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80 关于衣服和手足的讨论

第二天白少贤和白少言兄弟两个人拿着煲好的鸡汤还没有走进病房,透过门上面的玻璃窗户就看见里面的两个人,病床不大,佟秋练蜷缩在萧寒的怀里面,萧寒则是一只手放在佟秋练的头部,一只手搂住佟秋练的腰,两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

白少言轻轻推门进去,萧寒睁开眼看见这两个兄弟,冲着白少贤就使了个眼色,这才几点啊,而白少贤刚刚准备出去的时候,佟秋练已经醒了:“你们怎么来了?”佟秋练看了一眼墙上面的钟,已经八点多了啊。

“老师,这是鸡汤,你昨晚没有吃什么,所以也给您送了一点!”佟秋练点了点头,起身将鸡汤放好,“你们坐吧!”

“那个,我想去洗手间!”萧寒轻轻咳嗽了一声,房间里面片刻的沉默,佟秋练则是自顾自的看着鸡汤,拿出了小碗准备盛汤,只是耳朵微微地有些泛红而已,但是脸上面却是一丝表情都不外露的。

而白家的兄弟互相看了一眼,白少贤认命的站了起来:“怎么样,需要我扶你么?”

萧寒一个凌厉的视线扫过去,白少贤突然就会意了,白少贤轻轻推了一下佟秋练,佟秋练一回头就看见了萧寒眼睛正亮晶晶的看着自己,“你怎么还不去啊?”佟秋练这话一出来,萧寒的眼睛更亮了,关键是萧寒一直紧紧盯着佟秋练,佟秋练那一刻,真的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你不扶着我么?”萧寒说着冲着佟秋练张开了手臂,那模样特别像是在索取拥抱的小孩子,佟秋练看了看,在一边一个貌似在看着窗外风景的白少贤,一个则是低头不知道在干嘛的白少言,“你知道男人不能憋的……”

“噗——”原谅白少言实在是憋不住了,咳咳,白少贤笑着一把捂住了白少言的嘴巴,“那个……你们继续!”

继续?继续你妹啊,原谅佟秋练真的在内心咆哮了,憋着,怎么没有憋死你啊,但是佟秋练还是走了过去,萧寒一只手搭在佟秋练的肩膀上面,将一小部分的身体靠在佟秋练的身上面,佟秋练虽然身量高挑,但是萧寒这体格要是整个压下来,她也承受不住啊!

“那个,嫂子,你不扶着萧寒么?”白少贤看着佟秋练就像个木头人一样的,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相反的,萧寒则是笑嘻嘻的搭着佟秋练的肩膀,那一脸的享受模样真是欠揍得紧。

“我没有扶着他么!”佟秋练凌厉的视线射了过去,白少贤只是伸手摸了摸鼻子,我只是说了个提议而已,怎么觉得被人威胁了呢,但是白少贤这人本来脸皮就是够厚的,就是被佟秋练瞪了一眼还是笑眯眯的!

“嫂子,你这样子特别像是扶手来的,难道不该扶着萧寒一下么?跌倒了怎么办!”佟秋练还没有反应过来,萧寒一手直接拉过佟秋练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面,“这样就行了!”

佟秋练无语望天,那个……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到了卫生间的门口,“进去吧,需要我给你挤牙膏么?”佟秋练看了眼卫生间,地面上都铺上了防滑的垫子,应该不会滑倒的。

“我不是刷牙的,我是……”萧寒指了指里面的马桶,佟秋练顿时脸都红了,而在外面的两兄弟开始无语望天了,这一大早的,这样真的好么?只是萧寒仍旧是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佟秋练。

“不会被揍了一顿,自己上厕所的功能都丧失了吧,还是我要去外面叫护士给你导尿?”佟秋练这话说完,萧寒本来亮晶晶的眼睛瞬间变得黯淡,就是脸色也是变得十分难看,导尿?我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好么?这对自己来说简直是侮辱啊!

“噗——萧寒,你那个……不会真的需要那个吧,需要我给你按铃么?”白少贤说着还伸手在那按铃的地方晃了晃!

