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77 一夜回到解放前

待到裴子彤离开之后,佟秋练将那几本书立刻扔在了萧寒的面前,只是神情的淡漠的看着萧寒:“这些是什么?还做了笔记?”

萧寒心里暗叫不好,也是够丢人的,难道要让他说,虽然自己绯闻颇多,但是其实自己却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讨好一个女人,有些时候似乎越是想要得到那个人的注意,到了最后就越是得不偿失,萧寒也是无所适从这才买了书,却不知道居然被佟秋练看见了。

“不需要解释一下么?”佟秋练现在心里就像是被人挖了一口窟窿一样,好像这么多天的一切都是假的一样,似乎萧寒对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佟秋练本来就是敏感脆弱的人,对于萧寒的感情算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大的一场冒险了,但是……

若是告诉她这么多天的一切只是萧寒的所做的一场骗局的话,佟秋练只要这么想着,就觉得心就开始顿顿的疼了,她只是随手的翻着书:“今天她似乎不太高兴,到底该怎么接近她?”佟秋练说着书上面的备注,是面无表情的,就是说出这些话也是没有一丝感情的,只是古井一般幽深的眸子始终紧紧的看着萧寒。

她不想错过萧寒脸上面的任何一丝表情,而萧寒只是看了看书:“解释一下?需要解释什么?”萧寒此刻是打死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为了讨好佟秋练才去买的这些书,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或许是一直都是大男子主义作祟的缘故,即使他心里还在咆哮:明明就是为了你买的,就是为了讨好你,为了接近你……但是萧寒脸上面则是笑眯眯的,只是此刻的笑容在佟秋练的眼中似乎变成了另外的一种味道,是那种玩世不恭的模样,这一刻佟秋练突然觉得自己距离萧寒很远,就像是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男人一样。

就好像是这么多天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的,似乎梦碎了,自己也该清醒了,果然上天不会对自己这么好……

佟秋练站起身,那本书就这么掉落在地上面:“很荣幸可以让萧公子花时间讨好我,只是我除了这具身体,真的没有别的利用价值了,难道萧公子是为了这具身体么?”佟秋练说着面对着萧寒,开始解开自己的纽扣,军绿色的衬衫纽扣从领口开始!

佟秋练就这么一边看着萧寒,一边开始解扣子!

萧寒一开始是愣住了:“季远,滚出去!”季远这才呆呆的跑了出去,唉呀妈呀,这两个人这画风突转是怎么回事啊!

“是不是得到了就不需要讨好了?”萧寒咬着牙,难道真的要自己说出口么!

“佟秋练,你也说我不需要讨好你,难道我就找不到身材比你好的么!”萧寒伸手将佟秋练一把带进了自己的怀中,低头,佟秋练军绿色的衬衫下面那白皙的皮肤对于萧寒来说是有着致命的诱惑力的,但是此刻的佟秋练的眼神空洞的像是什么都看不见一般!“你的身体我会需要么?”

“是啊,你不需要!”佟秋练的手顿了一下,惨白的脸上面没有一丝的血色,抬头看了看萧寒,萧寒的脸色也没有多好,萧寒猛地低头就看见了佟秋练肩膀上面还没有消退的牙印,突然就松开了钳制着佟秋练的手,佟秋练一个重心不稳,就栽倒在了沙发上面,香肩外露,那泛着青紫的牙印此刻就像是在嘲笑他一样。

而佟秋练此刻的心里像是破了大口子,只能自嘲的笑着,原来就是身体对他来说都是没有任何的吸引力的么,那我还剩下什么……

“佟秋练,我还以为你是什么贞洁烈女,原来你也不过如此,你又何必在我的面前装清高呢!”说着萧寒巨大的身躯就猛地压了上来,佟秋练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恐,心脏的抽痛已经让佟秋练忘了萧寒刚刚说的话了,萧寒则是死死地盯着那牙印,“你的身上面到底还有多少男人留下的印子!”

佟秋练这才发现萧寒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肩膀,这里是她早上换衣服才发现的,没有破皮,但是却留下了印子,佟秋练想要将萧寒从自己的身上面推开,但是萧寒像是被那牙印刺激到了一样,眼中闪过了一抹掠夺性的光芒,他伸手一扯,佟秋练的衣服纽扣瞬间被剥落,“吧嗒吧嗒——”散落了一地!

