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33】砸得爽

沉欢悠然的看着气得快晕过去的秦功勋,语调恭敬,语言关切,语气却轻慢的道:“老爷要保重身体,秦府可靠着老爷支撑呢。孙女问您泡杯茶吧,让您醒醒神。”

说罢,走到茶几前,洗茶、煮茶、倒茶,很快见茶沏好,微微笑着,将茶盏递到他面前,“老爷,请喝茶。”

站在一边的钱陇担心的看了一眼秦功勋,他脸色发青,浑身冒汗,似乎身体有些不适。可沉欢在面前,他也不敢动。

秦功勋已经气得心绞痛,除了他的三儿子,这府里没有一个省心的。

沉欢一双无害的眼睛瞪着大大的,看得他坐立不安,作为秦府掌门人,他自然不可能在晚辈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精神近乎奔溃。只好勉强打起精神,接了茶盏,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

沉欢微微弯了弯腰,低垂着眼帘,平静的道,“沉欢害怕。不敢自己回院子。听说夫人纠集了五十个护院去玉春院找我报仇。”

她已经习惯了听赤冰的声音,知道她已经离开了,定是去玉春院了,那里只有静悟一人,如果吕氏带人去找茬,找不到她,定会大闹玉春院。静悟一人一定会吃亏的。相处这么久,虽然赤冰还是一副冷面,但两人也有了默契。

傲古懒懒的站着,厚厚的眼皮耷拉着,可那双黑幽发冷的眼睛让人看着害怕,它这幅表情简直就是告诉你,狗生气了!

沉欢哪里是害怕?哪里是因为担心吕氏打她躲到这里来,简直就要将秦功勋甩到砧板上,让吕氏和沉欢一起剁了。

秦功勋真想哀嚎一声,这些家伙怎么就不想让他活呢!

他捧着茶盏的手微微颤抖,咬着牙努力让自己被愤怒、无奈等各种酸甜苦辣的巨浪冲击下表现出当家人的镇定。

可面对继祖母和孙女内斗这样荒唐的事情,让他如何镇定,他真想不顾形象和颜面大发雷霆!

那边吕氏带着人气势汹汹的到了玉春院,守门的丫鬟吓了一跳。

“四丫头呢!”吕氏冷喝道。

“姑娘出府没回来。”丫鬟却也不怕她,赶紧冲着身后的人使眼色,后面拿着扫把的妈妈赶紧回院子通知各人小心,院子里只有静悟在。

“让开!”死丫头不在,她也不可能铩羽而归,怎么都要进去倒腾一把,否则怒气难消。

丫鬟硬了硬腰,“夫人,姑娘吩咐过,小主子们不在府里,谁都不准进去。”

吕氏瞪大了眼睛,一个小小的看门丫鬟都刚拦她的路,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哼,是吗?我是秦府的主母,我哪里不可以去?你若是不滚开,休怪我不客气!”

丫鬟咬唇,“请夫人赎罪,奴婢只是奴婢,不能违反主子的规矩。”

“放肆!”吕氏气得尖叫起来,声音都变了调,“来人,给我打,打死算本夫人的!”

两个为首的护院上前,伸手就要抓丫鬟,忽然一个深灰色人影风一般卷了过来,将丫鬟一扯,拉了开去。

众人一看,是穿着玉春院特制的深灰色护院服的静悟。

静悟傲然的仰着头:“你们想干什么!”

吕氏气得发抖,“还看什么?他就一个人,难道还怕吗?给我打!往死里打!”

秦府的护院早就眼红玉春院的护院了,他们月银的都是5两,是秦府护院的十倍,往日里穿的,吃得都比他们好。就说他身上的深灰色的护院服可不是秦府护院服那种粗棉布的,而是精织的细棉布,摸着又光滑又舒服。可人家长房有钱,主子对下人又好,妒忌又有什么用呢?

这下可逮着机会了,几个妒忌的就冲上来围着静悟,几人顿时混战起来。

吕氏这才高兴了些,推开欲拦的丫鬟,“进去给我搜,看你躲在那里!”

既然下人说了沉欢不在,她还说搜人,明摆着就是借口,剩下在玉春院的下人都是厨房的,粗使的,上房的只有紫菱在。玉春院的下人们吓到了,赶紧要去阻挡,可那里拦得住力量大的护院。

但是有部分护院心里是明白的,碍于主母的淫威,也就做做样子。

吕氏冲进院门,看着花团锦簇,精致典雅的玉春院,心里的气更甚。

扭头就瞟见通往内院的门瞬间全部关上了,气得咬牙,指着秦钰的院子说:“给我砸!”

“竟然敢以下犯上,侄女打叔叔,这样的人留不得!”

