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74 你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两个人四目相对的瞬间,佟秋练心里也在诧异,佟清然今天怎么会穿黑色呢?佟秋练还是很了解这对姐妹的,佟清然长相一般,对于打扮什么的基本上是一窍不通的,但是佟清姿长得算是甜美可人的,而且还很会利用自身的优点和长处,所以两个人一比较大家都不觉得像是姐妹。

“堂姐!”佟秋练将酒杯放下,踏着那黑色的细高跟,袅袅娜娜的走了过去,黑色的旗袍显得越发的夺目,而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这两个人的身上面。

佟清然的嘴角僵硬的扯出了一抹微笑,“堂妹!”但是佟秋练可没有忘记,第一次的警察局的时候这个堂姐可是准备给自己一巴掌,而在萧家的大宅前面也是准备打自己呢,不得不说五年不见,她似乎有些长进了!

而这个时候一身黑色西装的令狐默也已经从楼上面下来了,冷眼扫视了一眼大厅,视线瞬间焦灼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而令狐默正走过来的时候佟清然伸手就挽住了令狐默的胳膊:“阿默,你和小练也许久不见了吧!”

“是许久不见了!”既然她想要演戏的话,自己怎么能不配合呢,佟秋练伸出手,佟秋练的手纤细修长,因为这双手对于一名法医来说的话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佟秋练一直保养的很好,白嫩的像是新生儿的皮肤。

令狐默伸手,握住,“是很久不见!”令狐默的声音十分的低沉有磁性,而且说话的时候是不带任何的感情的色彩的,但是锐利的视线却是紧紧的锁住了佟秋练,佟秋练只是任由着令狐默打量,波澜不惊的模样让令狐默顿时生出了一丝挫败感。

“小练!”萧寒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走过来,伸手见佟秋练搂进了怀中,笑着看着令狐默:“令狐总裁!”

“萧公子!”令狐默松开握着佟秋练的手,那一瞬间的失落就像是一阵风吹来,让他的整颗心瞬间变得冰凉,尤其是萧寒低头靠在佟秋练的耳边,耳鬓厮磨,俨然他们是最亲密的人。

“堂妹可真幸福啊,萧公子也是人中龙凤啊!”佟清然挽着令狐默,但是和自己结婚了这么久的男人,此刻的心却在别人的身上面,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从小就嫉恨的人,“难道我的小叔不如萧公子么?我记得堂妹你以前和小叔有婚约的吧!”

靠的近的几个人都听见了,都是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佟秋练,难怪和令狐夫人这么熟悉了,而二少也这么熟,但是二少真的不在乎么,自己原来的未婚妻现在和别人在一起,大家族果然很复杂啊?

“堂姐,这都多少年的陈年旧事了,我和阿乾都不在乎的事情,你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居心啊,是让别人觉得我这个女人水性杨花,还是觉得阿乾始乱终弃了?你好歹也结婚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么幼稚呢,做事情之前还能考虑一下后果么?”佟秋练讥诮的看着佟清然,真是傻,比起佟清姿,这个女人简直是有胸无脑的典型。

不过她的胸部的形状,佟秋练按照职业的敏锐度一眼就能分辨出她的胸部似乎是有点问题的,要是没有什么身体疾病的话,那么只能说她的这个部位是假的,倒是为了嫁进令狐家费了不少的功夫呢!

“我们去那边吧!”萧寒压根不想看见令狐家的这对夫妇,一个对小练有敌意,另一个的占有欲也是表现在脸上面,萧寒觉得心里很不爽。

“堂姐,堂姐夫,我忘了提醒你们了,堂姐,你既然做了那项手术的话,以后有了孩子,可千万别哺乳啊,有毒的……”说完挽上萧寒的手臂,潇洒转身,而周围的人顿时将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佟清然的胸部,这个意思是这令狐家少夫人的胸是假的,不是吧……看起来也不是很大啊,整过还这么小,那以前是有多小啊!

“阿默,我不是……你听我说……”令狐默已经甩开了佟清然挽着自己的手,“阿默……”

“姐姐,别喊了,姐夫都走了!”佟清姿已经缓步走了过来,佟清然一看见佟清姿那一身嫩黄色的小洋装,再看看自己的黑色礼服,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是被坑了,尤其是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对比,佟清姿就像是美丽的百灵鸟,一举一动都是娇俏可人的,而自己呢?现在整个人就像是黑寡妇一样!

