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10章:(求评价票)

“就是他,他,”萧摇伸出手指向某几个方向,“还有他。”萧摇指的第一二个他是8个保安人员当中最前一个及中间一个的两个安保人,最后一个他则是指向了冯德梅。

“啊?”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的看了一下萧摇,然后再看向萧摇被指的人,就是一直站着纹丝不动的其他六个安保人,都是一致的把头抬向了被指的同伴。

而薛玉凝及祁万海他们则是吃惊的看向被指的冯德梅。

冯德梅被指是偷断续膏之人,顿时也是又惊又怒,气得满脸通红的大声辩解道,“我没有,童大小姐,你这是在诬陷我。”可是他越是大声,则是显得越是心虚。

刚刚与冯德梅呛声的金力成,则是微皱着眉头,说道,“萧摇小姐,你是不是弄错了?冯副总虽然有时比较冲动,但他为人憨厚老实,对公司衷心耿耿,怎么可能做出不利公司的事呢,更何况偷得是全国关注的断续膏,这不是在自打公司的脸吗?”

他的话一说完,薛玉凝也是疑惑的说道,“是呀,摇儿,这冯副总在宝利已经工作了二十年了。他憨厚老实,从一个小员工一直到如今副总经理的位置,都是兢兢业业的,这中间的艰辛与汗水可不是我们能否定的。你说断续膏被偷跟他有关,摇儿你会不会弄错了。”

没等萧摇回答,冯德梅又羞又怒的再一次大声说道,“萧摇小姐,我冯德梅的为人,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他们是最清楚,我对宝利的付出,及对宝利的深厚感情。你现在无凭无据,凭什么说我是小偷?萧摇小姐,就算你是祁老爷子的徒弟,你也不能如此的诬蔑我。”他这是暗指萧摇以祁万海的身份,欺负他。

萧摇不惊不怒,只是静静的看了他一小会,然后淡淡的说道,“或许之前你是对公司衷心耿耿,可随着一些公司权益的冲突,随着利益权利分配的不公,你还能保持着对公司的衷心吗?”

薛玉凝有点不太明白萧摇的话,只是紧蹙着眉头说道,“摇儿,时间不多了,你能否告诉我,你现在知道断续膏在哪里吗?”现在最主要的是断续膏到底是哪?在公司哪个地方?或者已经被带出了公司?

萧摇轻淡的说道,“师姐,不急。小偷抓到了,还怕找不到断续膏吗?”

眼睛却是轻轻的向众人扫视了一个,而有三个人被她扫过之后,而是万分的紧张。

祁万海此时出声了,他包含着对萧摇的信任说道,“摇儿,既然你说他们三个就是偷断续膏之人,把你的依据说出来吧。”然后,又严厉中气十足的说道,“无论是谁,只要是出卖了公司,绝不会姑息。”

“童老,你必须相信我啊。我在宝利工作了二十多年,怎么可能会与断续膏的偷窃有关的。”冯德梅打着保证急切的说道。

“清者自清,只要你真没做过,我相信摇丫头,绝不会冤枉你的。”祁万海厉声的说道。

两个保镖加上一个副总,在别人不注意的地方,紧握了双拳。

萧摇看着“无辜”的冯德梅,指着安保队里最前那个安保人员,清冷的说道,“他利用声东击西之法,把其他六个安保人短暂调离藏宝仓库的门口,而他,”萧摇又指向从左数起第四个安保人员,继续说道,“则是负责进入仓库,把保险柜里的断续膏拿出来,”

“不,我们没有。”被指着的两个安保人急忙为自已大声辩解说道。

萧摇看向他们俩个,清厉的说道,“哼,没有吗?我问问你们,在薛总三人进仓库之后,守在门口两边时,是不是头同样有片刻眩晕,接着就听到走廊有响动,然后,他叫你们六个分开查寻响动的源头,是不是?”萧摇第一句话是对最前面安保人说的,后面几句都是问着其他六人。

这六人面面相觑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萧摇,因为前头站着的安保人员,则他们的头,则他们的队长。按理来说,他们这些安保人其实就是宝物保镖,因此有任何的响动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及查探。队长让他们这些做,也是忠于自已的职责。

说过,说到眩晕,好像也确实是这样的,不过也是在片刻而已,算起来好像也只是不到5秒钟的时间呢。但眩晕如果只是一个人也就罢了,可是他们现在才知道,他们是六个人是一起眩晕的,这问题就大了去了。

因为,他们的职业毕竟特殊,一旦查出身体上有什么毛病,必定是会被辞退的。为了保护好自已的工作,这一个小小的眩晕状,肯定不会对外说的。

也因此,都不知道他们六人在执行任务时,都有过片刻眩晕。而这眩晕还可能与被盗的天价断续膏有关。

最重要的是,这矛头却指向他们的搭档。

可是,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不愿意相信这跟他们的搭档有关系。

萧摇看着他们呆愣着不回答,陡然凌厉的再问了一次,“是,也不是?”