“你闭嘴,我还没有到这个地步!”萧寒和佟秋练本来就挨得很近,萧寒一低头就能看见佟秋练那因为憋笑,憋的通红的脸,对这个小女人,萧寒真的是说不出来又爱又恨,一大早我就想要秀个恩爱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还有这两个电灯泡,难道看不出来他们在这里有多么尴尬么!

“就算是我需要导尿,也是你给我弄啊,该不会你想别的女人给我那个吧……”萧寒咬着佟秋练的耳朵说,佟秋练的小脸顿时涨得通红,这人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事实证明,根本没有更不要脸,只有最不要脸……

“你赶紧进去!”佟秋练说着推了推萧寒,佟秋练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用力啊!

但是萧寒却伸手捂着胸口,“疼啊,你不知道令狐乾下手有多黑么?你居然还这么用力!”

“我没有吧!”佟秋练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放在了萧寒的胸口,但是没有想到萧寒居然来了这么一句:“小练,没有想到你这么色啊……”

佟秋练顿时脸涨得通红,一把将萧寒推进了门里面,自己一伸手就把门给带上了,一回头发现白家的两兄弟都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白少言那是被佟秋练压榨的时间久了,一看见佟秋练转头,装着若无其事的看着别的地方,倒是白少贤幽幽的来了这么一句!

“原来你们平时都是这么玩的啊……”轰——我们平时怎么玩了啊,佟秋练只能在心里面把萧寒狠狠地数落了一顿,接着装鸡汤。

等萧寒一瘸一瘸的出来之后,佟秋练扶着萧寒坐到床上面,“鸡汤正好,你喝点,等会儿我还有去警局一趟,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没事,我不是小孩子了!”萧寒笑着喝着汤。

佟秋练这边刚刚离开,萧寒将碗放下,脸上面的神情没有了刚刚的玩世不恭,相反的,却是十分的严肃,“怎么样?令狐默还是没有动静么?”

“很沉得住气的一个人,不过令狐家是哪里惹到你了,若是被令狐默发现的话,那不是和令狐家站在了对立面了么?说实话,萧家的势力并不在华夏,你确定这样做真的好么?”白少贤说这话的时候透露着明显的担心。

“放心,就是有你在这里,令狐家就算是查到了我的头上面,他们也是不敢动我的,放心吧!”白少贤愣了一下,看着萧寒笑得像是狐狸一样,顿悟了!

“喂喂喂——萧寒,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们家和令狐家那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处去的,你现在这是准备把我拉下水么?到底是不是兄弟啊!”白少贤真的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自己怎么忘了这男人的腹黑程度,根本不会做什么没有把握的事情,自己怎么就忘记了呢,真是失策啊!

“当然是兄弟啊,不然你以为我会让你去么?”萧寒那一脸的嫌弃模样,“放心啦,你家的老爷子还在那里,放眼华夏,有谁敢对你们家动手啊!”

“萧寒,你厉害,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一开始就把我算计进去了,行行行……我算是认识你了,萧寒,你厉害,你为你女人报仇,你扯上我干嘛啊!”白少贤一想起家里面那个脾气暴躁的老人家,心里面就开始打颤。

“放心,你家的老爷子还舍不得打死你,好不容易养个孙子,放心吧,打不死你的!”萧寒笑眯眯的说着。

“萧寒,你丫的,你行,你这是为了你的女人插兄弟两刀是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倒是好!”白少贤现在只能在心里面哀嚎,真的是交友不慎啊,这个男人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事实是,萧寒的无耻程度无时无刻都在刷新着他的三观,因为萧寒下面的话,白少贤差点没有吐血。

“你兄弟我已经裸奔很久了,这好不容易找了件衣服,你总不能让我继续裸奔了吧,为了兄弟你就不能牺牲一下么!”萧寒那幽蓝色的眸子微眯着,现在在白少贤的眼中,萧寒这个人简直是个无赖,是个地痞,是个流氓!

“你妹的,你裸奔这么久了,在乎这一时半刻的么,你的兄弟我可能因为这件事情被老爷子打死好么!”白少贤真是后悔,当时怎么就头脑发热,帮萧寒做了那件事情呢,这个混蛋,早就预料到了吧!

