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想干了

不得不说崔乐蓉的直觉还是挺准的。

“阿蓉,往后酒楼里头都不要我们送货了。”崔乐文在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那神色也是有些气恼,因为这件事情他今天也不是很开心,却也是没有什么办法,毕竟那酒楼不是他们开的不是?

“怎么回事?几天前送去的时候不也没说不要咱们送么?”没等崔乐蓉开口,萧易率先开了口,前几天他还是亲自送去的,那个时候不也没说个啥么。

“店里面的掌柜换了人。”崔乐文说道,“原本的掌柜调去京城里头了,新来的掌柜觉得咱们家供应的量不足,价钱还比外头的那些个人要贵上不少,所以决定不要了。”

事实上这还是崔乐文捡了好的来说的了,那个新来的掌柜基本上来了之后没多久就冲着他撒气了一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了他仗着自己在酒楼里头就利用了给自己家挣银子,指不定还和前头的那个方掌柜有点嫌隙,说不定就是在背后里头利用酒楼给他们挣钱。

当时说的他完全就是涨红了一张脸,恼火的厉害,虽说他的确是在酒楼里面做厨子的,但这订货的事情也不是他决定的,是,他家的确卖的是比较贵的,但也不看看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大冬天的,那个时候哪里来的新鲜的菜,就算是贵那也是有理由在的不是吗?再者,决定的也不是掌柜也不是他,最后还不是京城和省城那边来了人决定下来的,京城里头还特地找了人来运输的,现在是说起来那还都成了他们的错了,光是听着这样的言辞,崔乐文就是一肚子的火气。

崔乐文是没说,但看他那难看的脸色,崔乐蓉多半也是能够揣测出哥哥在酒楼里头受了什么样的待遇,只怕刚刚那些个话那还是自己大哥捡了不怎么重要的话来和他们说的。

“哥,是不是那新来的掌柜给你难堪了?”崔乐蓉对着人问道,“我又不是阿娘,你也不用瞒着我。”

崔乐文听到这问话也是无奈地笑了一声,他就知道有些事情是瞒不住这个妹子的,他原本也不想说这种话。

“也没个啥,不过就是被人说了几句而已。”崔乐文随意地说出了一句来,那些个话他也没打算复述给自己这个妹子听,毕竟是知道这也不是啥好事。

但崔乐文不说,崔乐蓉多半也是能够揣测出那些个话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毕竟都已经做出那样的决定来了,那还有啥是好说的,不外乎就是仗着关系谋取好处什么的,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这里的掌柜换了人,要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也没啥问题的,再加上要是那掌柜有心的话,想要取代了他们也不是不能,反正就是给谁赚不是赚的。

“那哥,你的意思是咋样?”崔乐蓉问着自己这个哥哥,“你倒是不用为我和阿娘担心个啥,就算是酒楼不要,咱们也不是得白白看着东西坏了的,到时候不管是在镇上卖还是去省城卖了,那都是可以的,就是稍微麻烦了点,别的也不用怎么操心。真要是赚不了什么钱了,那到时候也就先歇着,等到冬天的时候再进行就成了。”

崔乐蓉是半点也不担心的,现在这个掌柜不要那就是他的问题,像是他们家和阿爹阿娘哪儿经常吃的都是灵泉水,她每次回了家都是要在水缸里头放不少的灵泉水,保证家里面都会吃到,再加上用来培育蔬菜的她也没少加了灵泉水,因为自己家一直在吃,所以也不大清楚到底是怎么的一种情况,但偶尔上他们家吃一顿饭的人基本上也都会觉得他们家的饭菜好吃的,长期吃他们的菜和换了的话保证是能够吃出不同来的。

反正这生意他们应该不至于亏本就对了,反正真的要是现在不能赚钱了,那就先歇了,等到冬天的时候再进行这个买卖也成的。

崔乐文听到自己妹子这么说的时候也是松了一口气,还是自己这妹子脑子转的快一些,“能这样想就不错了,到时候这事儿你去和阿娘说吧,就是怕到时候阿娘想不开。”

“阿娘肯定心中也是有底的,阿哥你就不用太担心。”崔乐蓉也不怎么担心这个事情,毕竟自己阿爹阿娘到底是比自己多吃了几年饭的人,自己都能够想开的事情难道那两个人还想不开么?!

