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102.一笑一尘缘102

“出声提醒,让别人都来看么?”帝和低头问着因为不好意思而不敢看他的诀衣。他发现,不管是多么强势的女子,总有些女人家的事会让她们脸红害羞,尤其是关乎她们身体的,格外敏感。而他身前的这只小野猫娇羞起来,煞是好看的紧。眼波流转间,丝缕含羞带媚,与平时的她差别极大,纵是他身边那些神女仙娥都美在一块儿,也不及她三分。见了太多的美人,对她却是不得不承认的艳冠群芳难相比。

诀衣抬头遇上帝和的目光,“你小声提醒呀。”让他提醒,又不是让他高声喧哗弄得四处人人皆知。

帝和慢悠悠的扇着折扇,“小声必会靠近你的耳朵,你不揍我?”

“我又不是疯子。謦”

他是为她好,她难道还能是非不分么。

说着,诀衣站起来,不想踩到了垂在地上的腰带,低呼一声摔向地面,“啊……”

帝和眼明手快的抱住诀衣,她这般毛躁,如何统领千军万马的?这话,他放在了心里没说出来,不然她又要说为何不解除她身上的禁术,让她变得笨手笨脚。虽然让她没有仙法确实会让她不便,可比起到处寻她,他宁可费些心思护着她。回头他回了异度世界,她想去哪儿都随她,他管不着。

“扭到脚了么?”

诀衣斜觑了一眼帝和,“你盼我点好不行么。”

“我倒是想你好,不然笨得让人溜个眼都不放心。”

“……”

虽然是被帝和嫌弃,可诀衣从他的话音里听出那么一丝一分的关心之意,这种关心不是刻意表现出来的,好像真是因为她太笨而让他不安心。

诀衣五分不满五分心虚的小声道,“你才笨。”

帝和拿着折扇敲了一下诀衣的头,“我若笨,到处着急忙慌找人的便会是你了。”看她睡得香,一直在竹亭里守着她。如果珑婉转世后有她这般运气,能遇到一个疼她照顾她周全的人该有多好。可惜,到今日他连珑婉转世去了哪个世界都不晓得,能做的,便是对在异度吃苦多年的诀衣呵护与照顾,祈望老天看在他对她好的份上,将他攒下的福德都转到珑婉的身上。他温柔的善待遇险的姑娘,也希望他看不到的地方,能有人对珑婉好一点。

“哟,你还能记着我呢?”身边那么多美人围着,他有闲工夫管她是不是跟着他吗?

帝和挑起眉梢,“醋了?”

“要脸吗你。”

“哈哈……”

帝和爽朗的笑声引得寻找他的仙子看了过来,

“麒麟神尊?”

诀衣见又有仙子朝这边走来,原本神情平静的脸微微冷清了些许,她知道帝和在天界的人缘儿很好,大神受人喜欢本无可厚非,何况帝和并非是她的夫君,他有交友的权利,她亦并非想对陌生的仙子生气。只是,她并不知道帝和带来她擢神大会有什么事,也不晓得他们要做什么,她颇为不喜欢什么全被人安排的感觉,还有耳边总是不得清净。帝和要见朋友,他可以与众人去相见,留她一份清宁就够了。偏生,他若在她身边待着,不出多久便有人来找他,着实让她不喜。

“麒麟神尊。”看到帝和的身影,仙子欢喜的飞了过来,见到诀衣在,微微施礼,“见过诀衣天姬。”

帝和看着诀衣,“走吧。”

诀衣刚想迈步,仙子很巧妙的走到了帝和的身边,抬头看着他的侧脸,笑得很是开心,眼中的崇拜让诀衣暗叹,哪怕是见到西天佛祖,她都拿不出这样仰慕的眼神。不得不说,帝和在仙界和神界的众女心中,当真是情圣一般的存在。看到他,她们的眼中可以做到目空身周一切。

走了三步的帝和见诀衣没有走,转身看着她,“怎么了?”

“你们先走吧。”

她一个人走在后面,清净。

帝和回到诀衣的身边,“可是身子不舒服?”说着,抬手用手背轻触诀衣的额头,并无太热,“脚疼?”