“话不能这么说,作为一个有羞耻心的人,我不能总是裸奔对吧,没事的,要是老爷子真的把你打死,我会给你选好一个风水宝地的!”

“萧寒,我打死你!”接着病房里面就传出了一阵哀嚎,这个楼层是vip病房,现在整个楼层也没有几个人,所有的医生护士都是不时的看着那个病房,但是心里面都在腹诽。

那个刚刚走的不是萧公子的夫人么?完全是高冷女神范儿的啊,这怎么刚刚离开,这白少爷就和萧公子闹上了,原本在萧寒没有公布自己已婚的消息之前,也有人猜测这两个人不会有那个关系吧,只是萧公子的身边总是美女环绕,这消息才慢慢的平淡了。

只是人家的夫人刚刚离开,你们这个样子真的好么?

佟秋练这边刚刚到了警局,赵铭就立刻走了过来,“是赵俊的案子出了什么问题么?”佟秋练打开手机的时候就发现了赵铭的留言,这才赶紧过来的,还以为是那个案子出了什么问题。

“不是赵俊的案子,那个案子已经交给律师处理了,应该问题不大,是关于前些日子被搁置的关于你的案子!”赵铭带着佟秋练到了他们办案的地方,里面乱糟糟的,显然昨天晚上有事奋斗了一晚上,所有人一看到佟秋练立刻给佟秋练腾出了一个位置。

“本来在进入司法程序的时候被搁置了,但是那个时候的两名犯罪嫌疑人突然在狱中自杀了,但是……”赵铭说着微微叹了口气,“现场发回来的照片却不是这么认为的,这里面有猫腻,我们刚刚请佟清然过来了,但是佟清然矢口否认这和她有任何的关系,我们暂时将她扣押了!”

“自杀?”佟秋练愣了一下,“怎么会这样,这件事情不是说因为证据不足,所以被暂时搁置了么?按理说还没有进入司法程序,他们不应该会自杀的!”更何况这些劫匪是冲着钱去的,根本不是什么贪生怕死的人,真的贪生怕死的人是不会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的,况且这关押的时间已经这么长了,怎么会突然自杀呢。

“具体的情况还在调查,我们请你过来也是想请你协助调查的,这几天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么?”特别的事情?佟秋练倒是真的想不起来,更何况这两天因为和萧寒的矛盾,佟秋练哪里顾得上别的啊。

“没有!”佟秋练看着赵铭在本子上面记了什么,“这几天军部的事情也是焦头烂额的,每天我都是两点一线的!”

“嗯!”这个时候李耐黑沉着脸走了进来,一进来就把一个记录本扔到了桌子,“妈的,什么玩意儿啊,还真的把自己当一回事了!老子还不伺候了!呸——”说着李耐拿起桌边的水就猛的灌了几口,“队长,这娘们儿谁爱伺候谁伺候去,反正我是伺候不了的!”

赵铭的眼睛瞬间将所有的警察扫了一圈,大家似乎是不约而同的开始忙着自己的事情,完全是一副我很忙,找别人的架势,“谁去?”赵铭将茶杯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面,那溅出来的水差点将上面的记录本打湿,“队长,你小心一点啊,这可是我辛苦了一个小时的记录本啊!”

李耐嘻嘻的笑着,那洁白的牙齿真的是白晃晃的招眼,“队长,我们真的是伺候不来,她真的把警局当成是她家啊,还是旅馆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伺候的主儿!”一个警察忍不住开始吐槽。

“是啊,队长,反正人家后台硬,本事够大,就算是进去了,估计都能有办法给她弄出来,这种有钱有势的人我们还是少惹的好!”一个警察叹了口气,“兄弟们都是轮流去过的,谁不被骂个狗血淋头啊!”

“我能去看看么?”佟秋练突然就说了一句,所有人都是一副看到了救世主的眼神,弄得佟秋练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们有些亲戚关系,我就是叙叙旧,和你们审问没关系的。”

“那也没事,要是能套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也是好的,李耐,带佟法医过去!”

