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32】恶人先告状(完整版)

吕氏究竟要搞什么鬼?居然让秦中炬用这种不要脸的方法混进新宅子?

何况吕氏沉静了那么久,以她以往的个性,不可能能如此忍受自己最近的张扬。但,敌人越是安静,她越是要加倍小心。

沉欢进了抱夏,一排站着四个长得很精神,穿着深灰色护院服的男子。

为首的人年纪略长,皮肤微黑,带着点络腮胡,另外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还有两个也就十四五岁。

赵熏见云裳和烟翠拥着一位锦衣纱裙的漂亮姑娘进来,忙上前抱拳,低头道:“小的见过主子。”其他三个马上跟着行礼。

静悟调教得不错,礼节周全,在她一个孩子面前一点拿大的感觉也没有。

沉欢笑道:“都免礼。”伸了一只手给云裳,云裳马上接了,微微弯腰将她扶上桌椅。

“烟翠,上茶。”

“来了。”烟翠已经端着茶盏过来,恭敬的将茶盏递过去。

沉欢接了,翘着兰花指将杯盖提起,缓缓的抹去茶末,微微抿了一口,优雅的放下茶杯,飞翘的睫毛徐徐扬起,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

四人屏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虽然走惯江湖,可哪里见过这等做派的姑娘,她一串动作,不屑说话,举手投足间无不散发着贵气。

沉欢瞧他们没有因为自己是小姑娘而轻视,主仆规矩很清楚,心里便满意了几分。

她这才笑着道:“你们进府那么久,一直都没有机会和你们见面,你们护得宅子平安,也辛苦了。”说完,看了一眼云裳,云裳从衣袖里抽出一张银票,递给赵熏。

“这是姑娘赏你们的。每人五十两。”

“我这宅子只有你们还不够,还需要七八个才够。你们就好好的听从赵首领的指令。如果你们有愿意去盛京的,那边也需要人,去了就是首领。在盛京将来的宅子一定比这大,还有七八间铺面,都需要护院。只要你们想,个个都能当首领。”

赵熏接过钱,听见沉欢的话都愣住了,都听说这府里最小的主子是主事的,也是最大方的,人又漂亮,又和蔼,整个府里的大人全都对她惟命是从,本来私下里还议论着,也许就是因为有钱,大家都希望多赚点钱,所以捧着她,大不了也就是个聪明些的姑娘。生意不是还有鲁掌柜和盛京的大掌柜周正宇做着,四姑娘也就是坐享其成罢了。

现在看来,他们想得都不对,姑娘虽小,却有些真本事。

另外三个都是赵熏的徒弟,穷苦出身的人,自小就被送去做苦工,后来跟着师傅在武馆混,学成后去了镖局,可因为师傅脚不好,不能走镖,他们三个也跟着受歧视,没有镖走,收入就很低,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有时候饭都吃不饱。后来卤大公子将他们介绍进来,几个人只是庆幸有了一处遮风雨的地方,何况做大户人家的护院比跑镖舒服多了,这里吃得从来不限,想吃几碗米饭就吃几碗米饭。

可他们三个都没见过50两的银票。

赵熏看了一眼沉欢,她不但用银票打赏,还用前途作为诱饵,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奔头。每个为主子干活的,不是希望有个好奔头?

他的态度更为恭敬了,腰弯得深了些:“小的多谢姑娘。”

“你们干好了,自然有赏。”沉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今天我让云裳姐姐带的话都明白吧?”

“是的,小的明白。这个院子一共有6个门,除了北门下人们进出、西门送菜的以外,其他门索性关了。姑娘年纪小,常日也不在府里,外面的人就会有好奇心,或者有人心里就活动了。少两道门,他们也少些空子可钻。我让外面的木匠给做了个腰牌,等送来就马上呈给姑娘过目,以后府中要进来,除了我们熟识的或提前递了拜帖,姑娘愿意见的外,没有腰牌一律不准进来。”

沉欢闻言点头,“好,护院就交给你管,人要多少,你只需要回了金嬷嬷便可。”

赵熏忙应着。

沉欢回到房中,云裳跟进来低声道:“赵熏刚来没多久,姑娘就这么信任他?”

“用人勿疑,疑人勿用。”沉欢笑笑,托着腮帮看窗外:“不知小黑怎么样了,他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云裳闻言也微沉了脸,“是啊,不是说快回来了,这又一个月了,还没见人。”

“姑娘……”紫菱飞奔过来,提着裙子还差点绊了一跤。

云裳忙一把扯住她,皱眉道:“瞧你这是什么仪态?”

紫菱忙站好,扯了扯衣裙,赶紧兴奋地说:“小黑哥哥回来了。”

沉欢噌的跳了起来,“回来了?”

