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31】驭下之术

沉欢见周正宇坐立不安,忍不住掩嘴低笑。

“继续说。”沉欢正色道。

周正宇赶紧收了心思,认真地说:按我们现在的情况,年内增开三四间铺子不成问题,王府大街那边都是宗室皇族,如果把铺子开在这里,再拿两间宗室府上的米粮生意,基本一间就顶上咱们所有绸缎铺子加起来的两倍盈利了。”

沉欢笔尖一驻,看着他:“睿亲王府和荣宁王府不要去。”

周正宇一愣,他还真想去的,如果打着秦府的招牌,说不定两个宗亲府邸会给面子呢,如果真是这样,睿亲王府一家就顶了十家的盈利。

沉欢也不解释,继续道:“就算两府派人来谈,也只能给成本价高两层的价格。”

成本价高两成,也就是刚好和他们铺子平摊费用持平,也就不赚钱。

周正宇想了想,也没再问,知道姑娘知恩图报,就算不赚钱也是个宣传。

“你要把铺子全部做个统筹。培养好二掌柜,铺子开得越多,管理要越严,千万不要出现我们绸缎铺开始的那副摸样,让一些只知道蝇头小利的人钻了空子。二掌柜人选也不要一味忠厚老实,要精明灵活。不过这种人聪明就容易出事,你算个数,每间铺子给个定额,只要他们完成了定额,超出部分就给个百分点做奖励。”

周正宇说到正事人就立马精神了,“是的,就像之前姑娘激励我的方法一样。我已经将每个铺子的盈利平衡点都算好了。”他从放在台面的包袱里抽出一个本子,双手递过去,“姑娘有空看下。”

“姑娘,这是浅玉让小的捎来的雍锦坊账簿。”

沉欢闻言,忙接了过来,翻了起来,盈利一般,但却有五万两的赊账。浅玉很细心,将每个客人的姓名,身份都记得清清楚楚,到铺子的人非富即贵。

沉欢合上本子,周正宇瞧她脸色,试探的问:“其实,姑娘,有句话不知小的当问不当问?”

“你问。”沉欢看着他。她也想看看周正宇目光有多深。

“褚贵妃始终不是我们一路人。雍锦坊越是名气大,以后越难收拾。”

周正宇这话一出,沉欢暗自欣赏。他已经看到这个问题了。

“对,这正是我要说的。你回去对浅玉说,以后一律不可赊账。至于和八公主、褚贵妃的事情,的确迟早都要面对的,但是现在还没到时候,应该至少还要等哥哥入仕,站稳脚跟。那时,才是算总账的时候。”

说到这里,沉欢阴沉了脸。

周正宇一怔,这个样子的沉欢比他还要沉着几分。

“浅玉进宫送银子给八公主的时候,是否可以去探望姐姐?”

周正宇正在发愣,被沉欢的话拉了回来,忙道:“对。八公主给了浅玉一个公主令牌,准许她自由进出后宫。浅玉也很聪明,和宫里各路宫人们都混熟了,以后每次进去都回去看望大姑娘。姑娘放心,大姑娘好得很,只是见到浅玉就会想起姑娘,免不了伤感。”

沉欢叹了口,她何尝不想姐姐。可一进宫门深似海,她也鞭长莫及啊。

两人正沉在离情哀伤中,新月和云裳两人各端着托盘进来了,烟翠也跟着进来布碗筷。沉欢立刻笑着看她们。

周正宇顿时紧张了。

新月手里果然放着两小盘子热气腾腾的小包子,云裳端的是糯米酒酿汤圆。

新月将包子放下,看着周正宇和沉欢古怪的表情,想说吃包子啊,可怎么都说不出口。

周正宇心里祈祷着,肉包子肉包子肉包子……

沉欢噗嗤笑了,“闻就知道是肉包子了。”

新月脸微红,指着另一盘包子说:“谁说的,这不是菜包子吗?”

只要是肉包子周正宇心顿时安定下来,笑着道:“姑娘请客吃包子,那小的就不客气了,小的回来还没吃饭了。”说着抓起肉包子塞进嘴里,一包香香肉油流进嘴里,好吃极了,他飞快的嚼着,咕噜咽下,手已经抓了两个,一口一个塞了进去。

“喂,有你这样吃包子吗?好像个饿鬼一般。”新月嫌弃的斜眼。

周正宇满口塞着包子,顾不上形象,笑着口齿不清地说:“太好吃了,太想念肉包子了。”

噗嗤,烟翠忍不住笑了:“你是太想念肉包子呢,还是想念做肉包子的人呢?”