“我的身上面有几个男人留下的印子?”佟秋练自嘲的问了一句,突然就笑了,佟秋练很少笑,也就是最近似乎笑得多了一些,而此刻的佟秋练在萧寒的身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眼泪都笑了出来,“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佟秋练!”萧寒伸手就掐在了佟秋练的脖子上面,佟秋练的脸上面还挂着眼泪,只是木然的看着萧寒,微微一笑,似乎是看透了什么,萧寒看着佟秋练凄美的脸上面那挂着眼泪,不自觉的伸手帮佟秋练擦了一下,佟秋练却侧过脸,萧寒的手堪堪擦过佟秋练的脸,萧寒脸上面闪过了一丝颓败,似乎书上面的都不管用呢。

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真正的靠近你呢?

两个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十几分钟,最后还是萧寒起身,拿起了西装扔给了佟秋练,佟秋练也不矫情,直接披在身上面,“今晚我会回爷爷安排的住所,小易我会接回去的!”说着直接转身就离开!

萧寒的手伸出去了,但是却始终没有站起来拉住佟秋练!“砰——”桌子上面的所有东西都被萧寒扫落到了地上面,佟秋练,佟秋练……你是上天派来整治我的克星么,我明明在试着靠近你了,但是为什么就这么被打回原形了,萧寒一拳打在了巨大的落地窗上面,窗户震了一下,却是纹丝不动了,萧寒又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面,这一次,指关节处渗出了血丝。

萧寒这辈子第一次觉得无力,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佟秋练和他遇见的所有的女人都是不一样的,他不会讨好自己,不会逢迎自己,更不会像别的女人一样只知道攀附自己,但是这样的女人却让萧寒无所适从,他不知道何如和她相处,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她觉得开心,这还是萧寒第一次有了讨好一个女人的想法。

但是这个女人却拿着这书来质问自己,难道自己在她的心里真的就这么坏么?

萧寒从地上面捡起书,上面被佟秋练踩出了一个脚印,她的脚还疼不疼?这是萧寒脑子中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但是想了之后,想好就觉得自己真的是找虐的,佟秋练肩膀的牙印就像是挥之不去的阴影,不时的在萧寒的眼前晃来晃去的!

萧寒透过落地窗看见了佟秋练出了大楼,佟秋练披着自己那宽大的西装外套,看起来有些滑稽,但是双手却把自己紧紧的抱住,萧寒还记得书上面说,会做这种动作的人通常是极度的缺乏安全感的……

而萧寒记得即使是在睡觉的时候,佟秋练都会自己的自己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就像是婴儿在母体里面一般,所以每次在佟秋练睡熟之后,萧寒总会将她搂进怀中,而佟秋练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紧紧的抱住自己,那一刻萧寒觉得自己对于他来说是无比的重要……

佟秋练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木然的,即使季远不放心跟在后面,佟秋练也是完全无视的,佟秋练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没了,自己果然太傻了,一直想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可以爱上自己。

原来心痛的时候是这样的啊,佟秋练木然的伸手环住了自己的胳膊,尖锐的指甲透过西装外套也可以感觉到那丝丝疼痛,似乎这样心就不会这么疼了。

“小练!”佟秋练没有理会,但是这个人却直接下车拦在了佟秋练的面前,二十多岁的模样,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笑起来的时候可以看见那小小的虎牙,整张脸白洗干净,细长的眉眼,长得十分的精致,看起来十分的清爽干净的男生,“小练!”

“怎么是你!”相对于男生的激动,佟秋练则是显得十分的平静,而且那眼中还透着深深的厌恶,季远直接上前:“这位先生,麻烦您别打扰我们夫人好么?”

“夫人?你结婚了?”少年的脸上面闪过了一丝落寞,但是随即一笑,“小练,我们回家吧!”

“那里是你的家,可不是我的,还有,我结婚的事情你的姐姐都知道,怎么了?她们没有和你说么?”佟秋练讽刺的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练我们回去说好不好,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我真的……”少年急着解释,但是佟秋练却直接甩了少年拉着自己的手!

