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73 这是要虐死单身狗啊!

这边的佟秋练一行人已经踏进了令狐家的大门,铁质的镂空大门,上面的繁复图案,都让佟秋练现在觉得无比的讽刺,这里有她很多美好的回忆,但是现在,这些回忆,想起来都是无比的讽刺,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每当碰到的时候都会觉得隐隐作痛。

“萧公子,白少爷,这位小姐,你们请跟我来!”一个侍者在看见佟秋练的时候忍不住惊艳了一番,C市似乎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啊,一身的高贵清冷的气质,就是站在那里就像是冰山的雪莲,遥不可及,而整个身上面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却又让人不得不侧目。

“这是我的夫人!”萧寒伸手将佟秋练搂到了怀里面,侍者愣了一下,笑着赔礼:“不好意思,萧夫人,你们这边请!”侍者低头走在后面,原来这个人就是萧夫人,这气势真是不容忽视。

但是萧公子一直笑眯眯的,而这个萧夫人则是一直面无表情的,这两个人气质还真的是极致的……不搭,但是两个人看起来却又是该死的般配,尤其是现在萧寒一只手搭在佟秋练的腰上面,两个人身高还是样貌都是一等一的般配。

“突然觉得萧夫人这称呼特别的好听!”萧寒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弧度,小练则是不时看着周围的景物,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萧寒不甘心了,居然被忽视了,这小易喜欢忽视别人原来是学的这个小女人的啊,萧寒恶趣味的伸手掐了一下佟秋练腰上面的软肉。

“啊——”佟秋练胳膊条件反射的往后捅了一下,“哎呦——”这下子叫的人可不是佟秋练。

“那个……”佟秋练顿时懊恼的要死,真是的,怎么打了萧寒……不过看到萧寒哀怨的看着自己,那眼神真是像个小怨妇,佟秋练顿时心里的一丝阴霾被驱散的干干净净了,自己还真的是多愁善感了,自己现在有在乎的人守在身边,有心爱的男人,疼爱的孩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还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做什么呢,真是的!

“怎么样?疼不疼?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偷袭的!”佟秋练说话的时候语气不自觉的带着些许的娇嗔,萧寒本来捂着肚子弯着腰的,此刻抬头看着佟秋练笑得亮晶晶的眼睛,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肚子不是那么疼了,原来在乎一个人她的喜怒哀乐你也感同身受啊!

“你过来,我告诉你疼不疼?”萧寒冲着佟秋练招招手,佟秋练将旗袍微微拉起,微微弯腰,萧寒一下子将佟秋练拉近怀里,冲着佟秋练的侧脸就是猛地亲了一口,佟秋练直接愣在了当场,萧寒还恶趣味的在佟秋练的耳廓上面咬了一口!

“亲爱的,以后再对我使用暴力,我也会对你使用暴力的哦!”萧寒说着对着佟秋练粲然一笑。

“你个流氓,骗我!”佟秋练捂着耳朵,耳朵发烫,弄得佟秋练都觉得自己整张脸都有些发烫了。

“没有骗你啊,看不出来你的力气挺大的,不过你给我亲一口我就不疼了!”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两个人这才注意到这四下无人的,白少贤和那个侍者背对着两个人,夜色下的背影怎么看都让佟秋练觉得有一丝怪异。

“萧公子,不是毛头小子了,亲热的话还能注意一下公众形象啊,也顺便照顾一下我们这些单身狗的感受好不好!”白少贤这才转过身,看到萧寒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顿时觉得更加无语,这个男人果然是无赖加流氓的。

“嫂子,萧寒这人就是完全是按照禽兽的本能在做事情的,你好歹也管一管吧,总不能到处发情吧!”白少贤知道和萧寒说话是不管用的,还是和佟秋练说比较直接。

“我懂的!”佟秋练已经换上了一副高冷的神情,这话语配着这神情说不出的严肃,弄得他们好像在讨论什么国家大事一样,白少贤摸了摸鼻子,还是算了吧,和这对夫妻交流貌似有些困难呐!

