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78 针对萧寒的思想教育课

萧寒和佟秋练到了幼儿园的时候,佟秋练一下车,就看见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正半蹲在小易的面前,笑眯眯的说着什么,只是小易一身蓝红色相间的校服,背着黑色的小皮质书包,低着头只是摆弄着手指。

“小易,回家要乖乖听你爹地的话啊,今天你爹地怎么没有来啊?平时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来了么?”说着那女的站起来四下看了下,没有看见萧寒的身影,似乎有些失望的样子,“小易,你爹地今天不来接你么?”

“老师,没人规定我一定要爹地来接吧!”小易笑着回应道!

真是个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人,这个老师自从看见了萧寒接过小易之后,每天就专门陪着小易在这里等了,小易也显得十分的无奈,哎——其实这也不怪爹地,这雌性动物到了一定的年龄阶段也会发情的!

“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那女老师笑着撩了撩头发,一身黑色的裙装,看起来十分的甜美可人,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显得十分的有母爱,但是小易却在心里猛翻白眼!

而女老师四下看的时候就看见了萧寒的那辆拉风的红色的法拉利,那眉眼瞬间就眯了起来,笑着拉着小易的手,小易使劲的挣脱,“老师,我爹地来了!”

“我送你过去吧,这还要过个马路呢!”女老师笑眯眯的手,小易也是觉得够了,这么明显!

而女老师的话音未落就看见了佟秋练从车子上面走了下来,首先露出来的是一双裸色的三四厘米的高跟鞋,十分低调的颜色,但是那上面镶嵌的碎钻在夕阳下还是闪着耀眼的光,接着就看见了一双精致修长的小腿,然后就一身白色的连衣长裙,而佟秋练上身军绿色的外套也是十分的抢眼。

女人粉黛未施,但是眉眼间却透着万种风情,一双琉璃剪瞳波光潋滟,但是却不带一丝的情感波动,看着你的时候像是一口古井一般的深邃悠远,玫瑰红唇,细长柳眉,细瓷般的皮肤,简直是人间尤物,绝艳出尘。

“这个女的……”女老师的话音未落,小易已经一把甩开了女老师的手,“妈咪!”

“别跑,妈咪过去!”路中间来来往往的车子很多,小易用力的点了点头,其实就算是在法国小易和佟秋练能够二十四小时待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不多的,因为佟秋练生下小易的时候年纪不大,而且还是在学习阶段,所以在身体恢复之后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在潜心的学习专业知识,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你妈咪?”女老师在小易上学这么长的时间从来没有看见过小易的母亲,而且一直以来除了萧寒之外,就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管家,或者是一个助理的男人来的比较多,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女人出现过。

虽然他她知道萧寒是已婚的,但是这也阻挡不了她想要麻雀变凤凰的心,不是么?但是今天她的梦想似乎瞬间破裂了!

因为迎面走过来的女人,就像是踏着夕阳走过来一样,高挑的身侧,绝艳的容貌,出尘的气质,完全是当下流行的高冷的御姐的形象,而且那浑身散发的清傲气息也是让人不可忽视。

只是看女子慢慢的走过马路,也引得周围许多男士忍不住回头多看两眼,但是女子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就是眼睛都没有转移过方向,而且这举手投足一看也是受过良好的教养的,女老师瞬间觉得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己低落到了尘埃里面。

“妈咪,今天你怎么过来了!”小易笑着一把抱住了佟秋练,和萧寒如出一辙的蓝色眸子透着蓝宝石一般的璀璨光芒,仰着小练不停地在佟秋练的腿上面蹭来蹭去的。

“今天事情不多,就过来了,这是你的老师吧,麻烦您了!”佟秋练说着冲着那个女老师笑了笑,牵着小易的手就转身离开。

“不麻烦!”女老师整个人就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颓然的看着两个人走到了马路对面,而萧寒则是下车将小易包进了后座,又帮那个女人拉开了车门,只是女人从始至终都是一副高冷的模样,难道萧公子喜欢的类型居然是这种高冷女神范儿的么?

而上了车子之后,小易就敏锐的感觉到了这气氛有些诡异啊,尤其是爹地的手上面这绕了一圈的纱布是怎么回事啊?这还打了个蝴蝶结,“爹地,你手上面这个……”

“不小心蹭到了东西,破皮了!”萧寒不打算将两个人的事情牵扯到孩子!