“我也正想说呢。”往日里不爱开玩笑的云裳,看着大家那么高兴,也凑趣了。

新月黑着脸就拧住烟翠的耳朵,“小蹄子,胡说八道什么?”她的手力自然是小的,也不可能正的拧烟翠。

烟翠故意呱呱大叫:“姑娘,赶紧把她嫁出去,瞧她仗着年纪大,欺负人了。”

新月气坏了,一跺脚,“谁年纪大!要把你这个嘴不把门的嫁出去才是真的!”

烟翠感觉到耳朵上的手力大了,赶紧挣脱开,就跑到沉欢身后,“姑娘,你看看,是不是数她脾气最大?是不是女大不中留了?”

新月见她还说,气得冲过来要抓她:“云裳姐姐比我还大呢,要嫁也是云裳姐姐先啊。”

云裳一听脸色变了,赶紧看一眼沉欢。

这把火一下少了一屋子的三个丫鬟。

沉欢忙叫着,“哎呀,大户人家打打闹闹成何体统!”

两人赶紧住手,烟翠憋着笑,站在沉欢身后,新月气得小胸脯一起一伏,瞪着烟翠。

沉欢哎了一声,揉着太阳穴,“看来丫鬟实在太多了,闹死了。”

新月和烟翠顿时不敢吱声。

沉欢瞧着周正宇,“正宇哥哥你喜欢谁?”

周正宇的脸顿时通红,搔着脑袋支吾半响。

沉欢耸了耸肩,“那好吧。新月姐姐是我姐姐最在乎的姐妹,也是丫鬟中最俊俏的女孩子,怎么着都要许配个富人家才对得起新月姐姐。烟翠嘛,整天叽里呱啦的,就是需要人管管,那就许配给正宇哥哥吧。”

“啊!”三人异口同声的叫着。

姑娘又开始调皮了,云裳低头忍着笑。

沉欢斜眼,“怎么,你们有意见?”

新月眼圈都红了,她最清楚四姑娘的性格了,说一不二的,万一她真是这样想的,就没有人能够改变她的决定。

烟翠也急了,正想说话,周正宇这下顾不上那么多了,忽然转身,在台面包袱里摸出一个红色的庚帖本,半跪着呈递给沉欢:“小的请姑娘做主,求娶新月姑娘。”

新月一愣,烟翠和云裳脸一红,忙低下头。

沉欢笑了,“你要是再不出手,我就真的将新月姐姐许给别人了。我平生最不喜欢不敢负责人的男人。”她扭头看还在发呆的新月,“新月姐姐答应吗?你若是不答应没关系,我一定不会让你嫁给他的。”

新月顿时脸羞红,搅着衣襟不说话。

沉欢挑眉看周正宇,“正宇哥哥,人家新月姐姐不同意。你就这样求娶吗?”

周正宇忙说,“当然不是,我……已经准备了聘礼……”他偷偷的看着新月。

“那就拿出来瞧瞧,万一新月姐姐不满意呢。”烟翠也不害臊了,忙起哄。

沉欢瞧着他们高兴,也笑着说,“是要看看聘礼够不够,也要新月姐姐觉得合适才行。”

周正宇红着脸,将包袱里一个漂亮的大锦盒取了出来,双手碰到新月面前。

“新月,这个不是聘礼,是我这次专门带回来给你礼物。我听浅玉说你很希望得到这样一套新嫁娘装。我本来是想在盛京置办一处二进小院子,将里面布置好,再正式向姑娘讨你的,可要是再不说,我恐怕也不敢回盛京了,只能在这里守着你。这个礼物已经用完了我全部积蓄,所以宅子就买不起了。若是姑娘将你许了我,少不得我得讨你去盛京,我们就一起为姑娘做事,就住在姑娘铺子后面的小院子,只是委屈你了。”

烟翠和云裳脖子缩了缩,好肉麻。

沉欢摸着她的老脸,真肉麻。

新月红着脸,接过,将锦盒打开,低低叫了一声。

烟翠忙凑过去,“哇,这么漂亮的凤冠霞帔!”