李耐刚刚帮佟秋练打开门,“哼,又是你啊,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懂,你难道听不懂人话么,哼——”

而佟秋练走进去的一刻,佟清然似乎没有想到会见到佟秋练,呆愣了片刻之后,笑了笑,“怎么是你啊?怎么?那帮警察自己没有用,找了你当外援么?”

“堂姐,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审案子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我该关心的,对了,你的腿好些没?”佟秋练那次一听令狐乾说看见了顾珊然,就知道那条出现在令狐家大宅的蛇肯定和她脱不了干系,没有人会这么无聊做这个事情的,也就是顾珊然了,估计那天去令狐家的还是个雌雄双煞来的。

“我好得很,用不着你假惺惺的,说实话,我真的很讨厌你,从小就讨厌你!”佟清然现在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囚犯一样,而佟秋练则是来看她笑话的。

“我知道,你们姐妹从小看我就不顺眼,但是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能够做出雇凶杀人的事情!”佟秋练坐在佟清然的对面,佟清然虽然是被羁押,但是整个人还是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恨不得用鼻孔看人。

但是佟清然只是笑了笑,“佟秋练,我不傻,你别想着套我的话,对了,那两个人死了就死了,关我什么事情啊,我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至于在监狱里面让他们两个人自杀吧,你们也真的是会联想,再说了,我根本不认识那两个人好么?”

“有人和你说自杀的人是两个人么?”佟秋练看着佟清然,佟清然愣了一下,眉头稍微皱了一下。

“你们都说是劫匪自杀了,难道只有一个人么?”佟清然的双手不自觉的握在一起,手指还在不自觉的搅动着,佟秋练仔细的观察着佟清然的一举一动,发现佟清然似乎有些慌乱了,其实佟秋练也只是随口一问,毕竟劫匪是两个人,若是说同时自杀这个概率未免太小了,而警察不会傻到给佟清然透露这么多的,佟秋练只是随口一问。

“你着急了?”佟秋练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的白皙,而嘴角那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让佟清然就想要上去将佟秋练的脸撕下来。

“谁说的,佟秋练,你不是警察,你没有资格审问我!”佟清然说着直接低头沉默,似乎是不打算和佟秋练说任何一句话了,但是佟秋练却只是一笑,站了起来。

“我只是想来和你说一声,回家的时候管好你的老公,若是他总是纠缠我的话,我会很困扰的!”佟清然顿时急了,“我也是结婚的人,虽然说他并不在乎你的感情,但是我不能不顾及我老公的感情,所以请你回去一定要好好地约束你的老公……”

“佟秋练,你说什么……”佟清然说着立刻从椅子上面跳了起来,毕竟考虑到了佟清然的后台背景,所以佟清然只是坐在椅子上面,并没有施加任何的束缚,佟清然这一下子几乎是直接冲到了佟秋练的面前。

在另一边观察情况的赵铭和李耐,立刻冲了进去,佟秋练只是利索的躲着,而佟清然像是疯了一样的追着佟秋练,李耐赶紧上去将佟清然架住,但是毕竟男女有别,李耐不可能一上去就把佟清然按到在地上面。

这一疏忽让佟清然直接一巴掌呼在了李耐的脸上面,李耐直接愣住了,“妈的,除了我妈,老子还没被女人打过,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说着李耐直接将佟清然按在墙上面,从口袋中拿出手铐就把佟清然给铐住了。

“放开我,放开我……佟秋练,佟秋练……”

“不好意思,根据法律的条文来说的话,你刚刚个行为已经构成了袭警了,你看我们的人民公仆脸上面被你打的,所以……”佟秋练走过去,但是在靠近佟清然的一瞬间脸色瞬间变得冷凝,“不好意思啊,按照法律的话,你现在估计会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哦,怎么办,你的律师就算来了,也不能保你出去……”说着佟秋练直接转身离开。

而就在门口撞见了这从令狐公司急匆匆的赶来的律师,佟秋练兀自一笑,“不好意思,让您白跑一趟了,现在不是因为雇佣杀人案被拘留,而是因为袭警……”

那律师点了点头,真是够了,我又不是你的专属律师,我只是拿钱吃饭而已,这三番两次的来警局也就算了,这眼前的这个气场强大的女人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佟秋练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包面纸,递给了那个律师!

