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75 抱着洗漱方便么?

而这两声尖叫声音着实是吓坏了楼上的顾珊然和顾南笙,顾珊然贼兮兮的笑道:“童养夫,你这蛇可真厉害,一下子咬了两个人!”顾南笙则是微微顿了一下,手中还在不停的翻着令狐默的东西。

“还好吧!”顾南笙手中似乎是翻到了什么,“珊然宝贝,这个东西怎么样?”顾珊然拿过来一看,乐了,这是什么啊?《离婚协议书》啊,这可真劲爆,顾珊然将协议书从头至尾翻了一遍,当真是乐了,“他们这是结婚之前就草拟了啊,完了婚后估计就签了协议了,这对夫妻的速度也是可以的啊!”

顾珊然说着拿起手机将《离婚协议书》的所有内容都一丝不落的拍了一遍,“童养夫,我们可以回去啦!”

“二楼似乎有点吵,我们不能原路回去了!”顾南笙出去了一会儿又回来,将窗户打开,正好这边窗户都有搭脚的地方,倒是十分的方便,许是因为二楼闹出的动静有点大,所以此刻下面巡逻的人也少了不少,“珊然宝贝,等会儿我先下去,然后你沿着我走的地方下去!”

“OK!”顾珊然将东西物归原处之后,冲着顾南笙比了个V的手势。

而萧寒和佟秋练趁着医生上楼的空档已经下了楼,白少贤一看到两个人下来了,立刻和王雅娴说了一声走了过去:“你们可回来了,这个令狐司令的老婆可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恨不得把嫂子这几年的一举一动都打听清楚,偏生又不想直接问出口,总是旁敲侧击的!”

佟秋练笑着端起了一杯水,十分淡定的喝了口水,“猜得到,估摸着是怕我在你们的面前说了什么或者是做了什么吧!”

“楼上面什么情况啊,那尖叫声音还真的是惨绝人寰啊!”白少贤想起刚刚的尖叫声音,还真的是魔音灌耳啊,不自觉的伸手揉了揉耳朵,“没闹出什么人命吧,我看到令狐家的私人医生都到了!”

“佟家的姐妹闹出来的,估计是一开始打了一架,完了一个头破血流,一个被蛇给咬了,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蛇!”萧寒笑着开口,倒是省得他教训她们了,她们就开始窝里斗了!

佟秋练一打眼就看见了佟修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和王雅娴说了几句,突然就看向了佟秋练所在的地方,佟修的神情有着错愕,但是看到佟秋练那眼神和佟清姿似乎是有点像的,没有亲人之间的久别重逢,更多的却是震惊。

王雅娴和佟修走了过来:“小练?”佟秋练本来都是素颜比较多的,而化妆,尤其像是今天晚上这么精致的妆容却是极少极少的,况且五年未见,佟秋练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小姑娘了,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很多,除了一如既往的清冷高傲,更多的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清傲,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些无所遁形!

“叔叔!”佟秋练冲着佟修笑了笑!然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那个……你没事回家多看看,你的堂姐出了事情,我先去看看她们!”佟修说着就像是撞见鬼一样的上了楼,佟秋练低头看着水杯中的水,冷冷一笑,“娴姨,我也想去看看我的堂姐,不会不方便吧?”

“佟总都上去了,男人都上去了,应该没有不方便的吧,再说了,又不是外人!”萧寒在王雅娴没有开口之间说道,王雅娴脸上面那一直保持着的淡淡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僵硬,但是却是找不到合适的话回绝他们。

“娴姨,我知道你也很担心堂姐的,不如我们俩就上去看看吧!”佟秋练放下水杯,主动的挽上了王雅娴的手臂,王雅娴心里暗暗的说道:倒是没有看出来,多年不见,小丫头的心思倒是不少,也知道会利用别人了,看来这次不能不防着点了,阿默这孩子从小就是死脑筋认死理,认定的东西就不会放手!

也怪这个佟清然,这个没用的东西,都结婚这么久了,还是抓不住阿默的心,也不知道当初的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王雅娴侧头看着妆容精致的佟秋练,其实,一开始她是很看好佟秋练的,佟老爷子的掌上明珠,佟家的长房唯一的孩子,除了性格有些不讨喜之外,什么方面都是无可挑剔的!

