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18 福尔马林的味道

萧寒则是一笑,将萧易扶着坐到自己的腿上面:“爹地当然是说真的啊,爹地可从不骗人的,爹地知道昨天态度不好,你就别生气了……”白家兄弟只觉得担心真的是多余,你看人家两父子这没有两句又好了,哎——真是白操心了!

佟秋练忙完之后只觉得腰酸背痛的,白少言连忙端上了一杯热茶,佟秋练喝了一口:“小易呢?在外面玩么?”

“小易被萧总裁接走了,估计现在在萧家吧!”佟秋练喝水的动作一顿,继而一笑,果然是父子连心么?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小易喜欢记仇的,要是谁惹了他可是要生好几天的气的,这么快就好了么?

“佟法医,我们根据你的结果查了一下最近的乞讨流浪儿童,已经有了进展了,只不过因为他们每天接触的人也很多,而且不引人注意,所以对于犯罪嫌疑人还是找不到一点的线索!”赵铭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死者的身份有了一些进展了,现在似乎又要被打回原形了。

“我这边还有一具尸体要解剖,等我弄完再给你答复吧!”佟秋练看了看墙上面的钟,已经九点了啊,赵铭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算了吧,明天再弄吧,今天也累了,您还是先回家休息吧!”

“这人这么的变态,我怕还会有人遇害,我吃点东西就去把最后的尸体解剖了,肯定今早给你答复的!”佟秋练说着拿起手机给萧家打了电话,小易还坐在地毯上面,玩着拼图,而小易则是坐在沙发上面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都几点了,还不回来!

萧寒可不觉得小易在这里,佟秋练回去别的地方!

“小少爷,少奶奶的电话!”安叔笑着把电话拿过去,小易接完电话整个人都蔫了,看着拼图也觉得不爽了,伸手胡乱的将快要弄好的拼图打乱:“哼……”

萧寒放下手中的遥控器走过去伸手小易搂进怀中,“怎么啦?谁惹你生气啦?”

“妈咪说还有好久才能回来,肯定是这边的叔叔虐待妈咪了,妈咪说要到一点多才能回来,让我先睡觉,我想和妈咪睡觉!”小易撒娇的搂着萧寒的脖子,萧寒看着墙上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了九点半,真的这么忙?

等到佟秋练再一次从解剖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了,白少言已经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佟秋练看了看手头的资料,总算是有一点有价值的线索了,他晃了晃白少言,将资料交给他:“等会儿送到重案组吧,那里估计还在等着,我先回去了,明天就不过来了,有问题找我!”

说完佟秋练一边走一边去换衣服去了,白少言看了看手边的资料,连忙跑到了重案组,而佟秋练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解剖这种事情真的是太耗神了。

赵铭拿过资料就十分的欣喜,连忙去向佟秋练道谢,佟秋练刚刚走到警察局门口就碰到了赵铭,“佟法医,真的是辛苦你了,要不然我们也不能这么快的锁定凶手啊!”

“其实第一具尸体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而且冷藏车也不是一般人都会接触的,等到尸体都解剖完了才找到一点的线索,我还以为是冷藏车的缘故,估计是犯罪嫌疑人不小心弄上去的,你可以去重点排查了!”

“嗯嗯,好的,要不要我派人送您回去,毕竟夜深了,也打不到车,再说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们也不放心!”赵铭说着笑了笑,佟秋练一想倒也是,这个时间点了,还真的是不容易打车啊!

“佟秋练!”佟秋练猛地抬头,就看见萧寒走了过来,萧寒一身家居服,显得十分的休闲,幽深的蓝色眸子此刻紧紧的锁定佟秋练,佟秋练没有想到萧寒回过来,但是赵铭哪里会不认得这大名鼎鼎的萧寒,只要是稍微看新闻的人都知道这是萧氏的总裁。

而且赵铭今天也见到了佟秋练的孩子,这长的可以说是十分的神似了,“你怎么来了!”佟秋练这话说的没有一丝的温度,萧寒倒是一笑,直接从佟秋练的手中夺过包包,“回家吧!”说着也不管赵铭呆愣的模样伸手搂着佟秋练就往车子里面走!

原来人家的老公是萧氏的总裁啊,难怪看上去总觉得气质好就算了,有意无意的还带着一丝自然而然的贵气呢,感情人家是大家族的少奶奶,只是这好好地少奶奶不做,怎么跑来做法医了!

“你的身上味道真难闻!”萧寒将佟秋练扯上车之后六冷不丁的撂下了这一句。

“刚刚解剖完尸体没有洗澡!”萧寒顿时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看到萧寒顿时有些煞白的脸色,佟秋练倒是撇过头看着窗外,“估计是浸泡尸体的福尔马林的味道,闻着很奇怪么?”

那里是奇怪啊,平常人谁会去闻这种味道啊,萧寒现在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福尔马林,浸泡尸体?萧寒的脑中不自觉的闪过了一些血淋淋的片段,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去做这样的工作啊,真是够了。

自己这是发什么神经啊,就听见小易说什么担心妈咪一个人回来不安全就自己开车过来了,想想自己还在这下面等了一个多小时,自己真的是疯了,萧寒只觉得现在整个车子里面似乎都是那种怪味!

不行,明天要去洗车,算了,这车子以后还是不开了,“你怎么想去做法医的,你生了小易萧家应该不会亏待你的,你怎么回去做法医,再说了,老头子和爸爸怎么允许你去做法医的啊!”

萧寒说完没有听见回应,一回头发现某女子已经睡着了,顿时有些怒火中烧!但是这却是萧寒第一次看见佟秋练这么安静的模样,佟秋练长得实在是无可挑剔,尤其是那皮肤,通透的好像是上好的瓷器,素净的小脸上面满是倦怠,不知道怎么的,萧寒伸手为佟秋练将额前的碎发别到了耳后。

“你倒是真的放心,在我的身边就睡着了!”一想到佟秋练对自己这么的放心,萧寒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似乎刚刚因为福尔马林的味道带来的阴霾也一扫而光。

------题外话------

二更来啦……看文的亲们不要大意的收藏吧,下面绝对会更加的精彩的!求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