便有两三个护院手持木棍冲了进去,见东西就砸,其他护院有些傻眼,明白的赶紧去想办法俏俏劝着,有些就赶紧躲到其他地方。

砸长房?沉欢那丫头厉害得很,得罪她,日子更不好受。

玉春院的下人都是女的,可保不住院子,主子回来自己也要被罚,索性豁出去了,立刻冲上去和砸东西的护院扭打起来。

外面静悟被五个人围攻,打得昏天地暗,静悟赤手空拳,五个人拿着木棍,静悟就算不算处于下风,也难免被打到。

静悟打得额头冒汗,身上被棍子击中的地方非常疼,动作便慢了下来,院子里有丫鬟了妈妈的哭叫声,不由分心,猛然间瞧见一记棍子迎面而来,暗叫不好,来不及避开了!

呼过来一阵冷风,只听几声惨叫,围打的人全都趴在了地上,静悟愣了愣,扭头便看见冷面赤冰抱拳看他,讽刺道,“花拳绣腿!”

静悟顾不上和她生气,忙要去拦其他人,却被赤冰一把拉住,“笨蛋,小主子不来,自有她的道理。你以为小主子若不想被人砸玉春院,有谁有本事来砸吗?”

静悟恍然大悟,“对啊。”索性不管东西了,只管将玉春院的人拉出来,推到安全的地方,吩咐他们不要管不要动。

既然玉春院的人不拦,那十来个砸的自然更加大胆了。

赤冰来了,打人他们是不敢了,砸东西还是得鼓起勇气砸,否则主母也不会放过他们啊。

吕氏不知为何见到赤冰心里发虚,冷哼一声,“走!”

听见主母下令撤,护院们赶紧收棍走人,个个低着头,不像来砸场子的,倒像被人砸场子的。

静悟和紫菱带着一身伤冲到上房,秦功勋脸色更难看了。

沉欢看着秦功勋,“老爷,我们是长房的子嗣,二叔是弟弟,他对长房不敬,是否该重罚?”

秦功勋一口气堵在喉咙,说不出话来。

沉欢才不是等他回答,高昂着头,傲然问:“夫人不问青红皂白,带人砸嫡妻长子的院子,这叫什么?这会让人认为老爷真是宠妾灭妻,导致秦府嫡出血脉不纯。”

噗……

“老爷!”秦功勋喷出一口鲜血,钱陇吓坏了,冲过来抱住他,“快叫府医!”房中的丫鬟吓得面无血色,醒悟过来的忙冲出去叫人。

沉欢福了福,“既然老爷身子不适,那就由我长房嫡孙去教训这不懂伦理尊卑的人吧。”

秦功勋发抖的手指着她,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沉欢已经飘然转身而去,傲古抖了抖毛,迈着不长的腿欢跑跟上,肥肥的屁股冲着秦功勋用力一甩尾。

用屁股鄙视你!

静悟他们昂头挺胸的跟了上去。

沉欢刚踏出门,勾唇冷笑,飞步快走,边走边道:“静悟跑步出府,将外宅的护院全部调进来,小黑也叫进来。回府就抄家伙,到二房和吕氏的房间给我砸!他们砸了一个花瓶,我们就砸两个,座椅板凳床全部砸烂,一件不留!”

候在外面的甘珠、春莺看到受伤的静悟和紫菱,早就气得磨拳搽掌,全部撸起了袖子,见沉欢下令,甘珠冷笑,“早该砸了!”

春莺乐得一蹦三尺高,“砸啊,好啊好啊,好玩!”

“烟翠,云裳、春莺、甘珠你们跟我去祠堂。”沉欢提裙大步流星的往祠堂走去。

一路上,下人们吓得赶紧让开,生怕这场硝烟烧到自己。

吕氏刚舒坦的靠在软榻上,让花萱揉着大腿。

玉春院虽然只砸了秦钰住的外院,但看到碍眼的玉春院变得稀巴烂,她也是很解气。

花溪正端着甜汤准备进房,便看见沉欢怀里抱着个东西,带着人趾高气扬的走进来。

花溪刚想问,烟翠冲着她挥了挥手,花溪顿时明白,赶紧端着甜汤退回去,溜回自己的房间关门躲起来。

沉欢往院子中间一站,“砸!”

赵熏和小黑、静悟他们六个护院手里握着三尺木棍,噼里啪啦的飞砸一气。甘珠和春莺两人不甘落后,抄棍加入混战,他们可是下了十分力,都是有武功的人,轻轻一踏,棍扫一丈,破坏力绝对是秦府护院的五倍。

吕氏听见声音,冲了出来,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张大好半响,“你……你……怎么敢……”

沉欢上前,手中高举父亲的灵牌:“秦府嫡长子嫡孙代嫡夫人燕氏惩罚目无尊卑的继妻!”

