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79 持续五年的暗恋

佟秋练这边刚刚到军区,就被通知到了一处C市一处酒吧,佟秋练去的时候发现里三层外三层已经围了许多的人,白少言此刻正在门口接应佟秋练,看到佟秋练之后,立刻帮佟秋练拿着东西,也顺便结识了一些目前的情况。

“昨晚警局发生的报案,在这个酒吧发现了一具尸体,警察在调查了之后,发现这个受害者有国际贩毒组织的一些背景,就上报了上去,结果发现居然真的是军部一直在调查的那个组织的成员,虽然不是我们这边的卧底,但是军部仍然很重视,就让我们过来了。”

佟秋练到现场的时候,军部的几名法医已经在勘验现场了,令狐乾和赵铭站在不远处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目前是什么情况!”佟秋练询问的同时戴上了手套,进入了现场,可以说现场是十分凌乱地,地面上散落着各式各样的酒瓶,这还没有进去就可以闻到一股浓烈得酒精的味道,尤其是现在进入之后,更是感觉强烈。

而且桌子上面还有许多吸毒用的锡纸和一些吸毒工具,堆放的也十分的凌乱,在房间的角落还残留着一些女性的衣物,看得出来这个现场在昨天晚上是多么的疯狂,“报案的人是酒吧里面的一个服务生,因为已经到了酒吧要关门的时候,服务生这才想进来催促一下,这才发现这人已经死了!而他周遭的人几乎都是睡着的,已经被警察带回去了,现场十分混乱。不知道可以提取多少有价值的线索。”

佟秋练看着躺在沙发上面的死者,死者的眼睛还没有闭上,而且真个表情呈现的状态是一种十分享受的状态,似乎在死前还是十分的欢愉的模样,佟秋练仔细将死者的身体外部检查了一遍,在死者的手臂静脉处发现了针孔注射的痕迹,“死亡的时间不会超过六个小时,现在看起来是吸毒过量致死,不过具体的原因还是要等尸检结果!”

而很快的这具尸体就被送到了军区的解剖室,而佟秋练在对尸体进行了解剖之后,脸色变得不是那么好,白少言在边上打着下手:“老师,怎么了?不是吸食毒品过量引起的么?”

“并不这么单纯,看这个人的面部特征,和他整个内脏的衰竭的程度而言,他吸食毒品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每次吸食的量肯定也是固定的,他是贩毒网络内部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毒品吸食过量或引起猝死的,他手臂的针孔是新鲜的,同时可以排除是他人强行注射的可能,但是他不能自己注射过量毒品让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啊!”

“或许是他那个时候已经精神恍惚了呢!”白少言帮佟秋练脱下衣服,佟秋练似乎是不想多说什么,只是看着边上面的一排针管注射器,里面似乎都有一些残留的毒品,“立刻将这里面的毒品送去化验,我要马上知道里面的毒品的纯度,还有那只针管是死者注射过的,上面肯定会留下生物检材的!”

“好,我马上将东西送去检验!”白少言说着就将东西送去了一边的化验室。

而就在佟秋练刚刚准备吃中饭的时候,一个士兵小跑着过来:“是佟法医么?大门口有人找!”佟秋练愣了一下,谁会来军区找她啊,而且这个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了,佟秋练说着让白少言帮自己打了一份饭就准备出门看看!

而佟秋练在走出了军区大门之后,就看见了萧寒斜靠在车子上面,萧寒一看见佟秋练就笑着冲着佟秋练招了招手,但是佟秋练在见到萧寒的一瞬间,身子快于脑子做出了反应,那就是直接转身,而萧寒一看佟秋练转身直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佟秋练的胳膊:“你跑什么!”

“我没有跑!”佟秋练现在不想和萧寒说话,萧寒说的话就像是一根刺一样的在佟秋练的心里面挥之不去,有本事你去找别的女人好了,反正你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呢,何苦还在我这里受气呢。

“你没有跑?那你看见我直接转身,你什么意思啊!”萧寒拉住佟秋练的胳膊,直接站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佟秋练倒是冷静的看了一眼萧寒。

“我只是转身想走而已!”萧寒愣了一下,好,不是跑,是走,“你来这里干什么!”

