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03 人小鬼大

这个时候恰好季远送来了文件,“总裁,今天的事情已经都处理好了,您等会儿还要和裴小姐用晚餐!”季远手中拿着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了萧寒所有的行程安排!

萧寒倒是忘记了自己裴子彤有约的事情,看了看坐在自己怀中的萧易,萧易此刻也笑眯眯的看着萧寒:“爹地,你不会是要抛弃我吧!”萧寒彻底愣了,自己本来还想让人把萧易送回去的,萧易这话一出萧寒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妈咪说这段时间也让我和爹地培养一下感情,爹地好像不太愿意的样子……”萧易低着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萧寒却是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柔软,说实话萧寒只是抱过萧易几次!

萧易还不会走路说话的时候在老爷子那里萧寒抱过萧易几次,但是每一次萧易都哭得很伤心,老爷子十分生气:“你看看你,你儿子都不认识你了,把你当成陌生人了,让你好好和小练培养一下感情你不去,臭小子别在我面前碍眼,给我滚蛋——”

这时间一长,萧寒就不会抱着萧易了,父子二人的关系也和萧寒和佟秋练一般冰冷,况且萧寒和佟秋练似乎是说好了一般两个人很少碰面,所以萧寒和萧易也是很少碰面!

像是这个样子把萧易抱在怀中更是第一次,说实话,萧寒都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总裁,是推掉还是……”这萧寒最近和裴子彤正是打得火热的时候,萧寒突然想起了佟秋练临走的时候说的话,“推了吧!小易,我们回家!”

萧寒说着抱起萧易就直接往外走,萧寒的专属电梯可以直通地下停车场,倒是十分的方便,萧寒把萧易放在副驾驶刚刚关上门,萧易就敲了敲窗户,萧寒倒是很有耐心的把门打开:“爹地,你有没有常识啊,人家都说副驾驶是出事故最容易被撞死的,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我啊……”

萧寒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只得把后座打开,把萧易放到了后面,自己则是坐在了驾驶位上面:“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说话间萧寒的车子已经开出了停车场,萧氏大楼的对面有许多的饭店,其中就有肯德基,萧易小腿跪在座位上面,湿漉漉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肯德基的招牌看!

萧寒自然是看出了小家伙眼中的渴望,将车子停好,抱起萧易就往肯德基里面走,“爹地,妈咪说不准我吃这种垃圾食品!”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她就不会知道的!”萧寒看着小家伙话虽这样说着,但是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人家的招牌看,那模样真是十分的可爱!

“是你带我来的,要是被妈咪发现了我就说是你逼着我来的!”萧易小嘴一撅,倒是好像随时都会把萧寒出卖了一样,萧寒彻底无语了,这小家伙到底是和谁学的,怎么这么狡猾!

“爹地,你说那个好不好吃啊!”萧易小手一指,那边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小孩,小孩的手中拿着一个虾球,萧寒真是觉得这小家伙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我买给你吃看看不就知道好不好吃了!”

“人家也没有多想吃,既然你这么强烈的要求我吃一下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吃一下吧!”萧易说完脸上面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大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萧寒点餐的手!

两个人长得十分相像,尤其是那一双蓝色的眸子更是瞬间吸引了许多人的围观,在C十,你或许不认识市长是谁,但是你不可能不认识萧寒是谁,尤其是这肯德基距离萧氏大楼很近,这里的店员许多都是认识萧寒的,现在可以看见真人,许多女店员更是大献殷勤!

但是一看见萧寒怀中抱着的小孩都有些懵了,尤其是那一声,“爹地”更是让许多少女碎了芳心!

这边萧寒点好了餐,有殷勤的店员说要等会送过去,萧寒自然乐得轻松,抱着萧易找了作为坐下,很快店员就把食物送上了,“萧总,您慢用……”萧寒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点点头,萧寒在外人看来都是笑眯眯的,尤其是那一身的英国古典贵族的气质,更是让人着迷!

“萧总,我们这里和萧氏离的很近,我们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萧总呢!”一起来的还有另一个服务员,萧寒只是笑了笑,伸手将吸管插进了牛奶里面递到了萧易的面前!

“姐姐,你们可以走了吧!”萧易咬了一口鸡腿,瞬间满足了,抬头看了看还在萧寒面前大献殷勤的女店员。

“小弟弟你叫什么啊,你是萧总的弟弟?”

“我刚刚明明叫了爹地的,姐姐耳朵也太不好使了!”萧易又咬了一口鸡腿,砸吧砸吧嘴巴,小嘴鼓鼓的,有些疑惑的看着那女店员!

“萧总不是没有结过婚么?”

“爹地和妈咪结婚难不成要通知你么!”萧易瞪了女店员一眼,萧寒只是笑了笑,“你们影响到我们父子用餐了!”萧寒虽然是带着笑说的,但是女店员还是感觉到了压迫感,连忙离开了,倒是萧易狠狠的吸了口牛奶:“爹地,爷爷说的没错,你真是到处发情?”

“爷爷?”萧寒彻底冷了脸,还以为这小家伙人小鬼大是佟秋练教的,却不曾想是老爷子教的,“爷爷说错了,不是爹地到处发情,是爹地魅力太大,所以那些女人才……”

“才什么……”萧易看着萧寒,那模样好像是要求解到底一般,萧寒则是腹诽,自己和四岁的儿子讨论这些真的好么?

“小易,你知道发情是什么意思么?你还小,有的事情你不懂!”

“你们总是说大人的事情小孩不懂,我不是小孩了,我懂的,我看动物世界里面都有说的,我知道什么叫发情……”萧寒彻底无语了,敢情他把动物和自己等同起来了!

这边某军区

佟秋练的手上面带着橡皮手套,手中拿着一把小刀,嘴巴上面带着口罩,一边站着几个法医,都是死死的盯着佟秋练的手,佟秋练先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死者,“我允许你们观摩,但是在我解剖的时候你们不要说话!”

“这是自然!”几个法医好像是得到了特赦一般点了点头,佟秋练不再说话,倒是换了一把刀子,那刀子是解剖里面最锋利的,佟秋练在死者的头部划开了一道口子,仔细的开始解剖了,“死者年龄三十至三十五岁,死因是头部受到了重击,导致颅骨破裂……”

说着佟秋练拿起了一个镊子,小心翼翼的从破裂的头骨部位夹起了一个小小碎屑:“钝器应该是金属制品,上面还有漆,但是漆的一侧有锈迹……”

------题外话------

我对法医学没有什么研究都是凭着感觉写的,大家看着开心就好,不要深究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