“云裳,把我玉春院被砸坏的东西的清单给夫人。”

砸坏东西的清单?

吕氏气得要吐血。

云裳将手里写好的清单递给默不作声的花萱。

“夫人,上面的清单要核对好了,三日内,若是不将银两还给我,我就一天来砸一次!走,去二房!”

吕氏眼前一黑,晕倒在地上。

花萱忙扶住,看了一眼沉欢的背影。

二房院子里早就被早一步到达的静悟他们六个砸开了。

陈氏和秦湘吓得抱在一起,捂着屁股,扶着门框的秦中矩呆愣愣的看着六个人飞天遁地的砸个昏天地暗。

等他们砸完,一行人一字排开,沉欢被四个趾高气扬的丫鬟拥着从他们中间走出来。

沉欢怀里抱着灵牌,面色沉冷,深幽的眼睛静静的扫了他们一眼。

秦中矩这才反应过来,浑身发抖的指着她:“你……你……你居然敢以下犯上!”

沉欢哈哈大笑,“以下犯上?二叔没瞧见我手里的是秦府长子,你的哥哥的灵牌。你欺负他的孩子,就是欺负他,我不过替父亲教训他弟弟而已。”

“胡说!你是侄女,我父亲是叔叔,你先让人打了我父亲,还想恶人先告状!”秦湘气疯了,恨不得上来撕这个嚣张的臭丫头。

“我打的就是他,一个偷摸进侄女院子的歹徒!”沉欢收笑冷哼。

可陈氏死死拽住她,低声道:“她手下这些护院不会手软的。”

秦湘虽然想冲出去,可的确怕那几个凶神恶煞的护院。

整个秦府陷入极度恐慌中,三个院子被砸,这样的荒唐事闻所未闻。老爷病倒了,没人管,下人更加是小心翼翼,生怕触怒哪个主子,吃不了兜着走。

苏氏和秦嫣在房里对坐着,听到这个消息也呆了好久。

苏府出来的苏氏别说极少看到内眷动手明斗的,这种火爆的事情,更是闻所未闻。

秦嫣回了神,好半响才道:“母亲,要不你写信给父亲,让我们进京吧。秦府是呆不得了。”

苏氏忙点头:“正是,我现在就写信告诉他。”

沉欢泡着热水脚,捧着小黑带回来的话本,嘴里嚼着烟翠递过来的葡萄。

“我看这下她该夹着尾巴做人了。”云裳笑着说。

沉欢看着书,恩了声。

“姑娘,三天她不交钱的话真的再去砸吗?”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吗?”

云裳笑着点头,“知道了。姑娘这几天尽管悠闲,奴婢一定会按时去要债的。”

春莺歪着脑袋,“可惜了。”

“可惜啥?”

“我不应该砸那个花瓶,看上去挺值钱的,可是我手快给砸了。”

甘珠翻白眼。

“好主意。”沉欢放下书,“值钱的拿回来抵债,不值钱的砸。”

“大管家,你怎么来了?”紫菱的声音。

沉欢笑笑。

云裳将她没反对,就掀了帘子,“钱管家,大热的天,您怎么来了。有什么让下人过来跑个腿就行了。”

钱陇笑着说:“姑娘受委屈了,老奴奉老爷的命前来安慰的。”

沉欢闻言咧嘴笑了,他自己也委屈了吧。

钱陇进来,见到沉欢歪在贵妃椅上,上前弯了弯腰,掏出一张银票恭敬的递过去,“四姑娘,老爷知道姑娘受了委屈,这是补偿姑娘屋里损失的。”

云裳接过,递给沉欢。

沉欢瞟了一眼,是一张五百两的银票。

她哎了一声:“钱叔,那是我哥哥的房间,里面的藏书都被砸了,这不是钱的问题,是秦府长房面子的问题。何况,五百两虽然可以赔了那些花花草草,可心里的难过却无法弥补。”

钱陇陪着笑,从怀里又掏出一张递过去,“这样能让姑娘消气了吧。”

云裳接过来,是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秦功勋第一次对她低头,知道用钱买安宁。

沉欢低低笑着,“给钱叔你一个面子吧。”

钱陇闻言腰弯得更加低了,他很清楚沉欢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拉他入营。其实,他和吕氏的恩怨早就种下了,府中三爷对他也是淡淡的,意也不在秦府,二房更加不用说,在秦府是没有地位的,更不可能和长房抗衡,除了长房,他钱陇已经找不到人可以依靠。

“钱叔,你转告老爷,让吕氏老实点,否则,别怪我不给面子。”沉欢含笑道。

“好,老奴一定把姑娘的话带到。”