佟秋练已经感觉到了这边上放哨的几个士兵不时往这边看,嘴角还带着饶有趣味的笑,“我来找你吃饭啊!”

“我很忙,没有时间陪你吃饭!”

“我陪你吃饭,你总不会不吃饭吧!”佟秋练有些无语的看着萧寒,佟秋练咬了咬嘴唇,似乎看到了萧寒,自己是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的,谁让这个男人是自己一直爱的人呢,“你总不会已经吃过了吧?”

萧寒可是已经打过电话给白少言了,他们忙到现在,刚刚打算吃东西,“我要去部队的食堂吃饭,你……应该不方便吧!”

“佟法医,你的家属的话,这里登记一下就行了!”一个士兵大喊了一句,佟秋练顿时窘得不行,萧寒则是笑着拉着佟秋练就往那个士兵那里走,妹的,难道当兵的人耳朵都这么灵敏么,明明隔了一段路不是么?还有啊,还这么八卦!

“您是佟法医的丈夫?”显然没有想到萧寒会在关系一栏中写上夫妻,萧寒则是伸手搂住佟秋练的胳膊,“是啊,我们的孩子已经快五岁了!”

“那还真是看不出来啊!”几个士兵说着就笑了起来!

“喂——你干嘛啊,松开!”佟秋练这一路上面可是接受了许多人异样的目光,首先着不对雌性生物就不多,而佟秋练本身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现在萧寒往边上一站,这回头率是绝对高啊。

萧寒本身是混血儿,皮肤比起这些常年在外面风吹雨打的士兵可是白上不止一点点,幽蓝色的眸子染上了点点的笑意,休闲的西装外套,走在都是绿色的军营中不是一般的招眼。

“怎么了,我搂着自己的老婆难道还犯法了么?”萧寒笑着搂的更紧了,对于萧寒现在的无耻行径,佟秋练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像是对待令狐乾一眼的给他一拳的,佟秋练顿时有些气恼!

而这个时候令狐乾正好迎面走了过来,看到萧寒倒是笑着打了个招呼,“晚些时候,警局那边先行勘验的现场的报告会送过来,应该对你有帮助!”

“嗯!”佟秋练说着就准备走,但是令狐乾这个时候却偏偏凑了上去,“怎么?这么恩爱啊,这吃个中饭的时间都不放过么?看不出来啊……”

“滚蛋!”说着佟秋练一脚就踩在了令狐乾那锃亮的皮鞋上面,还笑着用那尖细的鞋跟在上面捻了几下,令狐乾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看起来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萧寒不知道怎么的,搂着佟秋练的手松了松,佟秋练则是慢悠悠的将脚拿开,令狐乾的鞋面上面立刻出现了一个凹陷的痕迹,“还不走么?”

“佟秋练,你……”令狐乾这张脸就是被佟秋练丢光的,但是令狐乾对于佟秋练却是怎么都没有办法下手啊,佟秋练则是无辜的耸了耸肩,“怎么了?想要在那只脚上面也来个对称的么?”

“行,你厉害,我走!”令狐乾说着带着自己的随行官就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只是这一瘸一拐的,让萧寒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忍不住想起了那个视频监控,佟秋练狠狠地给了令狐默那一下子,萧寒顿时觉得自己下半身一紧,悻悻地看着佟秋练。

“怎么了?不是要陪我吃饭么?还不走?”佟秋练看着呆愣的站在原地的萧寒,而萧寒此刻看着佟秋练的脸上面挂着的愉悦的笑,只觉得心如擂鼓,她不会把我带到了办公室之后就把我那个了吧……

这是萧寒第一次到佟秋练办公的地方,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但是同样也出乎了他意料,整个办公室非常的干净,就是入目的书桌上面也只是简单的放了一些资料,白少言此刻已经打饭过来了,一看到萧寒笑着打了个招呼:“萧大哥……”

佟秋练忍不住挑了挑眉,萧大哥,什么时候两个人的关系这么好了,佟秋练这才发现,白少言居然打了三份饭,这又是得到了谁的允许啊,白少言则是硬着头皮端着饭走了过去:“老师,您吃饭!”

“你赶紧吃饭,那份报告最好今晚就能交给我!”