萧摇猛然蓄发的凌厉气势,把这几个安保人都给震醒了。他们必须回答,如果不回答,包庇了他们,必定要失去这一份高薪的工作。因为断续膏的失踪就是他们的失责,但如果这责任都是在队长和另一人身上,那他们还是能继续在这工作的。

六人一致的点了点头。

那个队长在他们点头之后,整个脸都阴鸷起来,只是他很不甘心,抬起头,犀利的辩解道,“我让他们却查探响动,那是我作为队人的职责,可他们都有眩晕,跟我无关。”

萧摇点了点头,道,“如果正常来讲,确实跟你无关。但是,”说到但是时,萧摇的声音突然变得厉声起来,“你身上却有着引起他们眩晕的药引。”

“什么?”这是祁万海及薛玉凝等人的惊疑之声。

“不可能!”这是队长本人及冯德梅的惊叫声。

萧摇冷眼瞅了一下失态的冯德荣,然后犀利的盯着队长继续说道,“为什么不可能?难道给你们药的人没有告诉你们,这种药一旦被沾染了,没有一个月时间,它就不会消失?”

那队长听到萧摇的话,本是阴郁的脸,变得更加阴沉。同样的,冯德荣的脸也是变得分外难看。

他不可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

萧摇看着他们的表情冷笑着说道,“怎么不可能。这种药叫晕迷散。一听名字就是知道是迷药的一类。不过,它比较特殊,它只是让人眩晕片刻,但这片刻时间内,被迷的人就会听从下药之人的摆布,之后印象全无,只记得自已晕了一下而已。只是,这种药,只能靠散发气味让目标中标,因此下药人在下药的同时,身上也是携带着这种气味,直到一个月之后消散。”

“照你这么说,既然这是靠气味让目标人中招的,可是这下药人同样也是闻了这气味的,下药人难道就不会眩晕吗?还有一个月时间这气味不会消散,那就证明这一个月内凡是接触到的人也都会眩晕吧,那又为何都没有人听说过,接触他们都会眩晕呢?”薛玉凝听完萧摇的话后,很是疑惑的说道。

萧摇解释道,“这晕迷散的解药很简单,只要嘴里含上片苦涩的茶叶即可;晕迷散是一种气体,它一般是用封闭瓶装,在打开它的一瞬间,散发的气味儿立刻就能让人眩晕。除非是下药人直接拿着药对着被目标的鼻子,否则只要透过衣物下药,这气味就会沾染在身上,或衣物或肌肤。但一旦沾染了,就很难消失。不过,这味有点香甜,就像少女的体香。我想他们俩是知道这气味会留在身上,因此在身上洒了古龙香水掩盖吧。安保队长,还有冯副总,你们说是不是?”

“我想起来了,冯德梅,从几天前开始,你就用上了古龙香水,当时,我还是很奇怪,你一个四十五岁的半老之人了,怎么会突然用上香水了,原来你是用来掩盖身上的那药的气味。”金力成突然恍然大悟,随即厉声的喝斥说道,“原来前几天我和薛总的眩晕就是你造成了,然后你趁机把断续膏偷走。冯德梅,赶快把断续膏交出来,难道你真想把宝利的名誉给毁于一旦吗?”

薛玉凝听到这样的结果,说不心痛那是假的,但她现在身上担负着宝利的未来,只能等一切真相大白之后,再做处理,皱了皱眉头,指着中间那个安保人问道,“那他呢?”

萧摇看着那个说道,“冯副总在负责下药,然后转移你们的注意力,而他呢,身手动作毕竟是训练过的,他利用你们眩晕的片刻,动作十分迅速的把即将要上锁的断续膏拿出来,然后把早已准备好的字条放在保险柜里。那时的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断续膏已经失踪,只是继续上锁的动作。”

“总得说来,冯德梅负责迷惑你们并且下药,安保队长则是负责掩护这人能顺利进入仓库,配合冯德梅盗走保险柜里的断续膏。”萧摇总结起来说道,“师姐,你再进仓库去,往保险柜的最左角找找。”

薛玉凝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萧摇的意思,于是动作十分迅速的跑回仓库,按照萧摇所说位置找去。

萧摇说完这一切时,这三人的脸色都白了。

冯德荣脸色白白的焦急对着祁万海说道,“祁老,你要相信我,我没有偷断续膏,我在宝利工作了二十多年,宝利就想当于我孩子,我一直为了孩子成长而努力奋斗着,我怎么可能去伤害自已的孩子呢?”然后转过头,狠狠的看向萧摇,仇视的说道,“都是萧摇,是她陷害我的。”

“够了,”祁万海也是气愤的说道,“我徒弟跟你无怨无仇,她为什么要陷害于你,啊?现在你身上都已经有证据了,你还想着怎么狡辩。”

祁万海说完,气息喘了喘,萧摇见状,忙拍了拍祁万海的背。

不过,眼神犀利看着冯德梅,冷冷的问道,“为何要偷断续膏,还嫁祸在罗刹帮身上?”

“不,我没有偷,我只是,……”冯德荣想要辩解的说道。

只是他的话没有说完,便被一阵欣喜的声音打断,“断续膏找到了,断续膏找到了。”然后薛玉凝就抱着瓶高12cm,直径5cm的黑蓝色瓶子出来。“啊,凝儿,真找到了。”祁万海也是欣喜的说道。

“对,外公。就是萧摇所说的角落里。”薛玉凝点了点头,然后又责怪说道,“我只想着在外面找,而仓库里却根本就没有找过,没有想到就在仓库的角落里。摇儿,你是怎么知道这东西在那个角落里的?而不是被带出去了?”

------题外话------

月初,求五星或经典必读评价票,(系统默认是三点)

感谢以下亲们的票票:

汪弄弄10张评价票,

慵懶の貓咪1张评价票

annic58一张评价票

唐奇如月票

谢谢以上亲们的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