沉欢和云裳也忙凑过脑袋,果然是全套的凤冠霞帔,而且凤冠是盛京最流行的金丝点翠嵌红宝的款式,也只有富贵人家的姑娘婚嫁才能用得起,全套下来不下两百两。周正宇跟着沉欢做掌柜也就一个多年头,这也是他大部分积蓄了。

新月眼圈红了,呆呆的看着耀眼的凤冠。

她曾经对浅玉说过,她好羡慕那些大家闺秀可以穿着凤冠霞帔幸福的婚嫁。浅玉还笑她痴心妄想。她们做丫鬟的,能得到主子许个好小厮就已经是非常幸福了,也不过是主子封个红包,穿一身新的红衣裳,就已经很好了。

没想到周正宇满足了她这一生都以为不可能满足的愿望。

沉欢看着他们,心里也感动了。上一世她没有嫁人,这一世也许也不会嫁人。可毕竟是女孩子,看到火红的嫣红还是禁不住心里一动。

“那你愿意嫁给我吗?”周正宇看着面前眼泪珠落下的人儿,心里一阵激动,也顾不得其他几个未嫁的姑娘在一边看着了。

新月抬眸,泪眼朦胧的看着他,轻轻点头。

“哎呀,真是的,不就是你愿意吗,我愿意,弄了那么长时间,简直是急死个人了。”烟翠快嘴快舌叫着,大家的心都落了下来。

沉欢高兴的一拍手,“云裳姐姐,吩咐下去,准备在我们的新宅子举行一个婚礼。”

云裳笑了,“奴婢哪里懂,我叫金嬷嬷去。”

“姑娘,使不得。”新月和周正宇同时道。

“你们这么快就夫唱妇随了啊?”沉欢笑着,“这些你们就不用管了。新月姐姐娘家就是我们的宅子,正宇哥哥赶紧回农庄,将好消息告诉周叔,你就将新月姐姐迎亲到农庄去。周叔新盖了一个大宅子,就是等你娶媳妇用的。其他的你就不要操心了。我让鲁掌柜帮你置办,乐礼班子、花轿,这些我都包了。”

周正宇和新月欣喜的跪下磕头。

可是,很快新月眼圈又红了,抬头看着沉欢哽咽的道:“姑娘,奴婢想一直服侍姑娘。”

沉欢笑着将两人拉起,“当然。我也不舍得你们。新月姐姐结婚后就是正经的管事娘子了。你就陪着正宇哥哥在盛京打下一片江山,等我们去盛京时,就可以在一起了不是?”

新月这才放心了。只要能一直跟着沉欢,就会有一辈子的体面。

其他丫鬟看在眼里,也就放心了。

沉欢笑着对云裳说:“给他们的新婚礼物拿出来吧。”

周正宇和新月双双看着她。

“姑娘,不用了。”周正宇忙说。

云裳已经从多宝阁上取下来一个小小的木盒子递给沉欢。

沉欢接过,“这份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久了,是卤大帮我看的位置,距离福禄米庄就隔了一条街,虽然不大,只是个二进院的小宅子,不过之前是出身江南的大户人家的管家住过的,里面拾倒得不错。假山流水很精致,很有江南风味,应该可以给你们慰藉思乡之情。新月的娘我已经着人接过去了,我想你们到了那边,过上一年就该有娃了,周叔走不开,那就只有新月娘可以照顾了。”说着,将木盒递了过去。

虽然大家都奇怪的看了一眼沉欢,十岁的姑娘为什么说生娃说得如此顺溜,还不脸红,但沉欢这个大礼实在送得让人震惊。

周正宇和新月已经惊呆了。

“赶紧接了,姑娘手都酸了。”云裳笑着说。

两人这才清醒过来,新月立刻就咬着唇哭了,精明得如泥鳅的周正宇这会呆呆接过木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福禄米庄的位置是盛京最热闹的商业区,一处二进院的宅子没有500两根本拿不下来。他从来不敢想在这里买房子,本来也看好一处郊区的房子,也要一百多两。

云裳看过这个木盒子,知道是姑娘让卤大寻的宅子,还以为是姑娘自己要住的,没想到是给新月他们准备的,她和烟翠看着心里都热了,姑娘对她们实在是太好了。这样的主子谁不愿意跟着?谁不会死心塌地?

