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76 今晚适合化身为狼

令狐家昨天晚上可是没有安生,先是佟清然被蛇咬了,后来又出现了不明分子闯入的事情,忙前忙后的弄到了半夜,愣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抓到,而此刻令狐家的书房!

令狐泽看着令狐乾,那眼中的怒火就像是要喷出来一样:“你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可以在你的眼皮子地下面溜走,你倒是说啊,你这么多年在部队是白训练么?”令狐泽说着大掌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但是无论是站在对面的令狐乾,还是坐在一边的令狐默都是丝毫未动。

这可气坏了令狐泽:“孽子,是不是你故意放走的!到底是谁进来了,你倒是说话啊,我们令狐家丢不起这个人!”

“你就知道什么东西都要维护令狐家的面子,令狐家的荣誉,你不觉得累么?”令狐乾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说实话,你不觉得这个家里面都是一股腐朽的味道么?”说着直接转身就要走!

“砰——”这一次令狐乾不闪不躲,青铜材质的笔筒就这么硬生生的砸在了令狐乾的背上面,令狐乾只是发出了一声冷笑,“孽子,你这是对我说话的态度么?部队就是这么教育你的么?我除了是你的首长,我还是你的父亲,令狐家你看不上,你以为你在部队这么多年没有令狐家的庇护能升的这么快,和你一起的……”

“爸,我能有今天,靠不靠令狐家我的心里有数,我先回去了,部队还有事!”令狐泽还没有开口,门就被摔上了,令狐默则是一直低头不语,今天的事情有些诡异,到底是谁的恶作剧,萧寒?不可能,萧寒从始至终都在大厅,几乎没有离开过,他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不可能准确无误的找到自己的房间,并且获取自己的指纹成功开门的。

况且这个人可以从阿乾的视线中逃离,要不就是熟人,要不这人就真的很厉害,但是楼上面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所以是熟人的可能性更大,况且能够让阿乾心软的人这世上面屈指可数,令狐默立刻就想到了五年前的那个似乎有些古怪的女孩!

而那个晚上的顾氏夫妇回去之后,顾珊然刚刚进门顾南笙就巴巴的追了上去:“关门!”顾南笙乖乖的将门关上,顾珊然坐在床上面,扯了扯自己的紧身衣!神情有些疲惫。

“珊然宝贝,需不需要我帮你脱啊!”顾南笙的眼中冒着精光,加上晚上被令狐乾刺激一下,现在就想要和顾珊然融为一体啊,“珊然宝贝,你一定累了吧,我给你揉揉哈……你想要先揉哪里啊?”

“童养夫,怎么滴,你有什么事情或者要求就说,别来这套,你这套都玩了十几年了,真是没有创意!”顾珊然将夜行衣的外面脱下来,上身就剩下一个吊带衫,曼妙的身子若隐若现,而且都是紧身的,完全把完美的身材暴露无遗,顾南笙睁大眼睛,呆呆的从顾珊然的手中接过衣服!

“老婆,你看今晚月亮很圆……”顾南笙指了指窗外,偌大的房间只拉了个纱帘,可以清楚的看见外面白玉盘一样的月亮,如水的月光倾泻而下,将整个房间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你看吧,这月亮挺圆的,这气氛挺……”

“重点!”说着顾珊然还故意的拉了拉胸口的衣服,顾南笙只是紧紧的抱着衣服,就像是想要得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眼巴巴的看着顾珊然,可怜兮兮的,赏口吃的呗?

“重点就是,今晚适合化身为狼……”顾珊然的手一顿,看了一眼顾南笙,起身走到了顾南笙的面前,顾南笙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顾珊然笑着伸手挑起了顾南笙的下巴:“童养夫,你最近是不是特别的饥渴啊?”

“还好吧!”但是顾南笙却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顾珊然蓦地一笑,清丽的脸上面越发的明艳,顾南笙可怜兮兮的皱了皱眉:“珊然宝贝,就让我亲一口好不好?”

“好啊!”顾珊然说着踮起脚尖,伸手捏住顾南笙的下巴,对准顾南笙红艳艳的嘴唇就亲了一口!

“童养夫,美不美?”顾珊然这魔女还故意的在顾南笙的身上面肆意点火,顾南笙则是伸手握住了顾珊然的小手,“珊然宝贝,还不够啊,让我亲一个好不!”