不远处,又来了两个仙娥。

“麒麟神尊。”

“神尊大人。”

诀衣觉得,如果她继续与帝和待在一起,一定会被不断围过来的仙女们给吵得头脑发昏,军中的将士们如果话多,她一定把人扔到三百里之外。

“我脚麻得厉害,你和众位仙子先行,我一会儿追上你们。”

帝和哪里会许,脚麻了有各种法子解决,最方便的是……

二话不说,将诀衣悬空抱了起来。

几个仙子见到帝和如此对诀衣,愣住了,看着他稳稳的抱着她走在竹林中,心中倾慕之意顿时翻江倒海般涌起。身姿挺拔的他一边走在林中一边低头看诀衣,那一抹流淌在他眼角的关心呵护十分迷人,叫人不免好生羡慕被他看着的女子。

“这样可好?”帝和问诀衣。

诀衣小声道,“回头不晓得有多少仙女要扎我的小人儿了。”

“她们敢!”

很简单的话,可也很霸道。霸道得诀衣愣住了,怔怔的看了帝和片刻,脸上努力绷着严肃,心里却笑了,一丝甜甜的味道从她心底悄悄的蔓延开。

帝和与诀衣的目光对上,两人同时移开,她忍了笑,他则暗暗的紧了紧抱着她的手。

找到竹林的三个仙女看到帝和抱着诀衣没说多什么,只是交换了一下眼神,各自在心底羡慕嫉妒罢了,诀衣的身份比她们尊贵许多,纵然心里不喜欢帝和对她特别照顾,却也不会表现出来,她是他带着来擢神大会的,众人对她尊敬还来不及,自然不会得罪她,以她的身份姿色,许是以后的圣后娘娘了。

不过,帝和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桃花实在太多了,虽然只是擢神大会,可这次到霏灵山来的女仙里,几乎找不出不认识他的人,加之他以前对人并无高高在上的疏远感,众人与他相处起来很是亲近,尤其是一些与他有些交情的胆大女子,对他则更为亲热了。哪怕他身边出现了诀衣,也会在确定她并不是圣后娘娘后,不减对帝和的热情。

路上遇到两个衣裳颇为薄透轻盈的仙子,看到帝和,欢喜的迎过来,跟在他的身边,与他一起谈笑,几乎不拿闭着眼睛靠在帝和怀中的诀衣是一个人,仿佛她不过是件不会说话的物件。

“麒麟神尊。”一个看着帝和抱着诀衣走了许久的女子实在忍不住了,“诀衣天姬怎么了?”

帝和低头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没睡着,只是不喜欢跟人聊天,遂道,“累坏了。”

“她做了什么这么累呀?”

诀衣忽然出声,“蚊子太多,耗费精力。”若不是帝和这小子禁了她的法术,她能让这些女人有在她耳边叽叽喳喳如鸟叫的机会么?早飞的不见人影了,还会在这儿被帝和抱着慢悠悠的晃。

帝和勾了下嘴角,自然是晓得她说的蚊子是指什么。

“诀衣天姬,麒麟神尊这样抱着你走,我觉得你肯定不舒服,而且他也会累,不如我给你变一顶轿子出来,让你好生躺着,可好?”

诀衣慢悠悠的睨了说话的仙子一眼,“你的建议……甚好。”

仙子正要施法,诀衣又说话了。

“不过,如果一顶软轿能让我舒服,你觉得帝和会不给我化出来么?”

仙子蹙眉,“这……”

“还是你觉得我与帝和神尊连变一顶轿子的本事都没用?”

“小仙不是这个意思。”

“你是几个意思我不管,你为我好的心思,本君谢了。不过,帝和神尊没你想得那么不中用,抱我走走而已,于他来说,算不得什么。”说着,诀衣冲着帝和巧然浅笑,“再说,不管多华贵的软轿,都没有他抱着舒服。你们没有被他抱过的,不会懂。”

诀衣如此一夸,帝和抱得更稳了些,心里暗暗道,算这小野猫有点儿眼光,他抱着她肯定是最舒服的,那些个轿子哪有他这么体贴温柔。

周围的仙子听着诀衣的话,心里不痛快,却不敢表现出来。

诀衣抬手勾住帝和的脖子,“我就喜欢你抱着走,怎么办?”

