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25.坑深125米:你放心,该有的交代他都必须给你

顾南城看着她的笑脸,眸眯了一度,薄唇逐渐的抿成一条直线,但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低声吐出一个字,“走。”

林妈今天早上煮了两碗饺子,端上来的时候还笑着道,“这是我昨晚特意包的,用的都是太太喜欢的馅儿,味道应该不错。凡”

林妈在这边工作的时间不长,发现倒是晚安的口味稍微有些刁钻,顾南城除去几样不吃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

晚安拿起勺子尝了一口,然后仰脸笑了笑,“好吃,林妈的手艺很赞。”

顾南城听着她轻软的嗓音,低眸慢斯条理的尝着碗里的饺子,略有波澜的心绪也轻易的被熨平了。

他没有让陈叔送,而是自己开车,晚安坐在副驾驶上,五官一片静谧的恬然。

车子在地下停车场停下,顾南城照例绅士的下车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晚安拿起膝盖上的包下车,反手带上车门,正准备转身就被男人锁进了怀里。

顾南城扣着她的腰往后退了一步,抵在豪华的车身上,她很快被困在一方天地中无处可逃,男人的气息包裹着她的呼吸,轻易令心头窒息。

晚安屏住了呼吸没有出声謦。

直到男人微微沙哑低沉的嗓音自头顶响起,沉稳辨不清楚情绪,“昨晚的事情,你不高兴?”

晚安的睫毛动了动。

唇畔划开无声的笑意。

昨晚的事情,是说他晚上临时出去,还是说回来了却不再和她睡一张床呢?

她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脸皮的女孩子。

她抿了下唇,微微一笑,“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下颚被男人的手指抬起,晚安被迫对上他湛湛的黑眸,较之以往愈发的显得深沉无法估测,像是不见底的漩涡,他淡淡的道,“晚安,你明白的。”

她沉默了几秒钟。

恬然的脸上是飘渺的笑容,“嗯,我明白,不明白的是你。”

晚安抬手掰开落在她下巴上的手指,让男人的手臂重新落了下去,末了,她抬起头在他下巴上亲了一下——今天穿的是高跟鞋,无需踮脚。

顾南城听她温凉婉约的嗓音清浅诉说,“我们认识的时日还太短,所以我给你时间,也给我们时间。”

她仰头看着他乍看英俊温淡的脸,眸色很清漠,挽起唇角,“好了,我去上班,不顺路就不一起走了。”

顾南城立在车边,长身如玉,一只手落进裤袋里,淡漠的视线看着她踩着高跟鞋离去的背影。

直到手机震动,他方才收回了视线。

拿出手机,接下,依然是温润淡漠的声线,“笙儿。”

“南……南城,”电话那段的嗓音忐忑不安,“有……她的消息了吗?”

他眉目未曾动,淡淡道,“在查。”

陆笙儿在那端沉默着。

良久,她才慢慢的开口,透着罕见的无力和脆弱,“如果……那我该怎么办?”

认识她这么多年,她极少脆弱,即便是当初从楼梯上滚下去摔断了手被医生判定再不能做钢琴师,她也未曾露出过这样的脆弱。

顾南城俊美的脸寒凉晦暗,颀长的身形散漫的靠在车身上,用没有平仄得冷清的嗓音陈述,“该怎么办,答案在你那里,笙儿。”

陆笙儿愣了愣,低声自嘲的苦笑,“我明白。”

选择是她自己做的,所有问题的答案也都在她自己这里。

半响,他低沉缓慢的声音方淡淡响起,“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你放心,该有的交代他都必须给你。”

男人的语调很平淡,陆笙儿听在耳朵里,竟然掀起一阵恍惚,熟悉而陌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是当初带着七分桀骜三分邪气的少年了,她竟毫无察觉。

