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92.192慕容莫问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为他守身如玉

常江认为女人不能纵容,要不然她的心永远都定不下来,尤其是心有所属的女人。

云玉湖不明白这“欺负”的内涵,她担心得不得了。

“常花花,万一辙哥哥伤了璇姐姐怎么办?”

说话间,她脑海里浮现出宇文辙杀人的场景,一颗心顿时揪了起来,提着裙摆想要跑出去支援周璇,奈何,常江一把拽住了她的小胳膊。

“小玉,你想不想你璇姐姐和辙哥哥给你生个大胖小子来玩玩?凡”

云玉湖不明白常江为何这般说,瞪着黑白分明的双眸,不解地看着他。

常江妖娆的桃花眼一勾,笑意十足謦:

“想,就别去。”

云玉湖虽然云英未嫁,可毕竟从小被常江带着没少去风月场所,所以她终于反应过来常江所谓的“欺负”并非彼“欺负”……

刹那间,云玉湖白皙的小脸绯红一片,她白了常江一眼,没好气地说:

“无耻!常花花,你以为辙哥哥跟你一样恶心啊!辙哥哥是君子,他才不会强人所难呢!”

“傻!他们是夫妻,哪有什么强人所难不强人所难的呀!”常江刮了刮云玉湖俏皮的鼻子,笑容是要多坏有多坏,“更何况,男人都是一样的!我就不信辙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常江说对了,宇文辙不是柳下惠。

他毫不温柔地扛着周璇来到他一贯落塌的那间房,一脚踹开大门,将周璇扔到床上,毫无温柔可言。

周璇迅速起身,想要离开,却被他高大的身影挡住去路。

他盯着她,仿佛盯着猎物的苍鹰,眼中的怒火仿佛惊涛骇浪一般,席卷而来,将周璇牢牢的包围。怒是另一方面,除了怒以外更多的是欲……

周璇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慌了!

逃!

必须逃!

她猫腰,企图从他的包围中跑走,然而宇文辙的速度却比她还快,他仿佛早已洞悉她的行为一般,总能先她一步做出反应,将她整个人困住!然后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一张脸冰冷无比,眼神似刀……

这样的宇文辙太可怕了!

不管了!

豁出去了!

周璇一心想逃走,所以发动内力,使出了武功,这是她修炼多日的成果——《凌波神决》第一层,凌波甩柳……

周璇使用这一招的时候终归还是考虑到宇文辙不会武功,只发动了三层内力,她原先的意图只是想逼他退后,然后趁机逃走,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自认为威力十足的一招根本就没法撼动他。

宇文辙,他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逼近她。

这一刻,周璇的心猛地一缩,她突然意识到一个事实:

宇文辙,他会武功!

“宇文辙,你又骗我,你明明说过你不会武功的……”周璇低着头,莫名地难受。

宇文辙是没想到周璇会对自己使出武功。

他费劲千辛万苦,差点搭上性命替她打开筋脉,助她习武,却没想到她学会武功之后第一个对付的就是他自己……

心痛!

好似有一把刀一下一下地挂着他的心一般……

他看着眼前这个眼中全是疏离的女子,轻轻地问:

“周璇,本王骗你又怎样?难道大魏例律有哪条规定本王不能骗你吗?”

听到他这句话,周璇的心寒凉一片,她觉得自己莫名地可笑!

是啊!

他要骗她,那又怎样?

是她自己傻,居然企图把宇文辙当朋友!

朋友?

在他心目之中,她一直是仇人之女,怎么可能是朋友呢?

她真的是太天真了!

眼睛突然很酸,好似有温热的液体缓缓流淌而出,顺着脸颊一点点地往下流淌……

咸的!

是泪水吗?

周璇没哭,她只是在流眼泪,不断地流泪……

那泪水落到宇文辙的手背上,滚烫的!

他的心猛地抽了一下,一颗心顿时又软了。

哎,哎,哎……

心软!