“也是辛苦你了!”律师愣愣的接过纸,而就在佟秋练离开之后发现佟清然正用一种狐疑的目光看着自己,律师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赶紧把我弄出去!”

“那个……也许要委屈您在这里待几天了,警察那边不好解决……”律师也知道这个佟清然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尤其是这帮警察,看到佟清然恨不得上去给她几巴掌,要是让他们和解简直是痴人说梦啊。

“我花钱雇你到底是干嘛的啊,你说我雇用你干嘛的……”律师只能低头擦擦汗,哎……我也不是你雇佣的啊,谁让你是老板娘呢,哎……这boss怎么会是这种口味呢,真是难以理解啊!

而此刻正在办公室揉脸的李耐捂着脸有些无辜的看着佟秋练:“佟法医,你也太不厚道了,你想要演戏让那个恶妇多被关押几天,你也和我们沟通一下啊,吓死我们了,还有啊,我的脸……都肿了!”

“没事的,也看不出什么!”佟秋练这话一出,周围都是低低的笑声,李耐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佟法医,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虽然我人黑……”

“行了,你本来就黑,看不出什么!”赵铭忍着笑拍了拍李耐的肩膀,“不就一巴掌么,值得啊!”

“队长,这是我的脸好么,又不是你的脸,你当然觉得没事啊!真是的!”李耐无奈的说,是不是都觉得我人好,好欺负啊。

“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和那个女人是有关系的,我们可没有人说里面死了两个人,但是她自己就说两个人了,而且佟法医问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反应,眼珠子在乱动,就是双脚也不自觉的换了个交叉的方向,双手还在不自觉的搅动,那是人在不安的时候一种正常的身体反应!”一个警察说。

“我也这么觉得,这女人肯定有问题,真是蛇蝎心肠啊,这案子都搁置了,还需要赶尽杀绝么?”

“也不能这么说,那是个隐患啊!”赵铭看了看两个死者的资料,“倒是可惜了,这两个人还都是孩子,很年轻啊……真是可惜了!”说完赵铭忍不住叹了口气,“其中有个还是本来家境不错的孩子,怎么就走上了这条路呢,哎……这人生不才刚刚开始么?真是白白葬送了!”

佟秋练也想起来那个当时劫持自己的人是个年轻人,可以感觉到那个时候他的紧张,并不是什么老手,佟秋练走过去,赵铭的面前除了有死者的资料之外,还有在监狱中拍的几张死者的照片,“那个……佟法医,这案子你不便……”

“我就是看看,放心吧,我知道和我有利益关系的案子我不便插手,我都明白的,我就想看看而已……”赵铭似乎还是有些犹豫,他可是受过这对夫妻的威胁的,“放心吧,我又不去现场,又不直接接触尸体,我就是看看照片难道不行么?”

“哎呀,队长,几张照片而已,再说了,佟法医是这个案子的受害者,肯定比谁都希望抓到幕后的凶手的,也不可能将消息泄露出去啊!”李耐捂着脸,白少言这时候正好拿着冰块进来,“老师让送给你的!”李耐笑着接过冰块。

“行吧,你看看吧,也没啥,案发现场的具体资料还要等化验科的具体结果出来才能确定,这里就这几张照片而已!也没啥好看的……”

佟秋练拿过照片翻了翻,但是佟秋练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不正常,“面部被毁?”赵铭点了点头。

“就是其中一个劫匪,听说是刚刚进去的时候因为和同寝室的人闹矛盾,这脸才被人弄花了,那几个人已经被重新定罪了,倒是可怜的!”赵铭解释说。

“看这伤口的愈合程度,这面部的伤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佟秋练将所有的照片翻完,疑惑的看着赵铭,“死了两个人?”