“你是故意的!”佟清然这话明显就是认定了佟清姿是故意让她选了这个颜色的。

“姐姐,其实我就是想要你把佟秋练比下去的,但是你看看人家穿的黑色就像是最高贵神秘的绝色名伶,哎——果然颜色也是挑人的!”佟清姿说着端着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酒,那模样就是你自己活该喽,谁让你长得没有别人好看呢,这能怪谁呢!再说了,自己适合什么衣服,什么颜色,你自己不知道么?这么容易被人摆布,还真是天真呢!

佟秋练正从洗手间出来,微微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再抬头就看见令狐默,佟秋练眉头皱了一下,直接准备走过去,令狐乾则是伸手拉住了佟秋练的手:“小练,我们谈谈……”

“这就是你们准备给我的交代么?你们不会天真的以为那件事情我会这么轻易的揭过去吧!”佟秋练看着令狐默,红唇轻启,看着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萧寒的手也是纤细修长,比起佟秋练大了一号,正好可以将佟秋练的手裹住,而且萧寒的手始终带着淡淡的温度,那样的温度不至于将人灼伤,只会让人觉得温暖,带着清甜的海水的味道。

而令狐默的手则是布满了茧子,握着佟秋练的手的时候,佟秋练可以感觉到那厚实的茧子在摩挲着自己的皮肤,有些疼。而且令狐默的手有些灼热,就和他现在的视线一般。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我们不能谈些别的么?”令狐默觉得自己和佟秋练说话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挫败感,尤其是佟秋练那波澜不惊的脸,似乎无论是自己说什么,佟秋练都不会眨一下眼睛,还有现在这种怀疑的眼神,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令狐默的神经。

令狐默突然将佟秋练的身子往后一按,整个身子压了过来,虽然令狐默是用腿压着佟秋练的腿,佟秋练立刻无法动弹了!但是佟秋练还是可以感觉到那来自令狐默身上面的巨大的压迫感,尤其是属于令狐默的身上面的味道瞬间扑面而来。

和萧寒身上面的味道不一样,萧寒的身上面的味道是温和的,是那种不经意间占领你的内心的味道,但是令狐默的味道就是极其具有侵略性的,那种味道就像是想要瞬间都充斥你的四肢百骸一样,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佟秋练觉得很不舒服:“放开!”佟秋练瞪着令狐默。

那绝艳的脸蛋,因为恼怒而变得有一些红晕,而在令狐默的眼中,佟秋练脸上面的这细微的变化就像是最好的催情药物一般,让令狐默的身子都不自觉的发生了变化,“小练,我们和以前一样好好说说话,不行么……”

令狐默说着有些颓败的一拳头砸在了佟秋练头侧的墙壁上面,佟秋练眼睛的余光看见了有鲜血从令狐乾的手指关节处流了下来,而令狐默的声音低沉沙哑,让佟秋练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伸手想要将令狐默推开,但是令狐默整个身体就像是一堵墙一样,无论怎么用力令狐默都是丝毫不动,而那幽深的眸子则是死死的盯着佟秋练。

就像是饿狼一样,看到了属于自己的猎物,那眼中的占有欲让佟秋练心头发紧:萧寒,萧寒,你快过来啊,快过来啊……

“阿默,我觉得我们并没有什么好说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该放下了!”佟秋练这话没有说完整个肩膀就被令狐默箍住了,令狐默的眼神凌厉的像是要把佟秋练整个吞没一样,这样的眼神让佟秋练的心里面不自觉的产生了一丝恐慌!

因为现在完全是四下无人,就算是想要呼救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

“小练,我爱你,你难道不知道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喜欢别人,为什么喜欢别人……”令狐默说着紧紧的盯了佟秋练看了三秒钟,突然低头,冲着佟秋练的肩膀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令狐默……你这个疯子,你松开我!”佟秋练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用力顶了一下令狐默最脆弱的地方,令狐默顿时就觉得浑身都失去了力气,而佟秋练趁着令狐默松开的间隙,刚刚迈步准备逃走,突然就看见了怒气冲冲冲过来的佟清然!

“佟秋练,你果然是不安于室的,贱人!”佟清然这话说完,一巴掌就准备呼过去,而佟秋练则是刚刚还处于惊吓之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佟清然的手落下,伸手按住了还在隐隐作痛的肩膀,但是佟清然的巴掌没有落得下去!