不该心软的!

可是谁让他见不得她流泪呢!

这丫头,迟早是要将他脾气都磨光的!

他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抚上她挂着泪水脸蛋,眼里满是心疼。

“乖——不哭了!跟个小花猫一样,丑死了!”

他言语温软。

“别碰我!”

周璇下意识地去躲。

偏偏这个男人虽然语气温软,性子却是无比霸道,指腹不容拒绝地抚上她白皙的小脸。

“别碰我!”

周璇歇斯底里地喊了一声,她伸手去挥他的手,突然间,似乎有什

么东西从她的袖子里滚了出来。

是一支玉做的短笛,落在被褥之上。

周璇先是楞了一下,想要伸手去捡,一支骨节分明的手已先抓住那只短笛。

玉笛在他的手里熠熠发光,是好玉。

上好的玉。

可吸引宇文辙的并非玉笛本身,而是上面的字: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八个字,分作两行,若行云流水一般飘逸,却又刚劲有力。

宇文辙感觉自己的呼吸滞了一下,然后那好不容易被他压下去的怒意顿时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席卷而来。

青青子佩!

好一个青青子佩!

不用问,他便知道这笛子是谁给她的!

“宇文辙,给我。”她说道。

宇文辙没有任何动作,他只是低头,静静地凝视着手里的那只短笛,目光阴鹜,好似手里捏着的不是笛子,而是一件让他厌恶的东西。

“宇文辙,把笛子还给我好不好?”

周璇急了,她看到宇文辙手上的青筋“突突突”地跳,仿佛随时都要将笛子捏碎一般。

宇文辙看着周璇焦急的样子,一颗心不断地下沉,眸中冷光不断。

怎么刚才不见她用这么和缓的语气同他说话?

就因为这破笛子?

不!

不是因为笛子,是因为送她笛子的人!

“想拿回去?”他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求我呀!”

求他?

周璇蹙眉,她倔强地把连别到一边去。

“不求?”宇文辙冷笑一声,“看来这笛子对你来说也不是这么重要嘛!那就扔了好了!”

他扬手。

“不要!”

周璇连忙抱住他的手。

“不要扔!求求你……”

纵使完全不愿,她还是说出了一个“求”字,而那漂亮的眉心早就皱到了一起,打结了。

“宇文辙,还给我好不好?”

周璇那双总能牵动宇文辙情绪的双眸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带着乞求。

宇文辙觉得胸口好闷,血气直冲到脑门上去了。

他知道她虽然外表温柔,但内心却是倔强,绝不轻易求人。

可如今,她却开口求他,为了一个破笛子!

宇文辙知道,若她不求,他倒不会对这笛子做什么,可如今她这么一开口,他倒非要把这笛子摔碎不可了。

这一刻,他手里的不是笛子,是慕容莫问。

宇文辙咬着牙,血气让他的眼发红:

“周璇,你都已经嫁给本王了,还带着他给你的笛子干嘛?还想着有一天离开本王嫁给他吗?”

“不是这样的,是……”

周璇皱着眉,想要解释,却无从解释。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带着笛子,或许只是一种习惯吧……

“是什么?是说呀?本王等着你解释呢。”

他的声音传过来,带着愤怒,他低头看着周璇,心里堵得慌,他需要一个答案,哪怕只是一个哄他骗他的答案,他的心里也会舒服一点。

然而,周璇咬着唇,皱着眉,无言以对。

真残忍呀!

竟连哄骗一下他也不愿意!

周璇一直低着头,手指头不断地交--缠着,无比纠结,直到“叮——”的一声,传来,她方才猛然想到什么,双手下意识握紧,瞳孔一缩……

一切都来不及了!

那笛子早已落地摔得粉碎。

碎了!

就这样碎了!