“佟清流,你有病吧,我是你堂姐,麻烦你叫我堂姐,还是说你到了这个时候还是长不大……”佟秋练向后退了一步,却是退到了一个人的怀中,佟秋练的身子整个都僵硬了,萧寒却张开双手将佟秋练紧紧搂在了怀中,“乖点!”

乖你妹啊,佟秋练差点没有爆粗口,明明刚刚闹僵了,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啊,追出来又是打算做什么!

“回家也是回我们的家,和你没有关系吧!”萧寒占有欲十足的搂着佟秋练,那少年足足愣了几秒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佟秋练!

“不会的,不会的,我说过你是我的!”少年这话说完佟秋练干净利落的甩了他一巴掌,“佟清流,你记好了,我是你堂姐,这辈子都只会是你的堂姐,还有……”佟秋练冷冷一笑,“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有一种说法叫做什么么?叫做乱……”萧寒伸手捂住了佟秋练的嘴巴,佟秋练怒了,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啊!

刚刚和自己吵了一架,现在装得一副好像是很关心自己的样子是准备做什么,佟秋练伸手握住萧寒的手,但是鲜血的味道却瞬间充斥了佟秋练的鼻息,佟秋练身为法医,比任何人都熟悉鲜血的味道,他……流血了!

“你可以滚了,别骚扰我的老婆!”说完萧寒搂着佟秋练就往里面走,佟清流则是被季远拦在了门外!

“小练,小练,你别走,你别走啊,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但是声音很快就被阻隔了。

“你流血了?”佟秋练在电梯里面一把扯过萧寒的手,那右手的指关节处几乎都在冒着血珠,“你到底做了什么!”

“舍不得打你,只能打自己了!”萧寒自嘲的一笑,自己还真的是犯贱!从佟秋练的手中抽回手,电梯到了顶层,那个呆呆的小妹走了过来,“将医药箱拿过来!”小姑娘一听佟秋练的话马上颠颠儿的跑去了!

刚刚一看见一个男的拦住了佟秋练,萧寒下意识的把腿就跑了下去,完全忘记了他们刚刚才吵了架,而且还闹僵了,这个男人动手动脚的是怎么回事啊,幸好佟秋练那满脸的厌恶简直是溢于言表,不然的话,萧寒指不定直接上去就给了这个男人一拳!

办公室里面的气氛一度陷入了僵持的阶段,直到那小姑娘拿着药箱进来,“给我吧!”佟秋练刚刚想要接过去!

“不用了,你给我上药吧!”萧寒直接无视了佟秋练,佟秋练伸出的手悻悻地缩了回去,前后的巨大的落差对比让佟秋练整个心都揪得难受,佟秋练只是看着那小姑娘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那小姑娘心里也是在咆哮啊,妈呀,我就是个秘书而已啊,这包扎伤口神马的,我是真的不擅长啊,还有啊,这两个人都死死盯着我是什么节奏啊。

其实这小姑娘也不呆,在她进来看见这一地散落的文件,加上这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再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就是个打工的啊,难道我就要变成他们之间吵架的炮灰了么?不要啊,季特助救我啊……

季远此刻正在和佟清流焦灼者:“你应该是远航佟总家的少爷吧,佟少爷,请您马上离开这里,您也看见了,我们夫人并不想和你说话,您还是尽快离开吧!”

“不会的,小练不会这么做我的,你们说谎,绝对不会的!”佟清流一提到佟秋练似乎有一种病态的偏执,这样的偏执让季远心生疑惑!

不应该啊,看得出来夫人和佟家的人关系应该是水火不容的才对啊,按理说这佟清流就算是没有他两个姐姐那么的和夫人对立,也不该是对夫人抱着这样幻想的吧,这简直是……季远想想就觉得头疼!

佟秋练的自嘲的一笑,萧寒自然注意到了佟秋练那似乎是带着讽刺性的笑。

佟秋练是在笑自己的傻,刚刚出去的时候还在想着,这辈子和萧寒或许真的是缘分不够吧,但是一看见萧寒受伤的手,自己就像个跟屁虫一样的回来了,说起来自己还真是傻得可以了,人家稀罕你么?显然是不稀罕的!