而是“啪——”的一巴掌被人打在了地上面,嘴角都瞬间流出了血,“令狐默,你是疯子么,她都这么对你了,你还这么维护她,你真的是疯了……”

打佟清然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令狐默,令狐默整个人脸色都是惨白的,紧紧的咬着嘴唇,看得出来那一下子可不轻,那可是佟秋练在处于一种巨大的惊吓之中做出的下意识的举动,那威力自然是不能小觑了,但是令狐默却忍着这种疼痛,硬是给了佟清然一巴掌!

“我就是疯子,我说了让你别挑战我的底线,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么,我说了你别搞出什么乱子,你就能一直坐着令狐家少夫人的位置,否则……我明天就让你扫地出门!”令狐默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丝狠厉。

佟清然跌坐在地上面,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结婚这么久,令狐默有多狠,佟清然比谁都清楚!

“小练……”令狐默刚刚开口就看见佟秋练不自觉的远离了令狐默一步,令狐默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东西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汩汩的往外流,身体的疼痛远远没有佟秋练这种冷漠让令狐乾更加的心痛。

“别叫我!”佟秋练巴不得现在就远离令狐默,这个男人真的是疯了,佟清然说得对,这个人已经疯了,到底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偏执了!

“小练!”萧寒和白少贤已经找了过来,一看到这架势,两个人的心里都是暗叫不好,令狐默是一脸的痛苦之色,而佟秋练则是伸手按着肩膀,脸色也不是太好,而佟清然则是坐在地上面,嘴角的血迹还在那里没有擦掉,“怎么样,没事吧?”

“还好!”看到了萧寒,佟秋练似乎整个身子都放松了下来,萧寒快步走过去,伸手将佟秋练搂在怀里面,“你们夫妻,作为主人不在外面接待客人,来这里骚扰我的妻子,真的合适么?”

“萧公子也该管管你的妻子……”佟清然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萧寒打破了!

“我的妻子什么样子我自己清楚,你管好自己的老公才是最主要的!”萧寒说着搂着佟秋练就往外走!

“令狐总裁,你下次再骚扰我的妻子,我不会这么放过你的,令狐家……我还没有放在眼里!”萧寒冷眼看着令狐默,萧寒的神情就是佟秋练都吓了一跳,萧寒平时都是温文尔雅的模样,嘴角的笑容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那种,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但是此刻的萧寒,幽蓝色的眸子似乎比平时的颜色还要深邃。

就是说话的声音也是比平时还要低沉,凌厉的眼神冲着令狐默射过去,令狐默则是皱着眉头,这个男人……自己之前调查过,但是却是一无所获,只能查到他到C市之后的事情,但是就算是和他走得近的人都是不甚了解这个男人的。

但是萧寒查不到,但是白家却是摆在明面上的,能够让白家的下任家主这么心甘情愿的追随,萧寒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令狐家在华夏的显赫是因为在军部的势力强劲,而且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根深蒂固了,但是白家和令狐家却是刚刚好相反的,白家从来不涉足军部的事情,他们家几乎都是从政的,虽然白少贤经商,但是白家除了本家别的分支许多的人都是在国家的重要机关担任要职,可以说白家撑起了华夏政治的半边天,能够和白少贤这种人走的这么近的萧寒又怎么会是普通角色。

令狐乾从来都没有小看过萧寒,而此刻的萧寒身上面带出来的煞气也让令狐默心里愕然,这个男人到底有着怎么样的身份背景!

“小练,我们走!”萧寒直接弯腰一只手穿过了佟秋练的小腿关节处,一只手直接搂住佟秋练的腰,将佟秋练打横抱了起来,而白少贤则是脱下了西装外套,盖在了佟秋练的腿上面,“嫂子,外面凉!”

“谢谢!”佟秋练双手搂住萧寒的脖子,将头埋在萧寒的脖子处,萧寒则是轻轻一笑,“小练,你这个样子,让我觉得我这会儿才真的是你的老公,你可以试着依赖我!”

佟秋练倒是一怔,双手不自觉的收紧,“老婆,你这是准备把你老公勒死么?”萧寒笑着看着自己怀里面的可人儿,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佟秋练这般的无助!