“好呀!”顾珊然笑得艳丽,顾南笙直接低头,含住了自己觊觎了很久的红唇,双手紧紧地抱住了顾珊然,肆意的在顾珊然的身上面游离,顾南笙的攻势越发的猛烈,恨不得将顾珊然融进自己的骨血里面。

一吻结束,顾南笙的脸上面红扑扑的,顾南笙的脸本来都是透着一丝病态的白,但是此刻越发的迷人,顾南笙这人本身就长得妖孽,而此刻那艳丽绝尘的就是比女人还要妩媚,这顾珊然此人就是个外貌协会的,不然也不会一见到顾南笙就巴上人家啊,也不会那么去蹂躏小易了!

和顾珊然相处了这么久,顾南笙自然知道怎么利用自身的优势,成功的吃到顾珊然,顾珊然却突然伸手推开顾南笙,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好吃不?”

“嗯!”顾南笙像是最乖巧的猫咪一般点了点头。

“亲也亲了,现在你可以去面壁思过了,今晚在令狐家,你倒是胆子肥了,我怎么看上了你这个醋坛子啊,我和令狐乾那是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情,那年你不由分说的带着人,去把人家揍了一顿,你妹的,顾南笙你去之前还能用点脑子么,我要是真的和他有什么,还有你什么事情啊!”

“好啦,我就是个醋坛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看不惯他看你的眼神,你是我的!”顾南笙冲过去就抱着顾珊然!

“面壁思过去,老娘心情不好,今晚不需要你侍寝,今晚你睡沙发,我睡床!”说着顾珊然直接钻进了被窝,“你敢趁着半夜进来,我就打断的你狗腿,哼……”

顾南笙只是一脸怨念的咬着被子坐在沙发上面,等到顾珊然睡着了,就偷偷地溜上了床,似乎只是闻到了顾南笙的味道一样,顾珊然立刻就贴了上去,结果第二天天亮了……

顾珊然发现自己居然谁在了沙发上面,“你妹的,顾南笙,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会在沙发上面啊!”

顾南笙则是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搂着顾珊然顺势就在顾珊然的侧脸亲了一下,“怎么了?不是你自己跑过来的么?”

“你妹的,顾南笙,老娘没有梦游的习惯,你还睁眼说瞎话,看我不揍死你……”说着两个人就是扭成一团,顾南笙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啦,这一日之计在于晨,做做运动对身体好!

佟秋练这边刚刚到了实验室的门口,就看见坐在门口睡着的令狐乾,仍然是昨天晚上的那一身西装,低垂着脑袋,在听见了动静之后抬头看了看佟秋练,眼睛下面的乌青越发的明显了,双眼都充斥着红血丝,佟秋练将门打开,令狐乾跟着走了进去,整个实验室都弥漫着一股很浓的化学制品的味道。

佟秋练给令狐乾倒了杯水:“怎么了?”佟秋练坐到椅子上面,动手整理了一下资料。

“昨晚我看见顾珊然了!”佟秋练的手顿了一下,“昨晚闯入令狐家的人就是她还有……”

“其实你也该知道珊然不会喜欢你的,都这么多年了,你又何苦纠结呢!”佟秋练淡淡的扫了一眼十分憔悴的令狐乾,想起了自己刚刚回国的时候,在萧氏大堂见到令狐乾的第一眼,一身的军装,脸上面是意气风发的笑,但是此刻的令狐乾却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整个人都是颓废的。

令狐乾就像是幽灵一样在佟秋练这里一坐就是一个上午,直到军部有人过来才急匆匆的离开,倒是白少言来的挺迟的,而且黑眼圈特别的重,看到佟秋练似乎眼神有意无意的闪躲,虽然不怎么明显,但是佟秋练还是可以很敏锐的感觉到白少言似乎在瞒着她什么!