“哦哦,只是爹地你的这个包扎的方法难道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么?这么独特?”小易盯着那蝴蝶结就笑开了,而佟秋练也实在忍不住转头面对着窗外,低低的笑着,“难道不是么?爹地,没有想到你还有这种小女生的情节啊!”

萧寒还能说些什么……事情的经过其实是这个样子的:

就在佟秋练说了那句话之后,萧寒整个人就处于一种风中凌乱的状态,他能收回之前说的话么?没有办法,萧寒自己将棉签蘸了点碘酒,自己开始消毒了,只是这消毒的过程说实话有些困难,这上面的伤口有些已经结了浅浅的血痂,这一擦血痂马上就脱落了,还是有些疼的。

佟秋练看着心里实在是觉得有些难受,她走过去,直接从萧寒的手中夺过了面前,低着脑袋帮萧寒的手指关节消毒,萧寒则是在当时在心里乐开了,果然还是心软的哈,哈哈……

但是,佟秋练没有选择用方便的创口贴之类的,而是直接拿起了纱布,接着萧寒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被缠了一圈又一圈,然后佟秋练就在萧寒的手背上面打了个蝴蝶结,萧寒睁大了眼睛看着佟秋练:“其实还可以再绕一圈的?”

“有本事你自己拆开自己绕一圈啊!”佟秋练将剪刀纱布什么的全部归类收好,一副你自己搞定的架势,萧寒也是沉默了,我要是能自己自己搞定的话,哪里需要你啊!

这蝴蝶结什么的,简直是太不华丽了,和他一点都不相符好么?萧寒一身帅酷的黑色西装,白色的衬衫露出了精致诱人的锁骨,只是这手上面这随风还会飞扬的蝴蝶结是怎么回事啊……

萧寒本来以为回到家就算没事了,没有想到家里面居然来了两个不速之客,白家的两兄弟居然都在萧家大宅,白少贤一眼就看见了萧寒那随风招摇的蝴蝶结了:“噗——萧寒,你这是……好时尚啊!”

“闭嘴!”萧寒瞪了白少贤一眼,而白少言则是低着头闷笑,小易则是笑眯眯的叫了一声:“白叔叔,小白,你们怎么来了啊!”白少贤则是指了指一边的卡通包装袋,“刚刚公司研发出来的软糖,没啥糖分,都是新鲜果汁提炼的,这不给你送来了么?”

“嘻嘻,白叔叔最好了!”小易说着笑眯眯的冲着白少贤就跑了过去,白少贤则是弯腰笑眯眯的张开了双手,毫不意外的小易和他擦身而过,直接抱起了那一堆糖果:“妈咪,我可以吃么?”

“马上吃晚饭了,明天再吃吧!”佟秋练和白家的两兄弟点头示意了一下,安叔则是因为今天这一家三口同时回来而感到很高兴,“小易今晚想吃什么啊?夫人,您有想吃的么?”

“今晚我下厨吧,反正也很久没有做一些小易喜欢吃的东西了!”佟秋练笑着伸手摸了摸小易的脑袋,小易瞬间眼睛亮晶晶的,“真的么?”

“嗯,你先上去换个衣服,妈咪很快的!”而就在佟秋练和安叔走进了厨房之后,小易直接回头冲着和白家兄弟聊天的萧寒就来了这么一句:“萧寒同志,跟我上楼,我有话和你说!”而且小易的神情转变的有些快!

刚刚还是笑眯眯的,但是此刻却是表情显得有些凝重,尤其是看着萧寒,萧寒怎么觉得这眼神,这说话的方式和父亲很像啊,这也难怪了,这萧家的几个长辈,对于萧晨这个二货,通常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但是却也不能任由着他一直二到底吧,这通常最常说的话就是:“萧晨同志,跟我上楼,我有话和你说!”

而就在萧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易已经迈着小腿走上了楼,白少贤笑着拍了拍萧寒的肩膀:“你儿子准备对你进行思想教育呢,还不上去!”