而那个小姑娘颤颤巍巍的拿着棉签,愣是不敢下手,“我先回去了!”佟秋练刚刚站起身,萧寒就像是条件反射似的站了起来,吓得小姑娘手中的棉签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面,“那个总裁……”

“你出去!”萧寒冷冷的说了一句,佟秋练正打算跟着这小姑娘的脚步一起离开的时候,一双还带着血的手从后面伸过来,直接将门关上了,佟秋练深深地吸了口气,猛地回身,萧寒直接倾身吻住了佟秋练,佟秋练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佟秋练想要推开萧寒,萧寒双手直接握住佟秋练的手,将佟秋练的手按在了墙上面,佟秋练使劲的晃着脑袋,这更是激怒了萧寒。

一会儿是令狐默,现在居然来了一个堂弟,倒是各个年龄层次的都有啊,萧寒张嘴直接将佟秋练的嘴巴咬破了!

似乎这样的刺激才能让萧寒的心里得到片刻的安稳,似乎只有这样的感觉才能让他感觉到此刻的佟秋练是在自己身边的,也只有这样萧寒才觉得自己空落落的心里似乎有了片刻的安稳。

“萧寒,你有病吧,你放开我!”佟秋练的力气有限,再加上整个人现在都被萧寒死死的压在门上面,哪里动弹的了啊!“松开!”

“佟秋练,你还可以再狠一点!”这话似乎似曾相识,对啊,令狐默也说过自己心狠,现在轮到了萧寒了,自己到底哪里心狠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说她心狠,若是自己真的心狠的话,那些人早就……

“放我走……”过了许久,佟秋练淡淡的说了句,抬头看着萧寒,萧寒也低头看着佟秋练,萧寒深蓝色的眸子就像是此一次见他的时候,纯粹的像是最通透的蓝宝石一样,而此刻萧寒的眼中满满的都是自己的影子,似乎这一刻佟秋练觉得萧寒是在乎自己的。

但是佟秋练很快就在心里否定了这个猜想,因为她想到了那些书,那些备注,似乎都在提醒着佟秋练,这么多天的美好就像是镜花水月一般,都是虚幻的,你别傻了!

其实萧寒在听见了佟秋练的那句话的时候确实是慌了,放她走……萧寒在心里默念这句话,最后他的心告诉他,绝对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自己才刚刚学会喜欢一个人,刚刚学会讨好一个人,刚刚学会好多东西,但是这个人却要撤走,萧寒怎么可能答应!

“我这么讨好你,难道还不够么?”萧寒有些颓然的整个人趴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似乎这声音是从他的胸腔出来的一样,萧寒松开了钳制着佟秋练的手,“别搬走,别搬走好不好……”

佟秋练对于萧寒的声音完全是没有免疫力的,但是似乎之前的话还是无时无刻不再刺激着佟秋练,佟秋练伸手推了推萧寒,“我该走了!”

“佟秋练我都让你别走了,你为什么还要走!”萧寒紧紧抓住佟秋练的肩膀,佟秋练今天也是醉了,自己这肩膀今天到底是得罪谁了啊,而且现在觉得那牙印似乎也在隐隐作痛了!

“到接小易的时间了!”佟秋练忍不住对萧寒吼了一句,然后两个人都沉默了!

萧寒随后拨了个电话给季远,让季远买件女款的衣服上来,季远顿时乐了,这两个人速度这么快啊,这才刚刚上去而已啊,少爷果然厉害,只是季远很显然想错了!

季远很快送上来了一套女式的衣服,萧寒也没有看,直接将袋子交给了佟秋练,佟秋练则是快步走到了萧寒办公室的休息室,这衣服一拿出来,佟秋练整个都傻眼了,吊带裙……妹的,季远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佟秋练还是赶快将裙子换上,走进了洗漱间,透过镜子她看见了自己肩膀上面的牙齿印子,似乎比早上的时候颜色更深了,令狐默!你这个混蛋……佟秋练伸手抚摸了一下肩膀,要是萧寒的身上面留下了一个女人的牙齿印子,估计自己也会疯吧,但是佟秋练却对萧寒刚刚说的话耿耿于怀。

佟秋练穿着白色的吊带连衣裙,长长的裙摆一直到脚踝处,收腰的地方点缀着淡绿色的茉莉花图案,看上去十分的清爽,关键是佟秋练在镜子前面转了一圈,挺了挺胸,收了收腹部,“身材还不错吧!”