“那瓶药的成分出来了么?”白少言连忙去把报告拿了过来,佟秋练将这份报告和几个死去的士兵的报告对比了一下,“老师,这里面的成分有些类似,但是很大一部分却是不同的,应该是不一样的两种药吧,而且您送来的药,最大的作用是使人出现晕眩,是一种迷幻药之类的,但是这种药成分占了大部分的却是一种可以摧毁人的中枢神经的药物,是可以损毁人的智力的……”

“里面的几种成分,你或许不知道,但是我接触过,有一些是近年才出现的药物,可以成为别类药物的替代品,虽然成分不同,但是效果是一样的……你先忙吧,对了,将赵俊案子的资料整合一下,我等会儿去送去给赵队长!”白少言点了点头,但是对于佟秋练后送来的药物心里还是抱着很大的疑惑的,按理说这类药物算是违禁药品的,怎么会轻易让老师找得到呢?

佟秋练仔细的核对了两种药物的成分,就给顾南笙拨了个电话,而顾南笙和顾珊然此刻正在床上面大眼瞪小眼呢,电话一响,顾珊然看了一眼,“接电话!”顾南笙拿起了电话,“喂,本少主现在很忙,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

“顾南笙,你胆子肥了哈,那是小练的电话,你再给我嚣张试试!”顾珊然说着直接下床,弯腰,看见了满地的衣服,无奈的弯腰从床边一路捡到了沙发边上,顾南笙,你丫丫的,你下次再把老娘的衣服撕碎了我就把你的衣服撕碎了……顾珊然看着已经支零破碎的衣服,整张脸都黑了,还能给我稍微注意一点么,老娘的衣服虽然不贵但是也不便宜好不?

“顾南笙,我这边刚刚将两种药物的成分对比了一下,虽然有很多不一样的成分,但是这些药物会产生的效果是一样的,所以你那边肯定是有人将药物的成分泄露出去了,你抓紧时间查一下!”顾南笙应了一声,两个人就无话说了。

佟秋练默默的挂了电话,“怎么了?小练让我接电话么?”顾珊然穿着一件衬衣就跑了过去,眨巴着眼睛看着顾南笙,顾南笙耸耸肩膀,“已经挂断了!”

佟秋练将资料整理好送到警局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警局的门口停了几辆部队用车,佟秋练暗自奇怪,军部最近和警局走得这么近了?佟秋练进去的时候李耐正好端着几杯水正走进去:“佟法医,您找赵队么?刚刚军部来人了,赵队长这边正忙着呢,要不您先等一会儿吧!”

“怎么回事?军队的事情怎么找到警局来了?”按理说军部和警局向来都是互相看不起对方的,更何况这双方隶属的机构和直属的部门又是不搭干的,况且两个部门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怎么就现在居然合作上了!

“难道佟法医没有听说么,令狐家昨天晚上遭贼了,这不,一大早的到警局来备案了,真是劳师动众的,能够潜入令狐家这种大院的,又怎么会是普通的窃贼了,这动用了军部的力量都抓不到了,找到警局来了,这不是为难我们么?刚刚赵俊的案子要结束,又来这个烫手山芋……”李耐说着叹了口气,领着佟秋练到了会客厅,佟秋练没有想到会在会客厅看见裴子彤!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是一愣,李耐笑着说:“她是来警局说明关于他父亲的案子情况的,佟法医,您也先等一下!我去去就来!”说着李耐就端着水急匆匆的离开了。

相比较第一次见面,裴子彤看见佟秋练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心里闪过一丝经验,佟秋练今天穿得十分的干练,黑色的西装裤,军绿色的衬衣,头发盘在脑后,但是偏生前面还凌乱的散落着一丝头发,看起来既透着一丝慵懒,但是清傲冷漠的眼神却又偏生透着禁欲的诱惑,绝艳出尘的脸上面纤尘不染。

只是将黑色的皮包放在桌子上面,冲着裴子彤微微点头,就低头看文件了。

但是裴子彤现在低头看看自己,刚刚自己打理的头发,卷卷的头发像是稻草一样,没有一丝的光泽,就是身上面的衣服也是前几天穿了没有换下来的,脸上面虽然抹了厚厚的脂粉,但是怎么都掩盖不住憔悴的面容,裴子彤咬了咬牙,似乎在心里坚定了一个信念一般。

赵铭很快就走了进来,整个人都透着一丝倦容,“佟法医,等会儿有时间随我去令狐家走一趟么?”佟秋练从文件中抬头看了眼赵铭,“恐怕不太方便!”