萧寒皱着眉头,不过还是上了楼,这地点么就定在了小易的房间中,小易的房间不像是别的孩子的儿童房,都是原木的家具,而且鲜少有玩具之类的,小易说自己已经过了玩玩具的年纪了,比较多的是拼图,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喜欢玩拼图,房间的地毯上面还有摆着没有完成的拼图。

“萧寒同志,你现在可以先坐下,不过在我问话之前,你必须先想好,你今天有没有做错事情!”说着萧易脱了鞋子迈着小腿就上了床!

“怎么?你这是准备对我进行思想教育?”萧寒坐在房间里面的小沙发上面。

“妈咪通常要给我做饭也就是说明她心情不好,但是之前还是因为她毕业论文的事情,怎么说呢,我觉得今天的事情和你有关!”小易十分认真的盘腿坐在床上面,一脸认真地盯着萧寒,“爹地,你喜欢妈咪么?”

“我……”喜欢么?萧寒还真的不知道喜欢是一种怎么样的感情,萧寒完全不懂喜欢一个人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尤其是现在萧寒觉得自己的心还是挺乱的,但是子啊看见佟秋练和令狐默就是站在一起的时候,萧寒都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涨涨的难受,他想要把佟秋练完全的私有化!

这样的感情,萧寒知道是自己的占有欲强的缘故,但是喜欢这种感情,从来没有人教过萧寒,而萧寒也从来不懂,因为他之前的生活,不像是萧晨,可以肆无忌惮的过着二货的生活,萧寒则是从小就开始接受要接受家族的各种训练,而第一项所要培养的就是要做到情不外露!

所以就算是在父母的面前,萧寒也总是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没有人知道这样的萧寒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而这样的伪装,似乎给了萧寒别样的安全感。

可以这么说吧,佟秋练是因为从小的性格和之后家庭的巨变才变得用一种冷漠的伪装示人,而萧寒则是挂着一脸的笑意,而他的真正的表情却从不轻易示人,两种极端,却都是为了保护自己。

“爹地难道不喜欢么?那妈咪可以喜欢北辰爹地么?”小易决定下一味猛药,而萧寒在听见了北辰这个名字的时候,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北辰爹地?”萧寒挑着眉毛看着小易!

“北辰爹地对我可好了,而且对妈咪也很好!”小易说着迈着小短腿下床就要往下面跑,萧寒从后面一把将小易捞进了怀里面,“你说那个男人对你和你妈咪都很好?”

“当然啊,不然我也不会认他做我的干爹了,他可喜欢妈咪了,而且北辰叔叔很帅的!”小易说着笑眯眯的怕打着萧寒要下去,迈着小腿就跑到了一个箱子里面,左翻翻右找找的找到了一个相册,萧寒走了过去。

相册的前面几乎都是小易和佟秋练的照片,这相册几乎可以看见小易的成长经过,也会出现萧家的各式人物,而在相册的后面,萧寒看见了一张他不熟悉的脸,而且似乎是小易两三岁的时候,小易穿着一个牛仔的背带裤,带着一顶福尔摩斯的帽子,蓝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亮晶晶的看着镜头。

而抱着小易的人不是佟秋练而是一个他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而佟秋练几乎是并肩站着,看男人的个子应该在185往上,戴着墨镜,看不清楚样子,但是却可以看清那脸部的轮廓,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看上去像是外国人一样,脸部的轮廓比较深邃,而站在一边的佟秋练同样是戴着一副太阳镜的,佟秋练抿着嘴,看不清楚她的神色,偏生让萧寒最在意的就是……

这个男人的手放在哪里啊,男人一手抱着小易,一手居然搭在了佟秋练的肩膀上面,萧寒的手紧紧的攥住了相片的边缘,“怎么样?北辰爹地真的长得很帅哦,爹地,你要是不喜欢妈咪的话,就让北辰爹地喜欢妈咪怎么样?”

“你这是准备给你妈咪找男人?”萧寒眯着眼睛,森冷的目光直直的射向了照片上面的男人,你这手是准备搭在哪里啊,她是有夫之妇你难道不知道么?“你难道不知道我和你妈咪还是合法的婚姻关系么?”

