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六十五章 同船,这个男人不简单

乌云的这声轻哼,尽展露了“轻蔑”与“不屑”四个字,虽然很轻,还是背对着的,但已经飞身上前来的独孤系一时间还是隐约听到了,不怒反笑,狂妄的年轻人他见得多了,“祭司的大名,我可是早有耳闻。既然祭司不肯,那今日就当好好领教领教了。”

“就怕你领教不起。影,过来。”乌云仍然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

黑衣人影听到方法,立马快步走近,从乌云的手中再次接过小奶娃。

被换来换去的小奶娃,睡梦中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

黑衣人影的动作,依旧笨拙僵硬。

乌云这才转回身去,准确无误地“看”向独孤系,血肉模糊见骨的右手的衣袖上不知不觉已染了不少血。

夭华不认为隐居多年的独孤系会是乌云的对手,但也不能小觑,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了,倒是很乐见两个人交交手,作为一个旁观者在旁好好看一番,也顺便拖延时间。当然,如果可以,夭华自然希望独孤系能胜出。

下一刻,两人交起手来,速度极快,身影转眼交错在半空中。

暗处的薛三,继续看着。

其实,早在迷失森林被大火燃烧殆尽后,他就进入迷失森林,到里面来了,原先并没有靠近,只是命人暗中找到黑衣人独孤系,然后监视住。后来,听人禀告说独孤系跟踪黑衣人走了,他不难猜出一二。而对于后面极有可能对上乌云,派其他人跟踪都没有用,于是他亲自来了,并且也已在暗中已久,对于崖底发生的一切和乌云上上下下同样看在眼里,也将独孤系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就是这个男人,当年从薛府掳走了她娘,致使他娘从此沦为薛府的污点,毁了他娘的一生。他也因此从小被扔到竹林,还要带着脸上这张面具。可对于他的身份,他娘这二十多年来都不肯吐露半字,他花了很多年才好不容易查到一二,又花了很多精力才终于等到今天。

片刻后,乌云与独孤系两人还未分胜负。

夭华越看越有兴致,就差有条凳子出现在身后让她坐,与差一杯茶了。

暗处的薛三,看到这里后,发了个信号,叫来自己的人。一会儿后,等自己的人到,薛三将人分成两拨,分别小声吩咐了几句,然后摆了下手,“去吧,不得有误。”

被分成两拨的人领命,一拨快速离去,前去准备,一拨倏然现身,齐攻向带着小奶娃的黑衣人影。

乌云其实早在薛三发出信号弹,信号弹在半空中划过与爆开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声音,看来暗处还有人,没想到这人竟能一直不被他察觉,看来对方的武功并不弱于他,没想到江湖上竟出了这么一号人物,可见对方之前隐藏得有多深,此时此刻又在这里出现并跟踪他,目的绝不简单,不容小觑。而对于信号弹发出后没过多久就匆匆忙忙赶来的大批人,乌云更是再清楚不过的察觉到,这可逃不过他的耳朵,看来是越来越有趣了。

黑衣人影,没有想到会突然冒出这么大批人来,自己怎么样无所谓,必要保护好手中的孩子无恙。

乌云一边继续与武功大涨的独孤系交手,一边时刻留意着朝这边而来的大批人,自然不可能任由这些人对付影,因为现在孩子就在影的手中,没什么能比孩子的安危更重要。再与独孤系交手了数个回合后,在朝这边来的人就要包围上影之际,顾不得与独孤系分胜负,乌云虚幻一招,借机一个抽身出来,就迅疾如风地飞向带着小奶娃的黑衣人影,挡在影的面前,“保护好他。”

影领命,带着小奶娃后退了一步。

独孤系同样看到了冒出来的对付黑衣人影的大批杀手,知道乌云心系孩子,刚才其实有意放招,让乌云能够抽身出去。几乎在乌云抽身出去的下一刻,独孤系就飞向了夭华,带着夭华趁机离去。

夭华现在武功尽失,没有乌云的那丝洞察力,但有眼睛会看,对于半空中突然划过的那道很明显的信号弹,清清楚楚看在眼里,看来暗处还有人,并且还是没有被乌云察觉到的人,可想而知对方武功有多高,并且绝不简单。而对于紧接着冒出来大批刺杀黑衣人影的人,同样有些没有想到,最后的结局就好像对方有意“围魏救赵”一般,无形中帮了她与独孤系一把,让独孤系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带她马上离开。

半空中,夭华不动声色地对独孤系问上一句,“这些人,是你安排的?”