“我本来也不想麻烦您的,但是令狐家这边逼得紧,似乎也没有丢什么东西,但是令狐家涉及到了国家的机密很多,保不准就会被人偷窥去,泄露出去的话这事情可就不小了,但是我们局里面的法医孙法医,却偏偏说生病了不能去,局里面也就剩下几个年轻的法医了,也不能独当一面啊!”赵铭叹了口气,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了文件,“这些就是赵俊案子的全部生物检材了吧?”

“嗯,已经整理好了,包括之后的裴姿颜的尸检报告,可以确认的是在裴氏大楼的时候裴姿颜已经死去有一段时间了,机械性窒息死亡,具体的死亡原因我都在报告里面详细的说明了,随时可以提交司法程序了!”佟秋练仍旧是面无表情的,但是裴子彤却是呆呆的看着佟秋练,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工作的时候可以有这么强大的气场。

“嗯,那令狐家的事情佟法医……”赵铭显然还是有些不死心的。

“不好意思,我真的没有办法,昨晚令狐家的宴会我有去参加,更何况赵队长或许不知道,我和令狐家的少夫人是堂姐妹,所以还是避讳一点吧,免得到时候检查的结果他们不接受我也为难,您也为难!”这是赵铭和裴子彤第一次听见了关于佟秋练工作之外的别的信息,这么说的话,现在远航的总裁佟修和佟秋练的父亲就是亲兄弟,这么说的话,佟秋练的父亲岂不是……

“队长,这边催促您尽快去现场!”一个年轻的警察推门进来!

“不会敲门啊!”赵铭狠狠地瞪了这个小警察一眼,“队长,那边已经叫了一个法医了,这边让我们派一个法医去现场协助调查!”

“妈的,协助调查!?”赵铭忍不住提高了几个嗓门,“军部这帮混蛋,有本事你们自己调查去,一会儿说让我们全权负责,这会儿好了,让我们协助调查,这帮孙子真以为我们没事做么,佟法医,我先出去看看,您先等一下!”

很快的李耐走了进来,手中拿了个记录的本子,佟秋练刚刚想要避嫌,李耐黑黝黝的脸上面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佟法医,您也不是外人,我们这就是了解一下情况,您不需要回避!裴小姐,您说您的父亲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出庭了是吧?”

“对的,因为姐姐的事情,父亲就突发中风了,现在还在医院里面,醒了之后已经没有了自理的能力了,而且神志有些不清,所以没有办法出庭!”裴子彤说着低头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倒是佟秋练听着眼中闪过了一丝嗤笑,裴昌盛有多么的无耻在上流社会是出了名的。

前半辈子是靠女人发家致富的,死了个女儿真的可以让他中风卧床?倒是真的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这是医院出具的报告!”裴子彤说着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份报告,李耐翻了翻资料,忍不住皱眉,直接递给了佟秋练,“李警官,我不是医生,对这个我真的不拿手!”

“我更不拿手,您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是真的我等会儿就交上去了!”李耐又像裴子彤问了几个问题,接着就送裴子彤离开了,倒是佟秋练看着报告眼中闪过了意思饶有趣味的笑。

“这个裴昌盛出庭的事情,是关于赵俊的?”

“这事情被媒体大肆报道之后,裴昌盛的很多劣迹都被挖了出来,同样也包括了对赵俊的一家人的摧残,还有很多年前的偷税漏税的事情,反正事情是挺多的,这倒是好了,中风了只能取保候审了,这要是真的判了刑,估计通过裴家的疏通,死刑肯定不可能的,这么说的话,判刑之后也只会保外就医,所以啊,这事情算是……”李耐说着叹了口气!

而这个时候赵铭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脸涨的通红,“佟法医,可能还是要麻烦您了,您还是和我们走一趟吧,不需要您承担什么风险,只是和我们走一趟而已,他们那边有自己的法医,不需要您做什么!”

“我出去和他们说吧!”佟秋练说着直接推门出去,而门口就站了几个军官,看到佟秋练显然都没有想到警局的会客厅里面走出来的居然是个长得十分明艳的女人,而且看起来岁数不大,但是眼中的那一抹清傲却是让人不能忽视,尤其是那浑身散发的清冷气质,“令狐首长来了么?”

