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65 20年前陈案

“我就知道姐姐一直以来都是看不起我的,我都知道的,姐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出来的,我就应该呆在家里面的,就算是你给我安排了那个做钢铁的王总我也该乖乖听话的!”裴子彤说着一下子抱住了裴姿颜的大腿,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得愣住了,只有顾珊然慢条斯理的打开了相机,冲着这镜头就是一阵猛拍!

“这么独家的爆料怎么能错过呢!”这话一出,有的记者才反应过来,纷纷将镜头对准了这对姐妹!

“姐姐,我真的错了,我只是不想嫁给那个王总,我真的不想,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事情是败坏了门风,但是我真的错了……姐姐,求求你了,你饶了我吧!”裴子彤这演技可不是盖的,这哭的妆都花了,一下子都抹在了裴姿颜那崭新的裤子裤子上面。裴姿颜的脸色可以说像是调色盘一样的,好看得很。

而此刻佟秋练和一群重案组的警察在办公室里面也在围观着这出闹剧,“老师,这裴家怎么都是出了这些奇葩,在家里面闹闹就算了,这都闹上了电视了,也真是醉了!”白少言看得到是兴致勃勃的。

佟秋练则是一只眼睛看着文件一只眼睛看着电视剧,这还是奇葩啊,佟家的这些人才是奇葩呢,你是没有见过吧,“对了赵队长,还是没有一点的消息么?不应该啊,这都全城缉捕了?”

“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赵铭和整个重案组的人黑眼圈都特别的重,这个案子上面已经催了很久了,再不破的话,估计上头就要追责来了,他这个重案组的组长估计也是要被撤职的。

“全市在施工的工地有多少!”佟秋练看着正在看监控视频的李耐,李耐马上查了一下,“大大小小的工地有一百多个,裴氏的工地位置不算是突出的,找不出哪里有问题!”

佟秋练将几张照片拿了出来,上面都是些孩子的身体的某些部分,“这些是各个孩子的受伤的情况,这些不是不经意弄上去的,看得出来这个人的心理极其变态,这些伤痕是故意弄上去的,像是一种发泄一样……”

“难道是小的时候受到了某种刺激,不然的话为什么都是找的孩子发泄呢?”白少言拿起了照片,“下手真是很,心里倒是真的变态!”

“不是查过了他的背景资料的么?难道没有什么发现么?通常这样的罪犯不会是先天形成的,肯定是后天受刺激的,可以联系他的身世背景,应该会有发现的!”佟秋练这话说完赵铭就在一摞资料里面找到了这个人的身世背景。

“嫌疑人叫赵俊,时年26岁,一直从事海产品的运输工作,家里面没有亲人,单身一个人,根据一起做事的工友回忆的话,这个人平时说话不多,挺低调的一个人,不过他的父母在他六岁的时候都死了,父亲是自杀,母亲则是病故!”赵铭还在翻阅着资料,别的人或者是看着电视,或者是坐着手头的工作,没有人注意到听到这话的时候佟秋练的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查一下的父亲的死因吧,或许对他现在的行为有影响!”佟秋练低着头,拿着文件的手却不自觉地有些颤抖。

而在发布会的现场,裴姿颜此刻恨不得将裴子彤掐死,她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在裴子彤没有进入裴家的时候没有把这个贱人掐死在外面,和她的母亲一样犯贱,不是个安分的,裴姿颜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我没有逼迫你做任何的事情,嫁不嫁是你的事情,你这样在媒体面前污蔑我是想说我逼迫你了么?说实话,虽然说我是裴氏的经理,但是在裴家也不是我可以只手遮天的吧,难道我还真能决定你的归宿,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裴姿颜说着伸手拉住裴子彤,尖锐的指甲瞬间没入了裴子彤的肩胛骨,裴子彤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姐姐……姐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裴子彤现在是想要站起来都不行了,裴姿颜按住了裴子彤的肩膀,那尖锐的指甲就这么抠了进去。

“妹妹,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不过我们是好姐妹,哪里来的隔夜仇呢,你说是吧,快起来吧,你要是不想嫁出去,等父亲回来和父亲说就行了!”说着硬是拉着裴子彤站了起来。

“倒是狠角色,裴子彤应该疼死了吧!”佟秋练一看裴子彤那肩胛骨附近的细微褶皱痕迹,加上那明显的半厘米的印子就知道那是指甲留下的印子,白少言看了半天还是不理解佟秋练的意思,“裴姿颜掐了裴子彤,左侧肩胛骨的位置,仔细观察。”

“那裴小姐说的有裴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不知道是真是假,裴经理知道么?如果是真的,那么为什么最近的股东大会裴小姐没有出席呢?”顾珊然压低了帽子,拿着迷你的话筒。

“这个事我们裴家内部的事情,这里就不便透露了,这次的发布会就到这里,麻烦各位记者跑了一趟了!”裴姿颜死死的攥住裴子彤的手,那指甲整个嵌进裴子彤的肉里面,弄得裴子彤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但是所有人没有注意到裴子彤的异状。

偏生注意到的顾珊然正忙着收拾东西,人家的家事她就不便插手啦,这关起门来是死是活也不是她一个记者能管的吧!

而警察局这边刚刚查到了关于嫌疑人赵俊的生父生母的一些线索,“赶紧将二十年前的这件案子翻出来,快点去!”赵铭抓了抓头发,将一份二十年前的报纸递给了佟秋练,白少言此刻也凑了上来。

“裴氏拖欠工程款,包工头跳楼身亡!”醒目的大字,配上一组照片,似乎都在提醒着那个时候发生的这一幕惨剧,而边上面赫然就是一对母子,女的趴在盖在白布的尸体旁边,黑白照片看不清她的脸,但是边上的男孩则是淡漠的看着这一切,似乎这一切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空洞的跪在一边,就是眼神看起来也是游离的,而身边的人很多,到处都是围观的人,但是这对母子在纷纷扰扰的人群中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因为所有人似乎都在讨论着什么或者是怕避免麻烦都站的有些距离,把这个一家三口隔绝在了人群中。

------题外话------

裴家的姐妹我也看得累了,是时候让她们领盒饭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