佟秋练自小就长得美艳,一眼看上去绝对是花瓶一样的人,但是偏生学习什么也是拿得出手,所以自家的两个儿子和她走得近,王雅娴也是放心的!

但是五年前的事情,佟老爷子突然离世,佟家几乎是分崩离析,佟秋练更是失去了所有的庇护,佟秋练瞬间几乎成了一个孤女,这样的一个女人是配不上自己的儿子的,王雅娴从那一刻起就限制两个儿子和她的来往,但是似乎没什么用,难道是得不到的才会更加的想要得到么?

“娴姨,怎么了?我的脸上面有什么东西么?”佟秋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疑惑的说,“是不是觉得我回来很奇怪?还是娴姨担心,五年前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不出意外地,王雅娴的整个身子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看着佟秋练,眼睛一下子瞪得很大,“你知道我的顾虑就应该知道我并不欢迎你回来!”

“是啊,令狐家,佟家……很多人都不欢迎我回来呢?哼……”佟秋练冷哼一声,淡淡一笑,那笑容极致的讽刺,“那又怎么样?有本事你们再一次把我赶走啊,这一次我会和阿默和阿乾说,是你把我赶走的,五年前的事情你也有参与,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

“不许,你不许说!”王雅娴顿时有些慌了,自己的儿子她还是很了解的,令狐乾的性格现在偏执的有些奇怪,令狐默的性格更是遗传了她的父亲,更加的偏执,王雅娴似乎可以预料得到这样的事情被揭开之后的结果!

“放心,只要你们别惹我,我就不会这么做的,娴姨,我也不是当年活在父母庇护下的小姑娘了,所以……”佟秋练靠近,吐气如兰,但是在王雅娴看来,佟秋练此刻就像是吐着信子的美女蛇,“别试图惹我!”

“你……”王雅娴不自觉的想要拉开和佟秋练之间的距离,但是佟秋练却是将王雅娴的手拉紧,“娴姨,别啊,演戏嘛,就要认真的演下去啊!你说是不?”

而萧寒和白少贤就站在楼下,看着两个人之间异常的互动,“萧寒,嫂子这是说了什么啊,这令狐夫人似乎脸色不太好啊!”

“我怎么知道啊!”说实话,他真的不太明白五年前发生了什么,可以让佟秋练背井离乡,可以离开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

佟秋练和王雅娴上楼之后,就看见了上面的兵荒马乱,佟清姿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缩在沙发上面,身上面裹了个大的浴巾,头上面的伤口已经用纱布包裹好了,医生正在给佟清然的伤口做消毒处理,而佟清然显然是受惊吓过度了,即使医生拿着钳子将伤口划开都是没什么反应的。

“有人可以给我搭把手么?”今晚令狐家家庭医生也就一个,今晚怕出事就多请了一个,但是那个医生正在给佟清姿开药,所以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佟修快步走了过去:“我来吧,我能帮忙的!”

医生看了一眼佟修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摇了摇头:“我需要有一些专业知识的人,能有的话最好了,因为我要处理伤口,这样的话,需要个助手帮我递东西!”

“我来吧!”佟秋练走上前,这个家庭医生有些疑惑的看着佟秋练,别怪他怀疑啊,要怪的话也是佟秋练今天的装扮,和平时干练装束完全的不同,这一身旗袍怎么看都是个妖物,就像是来自八十年代的上海滩的绝世名伶。

“不行!”佟修突然大声的喊了一声,不仅仅是佟秋练就是所有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佟秋练只是笑着拿起了医生后边的托盘,“放心,我是学法医的,医学的基础还是有的,再说了,又不是我负责处理伤口,我不过是打个下手,叔叔未免太大惊小怪了吧!”佟秋练说着已经将一个镊子递给了家庭医生,家庭医生,点了点头,专心的处理伤口了!

“血清应该注射了吧!”佟秋练拿起了一直抗蛇毒血清,里面有少许的沉淀物,佟修立刻指着佟秋练:“你还说你不做什么,这血清里面为什么有沉淀物!”