“不是说明天的么?”这是*裸红果果的打击报复啊,白少言冲着萧寒送去了一个求救的目光,萧寒这是低头开始装死,现在可是在佟秋练的地盘上面,萧寒不想被她揍一顿再回去,白少言都要哭了!

明明自己是好心来着,为谁受伤的人总是他啊,白少言只能一边扒着饭,一边怨念的看着对面的吃饭的两个人。

佟秋练猛地抬头看着白少言,正好和白少言的视线撞到了一起:“怎么了?吃不下了?那就去弄报告!”

“没有!”白少言立刻低头猛地扒了几口饭。

很快白少言就去了化验室,而办公室就剩下他们两个人,“怎么还不走,我还要去解剖室……”佟秋练说着直接穿上了衣服就往外面走,萧寒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佟秋练的手,佟秋练回头嗤笑一声。

“怎么了?还有话要说么?”

“我们谈谈!”萧寒看到佟秋练这般冷漠的模样,心里面既觉得颓败同时又觉得十分的无力,若是别的女人萧寒肯定搭理都不想搭理的,但是遇到了佟秋练,这么的镇定,就像是从前的种种都是萧寒的一厢情愿而已。

“等我忙完吧!”佟秋练说着深深地看了一眼萧寒,“走之前帮我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佟秋练走了之后,萧寒有些颓败的坐在沙发上面,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们的关系回到以前,若是佟秋练给他一巴掌或者是打他几下,萧寒都不会觉得这么的无力,偏生佟秋练淡定的有些可怕,就像是随时都会离开一样。

而到了解剖室的佟秋练在门关上的那一刻,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面,萧寒……佟秋练只能默默的念着萧寒的名字,明明对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绝情,萧寒,除了你……佟秋练双手紧紧的抱着膝盖,将头深深地埋在膝盖之间,肩膀微微地有些耸动。

而萧寒这个时候坐在佟秋练的办公室也是一脸的颓然,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敲门了,“小练,我进来了哈!”是令狐乾,而令狐乾看到只有萧寒在里面的时候也是一怔,不过只是笑了笑,将手中的资料放在了佟秋练的桌子上面。

就在令狐乾准备出去的时候,令狐乾回头对萧寒说:“萧寒,我很羡慕你,小练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是我的妹妹,我希望她过得好,之前我知道她结婚的对象是你的时候,我真的很担心,但是现在你们似乎处的好不错,我希望你好好对她,别伤害她……”

“我说我已经伤害她了怎么办!”萧寒自嘲的一笑,而令狐乾则是快步冲到了萧寒的面前,伸手就攥住了萧寒的衣服:“你再说一遍!”

“也许我们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我走不进她的心里,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你走不进她的心里?”令狐乾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一拳就打在了萧寒的脸上面,萧寒整个人都是懵的,被令狐乾这一拳打下去,整个脑袋都是嗡嗡的响声,令狐乾这一拳可不轻……

“你干什么!”萧寒说着一把扯住了令狐乾的衬衫!

“难道看不出来么?我在揍你!”令狐乾说着冲着萧寒就是两拳,一拳打在了萧寒的胸口,一拳则是被萧寒躲过去了,但是萧寒左闪右避也是始终没有兵王出身的令狐乾的速度快啊!而很快的,令狐乾除了被萧寒一拳打在脸上面,脸有些微肿,萧寒则是脸上面已经被揍得快认不出了……

“萧寒,你这个混蛋,你居然说你伤害了小练,难道我之前没有和你说要好好照顾小练么!你真当我是说的玩的么?”两个人此刻坐在地上面,令狐乾也在大口的喘着粗气,衬衫也变得有些凌乱。

而萧寒则是吐了一口血,他可以感觉到整个身子似乎像是散架一样,自己虽然受过一些散打截拳道之类的训练,但是也比不上令狐乾这种天天在训练的兵王啊,他自嘲的看着令狐乾,“我们之间的误解说起来还是因为你的哥哥呢,你哥哥已经是结婚的人了,居然公然想要对我的妻子动手动脚……”

“萧寒,只要你喜欢小练,我哥根本不是事,你也说了他已经结婚了,说到底,还是你不够爱她!”

