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70 小练威武了(求收)

这边佟秋练刚刚回家屁股还没有坐热,赵铭的电话就接踵而至了,“佟法医,关于你遇袭的案子,我们这边已经移交司法部门了,但是因为证据不足又被退回来了,所以……”

佟秋练的脸上面看不出任何的波澜,好像这件事情和她没什么关系一样,只是伸手敲着玻璃窗户,似乎对这件事情早有准备一样,忽然蓦地一笑,果然是有了令狐家撑腰了就是不一样啊,果然是不怕事的,只是令狐家给她撑腰的人到底是谁呢?

佟秋练挂断了电话,就拨了个电话出去,令狐乾本来正在军区开会的,一看到来电显示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接听键,而坐在下面的军官都是面面相觑又不敢说什么,“怎么了?想起打电话给我了?”

“佟清然的事情谁做的?”佟秋练倒是毫不客气的开口就问,令狐乾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鼻子,这个事情该怎么说呢,直接说是大哥做的,小练不会拿着一把手术刀直接冲到自己家里吧,想想令狐默的冰山模样再想想佟秋练的模样,令狐乾就觉得头疼……

车子刚刚驶入萧家大宅,佟秋练就看见了站在萧家大院子中的两个人,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丝弧度,本来就绝艳的容貌此刻就像是危险的罂粟花一般的,明明知道是致命的毒药,但是偏生却又让人欲罢不能,“我貌似已经知道是谁了!”说着佟秋练径直挂断了电话。

而令狐乾则是一头雾水的摸了摸鼻子,这就知道了,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啊,“继续开会吧!”

而另一边的萧寒和小易也注意到了站在自家院子里面的两个人,佟秋练在车子停好之后就径直下了车子,而佟清然再看见佟秋练下车之后,脸上面露出了嗤笑,“令狐默,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人啊,没有想到真的嫁人了,不过萧寒比起你可不差啊,这女人的眼光一向都是好的!”那语气之中不乏酸涩的味道。

佟清然的话没有说完,脖子就被令狐默掐住了,“佟清然,别挑战我的底线!”而佟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眼睛睁得很大,显然是受到了惊吓,伸手拍打着令狐默的手臂,但是令狐默的手臂健硕,任是佟清然在上面划出了几道指甲印子,令狐默都没有松手。

“令狐总裁,你们这是准备把我们家门口变成凶案现场么?”萧寒一手抱着小易,一手拉住了佟秋练的手,十指紧扣,瞬间让令狐默红了眼睛。

令狐默这才松开了手,佟清然整个人就像是落叶一般整个人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面,佟秋练倒是瞥了一眼这对夫妻,“你们来这里是准备做什么?和解么?我想不需要了吧?”

萧寒和小易都是那次事件的经历者,一听到这句话,似乎都会意了一样的对视一眼,都选择静观其变。

“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令狐默冷眼看了一眼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但是萧寒却是故意的将佟秋练的手往嘴边一放,“啵——”的一下在佟秋练的手背上面印上了一个吻,佟秋练的脸顿时有些羞涩,这个男人还能正经一点么,没有看到现在的气氛很凝重么?

佟秋练瞪了一眼萧寒,倒是这眼神中透着一种娇嗔,旁人看来的话这两个人绝对是在深情对望,只有身处于两人中间的小易现在觉得很尴尬:“那个……爹地,妈咪,你们想要秀恩爱能关起房门么?你们这样我迟早会被带坏的!”

“臭小子,就你,只有带坏别人的份,别人怎么会把你带坏了!”萧寒说着伸手弹了一下小易的小脑门。

小易伸手捂住脑门,“妈咪,你看看,爹地这是欺负未成年人啊,真是太坏了,实话都不能说了!”不过萧寒的余光却看见令狐默越来越握紧的手,手上面的青筋也是突突的直跳,看得出来情绪有些不稳定啊,不过这情敌都找上门来了,怎么说都不能坐以待毙吧。

“堂姐,怎么说你也嫁人了,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连一点的法律意识也没有呢,我真的是为你觉得悲哀啊!”佟秋练看着已经站起身的佟清然,眼中仍然是漠然一片,就像是此刻佟清然在她的面前死掉她也是无动于衷的,或许不会无动于衷吧,也许对她的尸体会比较感兴趣吧!

“倒是没有想到这么几年未见,你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要不是爸妈要求,你以为……”佟清然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令狐默冷冷的视线所打断了,令狐默走上前,佟秋练却是向后退了一步,“这么多年未见,你这么怕我么?”