“不是。”

“那他们出现的时间与你出现的时间可真巧,不知你是否知道一二?”夭华再问,其实并没有觉得暗中之人与独孤系是一道的,可时间上确实巧,不知道会不会有某种关联。对于这个暗中的人,夭华一时间不免好奇,当然也知道现在就算过去,原地也不可能有人了。

“我不知道。”独孤系不认为这与他有关。

夭华再笑了笑,“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过你今日出现,救了本宫一次。”

“我只是受你父亲所托,如今隐居一人,又无法派动其他人,故亲自前来这一趟。现在,你已经没事了,我直接送你去瀑布那里,然后你我分道扬镳。”独孤系说得利落,不愿再与外面的人有什么牵连。

“也好。”夭华现在最急于见的就是唐莫,只有唐莫能解她身上的毒,相信唐莫他们现在定还在瀑布那边。

冒出来刺杀的刺客,自然不是乌云的对手,在成功将乌云引过来,再想要撤退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只数招便全都丧命在乌云的手中,无一生还。

黑衣人影在这时快步走近,刚才有些眼睁睁看着独孤系救走了夭华,等着乌云的命令。

乌云没有说话,看向夭华与独孤系离去的方向,那方向上自然已没有夭华与独孤系两个人的身影,没想到那个幕后之人的最终目的竟然是在这里,为了让夭华与独孤系能够脱身。他到底谁,什么身份,他定要查清楚不可!今日这笔账,先好好地记下。

至于现在脱身的夭华,必然会想到他会料到她必第一时间赶回瀑布那边,所以她定然会在半途改变主意,留下记号给容觐东泽,让容觐东泽请上唐莫,在某一个地方汇合。现在,他双眼突然无法视物,尽快回复视力同样刻不容缓。

沉默了一下后,乌云让黑衣人传令下去,搜查夭华的踪影,及时汇报给他便可。

另外,找一处僻静安全的地方,他要调养一阵。

黑衣人影领命,即便这么两步之遥的距离仍未看出乌云双眼上的异样,当然不会直接盯着乌云的双眼去看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

半路上,原本急着返回瀑布的夭华,确如乌云所料,在半途中改变了主意,因为想到乌云必然会料到她刚回去,于是在中途停下,留了记号给容觐和东泽,让他们“请”上唐莫一起来与她汇合。

这个汇合的地点,已经暗藏在记号当中,相信容觐与东泽能够猜透。

入夜,夜幕降临。

出了被烧毁的迷失森林,距离被烧毁的迷失森林大约几十里之遥的河岸边,夭华与独孤系停下。

“这里就是你让他们来汇合的地方?”河岸边,风声潇潇,席卷人身上的一炮。独孤系环视了一圈后开口,只见此处虽然不是很偏僻,但也不怎么样,离这里最近的是刚才经过的那座小村庄,河岸边停靠着几艘有些简陋的船只,应该是那个村庄内的渔民用来打渔用的。

“当然。本宫现在武功尽失,内力全无,不过本宫的水性还不错。若到时候真有个意外,本宫至少还可以从水路逃生,也算是有个后路。”选择这里,自然有夭华自己的打算,现在对独孤系说的这一点算是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点,另外就是这条河流一路下去,大概两天的航程便可以到达海域。到时候,在海岸边靠岸,联系魔宫的人,换船返回魔宫将会十分方便。此次出来时间已经有点久,又元气大伤,必须回去调养一阵,谋划接下来对付乌云之策,毕竟她的最终目的是返回自己那个世界,这一点永远不会变。还有,小岩还在魔宫中,这虽算不上什么大事吧,可怎么说也还算是个事儿。毕竟若非没有原因,她怎么会无缘无故带那么个九岁大的孩子回魔宫中。不过放心,在她离开之前,她会安排好他的。

“我说过,我在暂时护着你,直到你与他们汇合为止,你没必要还……”独孤系听夭华说选这里是为了留一条后路,不由侧头看向夭华,看来她还是不信任他。

夭华确实有一点,因为她已从不轻信任何人,即便是刚刚救了她的人,不过话当然不会直接这么说,“留一条后路总是好的。如果你不介意,就随本宫一起买一艘船,到船上等,如何?”

“我还是那句话,会暂时护你,直到你与他们汇合后再走。”

“那好,走吧,买艘船去,不过有言在先,本宫身上可没有带银子,本宫出门向来不带这玩意。”

“那你准备怎么买?”独孤系身上倒是有点银子,买一艘岸边的这种简陋船只应该不成问题,对于夭华的忍不住反问了一句。

“你难道不知道魔宫向来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的吗?”