“你到底要我怎么爱她,我无论怎么做她都不会爱我!”萧寒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而吼完之后两个人都沉默了,令狐乾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接着就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

“令狐乾,你有病吧!”萧寒支撑着想要站起来,但是整个身子就像是被人拆开一样,整个身子都酸疼的难受!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小练喜欢你应该有五年了……”令狐乾仍旧是坐在地上面,“她的性格你应该也该了解了,她这种性格绝对是宁死不屈型的,她不会和一个她不爱的人结婚也不会和一个她不喜欢的人生孩子,难道你没有发现她对你是特别的么?虽然她不是那种会表达的人……”

“五年前?”萧寒想到了五年前父母和他说要他和一个女人结婚,自己是多么的排斥,甚至当着佟秋练的面说了这么一句:“他们之前就没有管过我,现在来管我未免太迟了,既然你想要这个萧夫人的名头我就给你,除了这个你别的什么都休想得到!”

而那个时候的佟秋练还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就像是落入凡尘的仙子一样,但是整个人却是没有一丝的血色,只是那涂着口红的嘴唇,红的有些吓人。而且相比较现在而言,那个时候的佟秋练实在是太瘦了,佟秋练只是木然的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女人为了你离乡背井,但是每天面对的不是你的嘘寒问暖,而是你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为了你生孩子,估计面对得也不是你的暖言细语,而是你一张冰冷冷的床,估计就是她生孩子的时候你也不曾在她的身边吧……萧寒,你从来没有尽到过一个做丈夫的责任,你现在要求什么……”令狐乾的控诉就像是一记闷锤让他喘不过气来。

“五年前?”萧寒完全不知道佟秋练居然是喜欢着自己的,而心里面的那一丝窃喜也是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儿,就被无情的现实摧垮,他不知道的这漫长的岁月中,面对着自己的冷漠,她是怎么走过来的。

萧寒整个人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面,他现在觉得自己完全是使不上一丝的力气,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抽走了一样,而佟秋练带给他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震撼,因为她的坚强,她的清傲,她的冷漠,而现在却是因为她的爱慕,萧寒突然那觉得自己是不是能够承受得起佟秋练的爱慕。

“萧寒,你配不上她,根本配不上她,我宁愿她从未遇见过你,就算是嫁给我也是好的,至少我不会伤害她!”令狐乾对着萧寒大笑,“可是就算是小练偏偏要以身试火,现在算是玩火*么?而你……就是那个罪魁祸首,萧寒,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萧寒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此刻他的脑中是一片空白的,他只知道佟秋练是爱他的,但是这份喜欢却不是佟秋练亲口说的,而是由别人说出来的,朝夕相处了这么久,萧寒居然都没有感觉到佟秋练对于自己的那份喜欢,相反的,自己总是以调戏她为乐,自己怎么就这么的混蛋呢!

要是佟秋练真的不喜欢自己的话,怎么可能让自己近身呢!

“萧寒,试着和小练好好相处,不然的话,就放她走吧!”令狐乾说着直接起身就直接开门离开了!

而门外不知道站了多久的白少言手中拿着一摞资料,已经直接石化了,“帮他伤口处理一下,别说是我打的!”白少言木然的点了点头,原来老师是爱着萧大哥的,原来事情居然是这样的,白少言紧了紧手中的资料。

而萧寒在办公室的地上面坐了很久,直到白少言看到天都黑了,“萧大哥,天黑了,您要不要去吃些东西,老师估计还要很久才会出来!”萧寒抬头看了看白少言,“她在哪里?”

“隔壁楼的解剖室!”白少言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了,而萧寒则是起身扶着前面走了出去!白少言此刻的心理感受就是,这令狐上校出手为免太狠了吧,这都快揍得连他亲妈都不认识了吧!

而佟秋练解剖结束已经快十点了,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萧寒,佟秋练只是洗了个手就走出了解剖室!