当萧寒过来的时候,佟秋练捂着肩膀,眼神看到自己的时候,瞬间迸发出的光芒,让萧寒的心里微微地有些刺痛,而现在佟秋练的小鸟依人,让萧寒有着巨大的满足感,但是心里面也生出了淡淡的愁绪,到底刚刚发生了什么!

“靠——这个令狐默是禽兽吧!”车子里面还在琢磨监控器的四个人看到这一幕都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顾珊然更是恨不得马上冲过去,“童养夫,你的动作还能快一点么?我就说令狐家就是个豺狼虎穴的窝,你看看这个令狐默,看到小练恨不得吃了小练,萧寒就应该上去就给他一拳!”

“佟秋练那一下子也不轻!”刚刚佟秋练那一抬脚,顾南笙和白少言都觉得下体一紧,咳咳……这个令狐默估计要疼死了,那一下子光是看着就觉得不轻!

“怎么进去,你总不会是想大摇大摆的进去吧!”顾南笙看着已经跃跃欲试的顾珊然,“珊然宝贝,令狐家里面的警卫是配枪的,你要小心一点!”

“放心吧,我就是去溜一圈,顺便给令狐默搞点乱子,你们两个乖乖在车子里面待着,我和童养夫出去一下,你们过去肯定很快就被抓住的!”小易撅着嘴巴,白少言则是使劲的点了点头。

令狐家和自己家里面一样,是华夏少数的几个可以允许警卫配枪的家族,要是被发现的话,估计会被达成马蜂窝,自己还没有活够呢,可不想去送死啊!

等到顾氏夫妇走了之后,小易嫌弃的看了一眼白少言:“小白,我刚刚才发现你居然这么胆小,我真的是鄙视你!”白少言沉默了,好吧,鄙视就鄙视吧,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胆子大的人,我是法医啊,又不是特工,再说了,这样就叫胆子小啊,“幸好遇到了他们,我要和你出来肯定无功而返!”

小易说着叹了口气,自己将顾南笙的电脑拿过来,熟练地操作了起来,白少言随着电脑上面的乱码出现,整个人都凌乱了。

谁能告诉他一个四岁多的小屁孩在他的面前在编写程序么?这些乱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小白,把你的下巴收起来,要掉下来了!白痴……”

“那个,你……你在干吗……”

“你是白痴啊,没有看见我正在攻破他们的防火墙么?白痴,你就会解剖尸体,你还会做什么!”小易白了白少言一眼,难怪妈咪嫌弃他,这么傻,要是我的话,我也嫌弃!

“那个,你知道什么叫做防火墙?”白少言还是觉得有些玄幻,那个,法医,解剖尸体是他的专长啊,再说了,作为法医,难道还有训练电脑黑客必备的内容,电脑黑客?白少言震惊的看着小易,小易的小脸在电脑那黑森森的灯光下,显得越发妖异,尤其是那嘴角还挂着一丝如有似无的笑。

“防火墙,英文叫做:Firewall,也称防护墙,是由CheckPoint创立者GilShwed于1993年发明并引入国际互联网的。它是一种位于内部网络与外部网络之间的网络安全系统。一项信息安全的防护系统,依照特定的规则,允许或是限制传输的数据通过。”小易的手指还在飞速的转动着,“小白,你懂了么?”

“嗯!”貌似是懂了,白少言只是看着电脑上面的一堆乱码,直接的头晕眼花,还是看看尸体什么的更好!

“令狐默的电脑居然是单独设置的防火墙,这个男人果然是个老狐狸!”小易撅着嘴巴,“好吧,还是有一定挑战性的!”

而顾氏夫妇则是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得进入了令狐家的大宅了,“童养夫,那个,令狐默的房间在哪里啊?”顾珊然和顾南笙两个人都是一身紧致的黑色夜行衣,顾珊然的黑发扎成了一个马尾,脸上面满是兴奋的神色,而顾南笙则是没有什么表情的,整个潜入的过程中都觉得没有什么能特别的吸引他的。

“三楼左边!他和佟清然的婚房是二楼拐角处!”顾南笙早就记住了令狐家的各个地方的布局了,“你小心一点,二楼住着的还有令狐泽夫妇!”