“恩,他先回了秦府,听说姑娘在这里,就赶来了这里。就在前院候着呢。姑娘快去吧。”

沉欢提起裙子就跑。

抱夏台阶下面有个人蹲着,边上立着环臂抱胸的小黑。

几个月不见,他长高了,却瘦了,人也更加黑了。

“小黑。”沉欢叫着跑过来,高兴的说:“你终于回来了,可急死我了。”

小黑闻言立刻转身,冲着沉欢咧嘴一笑:“姑娘,小的回来了。实在事出有因,回来迟了。”他冲着沉欢使了个眼色,对着地上的一个人怒了努嘴。

沉欢挑眉,歪着脑袋看了看,那人似乎有些痴呆,用手抱着头不声不响,沉欢他们说得热闹,他连头也不抬。

“让赵熏将他先带下去,弄点饭给他吃。”沉欢对云裳说道。

听到吃饭,那人抬头看了沉欢一眼,眼睛忽然亮了,噌地就站起来,“吃饭,我要吃饭。”

小黑眼明手快,一把按住他,点了麻穴。

“姑娘莫靠近他,他是疯子。”

“疯子你还带回来?”云裳吓了一跳,赶紧护在沉欢面前。

“他大有用处。”小黑笑着。

站在一边的烟翠已经将赵熏叫了来,小黑的名字他已经在静悟那里听说了,知道是沉欢身边的老护院,两人抱拳行了江湖礼,算是见面认识。

沉欢指着那人,“赵首领,你先把他带下去,让厨房给他吃饱饭,寻个小房间让他住着,莫走漏了风声。”

“是,姑娘。”

烟翠已经让人去厨房给小黑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小黑实在是饿极了,禀了沉欢,狼吞虎咽的几口就吃完了,看得沉欢一阵心痛。

“你不是好几餐都没有吃饭吧?”沉欢急忙冲着烟翠说,“赶紧让厨房再给做些大肉包子,小黑最爱吃了。”

“姑娘,不用,小的先把事情说了。”小黑抹了一把嘴油。

沉欢想了想,点头,烟翠和云裳立刻走出门去,将门掩了守在门外。

“姑娘,你猜这个标徽是什么家族的。”小黑掏出沉欢给她的族徽,这是吕青的娘给她的。

沉欢接过,第二次细细的摸了摸,“质地很好,雕工很细,但是看花纹的风格不像是大沥的。”

小黑压低声音道:“正是。这个族徽是前朝反臣吕家的族徽。”

沉欢惊讶的张大嘴,“前朝?”

“对。姑娘年纪小,没有听说过前朝的事情,小的常去听说书的说前朝故事。前朝之所以被大沥祖皇帝打败,就是因为这个吕氏卖国求荣,偷开城门迎接大沥皇朝祖皇帝入了皇城。谁知道,大沥祖皇根本不是知恩图报之人,对卖国的吕氏不但没有给予当初承诺的高官厚禄,而是全族绞杀。说书的说吕氏家族没有幸存者,但是,小的这次去了吕氏的发家地,居然有找到了这个族徽。但他们只有几户人家,散落在最偏僻的大山间,特别怕生人,当时小的一靠近,他们便如鸟散。小的在他们住的茅草屋里搜出了一模一样的族徽。”

小黑又递来一个,对比之下,一模一样。

沉欢心里顿时兴奋了,这岂不是对秦松涛最致命的打击吗?

“那你带来的人是谁?”

小黑声音更低了,“秦中矩真正的亲生父亲。”

“啊!”这个回答沉欢万万没有想到。

“你确定?”

“恩,小的收买了其中一家人,他们说整个村只有吕氏出落得最漂亮,都说她是吕家的嫡系血脉,因而吕氏余孽都指望吕氏嫁个好人家。但是他们这样的背景又能嫁得多好,她凭着自己的美貌嫁给了不远处一个县城里的富人家,谁知道这家人的儿子竟然是个傻子。”

沉欢惊得目瞪口呆。

“姑娘可能最想知道为何知道秦中矩是傻子的种,因为吕氏嫁人后搬到了镇里住,可是那家人不可能帮整个吕家翻身,住在大山里面的人也都没有耐心了。后来吕氏在镇上遇到了做买卖的老爷,大冬天的她当时穿着稀薄被傻子的娘追打,老爷起了怜悯之心,将她救下,她一副可怜模样楚楚动人,一下将老爷的心给抓住了,骗老爷她夫君死了,总是被府中夫人和老爷欺负,秦老爷答应帮她获得自由身。”

“可是,这一切,正是吕氏家族谋划的,老爷是他们发现,并告诉吕氏,要她想办法勾引老爷,这时候,吕氏已经怀孕了。”

沉欢心里忽然激动了,原来一切竟然藏着如此惊人的内幕。

如果秦中矩是别人的种,那吕氏也就算完了!