沉欢笑着说:“好了,我最见不得眼泪了。你们都先下去,我和正宇哥哥还有事情商量。”

云裳应着拉着哭得泪人一般的新月一起出去,烟翠跟着将门关上。

“正宇哥哥,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周正宇忙将刚才激动万分的思绪收了,认真的看着她。

“刚才你说的对,和褚贵妃的这层窗户纸终究会捅破,更况姐姐入宫是跟着宁贵嫔的。我很担心姐姐,你想,如果褚贵妃要姐姐对宁贵嫔做什么,姐姐肯定不会做,这样就会得罪褚贵妃。我担心,这种事很快就会发生。”

周正宇想着额头开始冒汗,他只是想到秦松涛和褚贵妃的关系,就没有想到秦婉很可能会变成得罪褚贵妃的原因。

“所以,你让浅玉入宫时提醒姐姐,如果真是发生此事,便要姐姐暗地里让宁贵嫔明白就好,尽量保护自己。”

周正宇严肃的点头。

“所以,我必须另外寻个地方代替雍锦坊。”沉欢提起笔,在纸上写下三个字,推给周正宇,“这是我给你回京后的首要任务。”

“云衣坊?”

“对,云衣坊,就是清灵的老东家。”沉欢淡淡道。

云衣坊当年欺负沉欢和清灵,这个仇可以报了。

周正宇想了想,“姑娘想做到什么程度?”他的意思是要惩罚到什么程度。

“云衣坊在当地的名气很大,夺过来后不要换名字,里面的几个人尽量留下,对外不要让人察觉换了东家,所以,只要逼得老板自动放弃就行,不要伤及店铺名声。”

周正宇明白了:“好,小的明白了。清灵也和我说过那东家的事情,我自有办法弄他。”

沉欢笑着点头:“好吧,你赶紧回溪河去吧,和周叔选个好日子。新月姐姐就不要去看了。虽然我没有什么规矩,可毕竟婚嫁,也要让新月姐姐感受到大户人家婚礼的感觉。举行婚礼前就不要见面了。”

周正宇兴奋的点头,“那我就回去了。”

看着他大步流星的走出去,沉欢欣慰的笑了,懒懒的斜躺在贵妃椅上,看着满塘绽放的荷花,那抹喜服的嫣红忽然占据了脑海,心底莫名有种异样。

她这辈子会结婚吗?如果会,那个他可以是谁?

一张一笑满屋子灿烂的脸出现在她脑海里。

“呸!”沉欢立刻打消念头,眯上眼睛,睡个美美的午觉。

一觉醒来,就听见外面有些杂响。

“云裳姐姐。”沉欢叫着。

云裳忙推门进来:“姑娘,你醒了?”她冲着门外轻声道:“烟翠,姑娘醒了。”

“哎,那我去端甜汤去。”烟翠也低声应着。

云裳过来帮沉欢将头发拆了,重新梳上。

“外面没事吧?”沉欢看了看头发,便问。

“有点事,因姑娘睡着,就没来禀报。刚才二爷闯进来了。”

沉欢回头,“秦中炬?”

云裳点头,“是,不过让护院给架出去了。本来他是进不来的,谁知道他居然跟着送菜的车混进来了,一进来就到处乱窜,被护院首领赵熏撞见。”

“然后呢?”

云裳笑了:“赵熏不认识他,立刻将他抓了起来,踢了几脚,开始二爷怕丢脸不承认自己的身份,被打了才叫着说是秦府的二爷。赵熏吓了一跳,忙让人叫我们去看,这才放了他。”

沉欢冷笑,“哼,以后除了秦府二房的来,其他的猫儿狗儿的,一律打出去,不用给面子。尤其是这种偷偷摸摸的,你们就当不知道他是谁。”

云裳忙点头:“奴婢省得,马上就去告诉赵熏他们。”

“嗯,上次说要见见他们还没见,等会儿让他们到前院抱夏等我,我见下他们。”

“奴婢遵命。”

------题外话------

【上章加了内容,没看到5千字的亲记得回去看下哦,不需要另外花钱的】

非常感谢亲爱的tan0227投7张、15167237648投3张、瘦溜溜投2张,19710518投2张、15961222250、peggyzongye615、peggyzongye6、feliciawang、反反反、yy532901投了票票。(月票显示会延迟,很多要第二天才能看到,明天继续感谢大家)

马上就到手机端签到抽奖的时候了,大部分亲应该都会抽到评价票吧?求【5分】免费评价票(⊙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