“我现在想的是阿哥你。”崔乐蓉看着崔乐文,“以前的掌柜和阿哥你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但现在新来的掌柜很显然的是个大哥你不对付,阿哥你要是还留在酒楼里头,想来之前的事情不会第一次发生也不可能会是最后一次发生,到时候肯定是少不得发生那些个叫人不开心的事情。”

崔乐文听着这话也是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也知道自家妹子所说的不是什么玩笑话,有了第一次之后就会有第二次,但是不在酒楼里头干这活他能干啥呢?回到家里头来种地?原本家里面的负担就不小了,今年是因为有了自家妹子的关系家里头日子才好过了一些,但现在姐姐带着三个孩子在家呢,家里面也不容易,他在酒楼里头好歹每个月也还有工钱在呢。

“阿哥,之前我们家上梁酒还有过年的时候做的菜那味道还还不错,如果阿哥你不在酒楼里头做的话,出来之后咱们自己家开个小一点的或许也是可以的。”崔乐蓉道,这算是超过了她的计划吧,原本的她也没想着那么快的,毕竟现在手头上不宽裕,再加上家里面现在也有不少的事情,但与其委屈自己哥哥在酒楼里面过日子,还不如出来轻松地过点日子。

“你是说——”崔乐文的脑子也转动了一下,他听着这话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可一想到家里面的情况,崔乐文还是觉得这事儿不怎么乐观就对了。

“不成啊,家里面是怎么样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弟还得上了私塾,现在姐姐和三个孩子也在家呢,下半年的时候还有一个孩子。咱们家手上也没多少银子,就算不买铺面用来租赁一个的话,这要是能挣点钱也就算了,要是不能挣钱的话,那家里头还不是要贴了银子,再说咱们这个镇子要说大也不大的,就那些个小摊子也不少,大点的酒楼有两间,还有那些个小铺子也有几间呢,这么算来的话,我们镇子上真的不缺吃饭的地方,你觉得咱们家要是开个吃饭的铺子能有多少的人呢?”

崔乐文也不是没有想过的,可他现在也不是那个单纯的人了,所以对于镇子上的事情也不是完全一无所知的,他最开始的时候也是想过的,但观察过了之后就觉得在镇子上开铺子的想法多少有些压力,毕竟他们家的情况并不允许他太折腾。

崔乐蓉也不是刚来这个世界的人了,对于镇子上的事情也算是有了一些个了解,因为他们这个镇子也算是处于官道上,所以对比起来也算得上十分的繁华了,所以镇子上那些吃食的铺子也算是不少,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些个生意,但是光是只有那点生意很显然是不够的,做生意么首先还是要能赚到钱,只够平常的开销那是不够的。

只是崔乐蓉倒是没想到崔乐文也去调查过了镇子上的情况,这也是她所没有想到的,这事实证明了崔乐文应该也是有想过开铺子的事情的。

“恩,这的确也是个问题,但是阿哥,咱们可以开一个快餐式的铺子,你看如何?”崔乐蓉对着崔乐文道,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他们现在的能力也开不起大铺子,但是要知道除了酒楼之外,那也完全可以有个快餐铺子,赶路的人未必愿意在酒楼里头等待那么长的时间,所以快餐这种事情应该也是值得的。

“快餐式的铺子?”崔乐文看着崔乐蓉,还是有点不大理解。

“就是咱们提前把菜和饭煮好,有荤有素的,到时候就看人家自己想要吃什么选什么了,这样也方便,人家也不需要等了。这样子也算的上方便,不管是往来的人还是镇子上做工的人也能够方便一些,镇上不是还有私塾么,也能够提供在私塾里面念书的那些个孩子中午吃饭。阿哥你觉得咋样?”崔乐蓉看着崔乐文道,“阿哥你觉得这样如何?”

崔乐文仔细想了想,按照崔乐蓉这么说着的话,这生意也不是没的做的,提前把饭菜煮好,他们能够少辛苦一点,而且这生意也不是没得做的。

“但是要是这样一来的话,指不定到时候那些个商铺多少都会跟着做着这样的事情!”崔乐文道,只要他们家这样可行的话到时候肯定会有不少人家都会卖了快餐。

“但是咱们家本钱少不是?”崔乐蓉看向崔乐文,“镇上那些个铺子多少也还是要花了钱买菜的,但咱们家不需要啊,你看咱们两家不都是在种着菜的么,到时候这菜就能够提供给铺子里头了,还有咱们家卖这些个快餐的时候,也可以卖点麻辣烫,咱们准备好那些个菜,摆在一旁,到时候随他们选了,大哥你觉得这个主意如何?”

当然,崔乐蓉觉得他们家还能够在门口摆个小烧烤摊,弄点肉夹馍什么的,这种也是方便的厉害,但要想做生意的话首先这店铺的位子就要选的好,要是选的太偏僻了点,到时候就算是做的好吃那想要招揽了沿途的生意也难搞。

“如果真的要做的话,还是要趁早做比较好一些吧,不然像是阿哥你现在在酒楼里面多半也过的不怎么高兴的,还不如趁着现在走出来得了,那掌柜现在都能这样想你,你如果是还在酒楼里面,指不定人家还会以为你是打算死皮赖脸地留在酒楼里面不愿意走就是为了谋得什么好处呢!”崔乐蓉道。

