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六十四章 凭什么?就凭你吗?

乌云通过判断黑衣人的脚步声,如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一样跟上前方的黑衣人,尽管那声音很轻。

至于血肉模糊的手掌,乌云一点也不在意,好像根本不是伤在他身上,甚至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痛似的,另一只手则早已经松开了夭华的手腕,好像那手腕是什么“脏东西”,一刻都不想多握。若非刚才情况实在紧急,没有其他办法,他也根本不愿意与夭华靠近半分。

夭华揉了揉恢复自由的手,尤其是被乌云握痛的手腕。

而在揉的过程中,夭华将涯底的一切都不动声色地收入眼底,没有想到黑衣人会在这里等候。

眼下,尽管黑衣人身受重伤,但还有一朵这么厉害的乌云,她几乎没有一点逃离的可能性,更别说把握了。要是还硬逃的话,只会得不偿失。

眸光流转了一圈后,夭华从容不迫地在后面跟上去。

阳光下,夭华一袭红衣虽染了些尘土,但并不损丝毫,也半点没有“阶下囚”的样子。

乌云一边跟上前方带路的黑衣人,一边自然也有留意身后的脚步声,量夭华也不敢逃。当然,如果她非要不自量力自作聪明的逃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他定会让她好好体会体会什么叫“自讨苦吃”。

片刻后,落在几人后方的万丈悬崖,悬崖中上部的洞口上方的半部分轰然坍塌,岩石若泰山压顶般轰隆隆倒下来,震耳欲聋,使得整个崖底的地面都震动开来,飞鸟野兽惊慌四散。

夭华边走边淡淡地回头看去一眼。

时间流逝……

也不知具体走了多久,中毒无力的夭华,略有些走不动了,也不想走了,在后面渐渐放缓下速度道:“祭司大人,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不知道你到底要带本宫去哪?”

“跟上,别让我动手。”乌云没有回答,察觉到夭华的速度放慢了下来,冷声警告。

夭华不为所动,还是继续放慢自己的速度,有意拖延拖延时间,因为刚才一路走来的沿途上她已不动声色地留下记号,就等着容觐唐莫等人发现记号后找来。

乌云看不见,没有察觉到,但想想也知道夭华绝不可能那么乖,定然有小动作,至于这个小动作是什么并不难猜测,“看来,你真的是要人动手才行了。影,把孩子给我,押着她走在前面。”

走在前面带路的黑衣人听到,立即转回身,往回了走几步,将小奶娃交还给乌云后就走向夭华。

黑衣人直到现在还蒙着面,脸上的黑巾从没取下来过,从始至终只露出一双没有任何温度,几乎不会怎么转动的黑眸。夭华一直看在眼里,在乌云对黑衣人吩咐的时候就已停下了脚步,如今再眼见黑衣人朝自己越来越近,立即一改前一刻的语气莞尔一笑道:“祭司大人又何必如此当真。那好吧,本宫后面继续跟着就是,绝不会拖累了祭司大人‘赶路’的速度的。”

乌云不为所动。对付夭华,说出的话就要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不然,夭华只会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不会长记性。

黑衣人听夭华这么说,回头看了一眼乌云,没见乌云改变命令,就一把扣向夭华的肩膀,尽管身受重伤,还没有好好地休息跟调养过,但也绝对好过中毒的夭华。

夭华连忙一个侧身闪躲了一下,要是以往,就算黑衣人的武功再高,自己也绝对十招八招就将他给解决了,看来乌云是来真的了,“祭司大人,定要如此不可?这可会让本宫很没有面子的。”

“你还有面子吗?”乌云更加不给面子的冷笑一声,背对后方的夭华与黑衣人,没有回一下头。

夭华挑眉。好吧,自从一朝成为这朵该死的乌云的阶下囚后,就再别提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以退为进道:“那好,就如祭司大人的意,本宫在前面带路就是,还望祭司大人在后面跟好了。”话落,夭华越过黑衣人就当先一步走到最前面去,步伐沉稳。

黑衣人就要再动手,因为乌云的命令并不是简单的要夭华在前面,而是要他押着夭华,不过只见乌云在这时头也不回地朝他摆了下手,示意他不用了,让他在夭华后面跟着。

黑衣人领命,快步跟上去,与前方的夭华保持三步的距离,将夭华监视在眼中。

乌云依旧通过声音来判断,带着小奶娃缓步跟在最后面。

小奶娃仍香香甜甜地睡着。

此时,太阳西移,已差不多过了正午时分。

夭华边走边继续将周围的一切都收入眼底,刚才走在最后还可以暗中留记号,现在有两个人在后面监视着,尤其是乌云这厮,记号自然是不好留了,也没机会再留,还浑然不知乌云现在已什么都看不见。

忽然,乌云敏锐地察觉到一丝很细微很细微的声音,有人在后面跟踪。而从声音中可以判断出,对方只是一个人无疑,但不管是武功还是内力,都相当不弱。至于到底是谁,察觉到声音的乌云暗暗用排除法略一排除后,转眼间已断定得*不离十了,没想到他竟会追踪到这里来,真是找死。

后面跟上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快马加鞭赶来,最先进入迷失森林,然后与唐莫东泽等人一起成功穿过迷失森林的那个中年黑衣人——独孤系。当日,穿过迷失森林进入了里面后,接过一番查找,一路往前,明明看到前方的竹屋了,却在眨眼间被困入了迷阵。

后来,迷阵被破,他在周围的地方都找了一阵,可什么也没有找到,就连唐莫与东泽也不见踪影,幸好最后意外地看到有东泽的人押着卓池往一个方向而去,不知道中间分开的这段时间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会变成这样,因此他没有现身,只是在后面悄然跟了上去,最终一路跟踪到瀑布那边,远远地看到了瀑布那里的情形。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现身,准备再看看情况。