“啊——”刚刚出了门,佟秋练就被吓了一跳,因为解剖室的门口坐着一个人,看衣服应该是萧寒,萧寒蹲在门口,头发也是凌乱的,而且衣衫不整的,一看就知道像是和人打了一架一样,“萧寒……”佟秋练伸手推了推萧寒。

没有反应,佟秋练愣了一下,“萧寒?”佟秋练又推了推萧寒,但是这一次萧寒却被佟秋练一下子推到了,“萧寒——”佟秋练吓了一跳,连忙蹲下身子,这下子这才看清,萧寒的脸肿得像是猪头一样,而且整个面部已经浮肿的很厉害了,嘴角还破皮了,还残留着血痂。

关键是现在他的身体发烫,佟秋练皱着眉头,“令狐乾,你胆子很大啊……”说着佟秋练想要撑起萧寒,但是发现萧寒其实还是挺重的,而且现在他们在三楼,这个小楼一共就四楼,根本也不会有电梯啊,佟秋练完全没有办法将萧寒弄下去啊,连忙打开电话,给白少言打了电话。

等到令狐乾到了医院的时候,萧寒已经打上了点滴了,佟秋练坐在床头,不时抬头看着点滴,而看见令狐乾进来示意令狐乾出去,“令狐乾,谁允许你揍他的!”

“那个……”该死的,不是让他别说的么?令狐乾说着瞪了一眼正坐在门口的白少言,白少言真的是觉得很无辜啊,我没有说啊,这都是老师自己猜的啊,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啊,真是冤枉死了!

“谁给你的胆子啊!”说着佟秋练一拳打在了令狐乾的肚子上面,“噗——”令狐乾本来身上面也受了萧寒的许多拳的,现在佟秋练这一下子可是使了不少的力气的,令狐乾只能咬着牙,“佟秋练,你都不顾念我们青梅竹马的情分么?”

“你打萧寒的时候顾念我们青梅竹马的情分了么?”佟秋练说着一拳又要砸上去,令狐乾对于自己的身子还是很清楚的,要是真的被这一拳打上去,估计自己就真的要直接住院了,况且佟秋练打人虽然力气的大小是一方面,但是她熟悉人的身体构造啊,这每一下子都是实打实的打在了一些要害部位啊。

令狐乾现在只想说有异性没人性的人说的就是佟秋练这种人吧,令狐乾伸手捂着肚子,真是好心没有好报啊,要不是因为替你出气,我才懒得揍萧寒呢,现在好了,居然被你揍了,令狐乾觉得自己真的是有苦难言啊。

而此刻佟秋练的手机响了,佟秋练一看来电显示,表情一秒钟变柔和:“小易,怎么啦,我和你爹地在外面有点事情,估计今晚赶不回去了,你乖乖听安叔的话,妈咪明天就回去……”

而挂了电话的小易则是有些苦恼了,这爹地和妈咪不会已经和好了吧,这么神算,那自己把北辰爹地找过来,爹地和妈咪会不会把我吃了啊!哎呀……好烦啊!小易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真烦啊,大人的世界好复杂啊,原谅他跟不上节奏!

令狐乾在医院待了一会儿就走了,佟秋练则是让白少言也先回去了,自己守在医院,这个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佟秋练趴在床边就睡着了。

等到萧寒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整张脸都疼,稍微想要开口说话都觉得整张脸都抽痛着,令狐乾这个混蛋,下手这么重,萧寒稍微一抬眼就看见趴在床头睡着的佟秋练,佟秋练侧着脸,及腰的长发瀑泻而下,下面微微有些卷,深棕色的头发在月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佟秋练的眉头微微皱起来,一双手死死地抓着萧寒的一只手。

整个脸都蜷缩在萧寒的手中,萧寒的手很大,而佟秋练的脸却很小,像个小猫一样的蜷缩着,而她的手指却是冰凉的,萧寒想要抽手出来,但是佟秋练抓得很紧,萧寒只能稍微翻了个身,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佟秋练的头发。

现在的佟秋练卸去了白天的冷漠和清傲,就是个需要别人照顾的小女人而已,但是自己却把自己所有的对于父母的不满都发泄在了她的身上面,这五年她是怎么过来的,萧寒想着就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混蛋。

佟秋练披着头发的头发没有了白天的那种干练,相反的,还多了一些小女人的温柔缱绻。

“你醒了?”佟秋练突然就醒了,一看到萧寒醒了,那本来还是睡眼朦胧的,但是此刻却眉眼俱笑,萧寒的心狠狠的动了一下,不自觉的伸手摸了一下佟秋练的侧脸,但是手臂抬起来的时候还是牵扯到了身上面的伤口,眉头忍不住的皱了起来!