眼前忽然浮现出他和慕晚安在一起的画面。

混乱的回忆穿插而过,纠缠着从童年到年少再到如今所有相交过的人,她心里像是一下倒了所有装着油盐酱醋的瓶子,五味陈杂。

…………

晚安到办公室的时候,乔染在看整部电影的年代背景,主角的身世成长,和拍摄所需要的场景。

就坐在格子的一角,模样认真而专注。

偶尔身侧有人跟她说话,她都显得很局促,脸上虽然始终带着笑容,但还是隐隐透出一股手足无措的感觉。

晚安走过去,把包搁在她的桌子旁边,她这才猛然的反应过来,抬头看见晚安,立即站了起来,“顾太……慕导。”

乔染注意到剧组的工作人员提起晚安时都是称慕导或者副导,于是还是跟着叫。

晚安温浅的笑,“这份工作,你愿意接吗?”

乔染的眼底露出星星茫茫的光亮,听晚安这么问忙不失迭送的点点头,“我想看看夏娆夏小姐的本人,那样我做起来可能更熟练。”

“好,没问题,我会跟她的经纪人联系看她什么时候有空,”晚安唇畔含笑,末了有些迟疑的问道,“你……老公和家里的人同意你出来工作吗?嗯,虽然我很喜欢你的风格,唐导也勉强满意,但是他有时候脾气很怪异又是完美主义……我担心他到时候要修改,会花掉你很多时间。”

乔染连忙摇摇头,“没关系,”她的双手绞在胸前,不自觉的,“我既然接受了自然会做好,至于我家里……”

她的眸色有些黯淡,表情却又平静,“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

晚安点点头,“那就好,接下来的工作剧组会有专门的人跟你谈,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找我。”

“好的,慕导。”

…………

中午,晚安忙完手里的事情,正握着手机在考虑是叫外卖一个人吃,还是打电话给顾南城叫他一起吃。

手指刚好落在顾公子三个字上面——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因为她是副导又跟唐初的关系很好,更因为GK上下都知道她跟顾总几度分分合合仍得盛宠,所以她有专门的办公室。

长腿迈进来的男人一身能滴出水的阴郁,晚安乍一看到甚至吓得手里的手机都跌落到了桌面上。

她认识他的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从未见过他身上如此翻腾明显的戾气。

这个男人向来温润内敛,真正的情绪不大于色显示出来。

她的心脏绞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了吗?”对上那暗黑却表面平静的双眸,“发生什么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他一副来找她算账的架势——甚至是没有通过电话,没有叫她上去,而是直接屈尊降贵从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降到七楼来找她。

他盯着她的脸,视线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包裹着她的呼吸,一双眼睛像是黑洞深处的漩涡。

有将近整整一分钟的时间里,顾南城就这么看着她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最后,他才收起自己的视线,淡淡的开腔,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吃饭了吗?”

好久以后,晚安再想起今天的这一幕,才恍然意识到在这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他思索考虑了多少事情。

又可能有过多少情绪的变化。

“还没,”她想缓解下气氛,问他是不是来找她吃饭的,但他疏淡的眼神让她开不了口,只能傻瓜般的坐在那里,等他说话。

顾南城确实开口了,他说,“我跟客户中午有饭约,过来看看你,”依然是低沉温淡的嗓音,“记得吃饭。”

她沉默了好几秒钟,还是笑了笑,“好。”

然后看着他毫无犹豫的转了身,拉开门便走了出去。

整个过程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和停顿。

等那扇门重新合上,晚安才发现自己的心头上仿佛落下了一块厚重的石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了,逐渐深重的钝,转为疼。

咬住自己的唇瓣,几乎要尝到血腥味。

在偌大的椅子里坐了几乎半个小时,她才低着脑袋收拾钱包和手机准备去吃饭——不管发生什么事,她总归是要工作和赚钱的。

差不多十二点半了,公司大半的人都出去吃饭了,晚安进电梯的时候乔染正巧看到她,忙把快合上的电梯门又摁开了。

晚安低着脑袋没有看见,等她走进去,后面又传来轻柔的一声,“麻烦等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