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95.那些散落天涯的花儿,你们一定要幸福。

2009年的盛夏,陆锦川与甄艾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他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小男孩,和他姐姐不同的是,他长的格外像甄艾,而雪耳,却是更像陆锦川一些凡。

也或许是因此,甄艾总是不免的有些偏疼他几分,但陆锦川,却仿佛是截然不同的那一个,他对陆承颢却是丝毫都不溺爱,甚至可以说是有一些严苛了,但对女儿,却是宠到了毫无原则的地步。

但尽管如此,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少爷,却仍是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子。

有什么办法呢?

调皮的时候,陆锦川的脸一板,只要小少爷喊一声妈妈,只要他的妈妈软软的看陆锦川一眼,原本该打在小屁股上的巴掌,就落不下去了……

若是妈妈不在的时候,那还有奶奶呢,锦年待他更是疼的犹如亲孙子一般,不允许任何人碰一根手指头,许是长辈上了年纪就是如此,对于幼小的孙子孙女,总是疼都来不及謦。

那一天晚上,夫妻缠绵之后,甄艾正昏昏欲睡,陆锦川忽然叫她名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怎么了?”

甄艾吓了一跳,为他没头没脑的一句。

陆锦川的脸色格外的严肃,这还是今日下午发生的事情,他还没有来得及告诉甄艾知道。

陆承颢小朋友在幼儿园,已经开始学会泡小妹妹了。

甚至,他竟然把自己买下来送给甄艾和女儿的一间超级豪华糖果店,说成是他自己的,带着他的小女朋友专程去潇洒拜金了一把。

这还是糖果店的负责人小心翼翼告诉他的。

再这样下去,这孩子被人这样宠着,以后不是个纨绔才怪。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如自己曾经那样的荒唐过一场,待到遇到真爱的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甄艾听得陆锦川说这些,也不由得微微拧了眉。

陆承颢,是他们俩最后一个孩子了。

生他的时候,比生雪耳那时候还要凶险一些,她距离预产期还有两周的时候就发动了,还是在深更半夜,几乎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医院妇产科的权威专家又恰好出去开会不在家,她当时情况不好,浑浑噩噩的什么都不知道,后来还是韵梅悄悄告诉她,说陆锦川当时脸色煞白,差一点把医院都砸了。

好在最后母子平安,但陆锦川却不声不响的去做了结扎手术。

甄艾直到他做完手术才知道,当时差点哭的喘不过气来。

她知道他心疼她,也知道这一次生儿子几乎吓死他,但却没有想到,那样高傲的他,竟然愿意去做这样的事。

“我不能接受眼睁睁的看着你受这样的苦,我们只有一个雪耳我就满足了,现在有了儿子,一女一儿,正正好,你以后,再也不要生了。”

其实像他们这样的人家,一向是追求多子多福的,但叔叔婶婶知道了之后,也并未有一丁点的不悦。

锦年一生也不过一子一女,陆臻生从不觉得孩子多了就是好事儿,这样人口简单,挺好的。

他们的一切,都是两个孩子的,等到成人了,二人对半一分,他们夫妻两个,就各处旅游玩乐去,这家业就交给孩子们吧,是好是坏,守得住守不住,那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

甄艾对陆承颢的疼溺,终有一天会变成毒药,她自己也知道,可是人大约总是这样的吧,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事,却又往往做不到。

但这一次,她却愿意听陆锦川的。

“那我们怎么办?”

“我想把承颢送回资阳老家去。”

他的堂哥,陆臻生唯一的儿子陆秦至,也有一个儿子,今年不过五六岁,十分的懂事乖巧,才上小学一年级,成绩就一直第一名,还是班里的班长,特别的省心。

陆锦川想,儿子留在身边,甄艾,婶婶,连带着叔叔,都太过于偏疼他,他又不像是雪耳那样,大人不管怎么宠,都是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从小就灵慧乖巧,这孩子,简直顽劣的不成样子。

不如就送到资阳老家去,有他那个优秀的小哥哥在,大约也能起到榜样的作用。

甄艾心里一万个不舍得,但却也不得不答应,儿子的问题,她确实需要重

视起来,总不能,就这样溺爱着毁了他。

如果真成了一个小纨绔,到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她也知道堂哥的性子,定然能降服得了儿子,这是好事,儿子在资阳,她是十分放心的,就是,就是舍不得……

那个小小的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哪里有一天离开过她呢?