“放心,我会小心的!”两个人说着就偷偷潜入了佟清然的房间,一眼看过去都是满目复古的黄色,“妈呀,这女人果然是个奇葩,难怪令狐默都不想碰她,这女人是想钱想疯了吧,卧室都弄得像个镶嵌了土豪金一样,那个,东西拿来……”

顾珊然一伸手,顾南笙从他的背包中拿出了一个小布袋,一看那布袋就让人觉得有些怪异,因为那布袋在动,里面很显然是个活物,“小乖乖,等一下哈,等一下我就放你出来……”

顾珊然说着掀开了佟清然的被子,笑着打开了布袋,里面里面赫然出现了一个青色的小蛇,还不时的吐着信子,“来来,小乖乖,回去睡觉喽,乖乖睡觉喽……”顾珊然捧着小蛇,房间了被窝里面,被子一盖,完全看不见!

“对了,蛇是有毒的还是没毒的啊?要是今晚令狐家的少夫人被蛇咬死在房间中,这个新闻也很劲爆啊!”顾珊然的小脸上面满是兴奋。

“这个我就不懂了,随手拿的,有毒没毒,看她的造化了!”这对无良的夫妻就这么把佟清然的命运给决定了!

而两个人随后就摸摸索索的上了三楼,令狐家的佣人都在照顾着宾客,楼上面几乎是没有人的,而且顾南笙已经全部记住了各个楼层的监控分布,并且已经找到了监控的死角,两个人没有任何的压力的就潜入了三楼!

但是推开门的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因为刚刚进去,走到令狐默的书桌上面的时候,就看见令狐默的电脑上面居然在哒哒哒的狂飙乱码……“那个……童养夫,我的眼睛没花吧,他的电脑被人入侵了?”

“应该没看错!”顾南笙的话没有说完胳膊一痛,顾南笙差点叫了出来,还好自己忍住了,顾珊然已经低头在顾南笙的胳膊粗咬了一口,然后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疼不?”

“疼!”顾南笙是真的疼啊,老婆,这是你的老公的胳膊啊,你要是咬的话,还能稍微照顾一下你老公的感受啊!

“那就是真的了!看样子这个令狐乾倒是得罪了不少人!不管了,翻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说着这对贼夫妻就翻动了起来。

佟秋练和萧寒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令狐泽夫妇已经在招待客人了,看见他们出来立刻就走了过去,“令狐叔叔,娴姨!”佟秋练的表情看起来仍旧是冷冷清清的,萧寒和白少贤则是分别和令狐泽握了一下手。

“萧公子能来这里,令狐家真的是蓬荜生辉啊!”令狐泽虽然是说着客气话,但是他的表情仍旧是冷冰冰的,和令狐默还真的像。

“陪老婆而已!”萧寒的手一直搭在佟秋练的腰上面,占有欲十足,同时也是对周围的人的一种无声的警告,因为周围不少男人的目光都时不时的会在佟秋练的身上面来来回回,萧寒看着心里很不爽。

“倒是没有想到小练会嫁给萧公子,小练这孩子也真是的,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通知我们呢!”王雅娴说着伸手拉住了佟秋练的手,那满脸的慈爱,就像是个慈祥的长辈,若是之前没有发生过那件事情的话,佟秋练一定觉得她是发自内心的说这话,但是现在的佟秋练则是不动声色的抽出手。

“我们只是请了家里人和熟悉的人,没有通知娴姨还真的是对不起了!”佟秋练这话挑衅的以为也是十足的,人家只通知熟悉的人,那和我不熟!

王雅娴虽然是笑着,但是心里面却对佟秋练另眼相看了,五年不见,小丫头还真的是长大了啊,说话也知道绵里带针了,五年不见倒是越发的好看了,也难怪自己的儿子对她还是神魂颠倒的,“慢慢来往就熟悉了,平时没事的话,可以常来我们家坐坐!”

“小练挺忙的,况且,你的儿媳妇,应该也不欢迎我们!我们先去另一边了,你们聊!”萧寒搂着佟秋练就往另一边走!

而佟清然和令狐默正好走了过来,王雅娴看到佟清然的装扮,顿时面露不悦,佟清然自然注意到了自己婆婆那不满的眼神,直视低着头:“爸、妈!”

“今天的打扮倒是好看啊!”王雅娴伸手理了理自己的披肩,王雅娴饶是一举手一投足都是有着贵妇的气质的,尤其是现在睥睨着佟清然,佟清然心里恨不得把佟清姿骂死,又出丑了!“穿的比我还老气,没有人家的气质就别乱穿衣服,免得画虎不成反类犬,再说了,你已经是阿默的妻子了,自己不顾形象的话,也注意一下阿默的形象!上去换一套!”

