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九章 教训一下长官

战狼特种部队做为这次外围工作主要负责人,出了这么大事自然是要他们收场。

接到追捕吴登命令的他们立即出发,连基都没有回。

陈航调取各路段监控,看到吴登缓过来后,一脸血的悄然离开混战区,后然打劫了一辆出租车往北面逃。

“长官,他已经过了无人区。”无人区指偏野地方,路边没有监控可供查看。

靳成锐正在和朗睿通话,头也没抬的讲:“联系出租车公司,他们会有车子驾驶航线。”

“是!”

等陈航拿到那辆车的航线图,战狼小队用最快的速度紧追上去。

换上作战服的杨光和厉剑、韩冬、徐骅、陈航、刘猛虎坐在狭小的车内,背脊挺直,正襟危坐的注视对方,表面都镇静无事,心里却在想刚才那支神秘部队。

杨光用眼神问厉剑:血刺部队是做什么的?怎么从来没听过?

厉剑:不知道。

韩冬:没印象。

徐骅:从来没有过任何报道。

刘猛虎瞪大眼正坐着,更加不知道。

陈航动了动眼珠,示意她去问长官。

杨光咳了声,看向正在忙碌的靳成锐,想现在他们都是恋人了,问个事应该没事吧?但就算是夫妻,有些事还是不能透露的,可是不问又怎么知道这是不能说的?

杨光思来想去,抵不住心里的好奇,有些底气不足的开口。“长官,刚才那些是什么人?看起来好像很厉害!”

靳成锐斜眼看她,然后又扫了眼车里其他几个人,沉声讲:“不该问的别问。”

“是。”杨光垂下头,也没太伤心,毕竟早猜到结果的。

靳成锐看她垂头丧气像只没人要的小猫,也没有再说什么。他联系上乔,让他想办法把吴谋的资料给他弄一份。

一听到靳成锐说危险解除的乔,虽然有些怀疑,还是马上制服那名突击队员,脱下他身上的炸弹衣迅速跑出安全室,直到到达地面它都没有引爆才将它交给排暴小组,经他们排查,说是炸药线路被烧坏了。

乔万分不解这线路无端端为什么会坏掉,但他没有这个时间去求证,他得处理这个烂摊子。

当听到靳成锐要吴谋的资料时,有些想不通的事情渐渐有了答案。

“靳,吴谋的案子属于高度保密状态,我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拿到他的资料。”

“给你一个小时。”

“噢,我都说了那是高度保密的,一个小时……”乔还没有说完,那边就切断了通讯。

乔咒骂,还是顾不得处理现在的事,立即联系美方本部。

而就在靳成锐结束通讯时,陈航的电脑突然弹出个窗口,显然是被人远程控制了。

“黄鼠狼,你的安全工作不到位啊!”看到他的电脑被黑,杨光调侃他。“得继续努力。”

“他再努力我也有办法进来。”

一道熟悉阴沉的女声响起,杨光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文菲,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总有我的方法。”文菲没有多说,直接告诉她事情的进展。

杨光悄悄看长官脸色。嗯,还是面无表情。

文菲才不管她那边有多不方便,在做什么,给她发了份文件就讲:“吴登是吴谋的儿子,八岁前一直在美方,八岁后和他父亲回到中方生活,两年后他父亲被美方特工带走,吴登便开始他的逃亡生活,他四处流浪,最后到了新疆,被一位好心人收养,后来参了军。”

这还真曲折。杨光努力消化文菲说的话,好奇的问。“那吴登的母亲是谁?”

“华盛顿·D·卡丽妲。”

“现美方将军的妻子!”

“对,前总统的妹妹,卡丽妲公主!”文菲声音隐不住的兴奋。“没想到吴谋这么厉害,居然勾搭上了公主,还生了个儿子。”

“文菲,这没什么好高兴的,刚才吴登把两个国家都炸了。”杨光想到这事就头疼。

文菲不仅没安慰她,还幸灾乐祸的讲:“炸了就炸了,反正他们已经习惯了。”

“这事情,我想怎么样都习惯不了。”

杨光结束对她的通话,看她发过来的文档,眉头紧锁。“这个吴谋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和皇室成员勾搭上了。”

厉剑几人沉默,一脸迷茫。

靳成锐打开乔传来的文件,平静的讲:“吴谋再次越狱了。”

“再次?越狱!”众人大惊。

从这话里的意思听来,吴谋不止越过一次狱,而且还被美方特工带走,这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吴谋是前黑豹特种部队的队员,在一次执行海外任务的时候认识了华盛顿·D·卡丽妲公主,两人坠入爱河,卡丽妲公主不顾皇室成员的阻拦生下吴登,在皇室成员渐渐认可吴谋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带着吴登开始逃亡。”靳成锐看着资料,把基本信息告诉他们。

韩冬疑惑的皱眉。“没有记录的事情,会是什么事情?”