“小叔叔说过,夫妻之间要是分居多少年以上是可以解除婚姻的!”小易天真的看着萧寒,我就不信了,你就真的不喜欢妈咪,那好啊,我就要帮妈咪找别的男人,我倒是看看你急不急,还真的以为妈咪不抢手么?

“小叔叔?”萧寒眯着眼睛,哼,萧晨,这几年我不在你倒是嚣张了哈,居然怂恿我的儿子让他的老子和他的妈妈离婚,你的胆子也是够肥的啊,这几年看样子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啊!

而现在的萧晨正在和萧家的老爷子下棋,突然对着棋盘就是猛打喷嚏,结果老爷子怒了,拿起了手边的拐杖冲着萧晨的小腿就是一下子:“爷爷,你这是干嘛啊,打喷嚏又不是我能阻止得了的!”

“看你把我的棋盘上面弄得都是鼻涕口水的!”老爷子嫌弃的看了眼棋盘,“老头子身子不行了,你别把病菌带给我!”

“爷爷,我前几天刚刚检查了身子,我的身体很棒好不好,哪里有病菌了!”萧晨揉了揉小腿,“真是的,爷爷就知道打我,迟早被你打的笨了!”

“你就是自带的傻子病毒,二货病毒!”老爷子站起身,无可救药的看了眼萧晨,“我们萧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二货啊!”

“爷爷,你什么时候这么fashion了啊,连二货这个词都知道啊!”对于这个围在自己身边的二货,老爷子还能说些什么,二货什么的完全不是重点好么?老爷子只能无语望天,萧晨则是揉了揉鼻子,“爷爷,天有什么好看的啊?”

“比你这个二货好看!”老爷子叹了口气,真是的,这基因是不是都遗传给了萧寒了啊,所以弄得这萧晨的脑回路都和别人不一样了,老爷子突然就想小易了,也不知道这一家人现在怎么样了,希望萧寒可以慢慢的喜欢上佟秋练,小练是个可怜的孩子,也是个值得喜欢的孩子!

而此刻的萧寒死死的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半天:“这大人的事情你就别掺和了,赶紧换衣服,等会儿下去吃饭了!”说着萧寒十分娴熟的帮着小易换了衣服。

而萧寒这一下去就看见了白家的两兄弟围着佟秋练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佟秋练只是不时点头,但是白少言显然很激动,还手舞足蹈的,看到了萧寒立刻噤声站在一边,而此刻的桌子上面已经摆上了六个菜和一个汤,光是看起来就很有食欲。

萧寒不期然的想到了那一夜自己喝醉之后,佟秋练为自己熬制的醒酒汤,倒是十分的好喝,她的身上面到底有多少的东西在等着自己挖掘呢。

萧寒刚刚想要做到佟秋练的身边,佟秋练一个起身抱着小易就坐到了自己的身边的空位上面,所有人都是一愣,只有小易乐呵呵的的说:“妈咪,今天准备喂我吃饭么?”

“想多了,自己吃!”佟秋练坐到小易的身边,完全无视萧寒站在自己的身后,而佟秋练另一边的位置已经被白少言占据了,白少言此刻被萧寒盯得头皮发麻,他回头看了看萧寒,萧寒只是双手环胸,笑眯眯的看着白少言!

行啦行啦,都喜欢找软柿子捏,我让给你还不行么?白少言今天发猛然发现自己居然是在食物链的最底层,在部队被这些军痞欺负了也就算了,这到了萧家做客,这作为客人不是应该享受着比主人更好的待遇么?为啥自己就这么悲催啊,还要被男主人嫌弃。

“过来吧!”白少贤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白少言只得慢吞吞的挪了过去,“小练,你这些菜是专门为萧寒准备的么?都是牛肉啊!”

萧寒这才注意到这正桌子的菜牛肉占了一大半,似乎心里面的那一股阴霾瞬间被吹散了大半,乐呵呵的坐下,佟秋练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中医认为牛肉有补中益气、滋养脾胃、强健筋骨、化痰息风、止渴止涎的功能。小易在长个子,吃些牛肉强身健骨!”

白家兄弟再傻也看得出来这对夫妻在闹别扭啊,小易则是拿着筷子戳了戳米饭,这牛肉还能补充失血和修复组织的功能呢,还说为了我,妈咪真是口是心非,难道大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么?