令狐家的正门口有个巨大的喷泉,在蓝色的彩灯照射下面显得格外的清幽,给周围都铺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而令狐家的巨大别墅掩映在绿树之间,红砖蓝瓦,看起来十分的有古典的味道,整个令狐家的大宅此刻都散发着一股清幽气息。

“萧公子!”一道熟悉的女声从身后传来,佟秋练没有回头,而萧寒则是伸手握住了佟秋练微微有些紧张的手,“萧公子,好巧啊!”

佟秋练低着头,看着一双鹅黄色的足有十厘米高的高跟鞋从自己的身后绕到了自己的身前,白皙精致的小腿路过自己没有停住。而是绕过了自己径直走到了萧寒的面前:“早知道萧公子也过来的话,我们也能搭个伴儿啊,这位是白公子的女伴么?”

萧寒和白少贤都是一副你有病的表情吧,难道没有看见她是和萧寒拉着手的么!白少贤更是无语了,自己明明站在萧寒的身侧好吧,和嫂子哪里能扯上什么关系了,也是醉了,这女人的脸皮未免太厚了吧,再说了,我们和你并不熟吧,佟小姐……白少贤的细长的眸子眯了起来,都是姓佟的,这么巧啊?

说实话并不巧!

而佟清姿一身嫩黄色的露肩小礼物,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娇躯,画着精致的妆容,小巧的镶钻手拿包,做了一个公主的发髻,看起来十分的娇俏可人,把自己的所有的优点都展示了出来,微微一笑,更是甜美可人,而她只是冷眼瞥了一眼穿着一身黑的佟秋练!

什么品位啊,以为是来参加葬礼的么,真是老土,佟清姿想要看清女人的脸,但是光线很暗,加上佟秋练低着头,佟秋练可以感觉到佟清姿的打量的目光,猛地抬起了头,四目相对……

佟秋练高冷的脸上面微微扬起了弧度,在幽蓝色的灯光下面显得格外的迷人,尤其是那红艳的嘴唇,那艳丽绝尘的脸,整个人都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而对面的人整个人像是看到了鬼一样,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嘴巴,看着佟秋练的瞳孔都在不断的收缩,难道自己这么吓人么?

佟秋练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堂妹,多年未见,这么惊讶么?还是我的脸上面有什么东西啊?”

“没有啊,特别美!”萧寒侧脸在佟秋练的脸上面就偷了个香,佟秋练则是笑着看着佟清姿,但是另一只手却是伸手摸到了萧寒放在自己腰上面的手,用力、使劲一掐,萧寒咬着则是笑着,但是都想要忍不住跺脚了,这女人真是一点都放过自己啊,疼死了!

萧寒脸上面虽然笑眯眯的,但是手却更加用力的握住了佟秋练的腰肢,这两个人私下的动作别人没有发现,但是那个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侍者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啊。

侍者只是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这萧氏夫妇还真是恩爱啊,这还能稍微停止一下打情骂俏么?我们看着也觉得很有压力啊!

“堂姐,是你么?真的是你……”佟清姿刚刚显然是被吓住了,那表情可不是亲人久别重逢的震惊,而是看到鬼一样的表情,这表情他们三个人都是尽收眼底的,这女人现在一副你是我亲人的表情又是搞什么啊。

“怎么了,难道我的变化这么大么?倒是没有你们姐妹的变化大呢,听说你都当上远航的经理了,清然嫁给了阿默,我离开的时候你还在上学吧,倒是不知道堂妹你还有经商的天赋呢?”佟秋练打量着佟清然,佟清然则是咬了咬嘴唇,但是脸上面依旧是挂着甜美的笑,而且那眼睛貌似是要流出眼泪的节奏啊。

佟秋练从手抓包里面拿出了一条手帕,“堂妹,你已经不小了,这动不动就哭实在是不符合你现在的形象,怎么说也是代表着远航的形象啊!”将手帕硬是塞到了佟清姿的手里面,“还有啊,眼泪真的不是什么管用的东西,不是所有人都会心软的……”

