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26.坑深126米:晚安,我记得你不喜欢男朋友陪其他女人逛街

乔染寄人篱下,楚可混迹娱乐圈几年,都是擅长看人脸色和揣测情绪的人。

两人几乎同时给晚安打招呼。

“慕导,”

“顾太太。”

乔染看她踩着高跟鞋,化着淡妆的容颜温凉美丽,穿着市面上新款的衣裙,一派优雅素净的名媛做派凡。

她身上带着淡淡的疏离感,乔染不敢主动的搭话。

楚可同样快速的打量过晚安,眼角微微的扬起,却是谦恭的笑问,“顾太太是要一个人吃饭吗?謦”

夫妻同在一栋写字楼,又是新婚燕尔。

当然,究竟有没有结婚只有他们当事人知道,即便有戒指。

晚安侧过脸,含笑的眸对上她的眼睛,温凉又不容侵犯,“一个人吃饭,很奇怪吗?”

楚可面色一僵,仍是笑道,“当然,毕竟顾总日理万机。”

晚安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倒是看向安静立在角落里的乔染,扯出了笑容,“乔小姐,你去吃饭吗?”

乔染一愣,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是的,”顿了会儿,她还是主动的问道,“慕导,你一个人的话要一起吗?”

晚安点点头,“好啊。”

电梯里的十几秒,晚安几乎都没有主动搭理楚可,倒是乔染秉着礼貌在出去的时候还是打了声招呼,“楚小姐,下次见。”

出了写字楼,乔染主动的问道,“慕导,你想在哪里吃?”

晚安回过神来,“啊……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就在附近吃吧,街对面有家中餐厅一般剧组和GK很多职员都会过去吃,味道和价钱都不错。”

“好啊。”

乔染其实有些不好意思,她知道慕导先是千金小姐,后来嫁给顾南城更是一等一的显赫富贵,应该很少去那么平民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特意迁就她。

她们一起过了人行道,推开玻璃门走了过去。

晚安其实来过几次,偶尔跟剧组的人一起吃午餐。

正在看位子,迎面有两个年轻的女人走了过来,晚安心不在焉的没有注意,倒是乔染很敏感,一眼看到那两人似乎就是冲着这边来的。

就要擦肩而过的瞬间,乔染眼疾手快的拉住晚安的手臂将她拽到了一边。

如果她不拉扯这么一下,晚安会直接撞上其中的一个人。

果然,两人停住了脚步,且狠狠的瞪了乔染一眼,明显的怪责她多管闲事。

乔染蹙眉,“你们干什么?”

晚安收回视线,抬眸看着她们,抿唇没有出声,但眼神温凉逼近冷漠,绯色的唇瓣轻轻扬起,嘲弄,“找茬?”

“顾太太怎么会来这么不上档次的餐厅吃饭?”两人年纪很轻,打扮时尚,已经很凉的秋天还穿着不过膝盖的短裙,“是不是做了什么被顾公子抛弃了。”

说话的声音不算低,足够周边的几桌客人听到。

晚安睨了她们一眼,没有出声,拉着乔染就要离开。

两人一左一右的挡住她们的去路。

明目张胆的挑衅。

乔染有些不安的看着晚安。

“如果叫你们来的是陆笙儿,那就告诉她,我们之间用这样的方式较量实在是下作得让我不想奉陪,如果是顾公子,那也转告他,倘若陆小姐回心转意想投入他的怀抱他想甩了我,跟我说一声就是了,我素来喜欢有事说事,嘴巴可以说清楚弄明白的事情非要整得太恶心的话,我难说不会胡搅蛮缠。”

温凉嘲弄入骨的眼神就带着三分倨傲气氛清冷斜睨了过去,似笑非笑,“不过我看你们这种的好像不大够那两位的级别,是不是收到了什么消息来我面前膈应我想向谁邀功的?”

她身上蓄着某种无形的气势。

不是外放的气势凌人,而是由内而外的淡静笃定,寻常人无法跟她对峙。

最后,她轻描淡写的抛下一句,“你们确定自己能膈应我?”