萧寒这下子似乎怎么都下不去筷子了,佟秋练这一顿饭下来一句话都不说,弄得白家的兄弟吃饭的时候也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子,而晚饭过后,萧寒和白少贤进了书房。

“你们夫妻这又是怎么回事啊?前几天不是都好好的么?”白少贤看着一直看着窗外的萧寒,走了过去,佟秋练正坐在草地上面的躺椅上面,小易则是在一边和白少言说着什么,佟秋练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就是吵架了呗!”

“萧寒,你喜欢佟秋练么?”白少贤站在萧寒的身侧,今天晚上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因为佟秋练的忽视,萧寒的失落,也可以感觉到吃饭的那点时间,萧寒总是想着和佟秋练搭话,但是每次都是无疾而终,而萧寒眼中的失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你告诉我怎么样才算是喜欢……”萧寒看着白少贤,白少贤愣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微微叹了口气,“从来没有人教过我如何喜欢一个人,我已经试着和她好好相处了,但是她似乎觉得我目的并不单纯,我要是目的不单纯我会想要讨好她么……”

讨好?白少贤似乎没有想到萧寒居然会用这样一个词,“若是她离开了,你会怎么办?”

“是她自己没有和我打一声招呼就进入了我的生活,现在想要全身而退,可能么?”萧寒笑了笑。

而这一夜一两点钟,萧寒才进了房间,而此刻的佟秋练已然熟睡,侧着脸,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熟睡的佟秋练看起来十分的甜美可人,只是眉头紧锁,似乎在睡梦中还在烦恼着什么,萧寒叹了口气,直接进了被窝。

伸手就把佟秋练带进了怀中,而就在此时佟秋练伸手环住了萧寒的腰,萧寒整个人都僵硬了,心跳陡然的开始加快,只是安静的等着,不知道在期待什么,过了许久,萧寒这才伸手环住了佟秋练的肩膀,而佟秋练就像是小猫一样在萧寒的怀中蹭蹭:“萧寒……”

佟秋练的声音没有了白天的冷漠,带上了一些小意缱绻,而且声音温温糯糯,就像是普通的小姑娘一样,萧寒的心瞬间就柔软成了一团,萧寒已经忘记了今天他们是如何的争执的了,而此刻似乎抱着她,萧寒觉得这一刻那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安稳下来。

若是这样就可说成是喜欢的话,萧寒想着自己是可以试着喜欢她的……

第二天佟秋练起来之后看见了身侧的床明显有人睡过,佟秋练只是苦涩的一笑,洗漱过后,佟秋练刚刚下楼就看见了家里面似乎是来了客人,佟秋练不以为然的准备去倒杯温水,那人却站了起来:“佟小姐,我是佟老爷子身前的委托的代理律师!”

“爷爷的代理律师?”佟秋练打量了一些来的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爷爷去世已经五年之久了,这个时候冒出来一个代理律师,佟秋练只是倒了杯水,坐在餐桌上面开始吃饭,而那个人则是直接站到了佟秋练的身边,“麻烦等我吃过饭的,行么?”

那人点了点头,站在一边,而此刻的萧寒抱着小易似乎是晨练刚刚结束,一回来看见了这人也是顿了一下,安叔连忙上前解释了一下,萧寒擦了擦头发,上楼换衣服去了,而佟秋练抬眼看了看萧寒上楼的背影,“妈咪,这叔叔是谁啊?是不是你等会儿就要出门啊?”

“没有啦,先坐下吃饭吧!”佟秋练笑着揉了揉小易的细碎的短发,小易看了眼那个律师就直接坐到了佟秋练的身边。

“你说这是爷爷生前遗嘱?爷爷应该没有立过遗嘱吧?”佟秋练自嘲的一笑,随手翻阅了这份遗嘱,“这时间是在我十八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学生,你确定是爷爷立得遗嘱么?”