“来的是令狐首长的秘书!”赵铭说着指了指正在不远处打电话的男人,光是看背影,佟秋练就觉得这个人无比的熟悉,尤其是走进了,越发的觉得熟悉,尤其是这个人接电话说话的口气,佟秋练的脑中闪过一个人,但是很快的被否定掉了,不可能的,怎么会是他呢,但是在赵铭和这个人说了一句话之后,这人回头,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住了!

那个人的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面,电话那头还在不断地传来说话的声音,相比较这个男人的惊愕,佟秋练却是努力地压抑住内心的波涛汹涌,佟秋练弯腰捡起手机,微微一笑,将手机塞进了那个人的手中,佟秋练这一靠近都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从他身体的僵硬,尤其是眼中的惊恐,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佟秋练将他的手指收紧:“蒋秘书,好久不见。”

语气很平淡,但是透过佟秋练那平静的眸子,蒋千里似乎看见了许多年前第一次见到佟秋练的时候……

那是在佟家的院子里面,佟秋练坐在远处的一处亭子里面,手中捧着书,边上放着一杯热茶,神情十分的专注,一头披肩长发,浅紫色的长裙,远远看上过就像是遗落人间的仙子,但是在佟秋练和你对视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内心的某处似乎很逃避这种对视,因为这个孩子的眼睛实在过于纯净,但是那纯净之中却又透着看透世事的一种沧桑,这是一种十分矛盾的组合,但是偏生在佟秋练的身上面被很好的结合了起来!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这个佟家的长房小姐,深的佟老爷子的喜欢,尤其是那一双古井般的眸子,无论是什么时候见到总会觉得自己无处遁形!

“小姐?”蒋千里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佟秋练笑了笑,蒋千里却是越发的肯定了眼前的人定是佟秋练无疑了,虽然五年之久没有见到了,虽然整个人的穿着打扮变化很大,但是整个人的气质还是一点没有变的。

“蒋秘书还记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呢,不过我倒是不知道蒋秘书居然成了令狐叔叔的秘书,还真是要恭喜蒋叔叔步步高升啊……”佟秋练说话的时候不带一丝的笑意,就是眼中也是布满了寒冰,看得蒋千里也是头皮发麻。

“那个令尊的事情……”

“对了,警局现在有能力去令狐家大宅就剩我一个法医了,我想蒋秘书应该不会希望我过多参与令狐家的事情吧,我想令狐叔叔也该是这么想的吧……”佟秋练说着深深地看了一眼蒋千里。

“我还以为蒋秘书经过我爸爸的事情,已经和孙叔叔一样退隐了,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蒋秘书依旧混的这么好,害得我还怕因为爸爸的事情连累到了蒋秘书,看来我还真的是多虑了……那么再见了,相信我们会再见的!”佟秋练说着转身离开。

这一幕看的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而蒋千里也立刻带着人出了警局,赵铭倒是乐不可支,在佟秋练离开之后翻阅到了蒋千里的资料:“五年前居然是佟齐的秘书,在之后跟随令狐首长,一直到现在……佟齐不就是佟修的哥哥……”赵铭关上电脑,这C市最近还真是有些乱啊。

而蒋千里在坐上车之后,直接让他们开车去令狐大宅,“喂……佟秋练回来了,你为什么都没有和我说,我今天在警局见到她了!”

“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她回来了,这又怎么样,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她一个黄毛丫头能掀起什么浪,你就别杞人忧天了,我已经问过了,她就是因为案子的时候被调回来的而已,和我们的关系不大,最近我们都要低调行事,最好就是别和她碰面!”

“你说的倒是轻松,你都不知道今天在警局碰到她,把我吓死了,这死丫头和小的时候一样吓人!”

“五年前的佟齐那样的人物都被我们弄下去了,你还怕一个黄毛丫头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不也好好的么,你别杞人忧天了,放心吧,有事情的话,她也是先找我!”

“这话说的不错,有什么事情也是先找你,怎么样?今晚出来聚一下吧……”

佟秋练在回到了军部之后,直接冲到了令狐乾的办公室,令狐乾的办公室此刻正站着几个人,其中就包括他的随行官王怀安和哪天那个叫何绥的军官,令狐乾一看到佟秋练就觉得似乎周围的温度都低了好几度:“你们先出去吧!”

等到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佟秋练将一摞纸甩在了令狐乾的面前,令狐乾的视力很好,随意的瞥了一眼似乎就明白了这纸上面的内容:“你利用了军部内部的系统?”