佟清然只能点了点头,准备向令狐默求救的时候,令狐默已经直接转身去会客户去了!

佟清然只能自己提着裙摆上了楼,而正巧看见佟清姿鬼鬼祟祟的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妹妹,你去我的房间做什么!”当时佟清然瞬间注意到了佟清姿的耳朵上面戴着的居然是自己前几天刚刚买的一对猫眼石,佟清然立刻怒了,陷害自己和佟秋练穿了一个颜色的衣服被婆婆骂了一顿,现在居然还想顺手牵羊!

“姐姐,这个耳环好漂亮,送我吧!”佟清姿伸手摸了摸耳环,越发的满意,“姐姐,你不下去接待客人,来这里做什么啊?”

“你每次来令狐家顺手牵羊的事情做了不少吧,哼……你现在好歹是远航的经理,难道父亲给你的工资和你的分成会少么?每次来顺手牵羊倒是顺的十分的顺手啊!”佟清然走过去,两个人身高差不多,但是佟清然显然没有佟清姿有气质就对了。

“怎么了,火气这么大,我顺手牵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就是个耳环么?怎么了?就这么舍不得么?”佟清姿靠在门上面,“姐姐,说实话,这耳环必须皮肤白的人戴着才好看,你嘛……”佟清姿打量着佟清然,“你不适合!”

“给我,你给我,我不适合也不给你,我就算是扔了也不会给你的!”佟清然本来心里就一肚子火,刚刚还被令狐默到了一巴掌,虽然用化妆品遮掩了,但是脸上面还是火辣辣的疼,“从小好的东西都是你的,现在我都结婚了,你还要来我这里抢我的东西,佟清姿,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我不要脸,你才不要脸吧,当年你是怎么嫁给令狐默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几年你过得什么日子我又不是不懂,别装的和真的一样,你就是个弃妇,令狐默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的!”佟清姿护着耳朵,一边躲着佟清然的攻击!

佟清然怎么都抓不住佟清姿,把高跟鞋都脱了,拿在手里面冲着佟清姿就是猛的砸了过去,那细高跟小小的,一下子砸上去还是挺疼的!

“佟清然,你疯了么,我要去告诉爸爸,你滚开,你个疯妇,难怪没人要……”佟清姿说着就往后躲,两个人直接从外面的走廊上面打到了卧室里面,“佟清然,你要死么,你疯了!”佟清姿拿起手边的东西就往佟清然的身上面扔过去,什么东西都扔了,但是佟清然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完全不管自己的头发凌乱,还是手臂被佟清姿抓伤,拿着高跟就是往佟清姿的身上面猛砸。

“哇呜——小易,这女人打起架来,可真是厉害,什么东西都能变成自己的武器!”白少言和小易此刻正盯着监视看得尽兴呢,“怎么打回房间了啊,看不见了!”白少言说着叹了口气。

“无聊!”小易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眼中还是有着掩盖不住的兴奋,打死了才好呢,这样的话,就少了几个人和妈咪做对了,这对姐妹也算是极品了。

“佟清姿,从小你就想要压我一头,你明明比我小,可是你什么东西都想要走在我的面前,今天我不好好教训你我就不叫佟清然!”佟清然说着拿着高跟鞋的攻势变得越发的猛烈了!

佟清姿此刻哪里还有平时的公主样子啊,头发凌乱,衣服上面也是脏兮兮的,哪能不脏啊,被高跟鞋砸过了啊,怎么会干净呢,此刻的精致的公主头也是变得乱七八糟的,眼睫毛有个还挂在眼睛上面,显得越发的滑稽!

佟清姿跌坐在床上面,准备爬到另一边,杯子也呗两个人弄得乱七八糟的,佟清姿翻过床,被子也被带了一半到地上面,佟清然则是半跪在床上面,一只鞋就扔了过去,“啪——”的一下子砸到了佟清姿的额头上面,那鞋子可是尖头皮鞋啊,那一下子,佟清然的额头瞬间就冒出了血珠!