“老宫主在世时,可是十分管束魔宫中人,所以魔教与江湖虽势不两立,可也没有隔三差五厮杀。”

“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可是本宫掌管魔宫,阁下与世隔绝太久,是该出来好好在外面走动走动了。怎么样,有没有后悔救了本宫这么个大魔头?”夭华似乎故意这么说,话中隐约透着一丝试探性,但又不甚明显,不易听出。

“救你不过是受你父亲所托。魔宫现在你你手,你要如何都可以,只希望你最好别玩火*才好。”

夭华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从独孤系的这句话中不难听出,就算魔宫再怎么样,她再怎么样,他也应该不会插手,来武林中人那套什么冠冕堂皇除妖降魔的做派,这样他们日后至少不会兵戎相见,也好。不过,若真哪天兵戎相见了,她也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岸边的船只上,有几艘还有人在,但看样子也准备回去了。

独孤系给了双倍的银子,随意选了其中的一艘,再附加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让船夫驾船在河中一夜。

船夫见有这么多钱,完全够他买一艘新的还绰绰有余,自然满心欢喜答应,就请独孤系与夭华上船,划动船只到下游一点的河中央等候。

河很宽,即便处在河中央,左右两边距离河岸也远有近百丈之远,夜幕下几乎看不到左右两边的岸。

深夜的河水,有些湍急,河面上也有些小浪。船夫按要求在河中央停下来。远远看去,船内的火光犹如一点小小光亮亮在漆黑的河面上。

不多久,历经河水拍打的船只开始慢慢渗起水来。

卖了这艘船给独孤系,并充当船夫的人,不但察觉到了,也一早就知道,因为岸边所有船只几乎都已经事先做了手脚,不管独孤系选任何一艘都是一样。这是按照薛三的命令做的,他们这些人也并非真的村中的人,而是按薛三的吩咐提前来这里做准备的另一拨人中其中几人。至于另外的人,则在其他不同的地方准备。可以说,这条河的任何一处都已经有人在等着独孤系与夭华两个人。

这时,一艘亮着火光的大船从上游一路下来,好像是连夜赶路的,“恰好”经过此处。

船夫一眼看到后,立即一脸慌乱地朝船内的独孤系与夭华道:“哎呀,不……不好了,船只渗水了,还越来越大……这样下去船只会沉的……怎么办……怎么会这样……”说着,眼见旁边经过的大船,船夫急急忙忙朝大船大喊了一声,希望对方能停下,载他们一程,先将他们送回到岸边,感激不尽。

经过的船只上的船夫听到后,进船舱请示了一下舱内的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薛三。

薛三有意用这样的方式来接近接近独孤系,他倒要亲自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到了这一刻,如何还能不知独孤系的身份,这个当年在江湖中原本响当当的人物,私底下却与魔宫有牵连,还做出掳人这样卑鄙无耻的行为,之后又隐居至今,若非这次亲眼见到,还真是想不出竟会是他。

独孤系顺着船夫说的看去,确实渗水了,也确实越来越大,没想打自己竟选了这么一艘破船,接着只听船夫对旁边经过的大船大喊,大船上的人进去请示了一下后就马上有回复了,一边向他们靠近,一边请他们上船。

独孤系站起身来,走出船舱,沉默了下后看向夭华,“走吧。”

夭华点头,也从船舱内走出来。

没多久,三个人便一起上了大船,大船内的人请三人进舱内一坐,他们公子已命人准备茶水给他们三人“压惊”。

独孤系点头,准备亲自道谢一番,毕竟对方怎么说也算是救了他们,这是江湖上应有的礼貌。

夭华淡淡的笑了笑,一袭红衣被风吹起,表面上平静如初,看不出什么。

船夫没有动,表面上十分心痛的看着自己那艘渐渐沉默的船,实则是薛三早有吩咐,今夜任何人不许进入船舱打扰。

当夭华与独孤系一起走进去的时候,只见明亮宽敞的船舱内,一派素净雅致之色,一个一袭藏青色锦衣玉袍的年轻男人坐在那里,正品着茶,袅袅白色的茶气从杯中散发出来,在烛光下微萦绕着他,虽还没有任何言语,但举手投足间已给人一种温雅的气质,俊美丝毫不亚于容觐,甚至不亚于唐莫,浑身上下似有一股悠悠茶香,一个好似书香门第内的如茶一般的男子。但不知为何,夭华竟直觉这个男人不简单。

薛三不徐不疾地朝进来的独孤系与夭华看去,目光平静无波,“在下姓‘古’,名‘易’,经商回程途中经过此处。”古乃是他母亲的姓氏,或许可以说古易才是他真正的名字,“二位不必客气,也不必拘泥,请坐吧。”

------题外话------

更新晚了一点,抱歉!晚上还有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