“确实是佟老爷子定的遗嘱,我们还没有这个胆子来这里行骗啊?”律师看了看一直用一直弄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萧寒,其实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这个萧公子,说实话,本人看起来比报纸杂志上面更加的有魅力。

报纸杂志毕竟是死的东西,而萧寒正坐在一边吃早餐,一举手一投足都是显示了良好的教养,尤其是嘴角似乎一直都挂着若有似无的笑,若是忽略他有些渗人的目光的话,倒是让人如沐春风的。

“爷爷居然把这些都留给了我?”佟秋练将遗嘱认真的看完,不敢相信的看着律师,而这个人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佟小姐一直是远航最大股东,即使佟小姐现在失去了之前的百分之五的控股,但是有了佟老爷子这百分三十的股份,佟小姐仍旧是远航最大的股东!”

佟秋练微微一笑,那笑容中多了一抹释然:“爷爷当真是老谋深算,他已经预料到了一切了,我还真是让他失望了!”

“佟小姐别这么说,佟老爷子这是信任你的!”

“是啊,爷爷是信任我,只是我实在是有负于他的信任!”

而此刻的远航真是每个月召开股东大会的时候,按照常理都是佟修坐在主席的位置主持召开每个月的股东大会的,但是这会议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几个律师就走了进来:“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这是一份远航的股权转让协议书,按照佟老爷子生前遗愿,是要在远航的股东大会上面宣读的,佟老爷子自愿将他名下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自动转让到他的孙女佟秋练的名下,并且再次通知各位,佟小姐已经回到了C市!”

各位股东瞬间炸开了锅,这远航说实话,这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而就在几年前的一次大的金融风暴之后,远航的股份就变得有些支离破碎了,就是佟家现在掌握的也不过是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谁都不知道佟老爷子居然掌握了这么多的控股。

而就在萧寒和佟秋练都出门过后,小易拿着电话就拨了个电话出去,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喂——”

“北辰爹地!我是小易!”小易趴在床上面,翘着腿,今天周末,嘻嘻,正好不用去上课,爹地这个迟钝鬼,还真的以为妈咪真的是他一个人的么?

“嗯,怎么了?”电话另一边的顾北辰正在开会,他示意会议暂停,几百平方的会议厅里面少说站了几百号人,而且都是统一的黑色的衣服,而且很多人看起来都是凶神恶煞的,此刻都是好奇的看着顾北辰,顾北辰则是转动着手中的钢笔,嘴角扬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北辰爹地,你最近忙不忙啊?我都想你了!”顾北辰的手边正好放着一份行程表,这行程表都排到了年后了,但是顾北辰只是笑着说了一句:“最近很闲!”

所有人都沉默了,很闲?这睁眼说瞎话么?明明忙的不行了,好吧!果然做了boss和他们这些小喽喽是不一样的,关键是顾北辰身边的秘书差点绝倒,明明一大摞的纸都是行程安排,这居然说很闲。

“北辰爹地什么时候来找我玩啊,我可想你了!”

“就只有你么?”顾北辰玩味的笑着,不自觉的脑海中就浮现了那个不言苟笑的的女人,不是说她有喜欢的人么?难道这个人不是她的丈夫么?

“妈咪当然也想你啦,只是你也知道啦,妈咪这个人比较害羞啦,妈咪肯定不会说出来的!”这话顾北辰倒是相信,顾北辰看了看近期的行程安排,“过一阵子吧,过一阵子我去那边找你!”

“可是……”小易撅着嘴巴,真是的,和爹地一样是个老狐狸,难道看不出来我是想你现在就能飞过来么?嘿嘿……那就别怪我了,“妈咪最近过得不好啊,爹地也不喜欢妈咪,哎……妈咪好可怜啊,每天都要对着一个不喜欢的人肯定很不舒服的!”

顾北辰手中转动的笔停了下来,将行程安排往边上一推,“地址发过来!”

“好哒,我马上发给你!”打完电话,小易就乐了,哈哈……果然还是搬出妈咪更加的可靠,而这边安叔端着牛奶在门外听了很久的墙角了,这小少爷是在给少爷找情敌么?这可不行啊,少爷和夫人的关系刚刚缓和,这要是插进来一个人可怎么好啊!

另一边的顾北辰挂断电话之后,整个会议大厅的气氛显得十分的诡异,所有人都是低着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没有别的情况要说了么?”