所有人都有些奇怪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只是有些好笑的看着佟秋练,讲将装着血清的滴管晃了晃,沉淀马上消失了。随后慢条斯理的拿出了另一瓶药物,然后将两个液体相融,“你为什么不直接给小然注射抗毒血清!”佟修看见佟秋练就这么将抗毒血清给溶解了,顿时觉得佟秋练简直是来捣乱的,这个医生怎么不说呢!“你这个医生是怎么当的啊……”

“令狐先生,这位先生这样大呼小叫的,很干扰我们工作,这位小姐的专业素养非常好,这是在用氯化钠注射液将抗血清稀释一下,先做脱敏注射,因为令狐少夫人之前没有中过蛇毒,这是十分安全的做法!这位小姐做的没有错,甚至比我想的还要周到,这位先生,能麻烦你别打扰我们工作么?”

这位家庭医生也是觉得佟修有些烦人,人家正忙着呢,他这是来捣乱的么?

“叔叔,抗毒血清本身是为无色或淡黄色的澄明液体,但是因为含适量防腐剂,久置后可析出少量能摇散的沉淀。所以你放心,我不会蠢的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动手的!”佟秋练抬眼看了看佟修,“叔叔真是担心堂姐啊,我真是好羡慕呢!”

似乎不约而同的所有人都想到了什么,顿时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只有佟秋练似乎心情还不错。

令狐乾本来就是请假回来的,看了看时间,“爸妈,我必须回部队了!我的时间快到了!”令狐泽看了看时间,是不早了,毕竟同样是军部的人,最然不是同属于一个军区,但是令狐泽也知道最近令狐乾在处理什么,点了点头,“大哥,这里就交给你了!”

令狐默点了点头,站在一边,只是视线却是没有离开佟秋练分毫,令狐乾摸了摸鼻子,大哥这也太明显了吧!

令狐乾的房间在三楼,刚刚上去,令狐乾就觉得有一丝怪异,因为通常都是锁着门的令狐默的房间,此刻居然透着一丝光亮,令狐默平时就是打扫卫生的佣人都是定时来的。平时的话,就是家里的人也是不能进入他的房间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大哥的房间里面有着指纹识别的装置,令狐乾常年在部队,很少回来住,房间自然没有这么多的约束。

令狐乾小心的走了过去,透过虚掩的门缝,似乎看见了几个人影,令狐乾从口袋中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配枪,猛地将门推了开来,顾珊然正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面翘着腿,一脸的悠哉模样,而顾南笙则是在观察着下面的情况,看到了令狐乾似乎没有什么反应,“珊然宝贝,怎么办?”

“原计划进行!”其实在令狐乾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发现了,但是两个人似乎十分有默契的还在继续着手中的事情,顾南笙点了点头,“你确定你应付得来?要不你先走?”

令狐乾透过灯光的一些反射看到了从窗户这里延伸出去的一条很细的线,而顾南笙的手中戴着一个装备,一看就知道顾南笙这是准备从窗口走的节奏啊,令狐乾此刻眼睛都聚焦在顾珊然的身上面。

和五年前不同,五年前的顾珊然就是个清纯的小女生,利落的披肩长发,永远都是一副我是大爷的模样,但是此刻的顾珊然坐在沙发上面,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未施粉黛的脸上面,却透着不一样的风韵,令狐乾想到了佟秋练说的话,他们已经结婚了!

顾南笙则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令狐乾的视线,这个男人还真的是胆子够大啊,五年前自己揍过他,他还敢这么看着自己的宝贝,胆子倒是够大的啊,顾南笙伸手试了一下手中的装备,不动声色的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把消声手枪,顾珊然一看顾南笙的动作就知道顾南笙想要做什么。

顾珊然走过去,拦在了顾南笙的面前:“你这是准备做什么,你还想全身而退么?”

“怎么?你舍不得?”顾南笙眯着眼睛,那眼中明明是盛着笑意的,但是现在的模样却是让人觉得有些胆颤,尤其是此刻还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月光下那白皙的皮肤衬得越发的惨白,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吸血鬼一样,笑着看着顾珊然,“你舍不得么?”

顾南笙伸手将顾珊然搂到了怀里面,顾珊然伸手抵了抵顾南笙,惹得顾南笙越发的不满了,“这个男人难道比我还好么?”

