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九十七章 信任如山

初春晌午的阳光已有些暖,人的心头却浸着寒意,花厅里气氛死寂,一时无人说话,月杀转身便去了后院。

暮青看了眼他的背影,对元修道:“此案发于十多年前,线索甚少,证据不足,我也多是推测。这推测有几分准确不得而知,还是查查当年那间旧屋的邻里吧。”

“好!”元修应了便往外走,“我派人去盛京府衙查。”

“密查!”暮青道。

“知道。”元修说罢便匆匆走了。

巫瑾便也告辞求去,暮青却将他留了下来,“恳请王爷随下官到后院一叙。”

叙话是假,诊脉是真,巫瑾心知肚明,随暮青出了花厅,过了梨园武场,便入了后园。阁楼掩映在桃林里,都督府桃林里的桃花依着四时,不同于相府别院里的那些开得那般早,林中新绿喜人雪气清冽,半遮半掩着尽处的画阁楼台,座在江北,似在江南。

“都督查案心细如发,对园景也甚为讲究。”巫瑾行路间拨开桃枝,转头笑望暮青,白狐裘下广袖如雪,指尖春粉,枝梢嫩绿。

暮青目不斜视,只顾行路,“下官一介粗人,不懂这些,这宅子搬来时便是如此。”

“哦?”巫瑾似乎并不意外,听闻此言反倒话里意味渐深,“那为都督备下这宅子的人,待都督倒是颇为用心。”

“用心待我之人,我自用心待他。”朝中无人不知都督府是圣上赏赐的,暮青那夜为步惜欢求药时便将两人的关系置于巫瑾面前了,因此她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待会儿诊脉,恳请王爷多费心。”

巫瑾听后笑容淡了些,容颜上似覆了层薄薄的春雪,神情看不真切,却觉得出微凉,“自然。”

大业未成,怎能不顾盟友?

他们之间,不顾盟友者是他,是他不顾大局,擅动神功,险致功力尽废,多年筹谋毁于一旦!他不开镇痛之方只是施以薄惩,他的性命自然不能不顾。她这番话显然是怕他不够尽心,难道在她眼里,他是那等不顾盟友的蠢夫?

暮青看出巫瑾心有不快,但不知因为何事,也不想多猜,只对他一礼,便将他引出了桃林,进了阁楼。

步惜欢还睡着,暮青扫了眼枕旁便知他醒着,方才月杀出了花厅往后园来了,想必便是禀事来的,他自然是醒了的。

巫瑾坐下后搭了帕子便低头诊脉,片刻后起身,见暮青已经在桌上备好了笔墨。他深深看了她一眼,走过去执笔便书,一张方子转眼便成,“抓三副药,早晚煎服,三副过后便可下榻走动了,但百日之内不可动用内力。”

说罢,他便告辞离去了。

暮青将巫瑾送出了阁楼,进了桃林后道:“多谢王爷。”

巫瑾回身看了她一眼,道声不必,拂袖而去。

暮青只觉莫名其妙,回了阁楼后见步惜欢仍然未醒,不由瞥了眼枕旁,道:“昨夜我的手札是放在枕旁的,今儿怎么长腿跑到被子里去了?”

步惜欢闻言睁开眼,眸中果然没有睡意,懒散笑问:“哪只眼睛瞧见在被子里的?”

暮青道:“书架上空着,可见没放回去,你枕旁又没有,那不是在枕下就是在被子里。那是我的手札,放在枕下你定然怕压着,因此必然在被下。”

步惜欢听了笑着瞪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从里头被下将手札拿了出来,道:“事事都跟办案似的,我的心思都被你摸准了,日后若是事事都瞒不住你,那可真要头疼了。”

他似真似假地道,她却认真道:“你受伤之事就瞒住我了。”

步惜欢一愣,唇边顿时噙起苦笑,“可真记仇。”

暮青没接话,走去榻旁坐了,这才道:“你的心思我摸得准,巫瑾的心思却摸不准。”

“嗯?”步惜欢的神情淡了下来。

暮青将巫瑾心生不快之事一五一十地说了,步惜欢听后目光虽淡,却打趣道:“你不是最擅察言观色,怎摸不准他的心思?”

“我能看得出他不高兴,但不知他因何事不快。我研究的多是变态犯罪者的心理,巫瑾又不是犯人,我又不是在查案。”暮青皱了皱眉头,瞅着步惜欢道,“我只精通男犯的心理,男子的不精通,要不你说说?”