这个问题靳成锐也想知道,但连乔传来的资料上都没有,肯定是一些皇室丑闻,被权力极大的人抹去了。

“原来吴登还有一半皇室血统。”杨光咂舌。怪不得之前柳青说他有白头发,想是新长出来的金发吧?那头黑色的短发一定是染过的。“长官,按照吴登现在的逃跑路线来看,他很可能去美方与他的父亲汇合。”

“黄鼠狼,加快速度。”

“是!长官。”

陈航迅速的冲出市区,进入无区便把车开得似要飞起来般。

这车是他改装过的,他开的得心应手,后面坐的人心惊胆战,但还是很信任他,没有叫他慢一点。

等他们抓着扶手到达海边时,感觉腿都有点软了。

海边的风很大,山头上停着一架熟悉的虎式武直,还有站在直升机旁边的朗睿。

朗睿看到他们,向他们打了声招呼。“很想给你们一个拥抱,但现在可爱的大姑娘们,你们得赶紧启程了。”说完转向靳成锐:“已经全部安排妥当,到那边就要看你的了,照顾好他们。”

靳成锐点头,让他们登机。

徐骅走过朗睿时,小声说:“朗妈子。”

朗睿:“你小子欠削!”

杨光嘿嘿的笑,完了后问他早上的事。

“这事你别操心,专心执行任务。”

“是!朗妈子!”

朗睿:……

早上的爆炸事件要说没事,它也有事,但事也没多大,就是有点乱。

不仅是被杀掉的美方政员事件,还有内部的事情,总之有那些大人物忙的了。

而乔因为接到吴谋再次越狱的消息,立即启程反回美方本部去协助他们。

吴登用了区区几分钟的时间,让两个国家陷入混乱,吴谋再次越狱,让美方监狱把脸丢到了姥姥家,因此他们父子两迅速成为中、美方通辑的头号对像,两国也分别派出最精英的部队去抓捕他们。

当武直一路畅通飞到太平洋上方,在空中进行加油时,陈航看着茫茫海域担心的问:“长官,我们都不知道吴登去了哪,要怎么找?”以前作战都有明确的部署方案,他们接到命令拔营出发便行,像现在这样还是头一次。

靳成锐说出一个地方。“关塔那摩监狱,吴登一定会去那里。”

“关塔那摩监狱?那是美方最昴贵的监狱,也是最牢固的监狱,难道吴谋就是被关在那里?”杨光感觉不可思议。“吴谋接连两次从那里逃出来,吴家这对父子还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机舱里的人都沉默,直觉这次任务没那么轻松。当然,他们每一次任务都不轻松,这次尤其棘手。

当武直快要飞到美方领土时,陈航对他们伸起两个手指。“两分钟时间准备。”

杨光他们再三检查自己的装备,在机舱里亮起红灯时起身走向机舱门,扔下速降绳。

现在直升机离地面三十英尺左右,海风和直升机的旋翼强风吹得他们很难靠近门,而等他们全部站到门边时,机身重量倾斜似要把他们全部都倒出去。

杨光和厉剑他们努力后退,把快要掉出去的韩冬往后拉。

陈航努力控制直升机,让它保持平衡。

虎式直升机的坠机可能是万分之一,谁也不能保证他们这台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众人紧紧的抓住狭小机舱里能抓住的东西,看着晃荡像唱醉酒的地面,额头上均冒出层冷汗。

这么近的距离,他们没法跳伞,只能依靠陈航把飞机驾驶好。

武直一直在空中盘旋,没有一点好转,靳成锐下达放弃命令。“黄鼠狼,前往第二降落点。”

“是!”

第二降落点是关塔那摩监狱,去那里降落存在很大危险,他们必须避开美方的雷达和防空导弹,优点是他们能节省时间和坠机的可能。

武直绕行一会儿,终于回到正常航线。

紧紧拉住战友们的防弹背心的杨光松开口,抹了一脑门的汗。

回到坐位的几人系上安全绳,等待未知的危险。

不过幸运的是,陈航关掉雷达系统,让直升机进入静默状态,让他成功躲过美军的眼睛,进入美方腹部。

到达关塔那摩监狱的外围,陈航降停直升机,一行人徒步进入广阔的森林。

森林对战狼部队来说并不陌生,不过这是美方,又是在关塔那摩监狱附近,他们必须小心周边的监控及警报线。

“注意脚下,保持警戒。”进入森林没多久,靳成锐看到埋在树叶下如发丝般的细线,提醒他们。

在他们跨过警报线时,戒备四周的杨光,看到一颗长满青苔的树上露出一点反光,用枪瞄准后立即汇报。“狼头,我想我们被发现了。”

那是个监控器,虽然它身上覆盖了绿色的青苔,但她一点不怀疑牛逼的科技还能让它运转,不然关塔那摩监狱不会不给换新的。

果然,还未等靳成锐做出下一步指令,便听到了向他们跑来的脚步声。

“隐蔽!”

