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九十八章 雌伏也无妨?

“如果你敢食言,你一定会更后悔。”暮青咬牙道,她就知道这人没个正经的时候!

步惜欢拥着暮青低沉一笑,笑声如夜里拂过静湖的风,吹在她的颈窝,半晌,轻轻一啄,只觉得啄了口雪含了口云,沁凉软柔,恨不得化在嘴里。

少女的身子轻轻一颤,只觉得似被火烫着,不由怒目而视,那目光好似一池春水里结出冰来,不知是冷还是柔,瞧着万般有趣。

“我就爱看你这小模样。”步惜欢又在暮青唇上偷啄一口,大白天的说情话也不脸红。

“我是何模样?”暮青没好气地问,她面具没摘,此时是少年模样,他竟也下得去口。

步惜欢悠悠一笑,轻轻挑起她的发丝绕在指尖把玩,似真似假道:“若是你,好男风也无妨。”

“哦?”暮青挑眉,恶劣地问,“雌伏也无妨?”

步惜欢指尖动作顿了顿,随即低头便笑,笑了许久抬起头来,气恼道:“属你嘴毒!”

暮青垂眸,唇边一抹浅浅笑意。

步惜欢瞧了许久,待那难得一见的笑容淡去,他才道:“十多年前,江北还不尽是元党,朝中各派存着些心思不足为奇。”

“例如?”

“例如沈家,沈家原也是外戚大姓,且与元家政见不和结怨多年,元家摄政,沈家自然不会甘心。只是老安平侯当年被酒色伤了身子,膝下只得二子,沈大嫡脉不旺,倒是庶女得了不少,沈二死在了江南,膝下只得一嫡女和一庶子。那庶子死了,嫡女前些日子回了盛京。”步惜欢原本对暮青说着沈府的事,忽然问道,“沈家那嫡女与你有旧怨,你打算如何处置?”

“嗯?”暮青一愣,“你查过?”

他怎知她和沈问玉之间有仇怨?

“见过。”步惜欢神秘一笑。

“古水县官道上?”在暮青眼里,世上少有神秘之事,略微一想便推测出来了,她和沈问玉之间的仇怨是因沈府侧室刘氏之死而起,那时沈府里只剩沈问玉一个主子,步惜欢在沈府见到此事的可能性极小,按照他每年到汴河行宫的日子,那时他应该还在盛京。因此,算算时日,只有六月初时,她去赵家村验尸,回来途中官道遇匪的时候,他才有可能看见。

但那时,她没注意到附近有人。

步惜欢笑着轻啄她的脸颊一口,算是奖赏,“你我之间,兴许是缘分天定。”

暮青看着步惜欢,一时忘了他的偷香之举。缘分天定?她向来是不信这些的,但兴许世间真有天意。

“你还没说要如何处置那沈家女。”步惜欢再问,以她的性子,定然不希望有人代她报仇解怨,若非深知她的性子,他岂能容那沈家女活到如今?

“如今事忙,没空理会她,日后再说。”暮青几句话便将此事搁置了,又问回案子,“你接着说沈家。”

步惜欢叹了声,只好依她,接着说道:“沈家人都是能忍的,沈府的老封君这些年来四处联姻受尽嘲讽,却依旧笑面迎人,沈大如此,沈二那嫡女亦是如此,此乃家风吧。”

“嗯,还有吗?”

“我那五伯虽缠绵病榻,他母妃却是岭南王的独女,岭南王是大兴唯一的异姓王,在岭南与南图交界之地权柄甚重。当年南图与元家勾结起事,我那五伯被圈禁在城中,岭南王中年丧女,视外孙如命,因而不敢擅动,这些年来受元家胁迫,没少与江南水师都督何家为敌。但老岭南王是个性情中人,我那五伯也是心高气傲之人,想必是不愿受此胁迫的,因此暗中谋划行事也不是不可能。”

暮青用心听着,听罢沉吟了一阵儿,忽然问道:“那你爹呢?”

步惜欢一怔,眸底生了凉意,嘲讽道:“他?他不过是个庸懦之辈,沉迷女色,浑浑度日,此生都不成大器。”

暮青却未尽信,步惜欢所言兴许是事实,兴许只是他心中有怨,不愿看也看不到其父深藏着的另一面。

“你可是觉得我对他的事过于感情用事,兴许看不清?”步惜欢见暮青不说话,便知她心中所想,他自嘲一笑,抚上她的脸颊,叹道,“青青,你可知……我倒是希望此事是他所为?你可知我有多希望当年之事,他是因顾忌我在宫中而不敢救母妃,只能苦装庸懦,心中却记得母妃之仇,暗中图报?可我幼时,母妃还在世的那些年,他便对母妃甚是冷淡,成日往府里添歌姬美妾,庶子庶女成堆,母妃打理中馈甚是辛苦,一年到头也不见欢颜。这等人会记得杀妻夺子之仇?这些年他还是老样子,倒是继王妃之子——我那好弟弟眼睛盯着御座,其心甚大。”