“有何可说的?既非犯人,说了也对断案无用。”步惜欢抬手帮暮青理了理鬓边微散的发,神情愉悦,“不精通便不精通吧,这天下男子,你只精通我一人便好。”

理顺了她的发,他顺道便去牵她的手,她忙将手往后一撤,起身让开,转身要走时想起两人之间的约定,解释道:“我验尸完还没洗手,先去洗手。”

她匆匆便下了楼去,步惜欢叫都叫不住。

阁楼里有铜盆,她差人打水上来便好,不肯在阁楼里跟他共用铜盆,定是不想过了尸气给他。

步惜欢叹了声,想起暮青刚才的话,目光渐淡。巫瑾看似温和如水,实则心烈如火,孤傲得很,因刚到大兴为质时颇受过几年屈辱,待人防备心甚重,就连他们结为同盟,彼此之间也并不亲近。今日竟会在意她的话,且恼了她……

步惜欢瞧着空荡荡的楼梯口,仿佛瞪的是少女的背影,气恼又无奈——她整日以男儿之貌示人,且其貌不扬的,竟也能招惹这许多倾慕者,巫瑾是,呼延昊也是。他以前常常在想,她何时能报得父仇恢复女儿身,如今倒期望这一日晚一些了。

想起呼延昊来,步惜欢又想起隐卫来报,上午外城驿馆到内城城门一路上的热闹事,不由轻叩榻沿,玉般的指尖着了寒凉色。

指望着他来盛京把朝局搅浑些,他的心思倒用在不该用的人身上了。

笃!

叩声忽重,窗外檐下忽然便垂下一道人影。

人在窗外,沉默听令。

暮青回来时,窗外人影已去,步惜欢坐了起来,执着手札在看,神色如常,听见她上来的脚步声也没抬头,只兴味地一笑,道:“法医?这词儿倒有些贴切。”

暮青当没听见,她说了,要等百日后他的伤好了再说,他休想这时候就套她的话。

杨氏和刘黑子一会儿便送了午膳上来,暮青还是拨了两三样性温的清淡小菜,端着清粥到榻前喂步惜欢用了午膳,而后自己去桌旁吃了些。元修派人去盛京府衙查那旧宅当年的邻里搬去何处了,卷宗公文颇多,这又是十多年前的事,想必盛京府衙这一下午都要忙着。暮青下午在府里等消息,既然闲来无事,午后便打算小憩。

她小憩前有看医书的习惯,于是便坐在桌旁看了会儿医书,随后卧去了书架旁一张梨木小榻上。

她习惯了午时在此歇息,步惜欢却朝她招手,“过来。”

暮青坚决说不,她午睡的时辰短,常常起身就去办事,若是跟他一起,她起身后衣衫要重新穿不说,连发髻都要重新梳!

“不弄乱你的衣裳。”仿佛知道她顾虑何事,他没好气地道。她以为他乐意为她宽衣解带?每回难受的都是他,如今他正养伤,内力动用不得,他还怕克制伤身呢!

暮青挑了挑眉,远远卧在小榻上不动,似乎在评估他的可信度。

步惜欢一见她那眼神便气笑了,笑过后又无奈一叹,道:“小榻上凉,你身子里有寒气,莫再受了凉,过来吧。”

暮青这才慢悠悠起身走了过去,依言上榻,到里头躺了下来。暖榻上果然暖和,一床锦被盖着两人,步惜欢将她拥在怀里,当真没有动手动脚,只是拥着她道:“以后午间小憩也要到暖榻上来,夏天也莫贪凉,你这身子要调理,前头喝了汤药,后头便惹了寒气,服药何用?”

暮青闭着眼,没有多言,只嗯了一声,算是应下了。

步惜欢笑了笑,知道她向来寡言,却字字如金,只要是应承下来的事必定会做。这几日,她陪着他说了不少话,倒是辛苦了。

“今日又是验尸又是去驿馆的,脚可疼?”他还是念着她脚上的伤。

“我有坐马车。”暮青道,但想起上回他们之间关于马车的话题,她又道,“马没拉我进驿馆,我自己进去的,这几步路无妨。”

暮青闭着眼说话,一副想睡的模样,实际上却睡不着,她心里想着案子,一想起那兴许布了十几年的惊天阴谋便一点儿睡意也无,不由睁开眼问道:“这两件案子的事月杀跟你回禀了吧?”

“嗯。”

“你如何看?”

“不怀疑幕后之人是我?”步惜欢不答反问。

大兴人重阴司之事,那幕后之人将勒丹大王子沉尸相府别院的湖底,其对元家必定有怨。而他又勾结外族,意图不轨,此案无论怎么看,他都有动机。

她难道不怀疑他?

“你有动机,但不是你。”暮青坐起身来看着步惜欢,清明的眸底似有如山重的信任,“如果是你,你会告诉我,不会让我费心费力地查,不是吗?”

她查案向来重证据讲推理,这理由是两辈子以来最感性的一次,她不提那时他登基没几年,年纪尚小,身边助力不足,难以做此大案,只提这等无凭无据的可笑理由,却真让步惜欢笑了。

男子笑容明媚,眸底却似有波光,那般动人,凝望她许久,将她拉回身旁躺下,紧紧拥入怀里,低声叹道:“青青,我后悔了。”

“嗯?”

“我后悔说不弄乱你的衣裳了。”

上一章
下一章