“哼,那又怎么样,我要是不用这个系统,我还不知道,我一直以为已经失踪的人,居然就在你们家,你们家倒是把他藏得挺好的啊,要不是我今天正好撞见,你们是不是就打算一辈子瞒着我!”佟秋练冷笑一声,“我五年前听说他和我父亲一样死在牢里了……”

“因为你父亲的案子后来发生了变化,他一开始是在牢里自杀了,但是没死成,救回来了,我没有想着瞒着你,况且我和他接触不多,他也是帮我父亲做一些父亲不便出面的事情,也不算是真正的秘书吧!”

“说得好听,看样子五年前我不知道的事情还真的有很多……”佟秋练说着直接摔门而出,令狐乾看着自己的门都震了几下,忍不住想着要是被摔坏了可怎么办啊?

佟秋练今天回去有些早,恰巧看见了回来帮萧寒取东西的季远:“夫人,您回来了,我还要送些东西去公司,少爷估计等会儿接了小少爷就会回来的!”佟秋练看了看时间,才三点多,“我和你一起去公司吧!”

季远忍不住捏了一汗,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啊,季远将怀中的东西抱着紧了紧,“怎么了?需要我帮忙么?”季远连忙摇了摇头,佟秋练狐疑的看了一眼季远,上了车子之后,佟秋练坐在后排,季远则是坐在驾驶位上面,而那一摞资料则是放在了副驾驶位置上面,季远则是总是透过反光镜观察佟秋练:“季特助,你有事情就直说!”

“没事!”季远连忙专心开车,因为佟秋练说话的时候冷飕飕的,没有一丝的感情,像是一阵风一直向着你的骨子里面钻。

而佟秋练则是低头玩了一会手机,看见季远正专心开车,在季远拿停车缴费卡的时候,佟秋练眼疾手快的从副驾驶的位置上面将那一摞资料拿了过来,本来上面都是一些公司的财务报表,后面的则是一些合作开发案,但是中间的这本书是怎么回事?《如何读懂女人心?》《女人内心浅析?》这都是什么东西啊……佟秋练随手一翻就翻到了里面折起来的部分!

“今天索吻不成功,书上面的内容有些地方需要改进,还是需要结合实际情况的,不是每个女人心理都是一样的,需要好好揣摩!”

“厨房美男策略成功,果然有些方法还是有效的,需要多多实践!”

“不知道女人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也是想要的啊,为什么总是口是心非呢,强迫的话?这个可以考虑……”

这些都是什么,你丫的萧寒,我是给你做实验的么?佟秋练的脸色瞬间像是被七级台风刮过一样的难看,尤其是那一脸的冰山色,愣是让季远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额……少爷,我可不是故意的,这夫人看见了这个可不怪我啊!

“这些……”

“都是少爷的!”季远说完忍不住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呸呸呸——大嘴巴,因为佟秋练的手中拿的根本不是那几本书,而是和远航的开发案的文件,呸呸呸——没用的东西,这就被吓到了,真是没用啊,“这是和远航的开发案的资料,因为这事情还没有正式定下来,少爷正打算拿回去研究一下!”

“我听说不是已经定了么?”

“夫人,这远航的总裁是个老狐狸,这案子八字没有一撇的时候他就放出了风声说是已经达成了协议,其实我们和他们根本连合同都没有签,毕竟这块肥肉我们萧氏是可以独吞的,根本不需要有人来分一杯羹,再者说,就算是这案子我们一家拿不下,寻求合作的企业也是很多的,找白少爷也比远航好吧,这事情远着呢!”季远说的倒是不错,萧氏根本看不上远航的,尤其是已经每况愈下的远航。

佟秋练走进了总裁的专属电梯的时候,又是引起了前台小姐的讨论声音,“看看,我们总裁夫人果然长得好看啊,这裴子彤哪里比得上我们夫人的万分之一啊,这裴家出了这种事情,居然还有脸来找我们总裁!”

“你说裴子彤刚刚上去了,那我们夫人上去了可怎么办啊,这会不会出现两女争一男的狗血戏码?”

“少胡说了,就凭我们夫人的强大气场,这个裴子彤完全是不够看的,我们夫人能分分钟虐死她好不好!”我只能说姑娘你真相了!