“堂姐,我不是……”佟清姿伸手抓住了佟秋练的手,“堂姐,我是真的很想你,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我是真的……”

“好了,放开吧!”佟秋练的淡漠也让萧寒和白少贤觉得这其中透着些许的蹊跷,尤其是现在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显然十分的激动,而另一个冷静也有些过头了吧。

“堂姐,你是不是还在嫉恨五年前的事情啊,爸爸真的不是……”

“好了,今天我不是来和你叙旧的,我只是想要和你说,眼泪并不是能引起所有人的同情的,不然的话那个时候我哭干了眼泪还不是照样被……”佟秋练突然上前,附在佟清姿的耳侧,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音量说道,“赶了出去,别演戏了,对我没用!”佟秋练说完笑着抽身,伸手挽住了萧寒的胳膊。

“堂姐!”佟清姿的表情就像是吃了便便一样,不敢相信的看着佟秋练,“我真的没有博取你的同情,我是真的很想你的!”佟清姿想要解释,但是佟秋练只是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上面的盘扣,完全无视的样子。

“萧公子,我真的没有演戏,堂姐,你误会我了!”萧寒看着佟清姿居然拉住了自己的胳膊,萧寒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

“堂妹,这是你的堂姐夫!”佟秋练看事情本来就是观察入微的,哪里看不出来佟清姿对于萧寒的那种特别的眼神啊,尤其是在看萧寒的时候,那眼睛恨不得盯在萧寒的身上面就下不来,佟秋练心里很不舒服,难道抢走了远航还不够,现在还准备抢走自己的老公么?

“姐……夫……”佟清姿的身子都僵硬了,她在心里面做着最好的打算,佟秋练不过是和萧寒有点关系,或许和裴子彤是一样的,不过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地下情人之类的,但是她错了,堂姐夫,她绝对不承认,他是我的,是我的……

“好了,我们进去吧!外面风大!”萧寒伸手搂住了佟秋练的肩膀,笑眯眯的看着佟清姿,“堂妹——不一起进去么?”

“额……”看到萧寒这张颠倒众生的脸,佟清姿还是不想放手,就算是姐夫又怎么样,到了最后他肯定还是自己的,一定是自己的,绝对是的!“你们先进去吧,我还有点事情……”

“那我们先走喽,堂妹,再见……”佟秋练冲着佟清姿挥手笑了笑,那黑色旗袍在夜色下面显得格外的惑人,而牡丹花上面点缀着亮晶晶的碎钻,得灯光下更是夺目,但是在此刻的佟清姿眼中却是恨不得将佟秋练整张脸撕碎。

她永远都是这样一幅高高在上的模样,就像是所有人在她的眼中都是可有可无的,那么的不可一世,那么的高傲,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回来!

佟清然此刻正在梳妆打扮,大床上面推了好几件晚礼服,各式各样的,一边站着好几个服务的化妆师和造型师,“令狐少夫人,您打算穿哪件?我们也好给您定制妆容啊!”化妆师也是醉了,真是难伺候,本来一听说是来为她服务的,就不想来的,奈何令狐家的给的报酬真的足够有诱惑力。

“姐姐……”房门被推了开来,佟清姿立刻换上了一副可人的模样,而佟清然也是一反常态的笑着看着佟清姿,这模样倒是显得两姐妹的关系有多好一样。但是两个人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这样子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假了。

“我正愁呢,你说我到底穿哪件比较好啊,你也知道我也算是半个主人吧,总不能失礼了,真是难挑,你看看这件怎么样,法国刚刚空运过来的!”佟清然拿起了一件紫色的晚礼服,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名家手笔,佟清然又为难的拿起了手边的一件,“这件会不会觉得更合适呢,这件也不错啊,前两天香奈儿新春发布会的新款,是不是也好看啊?”