“是不是很疼?”佟秋练连忙起身,“哪里疼了?”佟秋练那紧张模样,让萧寒心里真的是又气又喜,气的是令狐乾这个混蛋下手还真是狠,喜的是令狐乾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佟秋练这样的紧张神色是萧寒从未见过的,但是萧寒知道佟秋练这表情是绝对真实的,她在担心自己!

“你过来……”萧寒一开口说话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多么的沙哑,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说话都觉得费劲,佟秋练以为萧寒有什么要求,就靠了过去,萧寒只看见佟秋练如玉的面庞靠的越来越近,反而他开始紧张了,他伸出了双手一下子抱住了佟秋练!

佟秋练吓了一跳:“你放开,你干嘛啊,松开……”

“小练,别动,我疼……”萧寒紧紧的抱着佟秋练,佟秋练真的想伸手拍死这个男人,“你知道疼还不松手,你是怕你伤口好的太快是不是啊,松开……”

“小练,让我抱抱你……”萧寒又一次用力,两个人的上半身几乎是无缝贴合在一起的,佟秋练可以感觉到萧寒粗重的喘气声音,也可以感觉到他心跳的骤然加快,而萧寒又一次闻到了佟秋练的身上面那淡淡的福尔马林的闻到还夹杂着一丝香甜,“小练,我疼……”

“你到底哪里疼啊……”佟秋练想要挣脱,奈何萧寒抱得太紧,佟秋练完全不敢用力。

“小练,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爱我的,我不知道你为了我做了多少,我是个混蛋,令狐乾打我,我也认了……”萧寒附在佟秋练的耳边,说完轻轻的在佟秋练的侧脸轻轻印上了一个吻,“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

佟秋练整个人都愣住了,整个人都傻掉了,她听见了什么……萧寒说了什么,佟秋练不知道该做如何的反应,这几天心情的大起大落让佟秋练整个人都反应不过来了。

“我们好好在一起好不好……”萧寒这话是用尽了自己最大勇气,萧寒坐在佟秋练的解剖室的门口的时候,他就在想,佟秋练对自己来说到底是意味着什么,真的只是孩子的母亲,是自己名义上面的妻子么?喜欢一个人又是什么呢!

但是萧寒知道除了佟秋练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自己自己如此的分神,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自己想着去让她开心,让她多注意自己,佟秋练是第一个!

在佟秋练对着自己笑的时候,萧寒觉得自己似乎那个时候拥有了全世界,但是当那天吵架之后,佟秋练对自己开始忽略,那个时候的萧寒觉得真个世界似乎都开始忽略自己了……如果这还算不上喜欢的话,那么估计这辈子他都不会懂什么叫喜欢了,而现在真真实实的将佟秋练抱到了怀里面。

萧寒才觉得真的安心了!

而佟秋练整个人都是木掉的,萧寒轻轻的伸手摸了摸佟秋练柔顺的长发,“怎么了?我当你默许了?”

“令狐乾说的?”佟秋练完全不做他想,除了令狐乾能够在部队把萧寒揍一顿,还有和萧寒说了这么多有的没的,除了令狐乾还能有谁,要不就是顾珊然,顾珊然这人此刻指不定和顾南笙正在进行他们的造人计划呢,哪里能和萧寒扯这些啊,再说了,按照顾珊然揍人的习惯,萧寒这样算是轻的。

而此刻的顾珊然和顾南笙两个人刚刚准备进行床上运动之前的准备活动,顾珊然就猛地打了几喷嚏,顾南笙紧张的一下子扯过了被他们扔到了一边的被子,将顾珊然整个裹住了,顾珊然立刻满头黑线:“顾南笙,老娘没有生病,你把老娘裹成这样是怎么回事啊!”

“你不是感冒了么?”顾南笙说着跳下床就往外面跑。

“顾南笙,你去哪里,给老娘站住!”顾珊然吼了一句,“你给老娘回来,你给老娘松开!”

顾南笙这种生物对于危险什么的,可以说感觉是十分敏锐的,“咳咳,我去给你拿温度计,你不是有点感冒了么?”