而此刻在外面的萧寒则是站在落地窗前面,似乎那牙印就像是挥之不去的阴影一样的压在萧寒的脑海中,“少爷,这是昨晚令狐家的监控的备份!”

萧寒点了点头,直接将U盘插进了电脑的槽口,萧寒回想起来在昨晚佟秋练去洗手间的时候,去的时间有点久,然后自己找到她的时候,她是捂着肩膀的,因为昨晚的旗袍是带一点袖子的,也看不出什么,关键是佟秋练表现得过于平静的,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而萧寒很快就看见了那晚发生的一切,“砰——”手边季远刚刚整理好的资料瞬间又一次凌乱了,而正在地上整理资料的季远只能在心里仰天长啸:少爷,求您别折磨我们了,我们只是拿工资吃饭的啊,夫人,求您快出来吧!

萧寒关掉电脑,坐在椅子上面,神情无比的凝重,昨晚下手还轻的,当时我就应该直接上去把他胖揍一顿,混蛋,也不看看是谁的女人……萧寒已经默默地在心里给令狐默记上了一大笔。

佟秋练拿起了已经没有了纽扣的衣服,微微叹了口气,将衣服穿上,直接在腰处打了个结,白色的裙子,绿色的外套,倒是显得十分的清爽干净,佟秋练出来的时候,季远已经出去了,萧寒则是一脸无奈的对着拿一瓶碘酒发呆,手中拿着棉签,似乎有点无从下手!

佟秋练则是看了看时间,萧寒扔下棉签,“我的手流血了……”那表情格外的娇嗔,就像是小易撒娇的时候一样,只是小易的脸上面还有些婴儿肥,萧寒则是一直看着佟秋练,这个女人难道看不出来自己想让她帮自己上药么?

“嗯!”佟秋练的脸上面是一如既往的淡漠,这样的冷漠让萧寒有一种感觉,一夜回到解放前!

佟秋练的神情仍然是淡淡的,就像是两个人时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一样,这样的感觉让萧寒顿时就心生颓败之感,就是生意不顺利的时候,萧寒都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的无力,而此刻面对这个小女人,萧寒只觉得自己很无力,那种无力像是从骨子里面生出来的,萧寒只能颓然的看在椅子上面。

佟秋练此刻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把萧寒念上一边,说实话,和萧寒的相处,在佟秋练的心里一直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因为就算是两个人亲吻,拥抱,暧昧,但是萧寒却从未开都对佟秋练做出过任何的承诺,而这让本来就缺乏安全感的佟秋练更是觉得没有一丝的安全感。

而今天萧寒的几句话,似乎就已经把这几天所有的美好都摧毁了,这一切让佟秋练都不知道该如何和萧寒相处,只能换上冷漠的面具,将自己隔离。

或许只有这样佟秋练才会觉得不会在受到伤害,或许这样佟秋练才会觉得自己仍然是那个自己,而不是已经因为萧寒而彻底的失去了自我。

“我的手流血了!”萧寒又一次重复,接着萧寒欣喜的看见佟秋练站了起来,果然她还是心疼自己的,萧寒暗自在心里窃喜,其实这件事情萧寒知道自己做错了,但是或许是大男人的自尊心作祟,萧寒是怎么都无法开口和佟秋练说一句对不起!

但是佟秋练下面的话让萧寒那刚刚扬起的嘴角,瞬间崩塌了……“需要我叫你的秘书进来么?或者季特助……”

而刚刚从萧氏回到家的佟清流一看见正在沙发上面看电视的佟清姿,一把将车钥匙甩在了佟清姿的身上面,“喂——佟清流,你有病吧,你发什么疯啊!有病啊!”