周璇没有想到自己珍藏了这么多年的笛子就这样碎了。

那是他亲手做的笛子。

她还记得五年前,他把笛子交给她,无意中,她触到了他伤痕累累的手。

慕容莫问有一双完美无瑕的手,每一根手指都仿佛玉做的削葱,可那一刻,她却发现那原本漂亮的手上布满了伤痕。

她好心疼。

他却漫不经心地说:

“我看你需要支笛子,便尝试着做了几支,无奈手太拙,只有这一支勉强能入了眼,青青吹吹看,看能不能吹出曲子来。”

笛子她吹了,音色非常好。

她知道慕容莫问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他要么不做,要么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他本是不会做笛子的,如今能做到这个地步,可见他做的不仅仅是“几支”……

难怪手会伤成那样。

“其实笛子可以去买的……”她小声地说。

“今儿是你生日,你我认识这么久,我却从未送过什么,第一次送你礼物,自然是要亲力亲为的,如此方才显情谊。”

那黑衣男子逆

着光,淡淡地说道。

周璇当时惊讶极了,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的生日。

这笛子对周璇来说非常重要,它不仅仅是慕容莫问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也是她穿越到这个世界这么久收到的第一件生日礼物……

周府大院,她不过是一颗无足轻重的尘埃,谁会记得她周璇的生辰呢?

若非王氏曾提过,偏偏自己又生得过目不忘的记忆,只怕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了!

可是慕容莫问却知道,虽然她从未跟他提过!

她知道他是真的有心……

那一刻,尽管他逆光而立,眉眼之间依旧是寒冷似冰,可是周璇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如今,这第一份生日礼物却被摔得粉碎,碎成了渣滓。

周璇跌跌撞撞地走过去,低头看着那依旧晶莹剔透的碎玉,突然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双腿一软,整个人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这个夜,静谧有美好。

天空的圆月毫不吝啬地给人间洒下光芒,调皮的星子在天空中眨着眼睛,窥视着人间。

人间,万家灯火,树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

可雁回楼后院却传出了一阵凄惨的哭声。

周璇哭了,完全不顾形象地哭了!

她从来没有这样放肆过自己的情绪……

声音幽幽的,带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悲伤,每个人听了都会不由自主地感染上感伤……

云玉湖的小手掌捏得紧紧的。

“辙哥哥到底对璇姐姐做了什么?”

她咬着银牙,冲出去,却被常江拎了回来。

杨墨瞳听到这个声音,也皱起了眉头,她站在漆黑的夜里,偷偷打量着那扇紧闭着的房门。

她清楚,主子最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哭了。

无论谁,只要在他面前哭哭啼啼的,他便会不耐烦地甩袖而去。

然而那房门紧紧地闭着,除了传出来的哭声以外,再没有见到别的。

那男子依然站在屋内。

杨墨瞳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该死心了。

怎么能不死心?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他身边,做了这么多努力,都没有让他多看自己一眼,而周璇来到他身边不过数月,却能轻易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破例……

爱情总是这么无奈!

这话不仅仅是对杨墨瞳,对宇文辙来说,也是一样的。

屋内,他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周璇梨花带雨、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伸手去触碰地上的残玉,企图想要将它重新拼凑成一支笛子。

宇文辙一股子的火自心地“腾——”地升起,他走过去,一脚将她拼凑在一起的笛子踹飞了。

好不容易凑到一起的碎片再次分离,朝着各个角落飞去。

有的滚到了床底下,有的滚到衣柜底下,有的孤零零地飞到墙角,还有的更加碎了……

“宇、文、辙!”

周璇抬起头,美目中喷着火。

“怎样?”

他冷笑一声,挑衅地看着她。

无赖!

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无赖!

周璇不想理会他,她起身去寻觅被他提到角角落落里的碎片,将它们一片一片地捏在手里,小心翼翼的,仿佛对待稀世珍宝一般。

宇文辙看着她的背影,一双眸子更似极地里出来一般:

“周璇,你可真够有出息的!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叫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你就算把这笛子拼起来了又能怎么样?难道就能掩盖慕容莫问背叛你的事实吗?”