令狐默一直不言苟笑的脸上面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但是看起来却是万般的苦涩,就是萧寒和萧易都看得出来佟秋练对于令狐默的一些排斥,而令狐默的怅然若失,佟秋练虽然看在眼里面但是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爸妈后天想请你去家里吃饭!”令狐默这话说完佟秋练噗嗤一声笑了,倒是鲜少的那种放肆的大笑,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佟秋练快步的走到了令狐默的面前,四目相对,两个人的距离瞬间拉近了,只有几十公分的样子。

刚刚笑过的佟秋练正张脸可以用艳若桃李来形容,尤其是那一双美目,笑盈盈的看着你,就像是此刻她的眼中只有你一样,这样的场景让令狐默想到了以前,不禁伸手拉住了佟秋练的胳膊。

萧寒忍不住怒火中烧,这是要干嘛,想要在自家门口拐走自己的妻子么,令狐默的胆子倒是很大啊,就是仗着身后的令狐家所以才这么大胆的么,倒是没有把萧家放在眼里啊!

“爹地,你还能冷静一点么,妈咪不会喜欢那个男人的,放心吧!”小易搂着萧寒的脖子,萧寒可不这么想,“你又不是你妈咪,你怎么知道你妈咪不会喜欢上令狐默啊!”

小易直接回了萧寒一记白眼,那眼神分明在说你就是个白痴,萧寒则是疑惑了,自己这是被嫌弃和鄙视了么?被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孩嫌弃了,小易则是冷静的看着佟秋练的一举一动,果然电视上面说的是对的,谈恋爱的女人智商为零,或者男人也同样适用吧,难道爹地看不出来妈咪喜欢的人是他么?

突然想到了什么,小易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佟秋练又看了看萧寒,这事情有问题,不会是妈咪一直暗恋爹地吧,咳咳……小易都被自己这大胆的猜想吓到了。

“令狐默,麻烦放开我的,我不想我老公和孩子误会!”令狐默的手瞬间僵住,不过还是悻悻地放下了,眼中的落寞佟秋练虽然看着有些心疼,毕竟令狐默在她看来一直都是个果决冷血的男人,这种眼神不适合他。

“既然是伯父伯母的邀请,我自然会要去的,麻烦你们跑一趟还真是不好意思啊!”佟秋练看了看在一边一直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佟清然,擦过令狐默走到了佟清然的面前,“堂姐的脖子都紫了,怎么样?疼不疼啊?”

“不用你假惺惺的!”佟清然当然知道佟秋练哪里来的好心关心她呢!

“我记得有人和我说过和她的老公真的是很恩爱呢,恩爱的让人羡慕呢,警告我来着,原来你们家的秀恩爱的方式这么特别啊,原谅我孤陋寡闻,倒是不懂这种方式也是秀恩爱!”佟秋练眯着眼睛,嘴角微扬,但是眼中对于佟清然却是显然鄙视的。

佟清然顿时怒了,快步上前,就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一把想要推到佟秋练,佟秋练却是有备而来,一个侧身,伸脚尖细的鞋跟就瞬间踢在了佟清然小腿的关节处,佟清然整个人瞬间扑到在了地上面。

“不好意思哈,我们家的草地有些滑!”说着看着在地上面哀嚎的佟清然,“堂姐,一次两次的想要打我,难不成你当我是死的啊!”佟秋练冷哼一声,“阿默,管好你的老婆,后天我会如约而至的!”

说完潇洒的转身进了屋子,而安叔则是趴在门缝看了半天了,这夫人倒是干净利落的离开了,只是少爷和小少爷和那个男人是在玩翻白眼么,这三个男人都对看了好半天了。

“令狐总裁,我准备进去陪我老婆了,就失陪了!”萧寒说着冷眼扫了一眼地上面的佟清然,“令狐夫人,这是在萧家,可不是你们令狐家,下次在这么失礼的话,就别怪萧某人不客气了!”

“默——”佟清然看着撇下自己径直往大门口走的令狐默,忍不住叫了一声。

“佟清然,别挑战我的底线!”

“令狐默你的底线除了佟秋练还有什么……”

“没有了,你知道最好!自己回家吧,我回公司!告诉爸妈,后天我会准时回家!”这意思不就是之前都不回家了么,佟清然一听这话急了,自己已经几个星期没有见到令狐默了,这次母亲说了一定要把令狐默带回家,这可怎么办!

------题外话------

昨天是端午节,也没给大家送上什么福利,很多人都喜欢顾氏夫妇,童养夫很快出场,会送上童养夫大人的小剧场,大家可以关注一下作品相关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