“我觉得这件更好,更端庄,姐姐,你现在也算是令狐家的半个主人了,这个颜色才更能显示出你的气质啊,神秘低调!”佟清姿拿起了手边的黑色的礼服,佟清然顿了一下,黑色?佟清姿看出了佟清然的犹豫笑了笑,“姐姐,你看吧,我这还是未出嫁的小姑娘穿这样也没什么,可爱嘛!但是你穿着这么俏皮的话肯定不合适啊,这件最合适了!”

“对啊对啊,令狐少夫人,这件再适合不过了,你试试吧,肯定好看的!”化妆师也在边上附和,这都已经挑了一个多小时了,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那好吧,就这件了!”佟清然大手一挥,“妹妹,你也看见了姐姐这里有点乱,就不能接待你了!”佟清然那眼中满是愧疚,但是脸上面倒是看不出丝毫的愧疚。拿着衣服走到镜子面前照了照,似乎觉得还不错的样子。

“没关系,我就先走了,姐姐你快点下来吧,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说着佟清姿笑着走了出去,门被关上的瞬间,佟清姿的脸上面闪过了嫉恨的神色。

哼,不就是嫁到了令狐家了么。就给我端架子,也不看看你长得什么样子,穿什么衣服都穿不出一点的档次的,还挑来挑去的,对自己还真的是自信呢,等我以后进了萧家,看你还怎么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

“哟,小坏蛋又在想着什么坏点子呢!”走廊另一边走出来一个人,不用看人,听声音佟清姿就知道是谁了,令狐家这么流里流气的人除了令狐乾还有谁,从小就叫自己小坏蛋,讨厌的要死!

“你别以小人度君子之腹!”佟清然瞪了一眼走出来的令狐乾,令狐乾仍旧是一身的军装,而且看上去有些憔悴,胡子拉碴的,身上面还有着淡淡的烟草味道,佟清姿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丑死了,离我远点!”

“要是能把你丑死我倒是做了件好事,我就敲锣打鼓的到处庆祝!”令狐乾的眸子凌厉的扫视了一眼佟清姿,佟清姿毕竟还是个从学校出来没多久的小姑娘,而令狐乾在部队打磨了这么久早就是个军痞了,完全是百毒不侵的,佟清姿这翻个白眼什么的,令狐乾完全是不在意的。

“别在我们家里弄出什么乱子,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令狐乾说着还故意撞了一下佟清姿,佟清姿的高跟鞋鞋跟特别高,一个不稳差点摔倒!

“令狐乾,你到底为什么总是针对我啊!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佟秋练了!”佟清姿可是从小被令狐乾欺负长大的,没有想到现在一见面令狐乾对自己还是这么大的敌意,佟清然都嫁到了令狐家了,难道他们的关系还要这么僵硬么?

“就冲着你从小就知道把小练的作业扔到水里的举动,这俗话怎么说来着,三岁定终身,佟清姿,你是坏到骨子里了!”说着大步离开了,走廊里面只留下了军靴啪嗒啪嗒的声音,在寂寥的走廊里面显得格外的空旷!

而还在门外徘徊的几个人此刻都还目不转睛的盯着顾南笙手中的电脑,顾南笙灵活的手指在电脑上面飞舞着,“话说他们家的安保措施还是不错的啊!”白少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当然不错啊,这里面住的人可是只有在电视上面才能见到的啊,令狐家在整个华夏都是排的上号的大家族啊,这安保措施哪里差得了啊。

“已经入侵了他们的安保系统了,等会儿我会将他们的摄像头调到别的地方,那个助手……你负责开车!”白少言有些无语了,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助手的代名词了啊。

“我叫白少言!”白少言也是懒得说话了,果然这话没有说完顾珊然在后面幽幽传来了一句。

“没人关心你叫什么啦,赶紧开车啦!”小易在心里为白少言默哀,好可怜啊,就这么被忽视了,这对夫妇果然是有着异于常人的脑回路啊!