他的话好似一把利剑,狠狠地捅到她的胸口,将那尚未愈合的伤口伤得体无完肤。

“不……他没有……”

周璇不断地摇着头,也咬着自己的嘴唇,从齿缝间艰难地吐出四个字。

“没有?”

宇文辙冷笑,他没想到这种时候,周璇竟然还这么维护慕容莫问。

慕容莫问!

慕容莫问!

这些日子来,这四个字就仿佛一根刺,刺到他的心里。

他一直都避讳提起,怕提起了她会伤心,会难过……

孰不知就在他小心翼翼,生怕伤害到她的同时,她却时时刻刻将他带在身边。

讽刺呀!

莫大的讽刺!

“凡事只要涉及本王的,你不闻不问就往坏的方向想;而换了慕容莫问,哪怕是罪大恶极,你也不愿意相信……周璇,为什么你这么偏心?”

他看着她,目如死灰。

周璇没想到宇文辙会将他自己与慕容莫问比,她看着他,想要解释:

“你和他不一样……”

“是

啊!不一样!”宇文辙冷冷地打断她,眼中带着嘲讽,“当然不一样了!我宇文辙就算再不济,也不会背叛自己的爱人!哪像他,这边让你为他痴情默默、要死要活,而那边却跟别人风--流快活……”

“宇文辙,我不许你这么说他!”

周璇的眉心完全拧在一起,她不断地摇头。

不!

慕容莫问不是这样的人!

她知道,期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是那么追求完美的一个人。

在他的概念里,即便是爱情,两个人都要是初恋,才能完美……

他的眼里是容不下沙子的!

他怎么可能会在爱情中做出背叛的事情呢?

在周璇看来,就算此生与那男人无缘爱情,可他依然是她的恩师,是给过她温暖的人,她不容许别人诋毁他,尤其那个人还是宇文辙……

可是在宇文辙看来,却不是这样的!

在她看来,周璇是冥顽不灵,执迷不悟,痴心不改地还爱着慕容莫问。

他嫉妒!

他不明白为什么慕容莫问背叛了她,她还对他死心塌地!

周璇,你有什么爱吗?

你的爱为什么全给他一个人,为什么就不能分我一点?

他嫉妒得发狂,所以不惜以恶毒的语言去中伤他心中的那个人!这一刻,他急迫地想要让她看清楚事实。

“周璇,如果慕容莫问没有跟别的女人上-过-床,他会有一个三岁的孩子吗?哼——说不定还不止一个呢!止不准夜--夜-春-宵!你不会傻傻地以为他只有你一个女人吧……”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通过空气,在屋内来来回回不断地回荡着。

空气在这一刻凝固了。

宇文辙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一向淡然的女子,此时此刻,她的双眸被怒火燃烧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怒意。

宇文辙看着周璇,露出一抹笑,那是怒极反笑。

“周璇,你居然打本王?你不要命了吗?”

他说前半句的是时候语调是轻柔的,可是到了后半句,却已是暴怒,几近乎歇斯底里。

“周璇,你真以为本王不敢对你怎么样吗?恃宠而骄了?”

这一次,怒火如同狂风暴雨,席卷而来,他发了狂,毫不温柔地将她从地上拽起,然后开始扯她的衣服。

周璇奋力挣扎,却听到他嘲讽的笑。

他说:

“何必呢?慕容莫问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为他守身如玉,傻不傻呀?说不定他现在就在哪里同哪个女人风--流快活呢!”

他说:

“他不忠,你不义!你应该报复他也去找别的男人才对呀!本王就牺牲一下,帮你一把好了……”

他的声音里全是嘲讽,双手则是残忍地将她身上的衣服扯去。

那美好的身体本应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但是只要一想到曾经还有别人看过,他就连呼吸都觉得难受!

***

乐乐:谢谢Raincouver的红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