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69 吃了爹地的口水(求收)

佟秋练在看到裴姿颜的尸体的时候,显然是没有想到的,微微诧异了一下。李耐有些无奈的说:“佟法医,她是和嫌疑人一起坠下来的,但是队长觉得她的死因很可疑,所以送来给你检查一下,那个裴家的人当真都不是人,我要是那个赵俊,我也非疯了不可!”

“送进去吧!”佟秋练指挥两个随行去的医生将裴姿颜的尸体送了进去,裴姿颜面部的黑色的布袋已经被拿下来了,佟秋练穿好衣服就进了解剖室,拿起了布袋,上面几乎没有沾染任何的东西,而白少言已经架起了录像的设备。

对于解剖尸体的过程一般都是要录像存档的,这是很早之前就有的习惯,“老师,已经架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嗯,死者女性,24岁,死因是……”佟秋练检查了一下裴姿颜的身体,“窒息!”白少言本来正在边上打下手,瞬间愣住了,难道不是被摔死的,那这头部的伤口难道不是致命伤,“身体已经开始慢慢地僵硬,死亡的时间超过了三个小时,身体有明显的伤痕,佟秋练拿起了剪刀,慢慢地剪开了裴姿颜的衣服,下体有明显的被侵犯的痕迹,应该是在死者死亡之后受到的侵害……”

“死者的口腔中发现了明显的玫瑰齿,是窒息死亡,头部的伤口是死后造成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尸斑,在死亡之后应该是被大幅度的移动过……”佟秋练认真的解剖尸体,而白少言则是在边上面认真的记录着。

“咦——这个裴姿颜居然还是处女……”白少言像是发现了什么奇观一样,佟秋练拿着刀子抵了抵白少言,“盯着女性尸体的下半身这么看,你还有没有一点的羞耻心啊……”

“咳咳……老师……我就是好奇而已,这个裴子彤是那种被很多的男人那个过的女人,怎么她的姐姐这么保守啊,这对姐妹怎么会这么的极端啊,难怪这么的不对盘!”白少言无辜的冲着佟秋练笑了笑,“老师,刀子很危险的,你可小心一点啊!”

“你也小心一点!”说着面无表情的还拿着刀子比划了一下,吓得白少言出了一身的冷汗,老师,您比划比划就算了,您冲着我的身子下方比划是怎么回事啊,我没有结婚生孩子呢,您可小心一点啊!

不期然的让白少言想起了跟着佟秋练解剖的第一具女性尸体,说实话,本来解剖尸体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具尸体真的是损毁严重,弄得白少言一阵反胃,差点没有吐出来,倒是佟秋练看到她这个样子,一边开始做准备工作一边说。

“倒是不知道你的教授是怎么推荐你来的,虽然说你的专业成绩看着还行,但是你也要知道我们这里不接收伤残人士的!”什么叫伤残人士啊,什么叫伤残人士啊,明明是高材生好吧,难怪教授说跟着佟秋练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呢,这么毒舌。

“别这么看我,作为法医看到尸体居然是呕吐和伤残人士有什么区别啊,等会儿吃三份大肠面线加一碗豆腐脑!”“呕——”白少言真的是忍不住了,这是他刚刚上大学时候的噩梦啊,佟秋练真的是知道怎么折磨他。

“死者的下体有明显的被侵犯过的痕迹……”佟秋练的手刚刚将下面的衣服剪开,整个人都觉得有些不好了,刚刚看见的时候不过是因为衣服上面有些嫌疑人的生物检材罢了,但是现在用放大镜仔细看的话还是觉得有些触目惊心的,上面居然有一些铁锈,玻璃渣子……裴姿颜死后到底是遭到了怎么样的狠毒对待啊,同为女人,虽然之前有过不愉快,但是这不影响佟秋练对她的同情。