“这是少主发过来的关于我们前几年停止研究的KN350禁药的一些情况,似乎是出现了和我们类似的药物,而且貌似已经开始用活人做实验了!”顾北辰一笑,“这是少主发过来的报告。”

一个黑大汉连忙将报告递给了顾北辰,顾北辰只是随手的翻了几页,将报告直接扔到了桌子上面,“所有知道药物成分的人都彻查,包括他们的所有亲属,一个都不放过,两天内我要看到结果!”

“是!”所有人都应了一声,顾北辰看了看时间,“我要出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有事情进行视频会议,没事的话就都散了吧!”

顾北辰看着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出去,很快房间里面就所剩无几了,“查一下这个组织最近的动态,有情况立刻和我汇报。”

“家主,他们只是和我们做过一些军火交易,听说前几年他们组织内乱,换了个头头,这个人倒是个心狠手辣的,和我们谈交易的时候也是狮子大开口,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那是老虎不发威而已,他们撑死了不过是会耀武扬威的猫罢了,而且是只病猫!”顾北辰把玩着手中的钢笔,冷冷的盯着那份报告,“他们还不知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

而此刻的顾家,刚刚收到了来自帮里面发来的消息,顾北辰和顾珊然整个人都蔫了,顾珊然颓然的看着顾南笙:“童养夫,他不会是来抓我们回去的吧?我不要啊,我才出来这么点时间啊!”

“你想多了,你以为这个世上能够让小叔叔这么劳师动众的人,会是你么?”顾南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叔叔这个人没心没肺的,你以为你能有这么大吸引力啊!”

“呃呃……这话貌似有道理啊,就是我们两个私奔的时候,干爹都没有离开本家就把我们抓回去了!”顾珊然不提这事情还好,一说这个事情,顾南笙心里就觉得窝火,什么叫被抓回去啊,明明是本少主自愿回去的好不好。

“我明明是自己泄露行踪让他故意找到的好么?”顾南笙抱着顾珊然,一脸的不满。

“哦哦,你一直都是这么说的,我都懂得,别解释了!”顾珊然好笑的看着顾南笙,“再说了,被干爹抓回去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你干嘛这么纠结啊!”

“我哪里纠结了,我本来就是自己有意暴露行踪的好不好!”顾南笙不开心了,难道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么?

“一边去吧,要不是干爹找到我们,我跟着你保准就被饿死了!”顾珊然嫌弃的看了一眼顾南笙,“难怪你到了现在也就是少主,果然家主这种位置还是干爹这样的人才能镇得住!”

“我哪里镇不住了!”顾南笙一记冷眼扫视了周围的保镖,大家都是纷纷的的转过头,假装没有听见一样,顾南笙不高兴了,“我这是靠着自己的实力坐上去的好么?虽然说比起小叔叔我是差了那么点……”

顾南笙说着伸手比划了一下,顾珊然则是瞥了一眼,“我可记得某个人从来比武从来没有赢过干爹吧,差这么一点?有本事你在干爹的面前说啊!我就承认你就差了这么一点!怎么样?”

在顾北辰面前说这话,这不是找死么,顾南笙一听这话整个人都颓了,顾北辰这个人也就是对佟秋练上心,别的人就是他也是毫不留情的,他可不想被顾北辰揍一顿,那下手可是真的狠啊。

“珊然宝贝,那我们要不要去迎接一下小叔叔啊!”

“别了,你要是弄得骚包一样的去迎接干爹,保不准上车之后干爹就把你揍一顿!”

“怎么可能,我肯定穿得十分的正式的!”

“那干爹肯定以为你得病了,还病的不轻,开车就就把你送去精神病院!”

“为啥是精神病院!”

“脑子不正常呗!”

顾南笙顿了一下,瞬间沉默了,默默地走到了墙角开始画圈圈了,原来是珊然宝贝嫌弃我了,她也觉得我脑子不正常么?

话说重点不是她觉得吧?而是什么叫她也觉得,难道很多人都这么觉得么?童养夫童鞋还是非常的有自知之明的啊!顾南笙一脸怨念的的蹲在墙角,还不时的咬着嘴唇,一脸的无辜模样,而顾珊然则是已经笑眯眯的已经开始看电视了,完全的没心没肺啊!

------题外话------

这章是个过渡章节哈,我们神秘的北辰童鞋过一阵子就会登场,是滴,他是童养夫的长辈来的……下一章萧氏夫妇就会和好如初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