再后来,双方打了起来,东泽带着一袭红衣的夭华趁机进入了瀑布后面的山洞,与唐莫交手的乌云紧接着进去,之后东泽被打了出来,唐莫与容觐再跟着进去,没有多久也退了出来。原先与容觐交手的黑衣人在这时趁没有人注意,一个人转身悄然离去,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就在后面跟了上去,毕竟瀑布这边有唐莫、容觐与东泽在就够了,不少他一个。

黑衣人身受重伤,一路上走的都很辛苦,也很慢,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跟踪。

他一路跟着黑衣人来到了这万丈悬崖的涯底。

过了很久后,直到第二天白天,突然见乌云带着小奶娃从崖壁上面下了来。他看着,知道自己跟对了,瀑布后面的山洞还有别的出路,这条出路正是对着这里的万丈悬崖的,可并没有看到夭华的身影,这也就是说夭华还在上面,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当时,他原本就要上去救夭华的,可没想到乌云接着将手中的小奶娃交给了黑衣人,自己就又上去了,看来很有可能是去带夭华下来的。他若一道上去的话,到时候只会在上面两方交手,耽搁时间,使得情况更为不妙,最后决定仍在下面等着,看看接下来的情况再说。

果不其然,没有过多久,乌云真的带着夭华下来了。只是,这次下来与带小奶娃下来的时候似乎有所不同,明明带小奶娃下来的时候乌云看上去还挺轻松的。不过,这丝不同,他暂时还分析不出究竟是何因,不知道是不是乌云后面上去的时候在上面受伤了。之后,只见三个人马上离开了涯底,黑衣人在前,乌云在中间,夭华走在最后面。

他继续在后面跟上,距离离得比较远,避免被乌云察觉到。

乌云再走了两步后停下,但并没有回头,对着后方开口道:“阁下跟了这么久,也该累了。怎么,还不准备出来?”

独孤系有些意外,没想到他都已经离得这么远跟着了,竟还被乌云给察觉到了。对于乌云,他几乎没有怎么接触过,在此之前也没有怎么见过,但当年魔宫老宫主还没有死,偶尔出魔宫前去看望隐居的他,与他品茶对弈的时候,有听魔宫老宫主提起过不少,说这个人太过城府,为人太过狠辣,也很有手段,武功甚至已在他之上,他之前都看错他了。若没办法除了他,他终有一天会被他取而代之,他这个魔宫宫主的位置也不是做得很安稳,但不得不说,他很欣赏他。如果他唯一的女儿夭华还是非要留在名剑山庄中,不愿返回魔宫继承他的位置的话,让魔宫落入乌云手中也不失为一种方法,至少魔宫不会败掉。

另外,魔宫老宫主也曾拜托过他,说他万一不幸,剩下夭华这个女儿,若夭华有意外的,还请他出手一救,这也是他如今会亲自赶来这里与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后来,魔宫老宫主突然去世,这个消息来得很突然,他知道应该与乌云脱不了干系。当他秘密前往魔宫送魔宫老宫主最后一程的时候,夭华已经在魔宫中。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夭华,这个时常被魔宫老宫主挂在嘴边,却很少回魔宫,很少跟随在魔宫老宫主身边,也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有些神秘的唯一女儿。

而对于夭华,尽管魔宫老宫主常挂在嘴边,但对于有关她的具体的事,魔宫老宫主却很少提。

在乌云的声音落下后片刻,独孤系从暗处缓步走出来,飞身上前。尽管已是隐居多年的人,尽管与魔宫有牵连,已算不上真正的清清白白的武林中人,但仍不失大侠前辈风范。

夭华因中毒,武功尽失,再加上独孤系武功高深,以致并没有察觉到什么,直到听到乌云的话,回头看去,果然是他。在昨夜初见到赶来的东泽,听东泽描述他外貌的时候,她就已经肯定他的身份了,当时故意对东泽说不知道,只是为了遵守对自己父亲的承诺而已。现在,亲眼看到了人,他看上去与七年前前往魔宫送她父亲最后一程的时候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看来这些年的隐居生活对他来说过得还不错,真的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为了她出山。

夭华看着,没有说话。

黑衣人影身受重伤,所以也一直没有察觉到有人跟踪,听到乌云的话后回头看去,一眼看到现身的独孤系,整个人立即戒备起来。

乌云冷笑一声,仍旧没有回头,“多管闲事的人,往往是没有好结果的,尤其是在我的手下。”

“我今日只要你放了她,仅此而已。”独孤系面不改色,意图很明确。

乌云又是一声冷笑,“凭什么?就凭你吗?”

“我不喜欢废话,也不喜欢白走一趟。今日,你要离开可以,必须留下她,否者哪也别想去。”多年未出山,此次出来当然不是白出来的,孤独系说话的声音不变,面色不变。等救了夭华后,他会马上离开,继续过之前的隐居生活,不会在江湖中走动。

乌云轻止不住“哼”了一声,真是不自量力,好大的口气。

与此同时,后方的暗处,其实还有一人跟着,竟丝毫没有被乌云察觉到。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薛三。

能让薛三亲自前来,并亲自跟踪一次的,这世上恐怕也只有乌云了。不过,他并不是为了乌云而来,而是为了今时今日终于现身出现的独孤系。银质的面具严严实实地遮挡了他的脸,让人丝毫看不见他此刻脸上的神色。

------题外话------

今晚更新少,明天上午补上一更,亲亲们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