“呵……”

帝和轻笑,无奈的很,她是看出了自己对她特别疼爱些么?

“不困了?”

诀衣撇撇嘴,他这是看不下去了吗?觉得她这样说话会害他没有桃花了吗?想她睡觉闭嘴呀,晚了,在竹林凉亭里睡过之后,她的精神好的很,连夜上山,不困。

“我有点饿。”

帝和不信,“神仙皆是不

食烟火,你还能饿?”

“你怪帝亓宫的神侍去,是她们将我照顾得太好了些。”

“是,诀有理,什么事你都有理。”

帝和停下脚步,对着身边的女子们道,“众位仙子,我有事需先行一步,你们请自便。”

没想到,所有人异口同声,说道:“我们也饿了。”

一双双期待的眼睛看着帝和,让他无法拒绝,也无法扔下她们带着诀衣离开。他对人素来好,尤其是女子,这些女人如何会不晓得,他疼诀衣已经让她们不满了,这会儿还要带着她先走,她们自然是不会放过他。

帝和低头看了一眼诀衣的脸色,哎,早知道这么多人缠着他,当初就不该带着她飞落山脚,直接上山倒可省去这些麻烦。他原本想的,不过是带着她看一路上山的风景,不想遇到这么多的人,与别人聊天都胜过陪她看风景了。

*

深水溪边,帝和用仙法从水中捕了许多鲜美的肥鱼上来,仙女中不少有着好厨艺的借此想大露一手,纷纷拿过鱼开始烧菜。

看着忙碌的仙女,被帝和放在一边树下休息的诀衣双手托腮,随口说饿都能变成这样,想想当初帝和这小子在天界的生活得精彩成什么样儿呢。一个个不食烟火的神仙居然在溪边比试厨艺,无极时光里的生活无聊成什么样子了,竟然让她们都学会了烧菜。

帝和厨艺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太坏,他只是不喜欢烧菜这些事儿,若真让他来几下,勉强能凑合。只不过,在一群对他‘虎视眈眈’的女人中,他就算想闲下来都不可能,一会儿这个女子叫他,一会儿那个仙子让他过去瞧瞧,忙得很。

“麒麟神尊,你看我这样做好吗?”娇俏的仙子带着微笑期待帝和能夸上她两句。

帝和倒也不让人失望,浅笑赞美。

“神尊你喜欢啊?那,等会儿一定要多吃些。”

“嗯。”

应声的时候,帝和朝树下溜去目光,人呢?

不见诀衣在树下,帝和连忙朝四周看去,终于在远处的水边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诀衣蹲下身子在水边用手划着水,哗哗的水声比那些‘麒麟神尊’‘神尊大人’‘麒麟你过来看看嘛’的声音要好听多了。她不明白,难道帝和的耳朵不烦么?不对,他肯定不烦,他应该很享受这种被美人环绕的感觉。

“呀。”

诀衣想伸出第二只手玩水的时候,身体忽然被人拎了起来,看清是帝和抓着自己,诀衣用力打下他的手。

“干嘛?”

“不是叫你莫乱跑吗。”为何她总是不听话?

诀衣看看自己和休息时的大树之间的距离,这叫乱跑?她难道要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才叫不乱跑么。

“你不是找到我了吗。”

“这次是找到了,下次呢?”

她没有仙法,现在又是晚上,霏灵山虽然是神山,可山中鸟兽不少,遇到了猛兽麻烦的很。她要是乖巧听话,他难道不想给她解开禁术吗?现在像个老妈子一样挂心着她的安危,怕她摔了,怕她丢了,以前就没这样操心过哪个女人,全拜她不肯听话所赐。

“你找我干嘛?”诀衣问,“我不会烧饭。”

“没指望你烧菜。”他早就看出来了,她也是什么都不会的,娶回宫里只能当娘娘。

诀衣瞟了眼帝和,转身打算继续玩水,忽然被他拉住了手。

“你做什么!”