“佟秋练是不是结过婚了!”佟清流直接坐在沙发上面,倾身上前,直接拉住了佟清姿的衣领,佟清姿吓了一跳,佟清流的阴沉的眸子和见到佟秋练的时候简直是判若两人啊,尤其是现在严重还布满了红血丝,让佟清姿感觉有些脊背发凉。

“她是结婚了,和萧寒,萧寒你懂吧,萧氏的总裁,你以为佟秋练会瞧得上你么,别傻了!”话音未落,“啪——”的一巴掌就打在了佟清姿的脸上面。

佟清姿此刻的额头还绑着纱布,本来就生的娇娇弱弱的,此刻那眼泪就已经在眼框里面打转了,而她的脸也迅速的肿了起来,她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佟清流,“佟清流,你疯了么,你为了那个女人打我,我是你姐!”

“哼,我姐?你也配!”佟清流说着冷哼一声,一把将佟清姿推到了一边,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斜眼看了一眼佟清姿,“难道你以为你对萧寒那点心思别人就看不出来么?像你这种紧赶着上趟儿的女人,说实话,是最恶心的,也是最贱的……”

“佟清流!”佟清姿立刻跳脚了,跳起来就往佟清流的身上面扑过去,佟清流眼疾手快的一把将佟清姿又一次推到了沙发上面,“佟清流,我和你拼了!”

“啊——”佟清姿气得大叫一声,弄得屋子里面的所有佣人都躲在一边,低头不语,这二小姐是疯了吧,居然惹少爷,这少爷这古怪脾气,就是老爷都拿他没有办法,众人都在心里为佟清姿默哀。

“别喊了,耳朵疼!”佟清流说着象征性的掏了掏耳朵,“听说你昨天晚上去挑衅小练了?”

“小练?哼……”佟清姿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佟清流,你别做梦了,佟秋练现在嫁人了,就算她没有嫁人,你以为佟秋练看得上你么,再说了,你是她堂弟,堂弟懂么……她这辈子都只能是你的姐姐……”

“你给我闭嘴!”佟清流这次说话的声音淡淡的,轻飘飘的,嘴角还带着笑,但是这个样子却让佟清姿心生胆寒了,因为佟清流完全就是个变态,是个神经病,佟清姿不自觉的砸往沙发后面靠了靠,“我和她有没有结果不是你说了算的,你还是担心你有没有毁容吧……免得到时候嫁不出去了!”

“你……”佟清姿气得伸手指着佟清流!

佟清流则是不打算多说什么,直接上了口,然后轻飘飘的扔了一句,“对了,下次你再指着我,我就给你脸上面来个对称的!”佟清姿吓得悻悻地缩回了手。

而此刻的令狐默坐在办公室脸色阴沉的像是能滴出水来,他的电脑被人入侵了,关键是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来是什么人入侵的,“已经半天了,难道还是没有结果么?”令狐默看着办公室坐着的十几个电脑高手,自己电脑桌面仍旧是那一张偷拍的照片,而此刻看着照片,令狐默就觉得像是被人挖了心脏一般的难受。

“总裁,这人是电脑高手,我们已经试着追踪了,但是实在是找不到,他的IP地址分布在全球各个地方,而且错综复杂各个,地方都有,实在是有些困难啊!”其中的一个人站起来,他的额头已经微微沁出了一些汗水。

这房间里面的空调温度是不是太低了,怎么觉得这么冷呢,所有人都是只有这么一种感觉,尤其是此刻令狐默也不说话,只是转动着笔看着他们,他们也不知道总裁在想些什么,只能继续手里面的工作!

“出去吧,明天都不用来上班了!”令狐默这话一出,所有人整张脸都白了,虽然说没有追踪到这个入侵的人,但是也不至于将他们全部都……

“总裁,我们……”一个人试图辩解!

“我不想听任何的废话,我只看最后的结果,那就是你们确实实力一般,我们集团不需要你们这样的人!”令狐默直接起身,合上电脑,“我会让财务部将你们这个月的工资结清的,现在可以离开了!”令狐默这个人站在那里就是会给人一种压迫感,尤其是此刻那冰冷的视线直直的射过来!更是鲜少有人可以承受得住!

再说了,这世上也挺好有人像是令狐乾那么的脸皮厚吧!

而此刻的令狐乾还在为那个贩毒网络的事情操碎了心,“我们的卧底还剩下多少?”