“顾南笙,你有病吧,老娘怎么看上你的,你再乱吃醋,信不信老娘下一刻崩了你!”顾珊然一个转身从顾南笙的手中拿过枪,顾南笙则是双手一摊,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

“我说了,这个世上,能杀死我的只有你!”顾南笙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顾珊然也是醉了,顾珊然瞪了顾南笙一眼,将枪塞回了他的手里面,倾身在他的侧脸亲了一下,“乖乖先下去等我,有事情我们回去说!”

顾南笙乐呵呵的伸手捂住脸,挑衅的看了一眼令狐乾,“令狐家的,你别对珊然宝贝存什么不好的念头了,五年前我能把你揍一顿,现在也可以……”

“有本事你来啊!”令狐乾这五年可不是白白浪费的,这“兵王”可不是白叫的,而且令狐乾一看也就是那种身材健硕的人,相反的,顾南笙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像是生了病一样,而且周身给人的感觉也是懒懒散散的,透着股阴柔之气,两个人也是极致的鲜明对比。

“你还挑衅我!”顾南笙捋着衣袖就要冲上去,奈何顾珊然一脚踹了过去,顾南笙则是下意识的伸手挡了一下,“珊然宝贝,你又护着他!”

“顾南笙,你丫丫的,你走不走啊,老娘回去不抽你我就跟你姓!”顾南笙乐了,“珊然宝贝,我们本来就是一个姓的啊!”

“你妹的,赶紧给我下去,你再啰嗦,我就三天不理你了!”顾南笙立刻翻身,纵身一跃,飞速的消失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令狐乾,我早就说过了,我们不合适,我不想小练为难,所以你放过我吧……”顾珊然说着向后一退,手中的装配早就戴好了,令狐乾快步冲上去的瞬间,顾珊然已经翻身跳了下去,令狐乾冲到窗口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瞬间隐匿在了树丛中,令狐家别的不多,这树啊,草啊,还是很多的!

令狐乾拿出了电话,“立刻将大宅封锁起来,有人闯进来了!”立刻整个令狐家的大宅拉起了红色的警报!

令狐泽和令狐默对视一眼,纷纷走了出去,佟秋练则是仍旧是波澜不惊的帮忙处理伤口,萧寒和白少贤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警卫,对视一眼,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擅自闯进了令狐家,胆子也是够大的啊!

顾氏夫妇则是翻过了另一侧的栏杆已经跃了出去,到了车上面之后,小易眨了眨眼睛:“还以为你们会被抓到了警局呢,警报都拉响了!”

“那我们赶紧离开吧,等会儿被抓住了,就不好了!”白少言可不想被人当贼抓起来。

“你傻啊,要是现在我们就出去,肯定会被当贼追的,反正车子都停在一起,就等到宾客出来之后我们在一起出去呗,正大光明的,多好啊!”顾珊然已经坐到了后座,专心的蹂躏起了小易的小脸!

“可是珊然姐姐,我要是回去迟了,会不会被妈咪发现啊,妈咪肯定会很生气的!”小易有些担心了,已经十点半了!

“放心,我的车子改装过的,时速绝对的,放心吧!来来,小脸给姐姐摸摸……”小易顿时满头黑线,怪阿姨的怎么有这种恶趣味啊,我的脸啊,被她蹂躏的都小了一圈了!好疼啊,可素为什么没有人可以救他啊,小易真是欲哭无泪啊,因为还要指望她送自己回去呢,也不能反抗啊,这个魔女啊!

“到底什么时候我的女儿才会醒啊?”血清算是注射完了,佟修坐在床边打,但是佟清然却是怎么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估计是受惊过度了,等会儿就会醒的,佟先生别着急,对了,这抗毒血清也许会有副作用,还需要观察半个小时,没问题的话就没事了,令狐少夫人伤口的余毒已经清理干净了!”医生走到一边,萧寒此刻正担心佟秋练一个人上楼,就上来看看情况!

一直缩在沙发上面瑟瑟发抖的佟清姿在看见了萧寒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的时候,鞋子都没有穿就跑了下去,萧寒看着这个裹着浴巾,头发还是凌乱的女人冲着自己就冲了过来,倒是觉得十分可笑,这个女人难不成想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上演一出投怀送抱么?

“小练!”萧寒看着佟清姿过来,伸手一推,将佟清姿推到了正巧站在门边和王雅娴嘱咐注意事项的医生的身上面,那医生扶住佟清姿:“佟小姐,生病了就别乱跑!”