佟秋练携着萧寒出现在大厅门口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佟秋练对于C市的所有名流来说绝对是个完全陌生的面孔,那绝艳的面孔,高冷的气质,妖娆的身段,深邃的双眸,白皙的皮肤,就是一个眼神射过来,仿佛都可以洞穿你的内心一般,所有人的视线立刻都焦灼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

萧寒一身蓝黑色的西装,陪着深蓝色的领带,细碎的头发散落在额前,幽深的蓝色眸子看起来仍旧是那么的深邃迷人,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看起来完全是人畜无害的模样,而一只手却将佟秋练挽着自己的手拿了下来,十指紧扣,两个人视线相撞,佟秋练微微一笑,绝色倾城。

而在一边的白少贤则是铁灰色的西装,自动自觉地走在两个人的身后,人家秀恩爱什么的,你瞎掺和这不是讨打么?

“小练,你来了,萧公子,你们快里面请吧!”走过来的女人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但是这个人却是一身暗绿色的晚礼服,披了个绸缎丝巾,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看着佟秋练的眼神透着一丝惊讶,不着痕迹的将佟秋练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娴姨,好久不见!”

王雅娴笑着伸手拉住了佟秋练的另一只手,“你这孩子,要不是清然和我说你回来了,我都不知道你真的回来了,怎么回来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啊,真是太见外了,再怎么说我和你的父母也是熟识!”

“我只是因为工作关系回来而已,难为娴姨还惦记我了!”说着硬是将手从王雅娴的手中抽了出来,王雅娴瞬间显得有些尴尬,但是还是笑眯眯的攥紧了手中的包包。

“你这孩子,从小就这么见外,快进来吧,等会儿你的令狐叔叔就下来了,你等会儿可别走,你这几年都去哪里了,你可得好好和我说说,等会儿别走哈,我先去招呼别人!”说着和萧寒、白少贤打了个招呼就笑眯眯的走开了。

王雅娴的八面玲珑在上流社会是出了名的,作为出名的官太太的,左右逢源的功夫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了。

“你不喜欢那个人!”说实话萧寒也是第一次接触令狐家的人,萧家的势力范围并不在C市,而且和令狐家更是没有任何的交集,再者说,萧寒这样的身份地位的人,完全不需要依靠宴会攀谈来结交一些人脉关系,所以很少参加宴会。

而在三个人之外的所有人都在纷纷猜测佟秋练的身份,貌似和令狐夫人很熟,而且是萧公子来着来的,这样的人应该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但是C市却是不曾见过的生面孔,若是C是哪家的小姐生的这么好看的话,应该会有印象的。

“小练,你来了!”令狐乾换了身干净的西装,刚刚从楼上下来就看见了佟秋练,这也不能怪令狐乾这么敏感,这所有人都冲着那一处指指点点的,他想不注意都难,佟秋练冲着令狐乾点了点头,倒是萧寒冲着令狐乾颔首一笑。

令狐乾伸手摸了摸鼻子,“小易没有跟着来么?”

“他在家睡觉呢,明天要上学!”佟秋练说话仍旧是不冷不热的,令狐乾是习惯了,但是别人可不这么想。

令狐家的二少爷可是出了名的刺头,而且当了兵之后,脾气更是变得十分的古怪,向来很少给人好脸色看来着,但是对这个女人貌似还有些讨好的意味,当然是讨好了,令狐乾还指望着佟秋练帮自己调查案子呢,哪里敢得罪她啊。

其实从小的时候开始令狐乾对于佟秋练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佟秋练自小就被严格的要求,不太爱笑,这个人看起来也是不好接近的,但是令狐乾就觉得这样的人才真实,这样的人相处起来令狐乾不会觉得累,最起码佟秋练从不会伪装自己,欺骗自己,比起佟家那几个小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抓得这么紧,放心,这里的人没有人敢来招惹你!”令狐乾看着萧寒紧紧的握住佟秋练的手,另一只手正拿着一杯酒,明明不太方便却也不松开。