萧易也是听了不少他们兄妹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也听明白了现在这个大舅子的情况是有点不妙,光是听着都觉得他在酒楼里面的日子似乎是有些不大好过的。

“大哥,我觉得阿蓉说的也是十分有道理的,咱们是去干活的,别看每个月都是拿了工钱的,但咱们也不是没干活的不是?咋地能又受累又受气的?既然人家这样子对咱们了,咱们了不起就不干得了!”萧易道。

这要是搁在以前,萧易肯定是说不出这种话来的,连饭都吃不上了怎么还能够想到其他的,再苦再累也只能咬牙忍着,这世上不公平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忍着能怎么样,难道要和人对着干了不成?但现在的萧易却是觉得这么干了也没啥问题,了不起就是不挣这笔银子呗,人活着,总是能够活下去的。

“大哥,我这话也不是随便说说的,以前的时候我肯定是不敢是说出这种话来的,但是现在想想,再难能难得过啥?咱们这么辛苦处处忍着那不就是为了一口饭吃么?了不起咱们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得了,还能够饿死了自己不成?再说了,我听着阿蓉刚刚所说的应该也是十分不错的,咱们就试试看呗,成了,那往后咱们也好多挣点银子,这要是不成的话,了不起咱们就是没做成么,趁着现在还年轻,就算是真的亏了钱,总能赚回来的。”

崔乐文听着萧易这话,说实在话他要是不心动那还真是假的,他看着萧易,觉得自己的确是有些胆小,仔细想想的话,也的确是如此,有时候不如放手一搏,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收获,再想想的话,真的就像是萧易所说的那样,真的要是不成,最后回来了不起就是种地了,这么大一个活人,总不能生生给饿死了吧?再不行还有一把子力气呢!

“那成,今天你们还有事没事?要是没事一会回了家一同说说这事儿吧,到时候和阿爹阿娘商量商量吧。”崔乐文下定了决心道,他也已经想好了,反正在新来的掌柜的手下他干的也不是很开心,倒不如像是自己妹子说的那样,下定决心辞了酒楼里头的活计,想他在酒楼里头这几年也不是没有干活的,也没有偷懒,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会被人像是训孙子一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训斥着,而且那些个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的,而且那掌柜的脸上只差是没有写着“我知道你想坑了酒楼的钱”这样的嘴脸。既然他是这样想的,那成,往后他还是别在酒楼干了,到时候也省得这样说了。

“成啊,阿哥你留在这里吃个午饭吧,吃了饭我们就一起回去。”崔乐蓉道,“阿哥你也来帮点忙吧,我和萧易打算是做点笋干,到时候放着等到冬天的时候也能够吃,当然,咱们要是开了店,那也能够用了这竹笋和笋干来做菜。我还打算做点酸笋呢,挖冬笋的时候做了一点,萧易说吃着还不错,我觉得也还行。”

崔乐文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也是忍不住笑了,自己这个妹子还真是够精明的,这铺子还是个没影子的事情呢,现在都已经开始这样设想了。

他虽是这样想的,但也还是找了个马扎坐了下来开始给剥笋了,这种活计他干的熟着呢,在酒楼里头就没少干,所以现在干起来的时候也是迅速的很,那两筐的笋在三个人的忙活下没一会的功夫就剥干净了。

崔乐文也是个忙不下来的人,不但帮着把笋给剥了,甚至还帮着忙活起做饭的事情来了,崔乐文那叫一个熟练,烧饭炒菜啥的那是半点也不需要说个啥的,原本这做饭炒菜的活计是要崔乐蓉来的,但她也乐得高兴有人接手了自己的活计,安安心心地让自己的大哥把饭菜给做了,自己就给烧点火。

等到吃过了饭,崔乐蓉把家里头给锁了,三个人坐上牛车慢慢悠悠地前往中央村。

等到回了崔家之后,郑氏和崔老大两个人也是见到崔乐文有些惊讶,一般崔乐文的确是一个月能休息一两天,但现在看起来很明显不是到休息的日子,再加上那一张有些凝重的脸,瞅着就知道肯定是出了啥事儿了。

等到崔乐文把酒楼里头的事情一说,郑氏虽说是有些不大高兴,但也不至于是太过担心,“没事儿,反正最挣钱的时候也已经过去了,咱们现在要是挣不来钱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到时候就到镇上去卖卖得了。”

郑氏也是能够看得开的,能挣钱那固然很好,可不能挣钱的话那也没有办法,总不能逼着人家买了他们的东西不是。

“阿爹阿娘,我不想再在酒楼里面干了。”崔乐文平静地说道。

这事儿才算是在郑氏和崔老大的心里面掀起了轩然大波,虽说他们家现在也是存了一些个银子,但还是觉得自己儿子在镇上的酒楼里头当个厨子这样的事情也还是个不错的活计,说出去也还是十分有面子,但现在突然说不干了,这是个啥意思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