“萧公子,我……”佟清姿回头看着萧寒,萧寒已经走到了佟秋练的面前,弯腰和佟秋练说着什么,微微笑着,不时点点头,“令狐夫人,不早了,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嗯,我让人送你们回去,小练,本来想留你下来说说话的,你看这……”王雅娴心里已经把佟家的这对姐妹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估计下面的人早就传开了这对姐妹做的好事了,真是够了,还能让令狐家安生一点么?这佟清姿以后还是少来令狐家的好,免得又出什么乱子,影响令狐家的声誉!

“没事的,娴姨今天辛苦了,堂妹,已经很晚了,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病!”佟秋练说完。萧寒拉着佟秋练的手就往外走,佟清姿的眼睛一直焦灼在萧寒的身上面,恨不得跟着萧寒一起走,王雅娴一看到佟清姿的模样,心里更是没有由来的来火!

“清姿,你受伤了,需要多休息,我安排客房让你休息!”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人家萧总看你一眼了么?就这么急着贴上去!

佟清姿就这么看着萧寒和佟秋练相携离开,恨得咬了咬牙齿,佟清然在注射了抗毒血清之后很快就苏醒了,一看到这么多人在这里,突然想到了刚刚和佟清姿之间的争执,佟清然放在被子里面的手使劲的掐了自己一下,顿时眼泪就溢满了眼眶!

“妹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原谅姐姐吧,你要是真的喜欢这个耳环我送你就好了,但是你也不能在我的房间里面放蛇啊……”佟清姿本来还在想着萧寒的事情,被佟清然这话说的一愣一愣的,怎么回事?放蛇?

“清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咬你的蛇是你妹妹放的?”佟修坐在床边,不敢相信的看着头上面缠着纱布的佟清姿,佟清姿长得就是甜美可爱的,比起佟清然自然是十分的讨人喜欢的,佟修自然知道自己对于这个二女儿是偏爱的!“清姿,你姐姐说的是真的?”

“爸爸……”佟清姿不敢相信的看着佟修,又看看佟清然,佟清然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好姐姐,你倒是演的一出好戏啊,我放的蛇?怎么没有直接咬死你啊!“爸爸,我没有,我怎么可能做这个事情呢,我们是亲姐妹啊……”

“妹妹,我知道一定是因为我说了你拿了我的东西,姐姐真的不应该那样的,我应该让着你的,你喜欢我的耳环我就送你了!你也别这样啊……万一……”佟清然这话说的所有人都看着睁大了眼睛一脸无辜的佟清姿。

王雅娴却是认得这个耳环的,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清姿,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耳朵上面戴着的是你姐姐的?”

“是我姐姐送我的!”佟清姿怎么能说是她自己偷拿的呢?

王雅娴顿时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看了看缩在床上面还在抽泣的佟清然:“清然,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你送她的?”

“我怎么可能送她啊,这是我准备送给妈你的东西啊,我也给妈看过了啊,这几天是准备修一下后面的扣子的,但是妹妹却突然说很喜欢,说要拿走,我不肯,这才发生了冲突,但是我没有想到她会放蛇……”佟清然说着就放声大哭。佟清姿直接愣住了,我放的蛇?你做梦呢吧!

“我怎么可能在你的房间放蛇呢,姐姐,你搞错了吧!”佟清然这是摆明了想要污蔑自己啊,这是准备把这个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面啊,但是耳环确实是自己要的,这事情到底该怎么说啊,而佟清姿此刻露出来的惊慌神色在所有人看来,无疑是觉得这件事情是佟清姿做的无疑了。

“之前就只有你进过我的屋子,除了你难道有别人么?而且家里面怎么可能有蛇进来啊?”佟清然说的没错,令狐家这种人家到季节都会有人撒上驱蛇的药粉的,而且定期有人清理家里的院子,蛇虫鼠蚁根本是进不来的。除非是,有人人为的将这些东西带进来!