怎么说佟秋练也是和令狐乾一起长大的,被这么盯着看,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松开一下吧,我去拿个蛋糕!”佟秋练指了指身边的蛋糕,需要用到双手的那种。

萧寒松开了手,视线注视着佟秋练到了取蛋糕的桌子面前,眉头微皱,似乎是在思考拿什么蛋糕,“我喜欢抹茶的!”佟秋练一愣,这个男人真是的,他怎么知道自己想些什么,但是佟秋练还在几个人注视的目光中拿了一块抹茶蛋糕和一块草莓的蛋糕。

“小练,贤惠啊!”佟秋练瞪了一眼还在调侃自己的令狐乾,走到了萧寒的身边,将叉子递到了萧寒的面前,萧寒喝了口红酒,眯着眼睛看着佟秋练,佟秋练疑惑的看着萧寒,眼中满是疑问:怎么了?难道不吃么?

“嫂子,他是准备让你喂他的!”白少贤在一边饶有趣味的看着,佟秋练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用叉子叉了一小块抹茶蛋糕递到了萧寒的嘴边,萧寒笑着张嘴,但是叉子一转,已经回到了佟秋练的嘴巴里面:“爱吃不吃!”

“哈哈……”令狐乾完全不顾形象的大笑,萧寒顿时有些气恼了,真是的,这女人能不能浪漫一点啊!

萧寒看着像是偷腥得逞的猫咪一般的佟秋练,佟秋练眯着眼睛,笑盈盈的,嘴唇外面还沾了一点抹茶,佟秋练只是下意识的射出舌头舔了一下,那绿色的抹茶在红艳的嘴唇上面显得格外的显眼。

萧寒一伸手将佟秋练搂了过来,佟秋练吓了一跳,生怕蛋糕弄脏了衣服,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萧寒已经俯身在佟秋练的唇边印上了一个吻,轻轻地伸出舌头,舔掉了外面残留的抹茶:“原来你是想要我这么吃的啊,果然这样比较好吃呢!”

佟秋练的脸瞬间涨红,瞪了一眼萧寒,真是无耻!果然自己还是太嫩了啊!

“好了,别生气了,我喂你好了!”萧寒从佟秋练的手中拿过叉子,叉了一块草莓蛋糕送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佟秋练顿了一下,疑惑的看着萧寒,他又玩什么啊,难道……佟秋练疑惑的看着萧寒,“我自己吃就好了!”

“老公喂你吃东西你就吃就好了,乖乖的……”怎么这语气像是在哄宠物啊,但是佟秋练却是禁不住萧寒的甜言蜜语的,红唇轻启,就把蛋糕吃了进去,“还可以么?”

“味道不错,你吃看看!”佟秋练是真的觉得还行,但是萧寒却没有动蛋糕,而是将那叉子意味深长的放到了嘴边,舔了一下,上面残留的蛋糕,“味道是挺好的!”

“那个,你觉不觉得今天的天气特别好啊,很凉爽啊!”白少贤笑呵呵的笑着。

“就是觉得有些人真是准备虐死人么?欺负我们这些单身的人是不道德的啊,不道德啊?”令狐乾端着酒杯和白少贤的碰了一下。

“哎,让他们秀恩爱吧,我们这些单身狗就是来被他们虐死的!”白少贤这话没有说完就被萧寒踢了一脚,西装裤上面顿时出现了鞋印。

白少贤连忙伸手拍了拍裤子,“萧寒,我就是调侃了你一句么,真是的,太小气了,你说是吧,嫂子……”白少贤这话没有说完,佟秋练径直的穿过了令狐乾和白少言中间,还连着撞了两个人一下,呃呃……令狐乾和白少言相视看了一眼,这对夫妻是贼夫妻么?这么凶!