“对了,都在这里了!”赵铭抽出其中的两个照片,同样是用刀片割断了手部的动脉,一个人的面部有损,一个是完好的,很显然是两个人啊,这上面的监狱代号都不一样呢,怎么她会这么问。

“佟法医,是不是有地方出现问题了啊!”李耐捂着脸走了过来。

“不对,里面有个人不对!”佟秋练虽然被劫持的时候,完全没有看清这两个人的脸,但是因为和其中的一个劫匪近距离的接触过,所以佟秋练因为职业习惯的问题,迅速的记住了这个劫匪的一些能够看见的一些特征。

“你们这里还保留着当时审问的时候的视频资料么?”佟秋练这一问,赵铭直接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个U盘。

“这是刚刚拷贝回来的,正打算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哪里出问题了么?”赵铭说着直接将U盘插进了电脑里面,佟秋练指了指照片上面那个脸部有缺损的人说,“放这个人的审问资料!”

很快就放到了,佟秋练立刻叫了暂停,“这个人不是劫匪!”佟秋练伸手点了点照片上面的那个面部有缺损的人。

“怎么可能啊,这个人可是一直在监狱里面的,怎么可能不是那个人,不是他,死的人又是谁啊!”李耐立刻跳了起来,这可是剧情大反转啊,要是不是那个人,那么真正的疑犯此刻又在哪里啊!

“当时劫持我的劫匪,我记得很清楚,年纪不大,是初犯,看起来有些紧张,关键是他的家境一定不错,因为他的手十分的干净,看得出来是个没有吃过苦的人,因为白净的手上面没有一点的茧子,现在就算是学生长时间的握笔写字,有时候指尖都会形成薄薄的茧子,但是那个人的手指没有一点的茧子,相反的,修剪的还十分的漂亮干净!”

赵铭迅速拿过照片,照片上面的人,两个人都是皮肤中性一点的,没有说哪个人的手是白净的,而审讯视频中,那个人虽然看起来皮肤有些被晒黑了,但是那双露在外面的手倒是真的干净。

“不会是因为在监狱中被是晒黑的缘故吧,这服刑人员也不是每天都在室内的啊!”李耐想了想,总不能因为一双手就断定这个人不是那个人吧。况且这狱中疑犯被人掉包,也是个大的事故吧,肯定管理人员也是难逃罪责的。

“这段时间的紫外线并不强,波长在320~400纳米的紫外线又叫长波紫外线。该波段的紫外线生物作用较弱,但它对人体照射后使皮肤变黑,皮肤有明显的色素沉着作用,这才会让人变黑,现在的阳光还置于让他晒出如此匀称的肤色!”佟秋练指了指照片,“很明显的肤色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就算是每天在外面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的。”

“但是死者的面部被毁……”赵铭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案子居然峰回路转出现了这么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那个时候劫匪用的枪支肯定保留了,让法医提取指纹,和死者进行比对吧,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的!”佟秋练这话说完,赵铭就让一个小警察马上去着手去做这个事情了,而现在所有人的神色都是变得十分的凝重了。

因为现在案子的性质明显的变得不同了,本来是监狱死了两个囚犯,现在是一个外逃一个死亡,还有一个不知名的死者,这个案子变得错综复杂了。

“那佟法医,需要派人保护你么?若是那个人真的外逃的话,你的人身安全……”赵铭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要是那个人再卷土重来,那佟秋练岂不是现在很危险。

“对啊,老师,要不让警察保护您吧,不然也不安全啊!”白少言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跟着开始着急了。

“放心吧,一时半会儿这个人还不会这么做,因为他现在估计还在为他的脸发愁呢……”而这个时候一个警察跑了进来,“队长,其中一个劫匪在面部受伤之后,保外就医过,估计是在那个时候出的问题,因为是伤员,所以大家根本没有怀疑过,若是真的被掉包的话,只能是医院里面了!”