因为佟秋练和季远刚刚踏进了萧寒所在的楼层的时候,一个小秘书就跑了过来:“季特助,裴小姐来了,此刻正在总裁的办公室,这位是……”

“总裁夫人!”季远简单地说,这小姑娘是刚刚来的,业务能力不错,就是有些呆,小姑娘显然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哪个公司的代表呢,这也难怪人家小姑娘认错了,佟秋练穿的穿的十分的干练,尤其是那身上面由内而外散发的清冷气质,更是让人忍不住退避三舍,裴小姐?不会是裴子彤吧?这么巧?这才刚刚见过没多久啊!

“夫人,您要不要去会客厅等一下?”小姑娘忍不住擦了一把汗,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踩着三公分的高跟鞋还比自己高了将近半个头的女人居然是总裁夫人啊,这气场,不是纷纷秒杀那些觊觎总裁的女人么?

“不用了,难不成他们还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佟秋练说着直接推门就进去了,门里面的两人都是愣住了,因为此刻的裴子彤正坐在沙发上面低低的哭着,而萧寒则是一脸的不厌烦,这一看见佟秋练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连忙起身迎了上去:“怎么过来了?今天不忙么?”

“还好!”佟秋练不动声色的将萧寒拉着自己的手拨开,坐到了裴子彤的对面,而萧寒则是悻悻地坐到了佟秋练的身边:“你要是过来也和我说一声啊,我也下去接你一下!”

“你这不是有客人么?裴小姐,你的父亲现在在医院躺着,您来这里找我老公是有什么事情么?”萧寒一听佟秋练口中那一句老公,瞬间乐了,老公什么的,果然十分有爱啊,那亮晶晶的眼睛在看见了佟秋练射向自己的寒冰的时候,瞬间破碎了,明明早上的时候还好好的啊,昨晚气氛也好好的啊,现在是怎么了。

萧寒看了看季远,季远这又是怎么了?这挤眉弄眼的?难道是抽搐了,“季远,你的脸怎么了?抽了?”

“他是面部神经要坏死了!”佟秋练冷眼扫了一眼季远,季远立刻低头不敢朝萧寒示意了,少爷,这可不怪我啊,我可没有面部抽搐,也没有神经坏死啊,这书……我已经示意您了啊,您自求多福吧,季远想着就远远地站到了一边!

“不是……我就是……就是想要感谢萧总给我的那一部分股份……”

佟秋练也想到了那一场发布会,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萧寒:“现在已经感谢过了,裴小姐可以离开了吧?”

“我……那个……”

“季远,你还不送客,没有看见裴小姐要走了么,裴小姐,请吧!”佟秋练靠在沙发上面,歪着头浅浅的笑着,那笑容里面可是饱含着深意啊!

“你……”裴子彤的眼泪说着就哗哗的往下流,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只要是个人看着都心疼,而萧寒此刻正在纠结佟秋练是怎么了?到底是哪里惹她生气了?

佟秋练则是冷眼旁观,这女人的眼泪有时候是珍珠,有时候就像是鳄鱼的眼泪,是激不起来别人任何的同情的。

“裴小姐,难道需要我送你么?季特助,你还不快点,没看到裴小姐急着离开么?都急哭了……”

呃呃……季远都无语了,这明明是被你气哭的吧,哪里是急哭的,季远在的时候裴子彤是进不来的,这估计是趁着季远离开偷偷进来的,怎么会急着离开啊,这夫人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也是绝了!

“裴小姐,请吧!”季远几乎是连拖带拽的拉着裴子彤上了电梯,然后裴子彤就放声大哭起来!

结果前台的小姐们就看见裴子彤意气风发的进了电梯,哭的梨花带雨的跑了出来,差点没有摔倒……

“啧啧……果然是夫人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这裴子彤也够可怜的,这不是找虐么?我们夫人一看也知道不是吃素的啊?”

“也怪这裴子彤,裴家现在所有人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这巴巴的过来谁都知道想干嘛,夫人这么对她还是轻的,她之前对我们还不是一样的颐指气使的样子,好像她已经是总裁夫人一样,真是白日做梦呢!”

“也是她活该,谁让她做事不经过大脑,得罪了这么多人,现在也活该被人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