“还有五个人,不过现在我们暂时都联系不上他们,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以最近都没有怎么联系,等着他们联系我们,不过总觉得心里不安心!”何绥阴沉着脸,一想到自己的战友,自己一起进入部队一路风雨走过来的战友就这么牺牲了,何绥想着就想要手刃那帮兔崽子。

“嗯,有事情随时和我说!”而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了,令狐乾对着何绥点了点头,何绥立刻去开了门,白少言拿着资料走了进去,一看到这气氛似乎十分凝重啊,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站在办公室的这些人都是特种兵居多,而且所有人都是那种体格健壮的人,就算是有的人个子一般,但是那体格,那肌肉也是实打实的啊,而我们的白少言同志呢,就是个奶油小生,而且还是个在校学生,这细皮嫩肉的,整个一个小白脸啊!

“首长,这是这次出来的报告,老师让整理好了给您送过来,有问题的话,您可以问我!”但是白少言此刻只想着赶紧离开这狼窝啊,这一个个的盯着自己看是怎么回事啊。

其实也不怪他们盯着白少言看,这部队里面本来生面孔就比较少,而且大家都是清一色的军装,一个个的晒得和黑炭有的一拼了,而这白少言呢,细皮嫩肉的,一身白大褂,更是衬得整个人都娇小不少,而且此刻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什么缘故,看起来脸还有些红扑扑的,他们觉得像个娘儿们!

“损毁人的智力?这是怎么回事?”令狐乾皱着眉头。

“这是老师的推测,但是要实验一种药物的临床药性通常都是要试药的,而这种临床实验通常持续的时间会比较长,所以老师只是根据成分分析出来的结果,并不是十分的确定的!”白少言说话也是慢慢吞吞的,或许是从小家庭教养的缘故,说话也是不急不缓!

但是听得下面的几个军官有些急了,“像个娘们儿一样,说话都不能大声一点么,细声细语的!”

“你……你才是娘们儿!”白少言顿时气急,这人说话是怎么回事啊!

那人顿时撩起了袖子,那手臂上面的肌肉突突直跳,白少言只是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轻轻咳嗽了几声,“哼,怎么不说话了!”

“哼!”白少言冷哼一声,自己还能说什么啊,自己手臂上面那几块白斩鸡块,自己还是清楚的,还是别丢人现眼了,所有人一看这架势都乐了,白少言心里的小火山顿时喷发了,这都是什么事情啊,自己这几天是怎么了,昨晚被小易嘲笑,几天居然被这几个当兵的调戏了!

妹的,老子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调戏呢,白少言默默地在心里下了决心,一定要好好地锻炼身体,总有一天我也会有肌肉的,果然白少言也只是想想,他的脑容量有限,过几天这事情估计就被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这种推测的把握有多少!”若是这种药物真的可以摧毁人的智力的话,那么自己的手下被抓住的话,若是被注射了这种药物的话,那岂不是……

成了废人了!

这对于一个优秀的军人来说的话,简直是致命的打击啊,令狐乾紧锁着眉头,这个贩毒组织果然可以生存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居然可以私自研究这种违禁药物。

“这个我就不懂了,等老师明天过来我再问问吧,要是首长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先走了吧!”令狐乾点了点头,示意一边的何绥送白少言出去,“首长不用了,实验室很近的,不用送我了!”

“婆婆妈妈的,老子没有打算送你到实验室,我就送你出门而已!”何绥说着拉着白少言的小胳膊就将白少言拖了出去,弄得房间里面的人都发出了大笑,白少言恨不得钻到墙缝里面,丢死人了,这人是怎么回事啊,强盗啊!

“你放开我,疼不疼啊!”何绥立刻松开钳制着白少言个胳膊!

“娘们儿一样,这胳膊比娘们儿还细!”喂喂喂——老子的胳膊哪里比女人细了,你倒是说清楚啊,只是白少言这话没有说出口,人家何绥“砰——”的一声已经把门关上了,然后房间里面传出了这样的对话。

“真的比女人的胳膊细么?”

“嗯!”

“那他的胳膊是软的还是硬的?”

“软的!”

“想女人的回头回家各自抱自己老婆去,我们部队不流行搞基!”

白少言简直是欲哭无泪啊,我真的被男人调戏了么?答案是肯定的!

------题外话------

好吧,准备开始虐一下男主,不过月初是亲妈来的……我也实在下不去手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