个毒品的剂量是最终确定的么?”佟秋练指了指其中的一项数据,“这个是死者注射的么?边上的数据是别的人的么?”

“现场提取到的所有的针管我们都进行了检验,都在这里了,看起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死者的针管上面有死者的DNA生物检材,所以这个就是死者所用的针管,不过看起来他们用的是同样的一批毒品,为什么别的人没事,他怎么就死了,是不是这个事情完全是个意外啊!”白少言指了指另一边的一组数据,“这个是死者的身体里面的血液的检测结果。”

“体内的这些毒品的浓度也是正常的范围的!”佟秋练皱了皱眉头,“对了,他同伴的所有人的检验结果送来了么?”

“警局昨天送过去的,在最后面,这些人尿检的结果都是呈阳性的,不过他们说这个毒品是这个死者自己带来的,他们只是跟着吸了几口而已!”佟秋练听着点了点头,那天解剖结束之后是白少言负责收尾的,所以佟秋练将最后的一点解剖过程看了一遍。

“对了,你回去的时候解剖一下死者的脑部……”佟秋练这话一出,那边正在喝着豆花的小易直接将那一口豆花喷了出来,白少言则是点了点头,反正老师说的话基本上都是有道理的,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让他去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的。

“怎么了?豆花不好喝么?”佟秋练抬眼看了看小易,小易硬生生的将嘴巴里面的那一口豆花咽了下去,“还好啊!”

“你这个习惯不好,吃东西的时候怎么能这么不卫生呢!”佟秋练有些无奈的继续和白少言讨论案子,而小易则是放下了豆花,那个……不是我不卫生,是你妈咪的口味太重了好么?再说了,在我吃饭的时候你讨论案子真的好么?

小易再看看另一边,这边的萧寒和季远则是讨论什么,销量怎么样啊?人流量怎么样啊?最近的股票怎么样啊?这才是正常的好吧?为啥到了妈咪这里就什么东西都变了样子呢!

“少爷,这个基金会……”季远刚刚吐了几个字,萧寒凌厉的视线立刻扫了过去,幸好所有的人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没有发现这边的异常。

“按照之前的进度去完成就行了,记住,不该说的别说!”萧寒瞪了季远一眼,季远只好闭住嘴吧,哎……又不是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用得着这么偷偷摸摸的么?再说了,做善事什么的,作为商人不是应该广而告之么?少爷这是又打着什么算盘呢!

而这个时候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音,安叔去打开门,就愣住了,那个是不是他的眼睛花了,“二少爷……”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门外,而跨过安叔,萧晨一个箭步冲了出来,“哈哈……惊喜吧,大哥,大嫂……”就在所有人都还处于一种风中凌乱的时候,佟秋练和萧寒几乎是神同步的低头继续看文件,只有小易慢悠悠的挪下凳子,这架势是准备随时开溜啊!

“小易,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啊!”萧晨直接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小易,冲着小易的脸就是猛地亲了几口,小易在心里面哀嚎,怎么变态这么多啊!救命啊……

“等会儿记得帮小易擦擦脸上面的口水,不卫生!”佟秋练头都没有抬一下,但是萧晨完全不在话,这个二货别的本事没有,自娱自乐的本事可是比谁都厉害的,这不硬拉着小易要和小易叙旧,然后他们的谈话内容就是这样的……

“小易,你来了这么久,有没有想我啊,这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啊?”

“嗯!”

“那你觉得哪里最好玩啊,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玩吧,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好,果然同龄人在一起才有共同话题啊,你说是不是啊?”

“嗯!”小易无语望天,二十多岁了人了,我和你有啥共同话题啊!

“我也觉得和你一起最好玩了,你不在了你都不知道我多无聊啊,吃个东西都没有人陪!改天我们也吃遍C市怎么样!”

“嗯!”提到这个吃饭的话题,小易也只是眼睛亮了一下。

……

“老师,这样真的好么?小易好像很痛苦啊!”白少言看着小易那种苦瓜脸也是有些不忍心!

“那你去陪萧晨好不好啊?”白少言立刻低头装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