“你妹才感冒了,老娘身子好得很,你过来给老娘把这个松开,这后面还打个结是怎么回事啊,你还真以为老娘是个粽子啊!”顾珊然简直是醉了,她冲着顾南笙笑得十分的渗人,顾南笙犹犹豫豫的愣是没有敢上前去。

“那个,我还是去给你那个温度计吧,免得真的感冒了,你觉得怎么样?”顾南笙讨好的问。

“一点也不好,你现在给我过来松开,我保证不打死你!”然后童养夫大人就去了,然后房间里面就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

“少主这几天也太猛了吧,这少夫人应该很快就有了吧,我们很快就有小主子了!”楼下巡逻的两个人听着上面的惨烈的叫喊声音也是忍不住的脊背发凉,这两个人大半夜的,这都三点多了,这样真的好么?

“少夫人的品味也是比较独特的,这是玩什么呢,解开什么……”说完两个人会意的一笑。

但是楼上面现在的情形其实是这样的,顾珊然站在床下面,像个女流氓一样一只脚翘在床上面,一只脚在地上面,恶狠狠地盯着床上面的顾南笙,顾南笙则是坐在床上面:“宝贝,原来你喜欢重口味的啊,早说啊,我就配合你了!”

“配合你妹,给老娘过来,别躲,老娘肯定不打死你!”说着两个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追逐,而下面巡逻的人已经换了一批了,听见那动静,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会玩!”

而此刻的病房中,佟秋练还趴在萧寒的身上面:“小练,你考虑的怎么样啊?”

“考虑什么!”佟秋练抿着嘴,抬头看了一眼萧寒,却一下子就乐了,萧寒此刻的两边的脸颊已经红肿的非常明显了,看起来就像个包子一样,萧寒本来还满心期待的心瞬间降到了谷底,这女人还能浪漫一点么?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在告白么?这是几个意思啊?

“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在告白么?”萧寒说话的时候还要保证不扯到了嘴角的伤口,这还是萧寒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揍得这么惨,想想就觉得心里更加的愤懑,“你还能表个态么?”本来好好地气氛,就这么被破坏了……这女人果然是浪漫终结者。

“好啊!”佟秋练伸着手捂着嘴巴,另一只手轻轻的碰了一下萧寒的脸,“疼不疼啊……”

“嘶——你刚刚说什么!”萧寒哪里顾得上脸上面疼不疼啊,只是有些呆呆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点了点头,萧寒瞬间乐了,但是这乐了的代价自然就是嘴角的伤口又一次被撕裂开来了,佟秋练只得笑着拿着棉签棒萧寒的嘴角的血渍清理一下。

萧寒只是看着佟秋练在自己的床头忙前忙后的,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暖暖的,萧寒突然觉得自己很傻,这就是自己想要的,自己之前到底在纠结什么,到底在犹豫什么……简直是自己找虐,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令狐乾揍一顿。

等佟秋练回到病房的时候,萧寒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对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的转变,显然佟秋练这个时候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的,只是低着头走了进去,“还有两三个小时天就亮了,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你过来一下!”佟秋练疑惑的走过去,萧寒拉着佟秋练坐到了床边,“陪我睡会儿吧……”

萧寒的声音对于佟秋练来说就像是个魔咒一样,总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一般的,佟秋练不自觉的将身子向后挪了一点,“那个……你的身子……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陪我躺一会儿怎么了?你在想什么,脸这么红!”说着萧寒温热的手就摸了一下佟秋练红透的脸,佟秋练瞪了一眼萧寒,萧寒笑了笑,只是这笑容现在可是不怎么好看的,“我真的困了,身上面还疼呢!”

“那你还不快点休息!”佟秋练说着就起身想走!

萧寒看准了机会一把就拉住了佟秋练的手,一把将佟秋练扯进了自己的怀中,“咳咳……”这一下子可不轻,佟秋练紧张的看着萧寒,“你疯啦!”

“你别动就好了,乖点!”

------题外话------

总觉得我还没有开虐啊,就这么结束了么……

不过这医院神马的,总让人有yy的*来着……

话说问啥没有人加我的群啊,难道潜水党这么多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