帝和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诀衣左手无名指的指根处滴上一滴自己的赤色鲜血,待赤血沁入到诀衣的肌肤里方才放开她。

诀衣抬手到眼前,仔细的看着自己的无名指,那滴血已经不见了。

“你干什么?”

“往后你在哪儿我都能找到你。”

诀衣:“……”

诀衣低头去看帝和的手指,他总不会生生世世都禁她的仙术吧,为何要这么做呢?

“莫名其妙。”

说着,诀衣转身,看着溪水,心跳莫名的快了些。她仍旧记得帝和不愿意触碰红

尘情爱,她也还记得他无情拒绝她的爱慕之心,她甚至到现在都能清醒的知道他们之间没有成婚的可能。可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何帝和要对她一次又一次的好,他对谁都好,可那些好里面,她又感觉他对她特别的好一点。这样的错觉让她有些恍惚,好像自己不是自己了。

帝和看了诀衣一眼,脸上的笑容和平时无异,连调侃她的语调都和平时一样儿,“怎得是莫名其妙呢,天界可不是异度世界,在那儿遍地妖魔恶兽,天界最不缺的就是俊美男神,本尊好不容易把你从异度世界带出来,若是让你轻而易举被其他男人勾da去,本尊的颜面何存?”

“你就为这?”诀衣不敢置信的看着帝和,他得有多变tai才会防范这种不着边际的事呢。

帝和摇着扇子,“不然呢?”

“你脑子进水了吗?”诀衣气愤的看着帝和,她和他没有太多的关系,别说她不会跟其他男神勾da在一起,就算是真和别的男人亲近了,那夜是她的事,他操的哪门子的心。

帝和笑道,“我换个说法。你如此美,我要带着你溜达一圈儿,让别人都羡慕嫉妒,这样的话,你可喜欢听?”

“帝和你有病!”

诀衣愤然转身,她真是太傻了,差点以为他是担心她才给她滴入他的赤血,原来是为了他嘚瑟人前的面子,不可理喻的男人。

“你去哪?”

帝和站在原地看着诀衣走开,直到她的身影走远,瞬间追了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天黑了,别乱走。”

诀衣甩开帝和的手,“不用你管。”

“我不管,谁管?”

“我自己管自己。”

诀衣再朝前走,她真不愿跟他在一起,他哪儿都让她不满意,没法待了。

帝和一把拉住诀衣,“不是饿了么,回去吃饭吧。”

“不饿。”

“猫猫。”

诀衣用力挣扎,没挣脱帝和的手,“我不回去。”

“猫猫别闹了。”

诀衣忽然低头咬住帝和的手,像只小狗一般的发出撕咬的声音,“啊哇……”

帝和松手,诀衣转身跑开了。

看着跑进林中的身影,帝和真想不追,他喜欢听话的女人,这种处处跟他反着来的女人他实在不喜欢。可这丫头既是他带来的,他就不能不管。珑婉也是个倔强的姑娘,如果她孤身一人在外面,遇到个没耐心的人,得多吃亏。

“哎……”

帝和叹气,自言自语道,“老天爷啊,我对她好,你可的长眼些,让珑婉遇到性格像我这样好的人,免她风雨,免她苦难。”

诀衣跑着跑着撞到了一堵东西,停了下来,白了眼帝和,正想走,被他抓住了腰带。

“你……”

“我担心你。”

一个男声抢了诀衣说话的先。

帝和放开诀衣的腰带,“滴血给你,是我担心你。”她想听的,不就是这个吗。爱较真的姑娘,连他的玩笑话都听不出来吗。他怎么可能稀罕别的男人对他投来羡慕的目光,他们羡慕他又不是只有今日,像他这样完美的情圣,从来就是被嫉妒的。

诀衣:“……”

“呵……”帝和轻轻笑了,牵起诀衣的手,带着她朝林子外面走,月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撒落下来,斑驳了两人的身影。

“猫猫,你听话些,可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