迅速各自隐蔽的几人,在美军赶到他们的位置后,悄悄后撤。

他们来这里是抓捕吴登,可不是跟美方交火的。

小心的绕过他们,已经被发现的杨光他们全速前进。刚才那个监控器是他们大意,现在知道的他们挑着死角跑,连根毛都没让他们瞧见。

盯着监控视频的关塔那摩狱警,在没找到他们的身影后,立即把这事上报,要求上面派出更多的人去搜索。

监狱长正因为那个吴谋再三逃跑而气愤不已,现在又听到有人潜进来,顿时吹胡子瞪眼,派出最好的部队前去清除那些小老鼠。

靳成锐他们在进入森林中心地带时,才开始伪装潜伏,躲避美军的追捕同时,寻找吴谋。

杨光不确定的问:“从接到吴谋越狱的消息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狼头,他还会在这里吗?”

韩冬分析的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美军一定认为吴谋会以最快的速度逃回中方,所以他现在一定还在这里。”

靳成锐把地图拿出来。“这里离最近的市区都有四十公里,吴谋一个人不可能跑过美军的追捕。”

“如果他不是一个人呢?”杨光问出这个大家都担心的问题。

吴登也来了美方,可能就和他们在同一座山里。

靳成锐面色不变,沉稳的讲:“休整十分钟补充休力。”

“是!”

缷下背囊的杨光看到他拿着指北针走开,囫囵吃了块巧克力就追上去。

听到背后的脚步声,靳成锐停下来。“红狼,去原地呆着。”

杨光咧嘴露出两排白牙。“狼头,我陪你吧,帮你注意哪里有监控头。”

靳成锐看她傻笑,知道她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便转身继续走。

得到他默许的杨光欢快的跟上,试探的问。“狼头,我们一定要把吴登带回去吗?”如果文菲的信息不假,他可是皇室的人,不管如何,都应该交给美方。

“嗯。”

“我觉得带回去也没多大用,反正最后他都要交给美方。”

“我们的任务是把他带回去,不能击毙不能让他落入美方手里。”靳成锐强调任务内容。“大兵,你只要服从,不需要那么多问题。”

她只是想跟他说说话嘛,这些天都忙着会议的事,她们不仅见面的次数少,连说话的次数都少。

眺望远处的靳成锐,一心想着接下来的行动,详装没有看到她的细微情绪变化。“红狼,如果是你,你逃离关塔那摩监狱会往哪里走?”

“你把地图给我。”

对她蛮横的话,靳成锐没有说什么,把地图给她。

杨光靠树蹲下来,把地图摊在地上。“关塔那摩监狱在这里,位于群山之中,要在这广阔的森林找一个人很困难,如果吴谋真跟吴登约定好,那他一定会去最高的山头,以方便吴登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

“假设吴谋和吴登知道我们及美军在追捕他们,他还会去这里的机率是多大?”

“吴谋是前黑豹特种部队的,肯定还有B计划。”

杨光说完这话,两人视线都看着第二山峰。

发现他们看的是同一个地方,杨光转头瞧他。“狼头,你应该早就想到了吧?”

靳成锐不置可否,在她去收地图时抬起她下颔,迅速吻住她柔软的唇。

被突袭的杨光,在被他舌头不轻不重的扫荡一圈才惊醒过来。

将她压在树上的靳成锐,把她吻老实后,舔了舔她唇瓣便退开,看她迷茫的水汪汪眼睛,勾起唇角。

被舔的唇触电般麻麻痒痒的,杨光回过味来扑上去想再亲次。刚才她都没有感觉到,舌吻呀,一定得好好品尝下。

靳成锐挡住她脑袋,抽出她手里的地图起身。“大兵,我们该回去了。”

杨光幽怨的盯着他背影。这不公平!

不过好像,在长官手里,他们从来没有公平过?!

回到队伍里,靳成锐给他们分析现在情形后,开始战略部署,然后前往指定坐标。

自看过血刺部队后,韩冬和厉剑他们都有点沉默,杨光也是一样,所以这一路上他们就像急行军,无言的前进着。

在重新上路后,韩冬见杨光老低着脑袋,以为她怎么了,立即关心战友的问她。“红狼,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和狼头出去一下就萎了?”

杨光抬头,斜视他,不说话。

“是不是狼头骂你了?”

“不是。”杨光瞧着前头的靳成锐,暗想自己有机会一定找个机会狠狠亲回去。“饿狼,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们也教训一下长官,他就像个独栽者,太可恶了!”

韩冬惊悚的看她。

旁边的徐骅向他竖大拇指。“年纪轻轻,勇气可嘉。”

刘猛虎一拍她肩膀,压低声讲:“小阳光,这个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杨光凛然,背负众战友使命,握拳狠狠点头。“保证完成任务!”

------题外话------

大家来说说搬公司事件,有没有碰到放假搬的?香瓜下周六要搬公司,TAT好坑好坑>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