“嫌疑人本来精神就有问题,听说小的时候被裴姿颜冷嘲热讽过,对小女孩都有点那个……所以才找小女孩下手的,这下子终于抓到了正主了,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她呢!”白少言拿着笔记录着,忍不住摇摇头,估计那个时候的嫌疑人也是红了眼吧。

佟秋练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她只是专心的做着自己的工作,完全不知道此刻的C市因为这个事情已经整个炸开了锅了,尤其是和裴家有些关系的人都急着撇清关系,裴昌盛的早年劣迹因为媒体的大肆宣扬已经闹得尽人皆知了,裴氏算是彻底败落了。

“妈咪,我们在警局右拐的巷子里面……”佟秋练刚刚出了警局,一身干净利落的西装裤配上白色的衬衫,五公分的高跟,头发披散着,带着黑色的墨镜,斜靠着一个单肩包,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干练,玫瑰色的嘴唇抿着,看不到一丝的神情,外面的记者看到出来一个虽然打扮普通但是却掩不住美艳的女人,都是纷纷让开了路,因为此女的身上面都是冷气。

殊不知他们错过了一条大的新闻,因为就在路口拐弯处就是他们近期一直想要跟拍的对象了,佟秋练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警局,白少言跟着走了出来,有些明眼人认得白少言立刻将白少言围住了:“请问白二少爷怎么到的警局,难道是因为裴家的事情么还是因为白家出了什么事情?”

“不好意思,我的工作原因而已,麻烦让开一下!”白少言晃了晃从口袋中拿出的证件,原来白家的嫡系二少爷居然做的事法医,倒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那么白二少爷是否知道这个案子的最新进展呢,这个变态杀人魔是否会判死刑呢,听说裴经理死前被性侵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白少言倒是一怔,谁说出去的啊,这尸检报告我才刚刚送出去,再说了这也是初步的报告,详细的报告也要等各种检查结果出来啊,这些记者到底哪里收到的风声啊!

“是不是我们说的是正确的啊!”白少言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

“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具体的报告,各位还是等庭审的时候再看吧,我只是好奇这样的消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啊,我可知道歪曲事实也是可以入罪的哦!”白少言扬着人畜无害的笑脸,在众人的包围下上了自己白色的凯迪拉克。

“妈咪,辛苦啦!”佟秋练一上车,小易就从后面搂住了佟秋练的脖子,在佟秋练的脖子上面印上了一排湿漉漉的亲吻,萧寒看着都觉得一阵恶寒,拿起了纸巾给佟秋练:“萧易,你是属狗的吧,你这是亲还是舔啊……”

“你管我!”小易伸出舌头冲着萧寒就是做了个鬼脸,“妈咪,你可不许擦,我要在你的身上面留下我的味道!”

“呦——小小年纪的,留下你的味道,我的女人凭什么留下你的味道啊!”萧寒转头冲着小易的小脑袋就是猛地敲了一下,“擦干净了,真是脏死了!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口水啊……”

其实佟秋练刚刚洗了个澡,现在也觉得脖子上面黏黏的,正打算擦掉的时候,和萧寒两个人都被小易接下去的话给震到了:“妈咪,你偏心,你都吃了爹地的口水了,我就是在你脖子上面亲了几下,你就要擦掉,那你是不是要把爹地的口水吐出来啊——”

------题外话------

给大家普及一下知识啊,防止有的亲们不知道,玫瑰齿:窒息死者的牙齿因牙髓血管破裂出血,在齿颈部表面出现玫瑰色(或淡棕色),经酒精浸泡后其色泽更为明显,这一特点称为玫瑰齿。

生物检材:所谓生物检材,广义地讲,泛指有生命的动植物的组成全部及部分残留于刑事案件中的痕迹物证。狭义地讲就是与人体有关的毛发、血液、分泌物、人体组织、骨骼等。

大家多多冒冒泡吧,最近收藏也不涨,月初真的是快没有动力了,追文的亲们冒冒泡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