监狱肯定是不可能的,就是探视的话也是隔着玻璃的,要不就是有狱警在场,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立刻去那家医院了解情况,还有的人去监狱调查一下那天出事的时候那几个弄伤他的脸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的人现在立刻调查这个劫匪的家庭情况,有情况立刻和我说!”赵铭一声令下,整个重案组又开始忙碌起来了。

“佟法医,最近这段时间,您千万不要一个人外出,最好是有人陪着!”佟秋练点了点头,白少言则是紧张的有些无措。

而此刻的萧寒已经接到了白少言发的短信,季远正站在一边帮萧寒翻着最近要处理的文件,而白少贤则是坐在一边安静的看着书,“怎么了?你的脸色不好看!”白少贤合上书。

萧寒直接将手机递给了白少贤,白少贤看完也是皱起了眉头,“怎么办?那个人不会胆子这么大,敢在太岁的头上面动土吧,之前的事情若是真的和佟清然有关的话,这令狐默难道能看着她再一次对嫂子出手?不能吧?估计不等我们出手,这个人就玩完了……”

“还是不太踏实,毕竟这个人现在是亡命之徒,我可不能拿小练的人身安全开玩笑!”萧寒说着看了看季远,示意季远伸头过来,季远弯腰附耳过去,听完了萧寒的话,季远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萧寒。

“少爷,你这样子,要是被夫人发现了,夫人会不会被吓到啊……”季远这话没有说完就被萧寒拍了一下,季远委屈的向后退了一步,怎么少爷生病了还这么暴力啊,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我让你们偷偷地,要是被她发现了,你们就等着回去领罚好了!”萧寒没好气的说“被她发现?你是准备大张旗鼓的跟在她身后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夫人其实是个很敏感的人,也许……”季远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萧寒狠狠的瞪了一眼,“我立刻吩咐下去。”

“小练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丝,我让你们所有人都剃光头!”白少贤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剃光头什么的,想想就觉得这个画面很美好啊,而季远则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少爷现在处罚人的手段真的是……越来越……无耻了!

“我明白!”季远低着头,但是却是心有余悸的,真是的,要求还真是多啊,而且他们的专业也不是跟踪啊,又不是特务,哎……真是大材小用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这是少爷的意思啊,现在夫人是少爷的心头肉,谁敢去动少爷的心头肉,这不是纯粹找死么?

而这个时候佟秋练正好回来了,一看到季远也在,笑了笑:“刚刚买了饭回来,饿了吧,少贤和季远爷一起吃吧,我买了挺多的!”

“为什么不是你做的!”萧寒看着佟秋练从打包的盒饭中拿出了一盘盘菜,看了半天才问出这样的话,佟秋练正在端菜的手一顿,季远连忙笑着走过去,“夫人,我来吧,您去陪陪少爷吧,少爷估计是闷了!”

“生个病还这么的少爷脾气,好啊,我晚上回去给你做饭,顺便把小易带过来看看你呗令狐乾揍成了什么样子……”佟秋练这话说完萧寒的脸彻底黑了,这个女人还能给我一点的面子么?这还有外人在呢,真是的!

“那个……”萧寒支支吾吾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其实萧寒此刻的脸基本上面已经消肿了,只是被揍的地方很明显的有瘀伤,佟秋练倒是暗自惊奇,自我修复能力挺好的啊,这才一天而已!

“吃饭吧!”佟秋练将几盘萧寒爱吃的菜端到了萧寒的面前,惹得白少贤一阵唏嘘,“嫂子,那个其实我也爱吃的,你就算是偏心的话也不用这么明显吧,都端过去了,我们吃什么啊!”季远则是在一边不出声,他可不想在夫人走了之后,变成少爷攻击的靶子啊。

“萧寒受伤了,难道你也是伤残人士!”佟秋练一脸正经的说,手上面还不停的将另一盘菜端到了萧寒的面前。

然后白少贤和季远差点没有把嘴巴里面的那口饭喷出来,而萧寒这筷子刚刚夹起的一块牛肉,此刻真的不知道该吃下去还是怎么办?

萧寒在心里咆哮:我哪里是伤残人士了啊,我不过受了点轻伤而已,这到底是什么待遇啊!本来还十分高兴佟秋练的体贴,但是萧寒此刻的就像是被人一盆冷水浇下来,真的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咳咳……那个,嫂子,您随意,您随意哈,我们是该礼让伤残人士的!”白少贤憋着笑,偷偷看了眼脸色一阵青白的萧寒,啧啧……让你嚣张,让你欺负别人,现在终于有人治你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