萧寒则是笑着看着佟秋练,眼睛的余光瞥见了二楼的拐角处那一抹黄色的身影,哼,倒是执着啊,偷窥什么的,倒是好兴致呢。

而在二楼看着萧寒一举一动的佟清姿,简直要把手中的手抓包扯破了,佟秋练,佟秋练——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得到萧寒的另眼相看,从小令狐家的兄弟对你就特别的好,令狐默就对你和颜悦色的,令狐乾更是一心一意的维护你,你凭什么啊,到了现在你居然得到了萧寒的另眼相看,你到底哪里比我好了,就凭你的脸蛋更加精致么?

性格那么的高傲,完全不好相处,也不知道这些人是被你下的什么蛊。

“二少爷,夫人请你过去一下!”一个侍者走了过去,令狐乾正和佟秋练说着话,有些不好意思的准备开口。

“我刚刚见过娴姨了,估摸着是请你过去打探一下我的消息的,无所谓了,要是他们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就好了,我没有想要隐瞒的!”佟秋练无所谓的摊了摊手,但是在令狐乾转身上楼的时候却是脸色一变,眯着眼睛看着二楼,令狐家么,怎么了?还防着自己呢,自己的本事不大,还没有到可以颠覆他们的地步,还是说现在还担心自己的朋友再一次勾了自己儿子的心呢?还是担心我呢?

令狐乾刚刚上去就看见了躲在一边的佟清姿,冷笑一声,“怎么了?还是和小的时候一样喜欢偷窥啊?佟清姿,你真可怜!”说着就准备离开,但是佟清姿刚刚就已经被他奚落了一番了,哪里还容得下他三番两次的奚落自己,大步一跨就拦在了令狐乾的面前,“哟,胆子大了,怎么滴,想揍我还是怎么滴?”

令狐乾完全没有把佟清姿放在眼中,靠在墙边,“令狐乾,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没有惹着你吧!”

“我就是看不惯有些人永远像个老鼠一样畏畏缩缩的,看着就觉得恶心,你小时候也是这样躲在暗处偷偷看着小练的,长大了倒是一点的都没有长进,所以说你这辈子都不会超过小练的,你就只能被小练死死地压在下面!”令狐乾靠近佟清姿,那扑面而来的煞气让佟清姿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令狐乾怎么说都是在军部历练了这么久的人,这手上面早就不干净了,平时痞子样就算了,若是真的认真的时候还是十分骇人的,尤其是此刻那锐利的眸子,就部队的普通士兵看着都胆寒,更别说佟清姿这样的小姑娘了。

佟清姿还是被佟修保护的太好了,所以才会这么的不知深浅,才会想着还要挑衅一下令狐乾,令狐乾现在就是佟修也不敢这么和他说话,佟清姿胆子倒是挺大的,或许可以说是无知吧。

“佟秋练早就一无所有了,她有什么啊,凭什么我就要在她的下面!”佟清姿看着令狐乾,但是却不自觉地后退几步。

“她什么都有,不像你,没了佟家这层庇护,你以为你是什么!”令狐乾说着直接甩手离开,令狐乾离开之后佟清姿差点没有站稳,令狐乾这个男人果然很可怕。

刚刚逼近自己的时候,目露凶光,那眼神让她想到了草原上面的饿狼,也是那种眼神,死死地盯着你,看着你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双腿发软,佟清姿靠着墙,过了好一阵子才重新走了下楼。

而令狐乾在书房里面,不出意外地看见了自己家里的人都在那里,坐在书桌上面的男人看起来四五十岁,一身军装,背靠在椅子上面,那周身的气质和令狐默是如出一辙的,而且和令狐默长得也是十分的相似的,一看就知道是父子二人。

而令狐乾则是长得更加偏向于王雅娴,王雅娴一看叫令狐乾就笑了起来:“阿乾,你回来了不先来见我,还真是没把我这个做妈的放在眼里啊!”说话的时候虽然是责备的,但是笑眯眯的,显然还是高兴地。

“说吧,你们到底是想要知道什么!”令狐乾直接坐下,看了一眼坐在自己的对面一直冷眼看着自己的大哥,果然是记仇的,还记得那次的事情呢!