“是吕氏家族的人告诉你的?”

小黑点头:“他们那群人就是叛徒的种!因为吕氏跟着老爷一走就是三十多年,没有回去帮他们脱离困境。他们对吕氏已经恨之入骨。等小的将吕氏利用秦中矩嫁入了豪门,还做了当家主母,他们就气不打一处来。”

“吕氏害怕傻子家透露她的底细,在傻子家放了一把火,傻子竟然逃了出来,但他全家连下人三十多人全都烧死了。”

沉欢冷笑,“果然,她本来就是如此恶毒的人!”

“对。因为这件事太轰动,很多人都知道。傻子逃出来后,吕氏已经到了余杭,她可能鞭长莫及,无法追杀傻子。三十年过去了,傻子就到处流浪,靠乞讨为生。小的就是知道了这件事,到处找他,才晚回了。”

沉欢激动的一啪掌,“小黑,你太厉害了!傻子放在府里会引人注意,你等下吃完包子,便用车将他送到溪河。我想溪河也要一支护院队伍,上次独眼龙的儿子也在那里。”

小黑点头:“我不吃了,现在就送他去。”

沉欢看着小黑离开,兴奋的在屋里来回踱步。

但是,关于反叛遗臣这个身份,如今用来打秦松涛是没有用的,因为他还没有位极人臣,不会引起皇帝的注意。

这把重锤,一定要用在最有力的地方!

吕氏正在积极谋划如何让沉欢乖乖的嫁给吴飞扬,却收了了秦松涛的信,要她这一年内不准动长房一根毫毛。

这信她看得愣了好半响,气得咬牙。

可三儿子的话就是她的圣旨,不论什么事情,都不敢违抗。

但,这口气她是咽不下去的,既然儿子不让她大弄,小小惩罚总是可以的吧?

“你怎么那么急匆匆的?”吕氏听见花溪在外面的声音。

“不好了,我们爷被人打了。”

吕氏听见是长房的丫鬟,忙一咕噜爬起来,冲出门去,“怎么回事?”

丫鬟忙行礼:“夫人,二爷被人打了,刚让人给抬回来了。”

吕氏脸顿时变了色,赶紧往二房院子走,一边走一边恼怒的问,“谁那么大胆子,敢打我们秦府的爷?”

花溪也赶紧跟上,唇角付出一抹察觉不出的笑意。

小丫鬟几乎跟不上她的脚步,气喘吁吁地回着:“听说是四姑娘让人打的。”

吕氏猛然站住,脸色狰狞,高扬了声音,“什么!”

小丫鬟吓得弯腰:“是二爷误闯了四姑娘的新宅子,被四姑娘宅子里的护院给打了,他们说是因不认识二爷。”

吕氏气得脸色铁青,“不认识二爷?就算余杭街上的猫狗都认识我们二爷,那个死丫头敢不认识二爷?”

小丫鬟身子抖着,“夫人赶紧先去看下二爷吧,这顿打不轻啊。”

吕氏气得紧握拳头,“花溪,赶紧叫府医去。”她赶紧扭头就走。

还没进院子,就听见秦功勋哇哇乱叫的声音,吕氏心痛如绞,赶紧冲了进去。

陈氏和秦湘素手无策,她们让人去叫府医,钱陇说府医正在给二姑娘熏脸,没有空。

如今他们手上没钱,出去请也请不起,正不知如何是好,看见吕氏来了,两人顿时哭着泪人一般。

吕氏看着秦中矩溢出血丝的屁股,也哭了,“天啊,这个死丫头也敢下手啊,她居然敢打二叔,简直没有规矩了!”

“赶紧去叫老爷来,让老爷亲眼看看,这个死丫头如此心狠手辣!”吕氏尖叫着,三房的小丫鬟赶紧去通传。

府医接了吕氏的通传,自然不敢不来,很快赶到,拉了屏风给秦中矩上好了药。

秦松涛也到了,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他抱住的屁股,“你又做错了什么?”

吕氏听这句话气就不打一处来,“老爷,中矩能做错什么?就算有什么误会,他也是她的亲叔叔啊,这种养不熟的白眼狼,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秦功勋对他们母子的污蔑能力早就心里有数。冷哼道:“你在哪里被打?”

秦中矩支支吾吾,索性叫疼。

“哼,你定是招惹了沉欢,她虽然嚣张,但她也讲道理,从来没有听说过她无端打人,何况你是她叔叔,为了秦府颜面,她也不可能公开打亲叔叔。”

“老爷,你怎么能这样偏心!”