甄艾还以为陆承颢被送走的时候,一定哭的稀里哗啦,却没想到,那混小子却是兴高采烈,兴奋的简直没有一秒钟能安静下来的。

他早就听奶奶说过,资阳老家有多么的漂亮,特别是陆家的那一个大宅子,长长的一道长廊上,挂了百十来个鸟笼,什么鸟都有,后面还有一个大花园,可比宛城这边的这个大多了,到了夏天啊,他摘着莲叶,听着鸟叫,和小堂哥一起爬树掏鸟什么的,哎呀呀,真是人间天堂!

陆承颢就报着这样美好的憧憬去了资阳,孰料,到了那里之后发生的一切,却全都不在他的预期之中了——

当然,这是孩子们的后话,我们在这里也不需要去提起了。

时光继续的回转,像是被封存在一只被人遗忘的檀木盒子里的鹅黄信笺。

甄艾兜兜转转,终于得偿所愿,与陆锦川成就一对神仙眷侣。

但这世上,终究还是苦苦挣扎的人更多一些。

譬如甄艾一生最好的朋友岑安,譬如昔日被人重重背叛的苏岩,譬如她与陆锦川分开那四年偶遇的程灵徽,譬如席佑晨的骆湘莞,譬如顾仲勋的唐棠……

那些形形色色的,美好的,可爱的,感性的女孩子,却因为一个爱字,余生都仿佛只剩煎熬。

甄艾那一年去江南时,岑安大约已经被赵景予彻底的遗忘。

她在苏州的一处疗养中心,渐渐的归于康复,那一日甄艾去探望她,忽然见远远阳光明媚的花架下,岑安披着米色流苏的披肩,秀发温婉的垂在胸前,她坐在石凳上,嘴角的笑,暖的让她几乎想要掉泪,而她的对面,有一个温润如春的年轻男子,正手里拿着一只铅笔,不时的含笑看她一眼,又不时的低头在白纸上描描画画。

甄艾没有上前,她就那样静静站在那里看着,她不舍得去打破她此刻的幸福和安谧,就仿佛,她宁愿岑安一辈子就定格在这一刻。

后来,她看到那个男子小心的扶着她在疗养院的湖边散步,有风吹来,他就会轻柔的把岑安鬓边的头发小心的挂在耳后。

甄艾从不知道,那个活泼开朗,笑起来大大咧咧的岑安,竟然也会有这样娇羞温柔的时刻。

她离开的时候,心里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若是岑安这一生,就此在江南度过,与赵景予其人,再也没有任何关联,这终究,也算是一件美事吧。

可人生就是如此,它给幸福的时候,总是吝啬,而它给你苦难的时候,却会漫长痛苦到,让人心生绝望。

我们把时间再往前翻,就像是拿起了那一只陈旧盒子里的鹅黄信笺。

我们把那信笺打开,就似乎是看到了昔日两个年轻可爱的女孩子,在信笺上写下了彼此给对方的最美好的祝福。

十里平湖霜满天

……

只羡鸳鸯不羡仙

那时候的甄艾和岑安,最爱看王祖贤的倩女幽魂,后来岑安嫁给赵景予的时候,曾亲手把这首诗写下来送给岑安。

岑安亦是将那一纸信笺封锁在自己心爱的檀木首饰盒中,从未再示人。

再后来,这一首诗,被赵景予发现,而那,却已经快是十年后的事了。

那时候,距离岑安死去,也已经过去了五六年。

赵景予身边的人,从不曾看过他掉眼泪,哪怕后来赵家曾经遇到不小波折,连带着赵家太太没能熬过去去世的时候,他都未曾湿了眼眶。

但那个时候,赵景予握着那一纸鹅黄信笺,却是湿了眼角。

若再重来一次,他但愿,这一生从不曾和她遇上。

ps:明天加更,一万五千字虐死猪哥,所以猪哥也要虐死岑安和赵景予~~~番外都是我随心所欲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的,所以比较重口,大家慎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