“小练什么时候回来的!”坐在上首的令狐泽先开口了,而整个书房的气氛也是显得格外的凝重,尤其是此刻令狐乾只是发出了一声嗤笑,那神情似乎是在嘲笑什么,令狐泽拿起了手边的烟灰缸,冲着令狐乾就砸了过去!

“喂——”王雅娴没有来得及阻止,令狐乾则是身手敏捷的躲了过去,水晶的烟灰缸就在距离令狐乾不远处碎裂了,“你要干嘛,你要砸死阿乾啊,阿乾,你怎么样啊?没事吧?”王雅娴眼中的关心让令狐乾不由得笑了笑。

伸手拍了拍王雅娴的胳膊,“没事的,砸不死的,再说了,你和大哥都喜欢拿烟灰缸砸人,这习惯实在不好!”令狐乾还冷眼扫了一眼在一边仍旧是一副冷漠的令狐默。

“大哥,我要是被父亲把脑袋砸出了一个窟窿,你是不是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啊?”令狐默抬头看着令狐乾,眼中透着些许的无奈,其实他们兄弟的感情一向还是不错的,要不然在佟秋练回来的时候令狐乾就不会通知令狐默,也不会把佟秋练的号码告诉令狐默了,只是前几日因为佟清然的事情闹得有些不愉快罢了。

“父亲,你还是听听阿乾准备说什么吧!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你别生气了!”令狐默说着安慰别人的话的时候也是一副死人脸,但是令狐泽显然扔过之后有些后悔了,但是面子上面总是放不开的,只是轻轻咳嗽了几声。

“小练是军部高层从国外专门请来的,具体是怎么找到的,我是不懂的,父亲你神通广大,随口问问,总会知道的!我还有事情,就先出去了!”令狐乾和令狐泽四目相接,父子二人都是看出了对对方的不满。

“你还喜欢那个女人?”令狐泽首先开口,令狐乾则是一笑。

“现在你就算是答应我追求也没用了,父亲!”令狐乾的嘴角噙着笑,但是却显得十分的讽刺,“她结婚了!”令狐泽到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

“阿乾,既然她都结婚了,是不是也该好好地谈个恋爱什么的,你的岁数也不小了!”王雅娴突然心里一乐,既然都结婚了,肯定不能再勾我儿子了。

“等大哥有孩子我就结婚!”令狐乾笑着看着一直在边上看戏的令狐默,令狐默仍旧是不动声色的,但是插在口袋中的手却是不自觉的收紧了。

“阿默,你和清然结婚的日子也不短了,怎么还么有消息啊,你也抓紧一点啊!”其实令狐乾在心里大笑,抓紧?要是佟清然没有过别的男人的话,佟清然应该现在是个C吧,大哥会碰她?要是能把大哥打昏了,绑到床上面,倒是有些可能的。

而此刻的大厅已经乱作了一团,这一团乱可不是我们萧公子和小练惹出来的,因为打扮好了的佟清然,画了个美美的妆就下了楼,作为令狐家的人,刚刚母亲派人过来让她下去接待一下客人,而佟清然对今天自己的打扮十分的满意,但是这样的满意在见到了佟秋练的时候就消失殆尽了。

人群中一身黑色的旗袍,端着半盏红酒,昏黄的灯光照射下,就像是来自上个世纪上海滩的绝代佳人,倾城惑人,美得出尘,尤其是看到了自己之后,嘴角扬起的弧度,佟清然自然是解读成了一种鄙视和嫌弃。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有些亲订阅了可是没有留言啊,月初的奖励就没有办法及时发到位了,所以还在潜水的亲们冒个泡吧,还是特别感谢昨天首订的亲们,大家都是真的爱我啊……

以前公众文是九点左右发的,v章会延后一个小时左右,大概会在十点左右发文,所以追文的亲们记好时间了,若是时间有变动会通知大家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