吕氏被秦功勋下了禁足令,万般无奈下,只好让人通知吴夫人,沉欢的事情近期不可能做。不过她不过十岁不到,谈论婚嫁尚早,等多两年,她一定助吴夫人实现愿望。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沉欢整天呆在外宅的日子,她整天就想着如何关起门来做个有钱的山大王。每天不是研究吃的就是弄些有趣的皮影戏看。

她要等待,再有两年,哥哥就可以参加春闱考试。

等这天,等了好久了。

转眼到了十月正是秋老虎季节,沉欢让人在后院弄了个地窖冰窟,藏了几桶葡萄酒,每日喝着葡萄酒,吃着点心,看着话本,听着鲁掌柜汇报生意。

“姑娘,差点忘了,前两天有个京里人到绸缎铺应聘掌柜。”鲁掌柜合了账本。

沉欢抬头,“哦?好啊。京里人见识广。豫州几个铺子都需要找二掌柜,否则,你和春雷也跑的累。明日见下吧。”

“好的,在下去安排。”

鲁掌柜走后,沉欢侧躺在窗下,看着院子周围种满的红色山茶花。

好几个月了,宁逸飞一点消息也没有。就连凌凤也消失了一般,眼看她的生日就要到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出现?

“爷受了重伤。”

沉欢猛的转身,赤冰严肃的面孔带着一丝担忧。

“你说什么?”她一咕噜爬了起来。

“世子爷率兵攻打突厥主营,谁知道中了埋伏,被人包围,四周埋了炸药,跟去的五百骑神策军死伤无数,幸好大家死死护着世子爷,将世子爷带回了营帐,可是世子爷受了重伤,昏迷不醒。”一向冰冷的赤冰,说着眼圈红了。

沉欢心里一沉,“重到什么程度?”

“昏迷了整整半个月了。”

沉欢心底莫名生痛,可是,她能做什么?

“姑娘。”赤冰忽然跪在地上。

沉欢忙跳下贵妃椅,扶起她,“赤冰姐姐不必如此。有什么就说。”

“哥哥将暗卫都招到了北方,赤冰想去那里保护主子。”

沉欢点头,“好,你自然该去的。”

赤冰闻言第一次露出笑容,“谢谢姑娘。”

沉欢低下头,掩去眼圈的微红,她暗暗恨自己,凌凤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会牵制她的情绪。

“姑娘,还有一件事,不知你是否可以帮忙。”

沉欢闻言抬头,“说。”

赤冰皱着眉道:“据前方来报,最近2个月朝廷都没有调派军粮,他们粮食吃紧……”

“这种事怎么不早说!”沉欢打断她,“你赶紧将鲁掌柜叫来。”

赤冰大喜,立刻用轻功急速而去。

“鲁掌柜,我们豫州一共有多少存粮?”

鲁掌柜想了想:“粮仓里大约三万石,有两万石刚装船准备运往盛京。”

“五万石全部装船,由赤冰姑娘带着送往北面。”

鲁掌柜一愣,“盛京等着要粮呢。”

“无妨,盛京的粮我们用银子买。前线要紧。”

鲁掌柜看了一眼赤冰,便不说话了,要是没有凌凤世子,他们也不可能走到今天。凌凤世子需要,这点粮食也不什么。

“我让卤家寻两家最好的镖队护送你和粮食。鲁叔,你去告诉卤老爷,让他办好。”

鲁掌柜赶紧应着去办了。

赤冰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沉欢,第一次对她真心佩服。

她双手抱拳,“小的替主子多谢姑娘。”

沉欢摆了摆手,“礼尚往来,互相帮忙。”

赤冰闻言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可始终没说出口。

沉欢看着她,“鲁叔只需要两个时辰便能安排好,你也准备走吧。”

赤冰忍不住问:“你要不要带着什么给世子爷?”

沉欢一怔,“我……不必了,如果你们还需要粮食,马上让人回来告诉我,告诉世子爷,不管多少,我沉欢一定全部弄到。”

粮食,岂是想弄到就弄到的,有沉欢这句话,恐怕比什么礼物都要珍贵吧。

赤冰再行礼,转身要走,背后响起沉欢低沉的声音,“若是他醒了,差人告诉我……我好放心。”

赤冰没有回头,点了头。

也许,世子爷醒了听到这句话,也算安慰吧。

沉欢缓缓坐下,抚着心口,为何很不舒服。

凌凤,你不能死,我还有帐没和你算呢。

------题外话------

昨天那章,今天凌晨订阅,没看到5千字的亲回去看下哦,加了内容。

谢谢亲爱的春风柳上归、13918165075、zhuoyu1956、麦咏桃投了评价票。洛凝儿投的月票。

【求免费五分票】度度知道、投分的亲是真心喜欢,认为是这个等级的文,但是,如果投不是5分的,整体评价票分值会被拉低的。亲可以把票留给亲认为值5分的文,亲只要喜欢看文就行了,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