“娴姨,爸爸,我真的没有啊,耳环我承认是我拿的,我就是看着好看,我真的没有啊,我从小到大就没有接触过蛇,怎么有胆子将这种东西放进姐姐的房间啊,我真的没有啊……”佟清姿说着从耳朵上面取下耳环,估计是取得有些急了,耳朵被扯得有些流血了,“姐姐,东西我还给你,我真的没有放蛇……”

“耳环都脏了,扔了吧,来人,送佟二小姐去客房休息吧!”王雅娴说着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佟清姿,即使现在佟清姿说什么,令狐家今晚丢人了,这是不争的事实,王雅娴可没有功夫管事实的真相是什么,现在她只相信她看到的,“清然,你也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

等到王雅娴出去之后,房间之中瞬间只剩下佟家的父女三人,佟修这才问佟清然:“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这蛇是清姿放的么?”

“这蛇是不是我是不知道,但是她来我房间偷东西是事实吧,这蛇我离开的时候是没有了,除了妹妹应该没人来过吧!除了她还有谁!”佟清然立刻换上了另一幅嘴角,她随手从手边抽出了一张纸巾,捏着纸巾的一脚,慢慢的将自己的眼泪擦干,脸上面完全是一副讥诮的神色!

“佟清然,我不就是拿了你一副耳环么,你需要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污蔑我么?”佟清然一把将手边的东西甩到了床上面,“那条蛇怎么没有把你咬死!”

“哼,我要是真的出了事情,你以为你逃得掉么?”佟清然冷笑一声,还真是天真!

“行了,你们还是姐妹么?有姐妹是这么争吵的么?清然,你也是的,不就是一对耳环了,你用得着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你妹妹么,你们别忘了你们都是姓佟的,要是你的妹妹名声臭了,你以为你在令狐家里有好日子过么!”佟修对于他们两姐妹这种窝里斗也是气急,真是恨铁不成钢!

“从小你们就争,什么都争,现在你们一个都已经结婚了,一个也已经工作了,你们是不是就怕别人看不到我们佟家的笑话!”佟修将两个人都瞪了一眼,“现在佟秋练回来了,你们是不是也想要她看你们的笑话,好啦,你们成功了,第一次见面,你们就闹了这么大的笑话,你们是怕别人茶余饭后没有谈资么?”

萧寒和佟秋练回去之后先去了小易的房间,萧寒站在门外,佟秋练则是进去帮小易压了压被子,伸手摸了摸小易的小脸,随后亲了一下小易的额头就走了出去:“怎么了?小易不是睡得好好的!”

萧寒一边说着一边宽衣解带,佟秋练则是坐在床边,“他的额头有些虚寒,而且身体有些僵硬,不是明显的正常睡眠的状态,在我压被子,摸他的脸,亲他的额头时候,他的心跳是越来越快的,睡着的人可能心跳较快么?”

“谁说不能的……”萧寒脱了上衣,萧寒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整个看起来十分的精壮,尤其是佟秋练这种对人的身材的比例更加的敏感的人,更是可以感觉到来自萧寒的身上面的力量,佟秋练别过头,“哪里能了,你睡觉还能心跳加速啊?”

“那要看是不是梦见什么了?”萧寒倾身附在佟秋练的耳边,还恶趣味的吹了口气,佟秋练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要是我梦见你的话,肯定也会心跳加速的……”

“萧寒,你还能在无耻一点么?赶紧洗澡去!”佟秋练说着猛的起身推着萧寒就进了洗浴间,门被佟秋练猛地拉上了,“喂——开个门啊!”萧寒在里面敲门,这女人的手劲儿倒是挺大的。

“流氓,洗你的澡去……”佟秋练真的是无语了,还真的是有人可以随时随地的耍流氓啊!

“不是的,那个……”萧寒拍了拍门,“你让我出去一下!”

“你要出来干嘛,都十一点了,赶紧洗澡吧,我都困死了,你还想不想睡觉了啊!”

“呵呵……”萧寒突然笑了,佟秋练觉得奇怪了,怎么突然就笑了,“原来是你这么迫不及待啊,那我就裸着出来好了,反正换洗衣服也没有拿进来……那我洗澡喽!”

“你——”佟秋练也看到了还堆在床上面的换洗衣服,连忙抱着衣服就推门进去,里面已经是水雾升腾了,朦胧中,这个男人似乎……“啊——”佟秋练吓得猛地伸手捂住眼睛,萧寒差点将手中毛巾弄到地上面,萧寒走过去,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衣服,“你这是准备吓谁啊?”

“流氓,你不把衣服穿起来么?”佟秋练只是朦胧中看见萧寒似乎是脱光了,而且是背影,有些模糊来着!