自己最心爱的儿子被打成这样,还是她最恨的臭丫头干的,吕氏简直满心都是怒火,烧得她失去了理智,疯了是的冲过来,一把抓住秦功勋的衣领叫着。

泼妇一般的吕氏让秦功勋吓了一跳,钱陇赶紧上前拉开吕氏。

“夫人,不可伤了老爷。”

“我伤他?可人伤了我儿子!你们谁管!”吕氏指着秦功勋的鼻子不顾一切的哭叫着,“老爷,他们欺负人都欺负到明面上了。她恨我,就拿我儿子来打,就是要打在我这个做母亲的心上!老爷若是不惩罚她,我作为秦府主母也要请家法惩罚她!”

秦功勋气得浑身发抖,面前的吕氏再也没有以前的温柔贤淑,简直就是街上的卖菜大妈,叉着腰,指着自己夫君的鼻子叫嚣着。

他哪里能忍受这样的女人!

“你要找死,就去!”说罢,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找死?我找死?我就不信了,我堂堂祖母就不能重振家风!”吕氏气得浑身发抖。

云裳微皱眉头,不知道沉欢回府了没有。

“儿子,你好好的养着,这口气,母亲我定会帮你出的!我这就去将府里的护院全部召集起来,我就不信了,五十人都打不过那什么狗屁王府女护卫和那只贱狗!”吕氏说罢,大步转身离开。

沉欢在秦府东门刚下马车,便有一个小丫鬟从门里冲过来,来不及行礼,急忙说:“姑娘,花溪姐姐让奴婢来告诉姑娘要小心夫人。二爷回来说被打你得很惨呢。夫人去调府里全部的护卫去了。”

沉欢一顿,挑了挑眉,他居然还敢告状?

甘珠眼珠子一瞪,一边撸袖子一边说,“哼,五十个算什么?春莺,你负责十个,我负责二十个,傲古再咬上十个,不就结了吗?”

傲古顿时抖了抖黄毛,好久没有痛痛快快的咬一轮了。

云裳忙按住她,“就知道打架,没看姑娘还没说话呢。”

烟翠唯恐天下不乱,叫着,“他是自己做贼被打的,还恶人先告状,我们才不能忍呢!打就打,不是还有赤冰吗?”她抬头是四周看,赤冰这家伙真能隐身,每次她都找不到。

春莺本来也兴奋的撸袖子,听云裳这样说,赶紧将撸了一般的放下,“是啊,今天我们打了他们五十,明天他们再弄来一百,我们可不就累死了?”

“你还怕累?你不敢打,那我一个人打,不就五十个吗?又不是没打过!”甘珠冷冷的道。衣袖卷得高高的,将裙角往上一翻,掖到腰带上。

沉欢转身上车,“走,我们走大门。”

四个丫鬟一愣,云裳首先反应过来,马上跟上了马车,“你们赶紧上来。”

马车驶到大门,沉欢淡定的下了马车,直奔正房。

钱陇急匆匆的往外走,一眼瞧见沉欢,忙迎了上来,低声道:“姑娘今天是不是打了二爷?”

沉欢摇头,“没有啊,不过今天我遇到歹徒了,我正要告诉老爷呢。”

钱陇一愣,歹徒?

沉欢不管他反应不反应过来,绕过他往里走。

不远处,闹闹嚷嚷的,全府的护院都被吕氏调集起来气势汹汹的往玉春园去。

“老爷。”沉欢推开门,秦功勋正软软的坐在太师椅上揉着太阳穴。

听到沉欢的声音,无奈的抬头,“我头痛,你先回去吧。”

“事关秦府声誉的大事,沉欢得禀报完才能回去。”沉欢将今天她新宅子接着卖菜的送菜的掩护,闯进来一个陌生男人,在院子里乱逛,幸好被护院抓到,打了一顿,“本想送官查办的,又担心影响秦府的名声,所以就放了,特来禀报一声,省得有人拿这个事情欺骗老爷。”

秦功勋闻言气得浑身发软,摊在椅子上,抖索着叫着:“孽障啊,孽障!”

------题外话------

【上章加了新内容,早订阅的亲回去看下啊,5千字】

谢谢亲爱的13918165075投了这个月的第一章月票。上个月还有亲爱的摇篮摇篮投了2张、武汉清风、feiyulian投了月票,群么么。

每天发文后,就会立刻看到好几十人的订阅,早上八点也会看到快两百人的订阅。大家都熬夜等着,度度根本不敢松懈,不敢偷懒晚点更新,怕等文的亲失望。

我问女儿,为毛木有人喜欢留言,女儿说,因为你的文不好看。

呜呜呜,不好看吗?给个响好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