暮青想起宫宴那日傍晚在恒王府门前见到步惜尘时的情形,不由眉头紧皱,若真如步惜欢所言,恒王府里是这样子的一群人,他这些年来也真是辛苦。

“你尽管查吧,不必顾及我。”步惜欢又叹了一声,“恒王府里一摊烂家事,若是查上了,有人为难你,尽管与我说。”

暮青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这些人虽然都有嫌疑,但也都说不通那勒丹大王子的尸身为何会到了相府别院的湖里,此案还是要等元修那边的消息。

这消息来得也快,次日清晨元修便来了都督府。

盛京府的吏役办事向来偷懒耍滑,但昨日午时见元修的亲兵到了,自然不敢躲懒,下午和夜里翻遍了十几年前的公文记档,总算查出了当年那间旧宅的邻里搬去了何处。

查到的结果是,两户皆搬到了盛京百里外,有一户搬到了许阳县,另一户搬到了丘阳县。

元修命人出城,尽快从这两处将人带来。

暮青在花厅里听见此事时轻轻扬了扬眉。

元修问:“怎么?”

暮青却未多言,只道:“没事,人带来了再说。”

两县离得远,一去一回要三日,这三日暮青也没闲着,让盛京府衙继续查那与老多杰身量相似的人。但不出她所料,盛京城里根本就没有哪家府上有如此高壮的侍卫或小厮。

第三日傍晚,元修派出去的一拨人从丘阳县回来了,但人没带回来,只带回一个消息——那户人家绝了!

元修心中一沉,暮青却无甚惊讶,问道:“可打听过那户人家因何绝户?”

领队的那亲兵回禀道:“打听了,那户人家当年根本就没能到丘阳县,而是在离丘阳县三十里的丘阳山小路上遭遇了山匪,钱财被抢,一家老小全都死了,连雇的牛车那车夫都被杀了!”

“山匪?”元修冷笑一声,盛京城周围县村在天子脚下,甚少有匪,那家人怎就遇到了山匪?

“丘阳县的老主簿是如此说的,那丘阳知县换过了,那老主簿却一直在县衙奉职。末将让县衙连夜翻找当年的卷宗和验尸单,连当年验尸的仵作都找来了,因丘阳山上甚少有匪,因此仵作记得清楚。据丘阳县仵作说,那家人一家七口皆死于刀伤,且都伤在颈部,是被山匪一刀毙命的!卷宗和验尸单末将已带了回来。”那亲兵说话间便从怀里将两样东西拿出,呈递上来。

原本路上没人可带,他们骑着战马脚程颇快,一来一去只需用两日,要不是查这些事耽误了一日,早就回来了。

暮青接了验尸单,元修接了卷宗,两人低头一看,元修冷笑道:“丘阳县到山上剿过匪,但未发现匪窝,因此案子没破,定的是流匪作案。”

暮青道:“刀伤,创口三寸到四寸不等,这类长刀打铁铺子里随处可买。这验尸单填的粗略,创口是何形态,创缘是否整齐平滑,有无表皮剥落和皮下出血,皆没有写,因此无法知道那些流匪所用的刀中是否有卷刃的这等特征。”

“丘阳县仵作有没有可能与那些人有勾结,亦或是被收买了?”元修问,但他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

“不可能,衙门里的仵作填尸单大多是如此粗略的,我见的多了。再说,那幕后真凶借流匪作案,所用的长刀无甚特征,这说明凶手的心思很缜密,只是他的人不会演戏,杀人手法暴露了他们训练有素。但即便如此,他们杀了人就走,丘阳县无人可查,案子就此便可以成为死案,你说那凶手会多此一举地再去收买仵作吗?即便收买了,以那凶手斩草除根的心性,那仵作也活不到今日。”

“如此说来,这案子便查不下去了?”元修把卷宗往桌上一放,去许阳县的人还没回来,看这样子,八成那户人家也绝户了。

但出人意料的是,元修派去许阳县的那拨亲兵两日后回来了,带回来一个妇人。

那妇人一脸病容,到了都督府门前时连马车都下不来,暮青命杨氏去扶她,自己和元修在花厅里听亲兵的回禀。

当年举家迁去许阳县的那户人家竟然还在,但这户人家里只有一对孤儿寡母,妇人许氏的夫君早亡,她孤身拉扯独子长大,拖累了一身的病,她那独子如今在许阳县的书院里苦读,寻常并不回家,亲兵们便只将她接来了盛京。因顾及她的身子,路上行的慢,从许阳县回来,百里的路生生走了三日。

元修和暮青听完回禀互看一眼,皆对这对母子还活着的事心头存疑。

这时,杨氏从远处进来,竟是一路背着许氏进了花厅。

------题外话------

案情进展有点卡,刚把卡点过了OTZ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