乔染看着对面两人的脸色变了又变,然后越来越难看。

她看着她同样年轻却凉薄倨傲的眉目,有几分走神,倒是忘了,她是曾经安城公认的第一名媛。

晚安轻佻了下唇角,淡淡的道,“乔染,我们走。”

她半点没有退让和闪躲,擦过去的时候甚至直接撞上了对方的肩膀。

在餐桌上,晚安接过服务生手里的菜单,低头看着上面的菜名表情正常,好像刚才的争执完全没有发生过。

乔染为她倒了一杯温水,小心的问道,“慕导,你没事吧?”

晚安不客气的接了下来,仰头喝了半杯,“有事,我心情不好,很不爽。”

乔染没想到她是这反应,先是一愣,随即反而觉得她比看上去的可能更好相处,没那么疏淡和高高在上。

她笑了笑,“刚才她们好像真的是来找茬的……我遇

见过这种,”乔染就差没竖个中指点赞,“秒杀,她们以后估计不敢来sao扰你了。”

高涵也是这种来势汹汹的德行,但是她一般不会正面交锋,或者说不敢。

晚安一边慢慢的喝着水,一边淡淡的道,“我最好的朋友以前说过,有些贱人纵容起来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她们在你身上找到一次存在感,就会跑来刷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

那还是高中时代了,长得太漂亮又个性张扬的女孩注定招同性的嫌弃,虽然她觉得绾绾也没碍着谁的生活抢了谁的男人,但就是有一***的苍蝇找上门来想膈应她,当然,也有那么一部分是来膈应她的。

大家似乎总觉得能跟盛绾绾那样的人做朋友不是心机婊就是心机婊。

她被脑补出来就是那大观园的薛宝钗,八面玲珑伪善聪慧。

天知道她们明争暗斗是对方眼里多少年的眼中钉肉中刺。

她其实也瞧着那张太漂亮的脸蛋和她张扬的德行碍眼了很多年,见一次就想踩一次。

晚安后来觉得她能跟盛绾绾发展成朋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暗地里成功的踩了她嚣张的气焰很多次。

做敌人的时候棋逢对手势均力敌,做朋友也就没什么自卑的情绪。

两人点了几个菜,把菜单交给服务生之后乔染才问道,“你和顾总……吵架了吗?”

吵架了吗?

晚安放下杯子,看了眼窗外的街道,又看了眼对面的写字楼,“夫妻吵架是常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他是不会主动招我吵架的。”

她三分飘渺的笑容夹在话语中,酝酿着自嘲,淡淡的道,“倒是我主动吵过。”

那次因为陆笙儿在南沉别墅过夜的事情,她断了一根理智的弦,直接骂了出来。

人都有某种程度上的倾诉的慾望,自从慕家和盛家出事后,跟左晔分手,找很多人借钱,被很多人拒绝,跟顾南城兜兜转转的结婚。

发生了太多事的事情,而她却连一个可以说话的对象都没有。

又大抵是见过乔染在叶家狼狈的模样,自然而然的生出了几分亲切感。

乔染想了想,道,“上次在影楼……我觉得顾总对您还是很好的。”

晚安垂眸,淡淡无声的撩起唇角,“有时候,是蛮好的。”

她的眼前浮现出四五十分钟前,他盯着她看的眼神。

前所未有的深与凉,像是审视又像是要把她拆解开扫描的分析。

她总有一种错觉,仿佛他下一秒就要上来质问她什么。

质问她什么呢?

她不曾质问他为陆小姐做的和要做的。

她以为他也懂,有些事情,他也没有资格质问她。

她让江树跟踪他手下的事情让他发现了吗?

即便是,值得他如此大动干戈?

她拾起桌面的手机,上面一片平静,没有未接的电话和未读的短信。

江树并没有联系她。

重新把手机放下,心脏仿佛被一团线密密麻麻的缠绕住,无法挣脱。

乔染轻声道,“慕导……我觉得夫妻有些事情如果能够说清楚,那就说清楚吧。”她似有生涩的忐忑,又有千山过尽的平静,“有些事情,时间长了就说不清楚了,尤其是时间长了,感情也变了。”

晚安看着她清秀标志的脸蛋,正想说话,搁在手边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

她抬手过去点开,来自左晔:

晚安,我记得你不喜欢男朋友陪其他的女人逛街。

下面附了一张照片。

——6000字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