“你洗澡还穿的整整齐齐的啊,再说了,我还没有脱光呢!”萧寒好笑的伸手弹了一下佟秋练的脑袋!

萧寒的力道不轻,佟秋练疼的不自觉的伸手握住脑袋,眼睛一睁开就忍不住想要闭起来,“行了,我这还没有脱呢,看把你吓得!”萧寒将换洗的衣服放好,“还是你想和我一起洗啊?我是不介意啦!”

“混蛋!”佟秋练狠狠地甩了一句,接着冲了出去,差点撞到了玻璃门上面,吓得萧寒赶紧过去一把搂住了佟秋练:“你还能小心一点么?你以为你的脑袋比这钢化玻璃还硬啊!”说着半搂着佟秋练走了出去,“等一下,我很快就洗好了……”

佟秋练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人过,坐在床上面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真是的,该死的,老是在他的面前掉链子,佟秋练,你还能有点出息么?真是够丢人的!

萧寒出来的时候发现佟秋练居然就靠在床边睡着了,卸了妆的佟秋练,一身棉麻连衣睡裙,看起来就像是个乖巧的邻家女孩,晚上的浓妆艳抹似乎只是梦影一般,萧寒笑着将拉开了被子,将佟秋练抱到了怀中,顺便将佟秋练的拖鞋脱掉,这才发现佟秋练的后脚跟似乎磨破了,萧寒眸子微闪,将佟秋练的身上面盖好被子就下了楼。

这值班的佣人只看见自己的少爷站在药柜面前来来回回的,选了很久,这才上了楼,少爷这么晚了拿药做什么啊?

萧寒将佟秋练的脚垫在自己的腿上面,就低头帮佟秋练擦药,神情十分的专注,就像是对待什么宝贝一样,“哎,脚都破了,你和我说一声会死么?真是的,你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倔强啊!”

佟秋练第二天一早起来,刚刚下床就觉得脚后跟一疼,萧寒已经晨跑回来了,回到了房间就看见佟秋练低头看着自己昨晚给她贴的创口贴,“怎么了?还疼?”

“还好!”佟秋练微微一笑,萧寒直接走过去,一下子就把佟秋练打横抱了起来,“喂——你干嘛啊,我又不是不能走路,你放我下来啦,被别人看见怎么办啊?放我下来!”佟秋练想要挣扎,萧寒就越是抱得紧!

“该看到的都看到了!”佟秋练这才注意到门边站着一大一小,小易身上面还穿着泳衣,估计是刚刚游泳回来,而安叔则是手中拿着毛巾什么的,估计是跟着小易回来的,而两个人像是门神一样的站在门口,一大一小的,眨着眼睛,貌似看的还津津有味的!

“现在还怕什么?”萧寒在佟秋练的耳边低低的笑着!

“放我下来,我去洗漱!”萧寒则是理都没有理,抱着佟秋练就进了洗漱间!

“安叔,那个,抱着洗漱方便么?”小易挠了挠头发,貌似有些纠结的样子!

“应该不太方便吧!”安叔笑眯眯的抱起小易,“好啦,我们也去洗一下吧,等会儿免得感冒了!”

而洗漱间的两个人此刻也在争斗着,佟秋练站在洗漱台上面,正在刷牙,萧寒就双手抱胸靠在门边,“那个……我只是脚磨破了点皮,又不是走不动路,你能别把我当残疾人么?我刷个牙你都要围观!”

“我就是随便看看,你随意!”丫丫的,你是随便看看,我能说我要上厕所么!佟秋练瞪了一眼萧寒,萧寒双手一摊,“你继续,我出去……”等到萧寒刚刚出去就听见了里面门被反锁起来的声音。

“那个,你昨晚的鞋子我扔了,不是磨脚么?”

“萧寒,那是我几千块钱买的鞋子,才穿了一次而已!”佟秋练差点暴走,鞋子第一回穿总会磨脚的,“我待会儿找酒精擦一下就行了,你怎么这么败家啊……”佟秋练脸都没有洗,擦了一下就冲了出去,门刚刚被拉开就看见昨晚的细跟黑色高跟安静的被放在洗漱间门口。

“帮你用酒精擦过了,估计不磨脚了!”萧寒站在床边,笑眯眯的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