佟清然也是愣住了,只能呆呆的看着鲜血瞬间佟清姿的侧脸流到了下巴处,“啊——”佟清姿的尖叫声没有停止,佟清然突然觉得小腿上面一疼,一低头就发现了一条小蛇,“啊——”

两个姐妹的声音震天响,就是大厅里面的音乐也是掩盖不住的,令狐泽夫妇和令狐家兄弟都是互相看了一眼,快步的跑了上去,王雅娴则是笑着安抚宾客,但是心里面却是把这佟家的姐妹骂了一遍,真是的,还能把这个宴会结束了在闹腾么?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萧寒和佟秋练对视一眼,“怎么了?想去凑热闹?”佟秋练那眼中的渴望可是真真切切的。

佟秋练猛地点了点头,萧寒笑着搂住佟秋练,“等着!”说着示意了一下白少贤,白少贤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也想去凑热闹啊,但是还是认命的走到了王雅娴的面前,两个人很快交谈了起来,而萧寒拉着佟秋练偷偷摸摸的就溜了下去,倒是无人注意到。

令狐家的父子三人一到上面就被怔住了,这没有进到房间里面,就发现地面上面都是凌乱的各种东西,很多东西都是碎成了许多片,三个人都是阴沉着脸,走进房间之后发现佟清姿瑟瑟缩缩的躲在一边,额头上面还在流血,整个人衣衫不整的,发丝凌乱,看起来既滑稽又可笑。

看着倒在床上面的佟清然哆哆嗦嗦的说:“有蛇,有蛇……”

“有蛇?”令狐乾快步上前,一下子就看见了佟清然的小腿上面被睡会儿咬的两个牙印,又看了看房间的各个角落,估计是跑了,“还是赶紧叫医生吧!这蛇还不知道毒性如何!”令狐默则是冷眼看了一眼这个房间,又看了看昏倒在床上面,同样是衣衫不整,发丝凌乱的佟清然,心里竟然只有厌恶。

“赶紧把医生叫过来!”令狐泽满脸的怒容,真是够了,哪天不好,偏偏是今天,这佟家的姐妹没有一个是省心的。

萧寒和佟秋练则是躲在暗处,两个人贴着墙边,“倒是真的丢人,这样子,不像是蛇进来的,倒是像两个人打了一架,倒是生猛啊,这花瓶少说几百万吧,就这么摔碎了倒是可惜!”萧寒看到有人出来,拉着佟秋练躲到了另一边,“令狐家倒是是非挺多的!”

萧寒只是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而佟秋练则是抬眼观察着萧寒,虽然灯光很暗,但是萧寒的整张脸还是十分的清晰的放大在了佟秋练的面前。

佟秋练就这么随着自己内心轻轻踮脚,在萧寒的侧脸轻轻印了一个吻,萧寒错愕的回头,幽蓝色的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佟秋练,两个人之间的互动一直以来都是萧寒在追,佟秋练在躲,但是佟秋练这一次却是主动的亲了他,萧寒从不知道佟秋练的主动会让他的心里像是小鹿乱撞一样的乱跳!

佟秋练有些羞涩的低着头,脸变得滚烫,好丢人啊,但是一瞬间,一双手覆盖在了佟秋练的眼睛上面,佟秋练没有回过神的时候,萧寒已经倾身,嘴唇轻贴,萧寒不自觉的含住了佟秋练的红唇,肆意的汲取着属于佟秋练的甘甜味道,佟秋练则是伸手环住了萧寒的脖子,萧寒只是浅尝辄止!

放下挡住佟秋练的手之后就伸手搂住了佟秋练,“小练,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下一步?”下一步是什么啊?佟秋练疑惑了!

“滚床单啊,我想你想的身体都疼了!”萧寒说着紧紧的搂着佟秋练,让佟秋练更加直观的感受自己的身体变化!

“萧寒,你混蛋!”佟秋练的声音刚刚要大声,就被萧寒捂住了嘴巴,“嘘——别忘了我们还在偷窥呢,你想被人发现我们在这里偷情么?”

佟秋练顿时有有如五雷轰顶,偷情?没有吧,再说了,我们是合法的夫妻好么?“偷情,指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或者婚姻关系还和第三者保持亲密关系。也泛指暗中与人谈恋爱或搞男女关系。我们才不是呢!”

萧寒兀自一笑,使劲的在佟秋练的红唇上面猛啄了几口,“你还能再可爱一点么?”

“你还能再无耻一点么?”佟秋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可以啊,要试试么!”萧寒笑得贼兮兮的,佟秋练只觉得很无力,和这个男人说话简直是费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